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和薇还没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紧张状态下,她肾上腺素飙升,呼吸声清晰可闻。

        她整颗心都快从胸口里跳了出来,转头一看,那个投资商还不肯放弃,直接跟着跑了过来,抬手拍起了和薇这头的车窗。

        也是,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男人力道大,边拍还在边说着什么,只是豪车的隔音效果良好,里面的人听不清楚。

        和薇最怕的就是这种喝醉酒的男人。

        不论清醒的时候多正人君子,喝醉了都一样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本性毕露。

        和薇惊魂未定,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呼不出来,抓着男人手臂的手越发收紧了些,“程……”

        她说着转头,眼睫一抬,在看见男人的眼睛时,那口气就更呼不出来了。

        和薇脸瞬间烧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因为被那口气给憋的。

        她早该想到的。

        程琰今天被灌了不少酒,早就喝的七荤八素了,哪里还能开车。

        和薇都要被自己给蠢哭了。

        主驾上的男人刚好垂了下眸,视线落在揪着自己袖子的十根葱葱玉指上,微微挑了下眉角。

        和薇立马把手缩了回来,小声道歉,“对不起……晏总。”

        她不敢结巴,怕这男人会因此多看她一眼。

        后座上,程琰眯着眼睛看了眼和薇,又看了眼晏淮,决定自己还是继续醉着比较好。

        这么想着,他当真又重新闭上眼睛,借着醉意假寐起来。

        外头气急败坏的投资商还在吵吵,见和薇这边的车窗始终不降下来,干脆绕过车头,跑到了主驾驶这边,“啪啪”地拍了几下车窗。

        和薇呼吸一紧。

        晏淮并没有让他敲太久,三声过后,他把车窗降下。

        男人扩大的嗓门夹杂着风声瞬间传入车内——

        “都敲了半天了,你没听见……”

        还没说完,投资商话音戛然而止,他手还是抬着的姿势,僵在那里好几秒,才又放下搓了搓手,“晏总,真,真巧啊……”

        晏淮不算晏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但是他在生意场上的手段让这人不敢不忌讳。

        越是名不正言不顺,越是有本事。

        投资商语气转了一百八十度,“晏总,我女朋友刚才好像上错了您的车。”

        他说着弯下腰,果然瞥见副驾驶坐着的和薇。

        车内没开灯,只有路灯隔着层车窗打进来,把女人一张漂亮的脸模糊了几分。

        隔了老远,和薇即使没和他对视,也能感受到他油腻腻的目光。

        她皱了眉,“李总,您别是喝醉认错人了吧?”

        投资商姓李,叫李渡。

        谐音李杜,白瞎了这个名字。

        晏淮偏头看他,“认错人了?”

        李渡站在外头,马路上车来车往,不时有鸣笛声响起,他还在搓着手,心里掂量着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半晌,他眯着眼睛笑了笑,“呦,还真是认错了。”

        晏淮冷着脸。

        李渡酒倒是真醒了不少,他后退半步,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那我不打扰二位了……”

        许是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也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真认错了人,李渡原路返回的时候还在念叨:“以后不能喝这么多了……”

        他就怕晏淮再叫住他,从车头再绕过去的时候离了老远。

        晏淮看着外头的人脚步虚晃地经过正前方,他微微眯了下眼,然后挂挡,把车开出去,再刹车。

        刹车时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他那边车窗还没关上,所以车里其他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程琰最惨,他毫无防备,差点直接从座位上扑下去,眼睛睁开问道:“怎么了?”

        和薇握着扶手,轻轻咽了口口水。

        晏淮刚才应该是想撞李渡,只不过听刚才的动静,应该是还没撞到,就又停了下来。

        跟上一世他要开车撞她时一模一样。

        和薇转了下脸,瞄了眼晏淮的脸色。

        他唇线微抿,下颌线流畅锋利,和薇闭了闭眼睛,她头皮发麻,额头上出了一层汗。

        但是她不敢抹。

        车前险些被撞到的李渡反应过来,也顾不得形象了,连滚带爬地爬到了路边。

        晏淮嘴角勾了下,这次正常发动车子,经过李渡旁边的时候又停下。

        下一秒,和薇这边的车窗降下,男人微倾过身,冲着外头惊魂未定的男人道:“下次别认错了。”

        李渡慌忙点头。

        晏淮这才又把车窗全部升上来,把车驶进了主干道。

        程琰睡都睡不下去了,他揉了揉太阳穴,知道问晏淮问不出什么来,干脆就问起了和薇,“薇薇,怎么回事啊?”

        和薇气息依旧不稳:“他刚才非要送我回家。”

        她揪着扶手的手指用了不少力,骨节泛白,都快哆嗦了,晏淮瞥她一眼:“吓到了?”

        “……嗯。”

        “被他还是被我?”

