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十章

        和薇突然庆幸自己谨慎,所以刚才没发出太大的动静。

        她手还搁在门把手上,正一点点地用力收紧。

        门外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只有袅袅烟雾升腾而出。

        程琰稍微抬一下眼,和薇就被吓了一跳,她赶紧又闪回房间,轻轻把门合上后,闭了闭眼睛靠在门板上。

        北方的暖气还没停,和薇这会儿光脚踩在地板上,隔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再加上地暖的温度,脚心隐隐发烫。

        晏淮刚才那句话她听得清楚。

        他说不用提醒他。

        所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心思深沉,和薇根本不敢猜。

        更何况,她也猜不出来。

        和薇只能安慰自己晏淮还没对她动什么心思,她靠着门平复了下刚才紊乱起来的心跳,过了好几秒,心跳还没平复下来,她倒是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她昨天晕倒在了金御……那晏辰那里怎么办?

        晏辰虽然叫她自己打车回家,但是和薇毕竟生了病,回家以后晏辰不可能一句话不问。

        一想到这个,和薇根本顾不得晏淮的用意了,快步走到床头拿过大衣翻了翻。

        手机就在外面的口袋里,一翻就找到。

        打开一看,晏辰昨晚果然发了消息过来:【和和,到家了没?】

        【吃药了没?】

        【和和,看到给我回条消息。】

        【再不回消息,我就去你家了啊?】

        后面隔了好一会儿没动静,大概半小时后才又多了几条:【和和,开门。】

        和薇:“……”

        完了,看样子晏辰昨晚真去了她家。

        来不及想太多,和薇连忙把电话给晏辰拨了出去。

        “嘟嘟”两声之后,那头晏辰声音很快响起,“和和,你现在在哪儿呢?”

        和薇故意咳嗽了两声,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更哑:“昨天本来要打车回去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

        她声音软,怎么听怎么透着一股子委屈劲儿。

        晏辰想起昨天自己把和薇一个人扔在了金御那种地方,瞬间觉得愧疚心疼起来,再开口时声音温柔地能滴出水来:“那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

        和薇环顾了一下房间。

        布局简单大气,看得出来房内的一寸一毫都价值不菲。

        这的的确确是晏淮的风格。

        不过庆幸的是,不是和薇上一世住过的房间。

        她呼了口气,“我现在第三人民医院。”

        第三人民医院距离这边不远,也就隔了一条街。

        打完电话就过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晏辰这才松了一口气,“我马上就过去。”

        和薇也不拒绝,她现在病着,娇娇弱弱的,是刷好感度的好时机。

        她低低应了声“好”,刚要挂断电话,那头男声又响起,“和和,你别挂断电话了,我不放心你。”

        呵。

        昨天大晚上把病号女朋友扔在会所的时候也没见她不放心。

        和薇嘴角讽刺地勾了下,语气却听不出什么变化,旁敲侧击问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啊?”

        “就是公司有点儿事。”

        “是吗……”

        和薇声音一转,“不是哪个女人约你吗?”

        “想什么呢,真的是公司的事,”那头晏辰便笑起来,“既然你这么不放心我,以后就天天跟着我?”

        和薇轻哼一声。

        她很快就听见电话那头车锁打开的“滴滴”声,然后就是开门声。

        和薇也不敢耽误时间,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问那头,“你现在在哪儿啊?”

        “在你家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

        晏辰丝毫不肯放过表现自己衷心的机会,不等她发问就自顾自说起来,“昨晚你一直不回我消息,我不放心就来了你家,敲门没人应,后来邻居说你没回来。”

        “电话也打不通,”晏辰笑了一声,“和和你知道吗,如果今天还联系不到你,我就要去警察局叫人找你了。”

        他语气还挺认真。

        感天动地,要不是和薇知道他的本性,肯定就信了。

        她嘴角弯了弯,粗略估算了下从她家附近开车到第三人民医院的时间,十分钟足够,她也顾不得洗漱了,披上大衣就往门口走,“晏辰,我先吃玉河街的早点。”

        玉河街在第三人民医院的反方向。

        和薇柔声冲他撒娇,“我昨晚都没有吃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她正好把门打开。

        结果还没走出去,又突然想到客厅里还有两个男人,她脚步一顿,想再进去已经来不及,那俩人听见动静已经转头看了过来。

        和薇动了动唇,“手机快没电了,我先挂了。”

        说完不等晏辰回应,她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

        不能被他听见其他男人的声音,要不她辛辛苦苦拉回来的好感度,绝对一夕之间回到解放前。

        和薇冲那两人点了下头,然后转眼,把视线定在了程琰一个人身上,“程琰哥,我先回去了。”

