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七章

        和薇压根不知道晏淮想的什么。

        他表情冷淡惯了,一张好看的脸隐匿在没散开的缭绕烟雾中,端得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深沉模样。

        和薇又不敢细看,瞥了他一眼就迅速收回视线,冲他微微点了下头,礼貌规矩:“晏总再见。”

        她声音小,而且语速快,标准的下属对上司说话的语气。

        说完也没想着晏淮会回应,和薇快速转身。

        身后男人一直不做声,和薇走到玄关处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云姨过来替她开门,连声嘱咐了她几句注意安全,她看着和薇这张年轻朝气的脸挤出来不少褶子,“和小姐,你是小少爷第一个带回家的女孩子。”

        和薇笑了下,默不作声地扯着围巾又系紧了些。

        云姨丝毫看不出来她的心思,还在自顾自自家少爷说着好话:“看得出来,小少爷对你很上心。”

        和薇转头看了眼门外的夜色,轻咳了声打断她,“我知道云姨,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她没把话说完整,但是云姨何等精明的人,哪能听不懂她的暗示,忙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瞧瞧我老糊涂了,拉着和小姐说话就忘了时间,您到家后早点休息。”

        和薇点头,转身刚要出门,站在门口的云姨就又“诶”了声,“大少爷,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吗?”

        男人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再淡不过的一声“嗯”。

        “我这就去叫司机……”

        “不用,”晏淮扣上大衣扣子,然后侧眸睨了眼和薇,“家住哪儿?”

        和薇一愣,然后报了自家附近的另一个小区的名字,“兰亭公寓。”

        晏淮也不起疑,“嗯”了声之后,他系好最后一粒扣子,“顺路。”

        和薇没明白他这两个字的意思,直到她出了晏宅院子之后,才拉开后座车门坐上去,屁股甚至还没坐热,另一边的车门突然也被拉开。

        男人弯腰坐进来,带了一身的寒气。

        和薇又闻见他身上的酒味,她目视前方,不敢转头看他,甚至不敢皱眉表达自己内心想法,装出了一副无动于衷的淡定样,冲前头的刘叔说了地址。

        刘叔转头看向晏淮:“少爷要去哪里?”

        男人眼帘轻阖,薄唇微掀,报了个会所的名字。

        “那我先送和小姐吧,少爷您看行吗?”

        “嗯。”

        他不再说话。

        刘叔见他精神不大好,一上车就闭目养起神来,放了一首放松神经的轻音乐,然后发动车子。

        豪华轿车的后座足够宽敞,和薇和晏淮一左一右坐着,中间甚至还能放下两个她,但是她依旧丝毫不敢放松。

        这个场面异常熟悉,时间仿佛突然倒回了上一世。

        和薇那晚也是和晏淮一起坐在后座,她当时衣服湿透,冰凉地贴在身上,雨水滴在真皮座位上发出轻轻的“滴答”上,晏淮叫司机把暖风开到了最大。

        然后他开口,声音温凉:“冷吗?”

        和薇缩在座椅上,轻轻点头。

        然后她被晏淮拉到了怀里。

        仿佛昨日重现。

        到了这一世,和薇即使只和他坐在同一辆车上,身上似乎都还残留着男人怀抱滚烫灼热的温度,她觉得有点呼吸不过来,把围巾拉下的时候张开嘴深深吸了口气。

        车内的音乐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刘叔转头叫她:“和小姐,到了。”

        和薇没听到。

        刘叔又咳了声,“和小姐?”

        和薇这才反应过来,她神思收回,眼睛的光也一点点聚拢起,道了声谢之后抬眼一看,旁边晏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

        两人距离不远不近,他眉梢微挑,侧着眸正别有深意地看着她。

        和薇收回视线,也没再跟他道别,直接开门下了车。

        车内刘叔看了眼女孩子单薄的背影,刚要把车转个弯,就听后座男声传来:“跟着她。”

        刘叔不解,“少爷,怎么了啊?”

        晏淮阖眸,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把她送回家。”

        刘叔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和薇没进兰亭公寓小区的大门,而是还在继续往前走。

        他越发不解,但是又不敢多问,默不作声地又发动车子,隔了十几米慢吞吞地挪着车跟在了和薇的身后。

        晏淮头有些疼。

        他今晚喝的是有些多了,刚才又勉强吃了点东西,这会儿胃更不舒服,双重夹击,他连话都不想说一句。

        偏偏程琰刚才又叫他去会所谈事。

        谈就谈吧,出来透透气也挺好。

        晏淮皱了皱眉,过了几分钟再抬眼,和薇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刘叔道:“和小姐已经进入了。”

