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虐文女主娇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第一章

        和薇再回到晏宅的时候,是晚上十点多。

        头顶天空犹如泼了墨,乌云滚滚,像是下一秒就会压下来。

        院子里路灯光影影绰绰,耳边雷声绵长,而且刺耳。

        暴雨将至未至。

        和薇站在别墅门口,手指定在数字密码锁上,半晌没动弹。

        轰隆——

        又是一记惊雷砸下。

        闪电划破夜空,清晰映出女人那只手,白皙纤瘦,皮肤细腻,手背上青色血管隐隐可见。

        和薇脸色微微发白,鼻尖有汗渗出,手指就要收回来的时候,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机械又柔软的声音:“宿……宿主,你真的不去看看嘛?”

        “我不想看了。”

        和薇手指攥紧,一股酸水自胃中直上喉咙。

        恶心。

        没有任何场景比看见别的女人和自己男朋友上床更恶心了。

        系统:“但是你不去看一眼的话,万,万一下次还被这个女人抢了男、男人怎么办……”

        它明显是底气不足,说到后面几乎已经没了声音,和薇诧异:“你不知道是哪个女人?”

        阴雨天空气滞涩,连带着她大脑里的声音都凝滞沉默下来。

        好一会儿,系统才弱弱道:“我只知道男主和别的女人上了床,但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呀……”

        说白了,这个傻白甜系统就是典型的大事靠不住,小事用不着。

        这次脑海中话音还没落下,和薇就重新伸手,干脆利落地按了六个数字。

        “嘀”的一声,门锁应声解开。

        和薇握紧门把手,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推门而入。

        门外依旧电闪雷鸣,而门内,一派活色生香。

        客厅正中央的水晶灯投射出的光线明亮晃眼,直直打在沙发上,那两个人明显太过投入,连门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都不知道。

        和薇眸光一淡,抬手在门上敲了三下。

        许是被雷声掩盖,敲门声响过之后,那两人依旧在忘我地翻滚。

        和薇抿了下嘴角,她脸色煞白,眼底晕起了一层水汽,转头瞥见墙边柜子上晏家珍藏的唐代花瓶,和薇没空欣赏,报复心理作祟,她抬起胳膊,一把将里面放的好好的古董扫了下来。

        “哐当”一声,花瓶碎片散落满地,将将盖过了外面的惊雷声。

        男人先几秒停下,反应过来后瞥向声源方向,目光触及满地碎瓷片时登时就要发作,却又在抬头看到和薇的脸时猛然愣住。

        晏辰连忙从女人身上起来,下一秒,男人微哑的声音伴随着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一起传过来:“和和,你先听我解释……”

        捉奸在床,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和薇视线上移,定在另一个彩釉盘子上,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尽量平静道:“我们分手吧。”

        她声音不大,而且轻柔温软,晏辰动作却猛地一僵。

        他没想到向来温柔好脾气的女朋友会这么干脆地提出分手。

        “和和,你冷静一下,我是爱你的……”

        和薇嘴角扯了下。

        她当然知道晏辰爱她。

        就在他刚刚还伏在那个女人身上的时候,他头顶显示的对和薇的好感度还在七十九。

        上限一百,六十喜欢,七十爱,八十以上就是深爱了。

        晏辰爱她,但并不妨碍他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

        这叫什么?

        男人劣根性。

        和薇心底暗骂一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够晏辰把重要部位遮挡住了,这才转身看过来。

        她视线只在略显狼狈的男人停留一秒,然后往下移,落在毫不避讳靠着沙发的女人身上。

        和薇对她有印象,应该是上个月才红起来的一个清纯小花。

        而此刻,这个小花旦,正对着头顶灯光欣赏自己涂了鲜红指甲油的葱白手指,姿态要多妖娆有多妖娆。

        “和和……”晏辰急了,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慌忙一边翻裤子一边随便扯了个抱枕把女人遮住,“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跟她来往了……”

        “不用,”她把女人这张脸一点点地记在心里,然后收回视线,从包里翻出两百块钱搁在了柜子上,“就当是我买了一次成人表演。”

        “和和……”

        晏辰明显不肯死心,还挣扎着要解释,和薇懒得再理会他,趁他没穿好衣服暂时追不上来,捏紧了包链快步出了门。

        外头闪电雷声交错,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倾盆而下。

        和薇没带伞出来,但是这会儿也顾不得那么多,把包顶在头上就小跑着出了晏家的宅院。

        管家刘叔的车就停在门口,见她冒雨跑出来,连忙打了伞下车迎上前:“和小姐,您的东西拿回来了吗?”

