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通感名侦探在线阅读 - 6、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6、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方言眉头微微的皱起,仔细的思考着严槿刚刚说的那句话。

        虽然会让他觉得有些背后发凉,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凶手的目标就是他。

        “你是警察,你得对你说的话负责。”方言对着严槿说道,声音有细微的颤抖。

        “我只是猜测,想要知道凶手目标是不是你,咱们就需要调查出来两起案件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不是相同。”

        严槿连忙的解释说道,毕竟现在案件才刚刚开始调查,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的时候,也不好妄下结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方言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凶手想要杀死自己的事情,心里也不得不对这两起案件重视起来。

        凶手可能已经发现了死者并不是自己,那么他就会再次对自己下手。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破案!”方言催促着严槿说道。

        “那我现在干什么?我不是一直在调查?”严槿连忙的反驳,她来咖啡厅不就是为了找到她的女朋友了解案情?

        “两起案件发生虽然发生在平行时空,死者也不同,但是凶手的采用的杀人手法却是相同的,所以我觉得凶手可能是同一人,你觉得呢?”方言说道。

        他心里是这么期待的,如果凶手也相同的话,只要在平行时空的严槿他们找到了凶手,他们这边也就可以锁定凶手。

        只要找到凶手,方言也算可以安心了。

        “不清楚明天王队会给你安排什么工作?如果你能接触到案件的细节,咱俩就可以通过两起案件线索之间的差别,来进行破案。”

        “对。”方言应了一声,很赞同严槿的说法。就像是他从严槿那边得到关于抛尸地点的推理,而自己所在时空王天宇应该也会想到其他的线索,两起案件线索进行综合,对两方的案件推进都有很大的作用。

        略微的思考了一番后,方言继续的说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咱俩加一起顶不上一个王天宇?”

        “如果我能够破案?队长对我的态度会不会好点?”严槿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不会是喜欢王天宇吧?”方言突然的问道。

        “你想什么呢?”严槿有些生气。

        “你看你还单着身,我给你介绍男朋友你又不要,你说你是不是在等一个人?”方言笑着问道。

        “你能不能想一些关于案件的事情,在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面,你简直就是福尔摩斯!”严槿忍不住吐槽。

        “那看来就是我说对了。”

        “你要女朋友吗?上午你去警局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同事在你那里也是警察,长的很漂亮,要不要我帮你追她?”

        “不可能,有漂亮的妹纸我怎么没看到?”

        “可能你当时的注意力不在那吧?我现在回警局,整理一下线索,晚一点在说吧。”

        严槿站起身来,把纸和笔收到了包里面,便想着外面走去。

        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此中断。

        方言来到了窗台前,向着下面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出现,这才放下心来,自从听到严槿说凶手想要杀的目标可能是自己的时候,他就像惊弓之鸟一般,小心翼翼的。

        打开房门看到对面屋子的严槿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方言走了过去,站在门口,倚着门框试着问道,“有需要帮忙的吗?”

        “有,你看桌子上的那张纸上面,写着一会我要买的东西,你可以帮我下楼去买吗?我对这个地方不太熟悉?”

        方言走到了桌子旁,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上面都是一些生活用品,扫把、拖布之类的。

        “家里不是有吗?”

        “你看拖布上还有几根毛?你这太乱了,我要大扫除!”严槿咆哮着。

        “哦,给钱,我下楼去买。”方言一伸手找严槿要钱。

        “我要是有钱还需要你帮忙?”严槿反问道,随后继续整理自己的衣服。

        “帮忙付款?那你还真是找错人了,我也没钱!”方言翻着白眼说道。

        “大大你最好了,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小女子花钱?”严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方言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怎么两个时空的严槿差别这么大,隔壁时空的严槿虽然也在他的面前哭过,但是方言觉得她更多的是坚强。但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严槿,方言就觉得她又些调皮,性格上面差别太大了。

        “好吧,我下楼去买。”方言无奈的说道,心中暗想,你啊,也就是借了平行时空你的光,否则我才不会懒得管你。

        “嘿嘿,谢谢大大!”

        这都是什么称呼……

        方言飞快的下楼,严槿想要买的东西在一家店就能买全,方言很快就返回到家中。

        此时,严槿正在擦着桌子。当方言看到严槿手上的东西后,连忙的叫道:“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

        “抹布啊?我在卫生间看到的。”

        “那时我的毛巾……”

        “该换换了,我建议毛巾超过三个月就要更换,否则很容易滋生细菌,你那条毛巾三年没换了吧?”

        “从现在开始,我的东西你不要动好吧?”方言深呼吸一口气,刚刚损失了一笔钱,现在自己还得换一条毛巾。

        “谁稀罕动你的东西,不就是一条毛巾吗,瞧瞧你的样子,小气鬼!”

        严槿把毛巾给展开了,在毛巾的一角发现了一个人工缝上去的爱心,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的叫道:“原来这是女朋友送给你的,果然有三年的时间了。”

        方言走到严槿的屋子里,一把抢过了毛巾,看着已经泛黄的毛巾,陷入沉思之中,片刻后,把毛巾扔给了严槿,轻声的说道:“当抹布吧。”

        严槿笑嘻嘻拿起了抹布,继续擦着桌子,“一会打扫完卫生,你陪我去河边看看,顺便和我讲讲关于关于那条河发生命案事情呗,我最近写小说没有灵感了。”

        “不去,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方言连忙的拒绝。

        “那你和我一起打扫呗,毕竟这个房间也有你的一部分。”严槿再次的说道。

        “我还是陪你去河边吧。”

        打扫卫生这种事,不太适合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