        晏淮“嗯”了声,重又合上眼睛。

        和薇去试镜时提供的个人资料里面写了家庭住址,晏淮上次瞥了一眼,根本不是狗屁的兰亭小区。

        晏淮猜不出和薇为什么要骗他。

        他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女人今天骗了他两次。

        以无比拙劣的演技。

        晏淮想起和薇一本正经扯谎的纯良模样,眉心微微松懈开来,他嘴角一扯,点开晏辰的朋友圈看了眼。

        和薇是晏辰朋友圈里最后一个女孩子。

        图上面配了三个字:小可爱。

        是挺可爱。

        可爱地让人,想吃。

        -

        和薇和晏淮共处一车的结果就是,她连续做了几天的噩梦。

        反反复复,都是她在晏淮床上读档重来的那个梦。

        梦里的房间墙壁洁白,除此之外,窗帘和床单,甚至连地板都是深蓝色。

        极为冷淡的色调。

        和薇洗过了澡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头发还没干,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

        一抬眼,同样洗过了澡穿着黑色金线滚边浴袍的男人站在门口,他表情和语气同样地淡,像是不掺杂任何情绪:“晏辰来了。”

        在她被晏淮捡回家的半个小时内,晏辰赶了过来。

        和薇绞了绞手指,然后瞥了眼挂在雪白墙壁上的表。

        十一点五十分。

        距离她这次死亡,还有十分钟。

        和薇呼了口气,抬脚朝门口走去,走到晏淮身边的时候,刚好看见晏辰正沉着脸上楼。

        她脚步一顿,转身抱住了旁边男人的腰。

        和薇想的简单,晏辰都给她带上了一顶绿帽子了,她怎么也得在读档之前把这顶绿的发光的帽子给他还回去。

        礼尚往来,这样才公平。

        然后,和薇果然听见晏辰气急败坏地像是捉奸在床的声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她把晏淮抱得更紧,紧到她贴在他胸口,男人沉稳的心跳声清晰可闻。

        和薇甚至听到了男人喉结吞咽的声音,她心里掐着时间,小声说:“我不想见他。”

        晏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身后还跟着晏淮家里的佣人,七嘴八舌地要把他劝下去。

        和薇都没听清,下一秒,她被晏淮拽进房间关上了门。

        两人距离极近,男人身上的温度隔着衣料传过来,和薇听见他压低了声音说:“宝贝,我想要你。”

        和薇心思不在这里,眼睛一抬,十一点五十七分。

        她闭了闭眼睛,也不出声,只不动声色地躲开晏淮落下来的吻,一分一秒地把时间拖了下去。

        越接近十二点,她呼吸就越困难。

        窒息的感觉一点点涌上来,她眨了眨眼睛,意识越发地不清醒。

        零点的钟声响起,和薇这次却没准时窒息而亡。

        她晚了一刻钟读档。

        这一刻钟内,晏淮声音低沉晦涩,渐渐清晰起来,然后又一点点模糊,和薇猛然惊醒。

        她猛地坐起身来,张嘴大喘了几口气。

        系统小声问:“宿、宿主,是又做噩梦了吗?”

        和薇应了声,下床倒了杯温水,然后去洗手间洗漱。

        这是她第四次梦到晏淮。

        和薇理智一点点回归,对着镜子里满嘴牙膏沫的脸愣了几秒,然后又飞快漱了口。

        她这几天有心事,睡眠质量不好,不是睡不着就是做噩梦,眼底都映了浅浅的青黑色。

        梦里场景真实又刺激,和薇放下杯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这就叫引火上身,玩火自焚。

        和薇怪不了晏淮,但她又确确实实是抵触他的。

        换成谁死在他床上,都不可能不对他产生心理阴影。

        和薇这次想尽办法地不让晏淮对她动心思,所以前几天在晏宅的时候,她故意当着他的面和晏辰撒娇亲热。

        一想到上次死前的窒息感,尤其最后几秒,她腰疼腿疼,全身哪里都疼,和薇直到现在想起来,手还在发抖,她深吸了口气,拧开水龙头,掬了捧冷水洗了把脸。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她发了条消息给程诺:【诺诺,宋真真男朋友那边联系好了没?】

        今天周五,明天就是宋真真和晏辰约定的时间了。

        程诺隔了几分钟回她:【薇薇你等我几分钟,我在和我哥说。】

        和薇于是乖乖等起来。

        她这几天没事,试镜结果也还没通知下来,大清早的,她又把前几天收藏的知乎答案看了一遍。

        第一条扯衣领做过了,这次到了第二条,回答是这么写的——

        “生病最能让男人产生一种怜惜的感觉,女孩子适当柔弱一下容易让增强男人的保护欲。”

        神经病。

        和薇退出软件,隔了半分钟,她突然觉得这个计划可行。

        既能让提升晏辰的好感度,又能名正言顺地避开他的亲近。

        和薇放下手机,去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

        -

        另一边,程琰接到程诺电话的时候,他正和晏淮坐在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里吃早餐。

        程诺直入主题,简单几句话就把意图说得清清楚楚。

        程琰听得直皱眉,“宋真真男朋友?我最近和他没合作啊……有点不好叫……”

        晏淮已经吃完早饭,他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宋真真?”

        “就是上次把薇薇衣服弄破的女明星,薇薇想约她男朋友吴志远,但你也知道我最近没法约他……”

        “时间和地址给我,我约。”

        “啊?”

        “怎么,”晏淮抬眼看他:“没听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