        和薇点头,不做声。

        她今天本来是和晏辰回家吃饭的,晚上八点过来,近十点的时候回去。

        谁承想,从晏家出来还不足一刻钟,系统突然提醒她晏辰和一个女人在客厅里滚起了床单。

        系统尴尬又结巴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和薇正要下车回自己家,犹豫几秒钟之后,她又把车门关上,谎称自己东西落在了晏家,让刘叔又把她送了回来。

        这一来,还真就撞破了晏辰的好事。

        刘叔替她打开后座车门,“和小姐,您……”

        脸色不大好。

        他看了眼安安静静坐上车的女人,到底是没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和薇脸色确实不好。

        她鼻腔里似乎还充斥着方才客厅里刺鼻的味道,胃里酸水又一涌而上,她伸手捏了捏鼻子,然后把后座车窗降到了最大。

        刘叔发动车子,善意提醒:“和小姐,当心感冒。”

        反正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死了,谁还在乎会不会感冒。

        和薇眉头皱起,靠在椅背上,微微阖上双眼。

        窗外雨滴打进来,把她垂在肩侧的长发打得湿透。

        女人生得漂亮,一张脸干净白皙,五官秀气灵动,纯得过分。

        刘叔多看了几眼近乎自虐的漂亮女人,刚把视线收回来,那人就睁开眼睛,“刘叔,停车。”

        啊?

        刘叔愣了一下,“和小姐,我把车开到你家楼下吧……”

        “不用了,停车吧。”

        “外面还在下雨……”

        和薇没搭话,眼睫一抬,手按在门把手上,在后视镜里和刘叔对视了一眼。

        刘叔叹了口气,实在没办法,只得把车靠路边停下。

        还没来得及给她找把伞,和薇已经开门下车。

        雨越下越大。

        和薇头也不回,踩着积水继续往前走。

        刘叔不敢把车开走,始终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这个和小姐可是二少爷的心头肉,平时舍不得磕着碰着的,要是今天出了什么事,他保准吃不了兜着走。

        眼见外面雨越下越大,刘叔看得着急,把车提了些速开到和薇身边,车窗落下,他递了把雨伞出去,“和小姐,您还是打把伞吧,生病了我没法跟二少爷交代的。”

        和薇没推拒,道完谢之后接了伞过来,“您先回去吧。”

        她家就在前面,过了一条十字路口就到,没几步的路了。

        最主要的是,所有和晏辰有关的人或物,她今天都不想再见到。

        刘叔还是不放心:“和小姐,你不愿意坐车那就走着……但是我得看着你回家才放心啊!”

        他是还把她当成未来的晏家少奶奶了。

        和薇站定,不肯往前走了。

        刘叔活了大半辈子,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他大概猜出这对小情侣今天吵架了。

        进退不得,僵持两分钟后,刘叔担心她在外面待久了受风寒,嘱咐她几句之后,只好把车掉了头。

        半分钟后,香槟色豪车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和薇这才转身,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

        前方是个十字路口,绿灯闪了一下,刚好转换到红灯。

        和薇停住,她撑着方才刘叔给她的那把伞,低头看着被雨水浸了个湿透的鞋子,轻声问系统:“猜猜我这次是什么死法?”