        “……”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和薇垂了下眼,扯不了谎出来了,老实答道:“都有。”

        晏淮便不再说话。

        程琰从一边挪到和薇后面,“薇薇,他没怎么样你吧?”

        和薇摇头。

        程琰:“你不是晏辰女朋友么,提他应该也没人敢动你啊。”

        和薇解释:“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是他女朋友。”

        本来就不是什么平等的恋爱关系,说出去看在外人眼里,跟被包养也没多大区别。

        但她不依靠晏辰的话,这样以后即使有了名气被扒出来,应该也算不上什么黑历史。

        和薇是为了长远着想。

        程琰了然,“怕媒体乱写?”

        和薇点了点头。

        程琰又跟她闲聊了几句。

        夜已深,这座不夜城比白天还热闹。

        和薇这会儿放松下来,才后知后觉感觉到左脚的脚掌和脚踝都有些疼。

        她刚才脱高跟鞋的时候没留意,袜子似乎也一并被扯了下去,城市地面虽然平整,但是也免不了会有些小石子,光脚踩上去很容易就会被磨破。

        尤其是细皮嫩肉的和薇。

        她猜到脚掌应该是破了,脚踝似乎也崴了下,这会儿整个左边小腿都疼得厉害。

        和薇咬了咬牙,然后转头:“晏总……”

        男人淡声应:“嗯。”

        车已经开进和薇的小区。

        和薇抬手指了指前面那间亮着灯的住户,“在那里停吧。”

        晏淮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了眼。

        门上的透明玻璃上贴了红色的“诊所”两个打字,里头光亮着,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有人走动。

        晏淮把车开过去,停下,然后转头看了眼和薇:“怎么了?”

        “脚扭了。”

        和薇重新穿上高跟鞋,开门下车,拖着步子往诊所挪了过去。

        她左脚不敢着力,所以行动极其缓慢。

        晏淮视线一转,好一会儿,他解开安全带,“我去看看。”

        他是对程琰说的。

        程琰“诶”了一声,“你这是要放了的意思吗?”

        晏淮扯唇,没答。

        他放过一次了。

        没有第二次。

        -

        和薇的脚果然遭了殃。

        右脚还算完好,左脚脚底有几处小伤口,脚踝也高高肿起。

        诊所阿姨拿着棉签给她清理伤口,“你这是怎么弄得啊?”

        棉签沾了消毒用酒精,碰上就针扎一样的疼,和薇受不住,揪着屁股底下的床单,脚不自觉地就开始往回缩。

        阿姨有用力握住,“别乱动。”

        这一握,和薇眼泪都被握了出来。

        “大晚上的,穿高跟鞋去约会了吗?”

        “有个饭局。”

        和薇其实不太习惯穿高跟鞋,但是她这种身份,又不得不习惯。

        更何况今天这种场合,她要是穿双平底鞋过去,十有八九会被那几个油腻投资商认为敷衍。

        就当是提前练习,和薇干脆就穿了高跟鞋过去。

        阿姨也知道她是跟娱乐圈搭边的,叹了口气,拿了药膏过来,“这几天就不要再穿高跟鞋了,最好穿软底的平底下,也不要走远路。”

        和薇点头。

        阿姨挤了药膏,刚要给她上,身后就有开门声响了一下。

        她以为是来看病买药的人,头也没回就道:“稍等啊,马上就来。”

        和薇开始没留意,直到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她才抬了下眼。

        正对上熟悉又精致地过分的一张脸。

        和薇冲他点了点头,又把视线偏了开来。

        晏淮关上门,走过来,随手扯了把椅子坐下。

        阿姨看他一眼,眼睛明显亮了一下,“男朋友啊?”

        和薇忙开口解释:“不是。”

        她急于当着晏淮的面撇清关系,“他是我男朋友的哥哥。”

        晏淮神色凉了凉。

        “原来是这样啊……”

        阿姨八卦都没得八,低着头给和薇继续上药。

        晏淮视线落过去。

        和薇皮肤很细,双脚更甚,可能是因为疼的缘故,她脚趾微微蜷曲着,白里透着粉,像是一片片的桃花瓣。

        晏淮眼神一暗。

        药很快上好,阿姨起身,“你们先待会儿,我去给你拿点药,顺便写几句这几天应该注意的。”

        和薇笑了下,“谢谢阿姨。”

        阿姨转身开门出去。

        房间内彻底恢复安静,和薇眼睛转了一圈,半分钟后,她才轻声道谢:“今天谢谢晏总。”

        晏淮就坐在她的床边。

        两人距离不远不近,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烟味道,和薇觉得自己不能做贼心虚,于是抬眼,故作淡定地看向他。

        男人眼睫垂了几秒,再掀起看她的时候,嘴角勾起了半分似笑非笑的弧度,他问:“怎么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