        程琰立刻站起身来,“我送你吧。”

        昨晚晏淮直接把和薇带来了家里,叫了家庭医生过来,孤男寡女,虽然一个还在高烧中,但程琰还是不放心。

        他唯恐晏淮干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干脆也就在这边睡了一晚。

        反正他家房间多,不差他一间客房。

        和薇虽然输过了液,也安安稳稳睡过了一觉,但是脸色依旧算不得好。

        苍白,而且脸似乎比平时还大了半圈。

        虽然还是小小一个。

        程琰手刚碰到车钥匙,和薇就笑了下,“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行。”

        “那不行,万一你再跟昨天一样晕倒了怎么办,”程琰踢了踢晏淮脚边的沙发,“是吧阿淮?”

        和薇脸一热。

        她已经预料到了下面的发展,刚要斩钉截铁地拒绝他,就听那半晌没出声的男人开了口,“嗯。”

        和薇:“……”

        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程琰已经捞了外套过来,“走,我送你回去。”

        和薇迅速瞥了眼晏淮。

        他穿着白色衬衣,深蓝色领带打的很利落,袖扣扣着,还戴了腕表,应该是马上就要出门。

        果然,程琰问他:“你不是也要去那边谈生意?我顺路送你过去。”

        晏淮没拒绝。

        昨晚和薇不老实,医生给她手背扎针的时候她一直乱动,他只能一直握着她的手。

        她睡着,动作稍微大了就可能把针碰掉。

        晏淮在床边待了两个多小时,鼻间都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他晚上没睡好,但是生物钟已经形成,第二天又早早醒了过来。

        晚睡早起,头晕。

        他也懒得叫司机了,直接起身,拿了西装外套,边穿边跟鞋程琰往门口走。

        和薇视线跟着两个男人转了几秒,然后抬脚跟了上去。

        虽然她不想再跟晏淮共处一车,但是也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何况拒绝次数多了,也容易让人生疑。

        和薇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

        三人两前一后地出了门。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程琰开车,晏淮坐在副驾。

        而和薇,自己霸占了后座。

        程琰转头看她,“回家吗?”

        和薇摇头,“去第三人民医院。”

        “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和薇继续摇头:“我刚才跟晏辰说我在第三人民医院。”

        程琰瞥见和薇垂下,嘴角勾起的笑像是害羞,他挑了挑眉:“怎么没跟他说实话?”

        “我怕他吃醋。”

        程琰:“……”

        他转头瞥了眼晏淮。

        男人眉心微蹙,唇线绷地有些紧,表情看起来虽然算不得不好。

        但绝对也不是好的。

        程琰不敢再往下问了,朝着第三人民医院开过去。

        车内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三人似有若无的呼吸声。

        晏淮太阳穴一阵刺痛,他抬手按了按,再放下的时候,他瞥了眼右手的五指。

        白握了她两个小时。

        和薇今天都没正眼看过他。

        晏淮闭眼靠在椅背上,手抬起,遮在了眼帘上。

        后座的和薇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了眼手机,然后给晏辰发了条微信:【该到了没?】

        那头消息回的很快:【再等我五分钟。】

        和薇没再回。

        三分钟后,程琰把车停在医院门口,和薇道了谢下车。

        她时间掐的挺准,不出一分钟,晏辰那辆拉风的骚包跑车停在路边,车门打开,他大步迈过来,“怎么在外面啊?”

        和薇眼睫一抬,看见他的好感度升到了七十二。

        八年抗战马上就要结束了。

        和薇咳嗽了声,眼睛一弯冲他笑了笑,“等你啊。”

        话音落下,晏辰停在她跟前,一把把她抱进怀里,“和和,昨天是我不好。”

        和薇吸了吸鼻子,“没关系的。”

        “叮”的一声,系统提醒道:“恭喜宿主,男主好感度已提升至七十五。”

        而同一时间,马路对面的黑色宾利上,程琰再次默默地视线转开。

        晏淮点了根烟,车窗降下,车内外冰火两重天。

        他瞥了眼那两个抱在一起的人影,然后升窗,“走吧。”

        程琰咳了声,“打算怎么办?”

        他看得出来晏淮对和薇有点意思,但是不太清楚这个“点”的程度。

        晏淮扯唇。

        别人的女人,他还能怎么办?

        得不到那就毁掉,这是晏淮一贯的作风。

        但是只要想起昨晚和薇被扎针的时候,意识虽然不清,但是哭的很厉害。

        她似乎很怕疼,呜咽起来像是只猫。

        他不太舍得毁了她。

        横竖不过一个女人而已,既然毁不了,那就——

        晏淮灭烟,嘴角一扯笑意凉薄:“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