        系统“哼唧”一声,委屈地快哭了:“宿主大人,我下次会努力在你被绿之前提醒你的……”

        和薇依旧低着头,对它不抱任何希望:“……你还是猜死法吧。”

        “大概是高烧而亡吧……宿,宿主,你别因为这个渣男太难过了。”

        和薇脸上有水珠一滴滴淌下,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她整张脸毫无血色,嘴唇被咬破了一小块,这会儿微微肿着,倒是越发地楚楚动人。

        和薇当然难过,不过不是为了渣男主难过。

        她纯粹是为了自己。

        穿成《前妻在上》这本虐文小说的悲催女主不到一年时间,今晚将会是她第十次死于非命。

        系统还在感慨:“这本书的男,男主真的好渣呀……”

        当然渣。

        不仅男主渣,创造这个男主的作者也渣。

        作者简直对女主有一种莫名的恶意,书中女主不止身世凄惨,没爹疼没娘爱,还会接二连三地被女配设计,被男主戴绿帽子,就连怀个孕都会惨遭流产……而和薇穿成这本虐文小说的女主角以后,男主角晏辰不爱她要死,被女配设计要死,怀孕流产还是要死。

        总而言之,只要被虐就得死。

        最可怕的是,和薇根本没有读过这本小说,所有被虐剧情只能靠自己摸索,外加这个一紧张就结巴的傻白甜系统提示。

        和薇死过了九次,前面九次都是因为被各种女配陷害,到了这一次,她即将因为被男主戴了绿帽子而死。

        诡异而变态的死因。

        和薇抬头看了眼指示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系统聊:“有穿进甜文的吗?”

        “……有。”

        “那她们是只要甜就会死吗?”

        “不是哦宿主,”系统声音很小,“也是被虐才会死……我们的目标是创建和谐美好社会,让每一个女主角都快乐幸福。”

        和薇:“……”

        她说不出话来了。

        人行道的红灯时间超过一分钟。

        和薇和系统说了几句话的功夫才堪堪过半,她轻轻呼了口气,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等待红绿灯转换。

        而此刻,不远处的交叉路口,一辆黑色宾利正在缓缓靠近。

        雨刷来回运作,车内司机定睛看了一眼前方不足十米处站着的女人,确认之后才转头看向后座闭目假寐的男人:“晏总,前面的人好像是二少爷的女朋友。”

        正说话,前面的指示灯变了色。

        红灯停。

        司机刚要把车停下,身后男人突然掀了掀眼皮,他的视线掠过窗外,定在道路前方纤瘦窈窕的身影上,开口时声音很低:“撞她。”

        “……晏总?”

        司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愣怔几秒没反应过来。

        晏淮视线收回,咬字低沉,清晰,“撞。”

        司机这次听得明明白白,他握紧了方向盘,掌心都渗出了些汗来。

        前面和薇已经抬脚,正准备过马路。

        司机快哭了,“晏总……”

        他一三好青年,干不来肇事伤人的事儿啊。

        “我负责,”男人抬眼,眉峰凌厉,双眼皮的形状深邃好看,他喉结微动,“轻点撞。”

        司机越发搞不懂他的意思,一个愣神的功夫,刹车当真就忘了踩,直直朝和薇开了过去。

        直到前面人影放大,他才猛然缓过神来,急冲冲踩下了刹车。

        好几秒过后,他趴在方向盘上颤着声开口,“晏,晏总……”

        没撞到。

        后座男人紧蹙的眉心微微松懈下来。

        马路中央刹车声震天响,划破夜空的时候,比平地的一声惊雷还要刺耳。

        和薇被这声音刺得耳膜有些疼,一转头就看到那辆黑色轿车停在了距离她不足半米的地方。

        隔着厚重雨帘,车旁的两个远光灯像是一张血盆大口,要把她一口吞入腹中。

        再晚停一秒,她可能就会死无全尸。

        和薇双腿发软,想挪开脚步,但是根本用不上力气,步子没挪开,她反倒直直栽了下去。

        脑海中的机械声再次响起:“宿主,你这样好像碰瓷的呀……”

        和薇没听太清。

        她偏了下头,确定对面是红灯没错。

        和薇虽然已经做好了等死的准备,但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飞车吓得不轻,她低着头捂着胸口,耳边全是她不规则的心跳声,以及噼里啪啦的雨声。

        伞已经掉落在地,和薇被暴雨淋了个满头满脸。

        她也顾不得去捡,刚抬手抹了把脸,雨势仿佛突然减弱,砸在她头顶的雨滴稀薄了不少。

        和薇单手撑了撑地面,隔了好几秒才发觉出不对劲儿来,果然,视线一抬,她看到跟前十余厘米处的皮鞋。

        纯黑色,鞋面上被溅了几滴泥点子。

        再往上看,男人西装裤腿挺括,即使同样被溅上了雨水,也透出一种浑然天成的矜贵来。

        和薇手指攥紧,雨水合着沙子一起被攥在手里,然后又从指缝间流泻而出。

        她视线一点点上移,直到看到居高临下看过来的男人那张脸,眼眸狭长,眉角微挑,嘴角弧度柔和,似笑非笑,一副薄情寡义的桃花相。

        和薇嘴角动了动,然后注意到他挡在自己头顶上的那只手。

        同样是被雨淋,她狼狈不堪,而这个男人依旧衣冠楚楚。

        和薇这会儿跪坐在地,身上的白色衬衣湿透了紧贴在身上,女人曼妙的曲线被勾勒地淋漓尽致,暴露无遗。

        身后车门被拉开的声音响起,司机后知后觉地下车,撑了两把伞小跑过来:“晏总……”

        晏淮皱眉,脱了西装外套迅速罩在和薇身上,男式西装大了几圈,轻而易举把她遮了个严严实实,男人身上略带侵略性的味道涌入鼻间,他蹲下身,眉眼低垂,慢条斯理地一颗颗替她系上扣子:“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和薇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和所有晏家人保持距离,“我和晏辰已经分手了。”

        言下之意,他现在没有任何义务对她的安全负责。

        男人沉默。

        一时间只有雨水啪嗒打在伞面的声音。

        司机小吴眼神左晃右晃,惊呆了。

        晏淮唇角半勾,哪里还有几分钟前冷着脸让他开车撞人的阴沉模样。

        小吴费力地撑着伞,见他许久不出声,小声提醒道:“晏总……”

        晏淮系完最后一颗扣子,手顺势松开。

        和薇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下一瞬,男人手指落在她的脸颊,指尖浅淡的烟草味道袭来,他问:“谁提的?”

        “我。”

        和薇轻声答,因为这个问题,她视线不受控制地在男人脸上定了几秒。

        晏淮是晏辰同父异母的哥哥,以前见的次数不算多,而且关系又摆在那里,和薇每次见他都只是简单打过招呼了事。

        这还是和薇第一次近距离看清他的长相。

        男人眉眼精致深邃,额前碎发被打得半湿,有雨水沿着他高挺的鼻梁滑下,鼻子下面薄唇微抿,弧度漂亮冷厉。

        视线往下,他白色衬衣同样湿透,贴在身上隐约能看见衣服下面线条分明的肌理,性感又撩人。

        毫无疑问,这是书中一枚极其出类拔萃的优质男配角。

        而此刻,这枚优质男配又沉默下来。

        和薇心想,完了。

        晏淮十有八九是在怪她甩了他万人迷的男主弟弟,这会儿估计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折磨她呢。

        怪不得刚才明明是红灯,他的车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了上来。

        ……早知道刚才就说是晏辰提的分手了。

        和薇又惊又怕,慌忙把视线偏了开来。

        头顶雷声还在呼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和薇以为自己会在半夜十二点准时死在暴风雨中的时候,男人手指从她唇上轻轻滑过,声音危险又蛊惑:“终于分手了啊——”

        没有冷笑,没有威胁,没有恶狠狠地掐她脖子。

        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和薇一怔,蓦地抬眼看向晏淮。

        男人眼底幽深暗沉,闪电的光亮划过,映得他一双眼睛黑得透亮,将他眼底情绪也一并映了出来。

        深沉,欲/望,还有隐隐压抑着的兴奋感。

        他唇角不动声色地微微勾起,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分手快乐,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