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通感名侦探在线阅读 - 5、会不会是你?

5、会不会是你?

        方言看着房东发过来的视频,陷入了沉思之中。

        从视频上的时间,可以看的出来。

        刘广坤进入网吧的时间是19:27分,在网吧里面转了一圈后,把目标锁定方言。

        作案的时间是在19:36分,那个时候网吧的人还很多,当时方言正在聚精会神的打着游戏。

        而刘广坤以收走摆在桌子上的空瓶子为掩护,顺手拿走方言的钱包,然后迅速离开网吧。

        而他死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那么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他的死亡?

        分赃不均?

        讲道理,自己那一百块钱应该不至于闹出人命……

        或者是,他曾经偷了某个人重要的东西,那东西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才导致刘广坤被灭口。

        而且出现这种可能性的概率很大。

        警方在死者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能够证明其身份的物品,连自己的钱包都没有发现,要么是刘广坤自己处理掉,随意的扔到了某个垃圾桶之中;要么就是被凶手给拿走了。

        现在这天气,大家的衣服都穿的不是很多,从监控视频上,当时刘广坤的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如果当时刘广坤没有把凶手那个不可告人的物品带在身上,凶手一定会去他家中去寻找的。

        至于,刘广坤家在什么地方?

        只能通过警方去调查了,或者是通过平行时空严槿提供的地址去碰碰运气……

        想到这里,方言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平行时空的严槿身上。

        下一秒,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前女友,林夏。

        两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之中。

        林夏眼含泪珠,顺着洁白的脸庞滑落,难过之色在眉宇之间流露出来。虽然是平行时空,但是再次看到林夏,方言也很是心疼。

        “你和方言是住在一起吗?”

        “是,我们买了房子,准备明年结婚。”林夏轻泣着说道。

        “你最后一次见方言是什么时候?”严槿再次的问道,

        “昨天早晨,我们两个人各自分开后,便分别去自己的单位,晚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要调查一个人,晚上不回来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我都习惯了,便也没放在心上,直到今天早晨我接到你们电话,才知道他出事了。”

        “今天凌晨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你在做什么?”

        “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害了我老公?”林夏的脸上出现一丝的怒意。

        严槿连忙的摇了摇头,“林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常规询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在睡觉!”林夏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自己的男朋友死了,警察还怀疑自己是凶手,如果不是为尽快找到杀害自己老公的凶手,她已经不会继续喝严槿聊下去了。

        “他平常有得罪什么人嘛?比如他的委托人之类的。”

        林夏略微的回想了片刻,不太确定的说道:“他基本上接的都是调查婚内出轨的案件,生意也不调好,没什么纠纷。”

        严槿低头沉思了片刻,继续的问道:“最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林夏再次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他好像没和我提起什么特别的事情。诶?对了,在晚上的时候,他和我说了一句他的钱包丢了,这个算不算特别的事情。”

        听到钱包丢的时候,方言的精神也为之一振,严槿似乎感觉到了方言那边的情绪,连忙的反问了一句:“钱包丢了?”

        林夏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手机,展示给严槿。

        在昨天晚上八点多钟,方言给林夏发了一条信息,还抱怨到钱给他都行,但是里面证件小偷留着也没有,他补起来还麻烦。

        方言还说

        严槿看过了手机后,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轻抿一口,“问个其他的事情,你当初和方言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和案件有关吗?”

        “没关,你可以选择不说。”严槿轻声的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俩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在大学,那个时候他很厉害的,门萨俱乐部的会员,甚至接到过高智商协会的入会考试邀请,差一点就通过了考试,不过这已经足够其他人羡慕了。”

        “这三年,有没有想过分手?”严槿再次的问道。

        “有过,我还是希望他能有一个正经的工作,毕竟私家侦探这种工作,基本上就是在法律边缘游走的。”

        严槿轻轻的点着头,“我了解大概就是这么多。给你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线索,可以随时打给我。”

        翻了翻自己的包,从中拿出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递给了林夏。

        “好,那我就先走了。”林夏站起身,拿着自己包,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哎!”严槿突然叫住了林夏。

        林夏连忙的回过头,“还有事吗,警官?”

        严槿看着林夏,迟疑了片刻,缓缓的说道:“再见。”

        “再……再见……”林夏也回了一句,这个警察干嘛要那么神情的看着自己?

        在林夏离开之后,严槿对着方言说道:“又见到前女友有什么感想?”

        “我还能有什么想法,我用你身体去抱她吗?除了再见,我还能说什么?”方言刚刚通过严槿的身体,对林夏说了一声再见,也算是给自己的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句号,也算是正是分手。

        “你还挺深情,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你们警察也管感情上面的事吗?你怎么不管好你自己,你有男朋友吗?”

        “啊?有……有啊……”严槿结结巴巴的说道。

        “要不要我介绍个给你,我看王队长就不错。”

        “别。你现在想要讨论案子吗,刚刚提到钱包丢失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大的反应?”

        “因为我钱包也丢了。对了,偷我钱包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正是我这边的死者刘广坤。”方言连忙的说道。

        严槿皱了皱眉头,“这么巧的吗?”

        “我也奇怪,这个刘广坤在其他平行时空也盯上我了吗,专门偷我的钱包?”

        严槿摇摇头,“不是,在我这边,刘广坤已经被抓钱了,钱包丢失可能是他人所为。”

        “那这么说,刘广坤的死和偷我钱包就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了。我还以为他偷我钱包,分赃不均导致他的死亡。那么两个平行时空发生的两起案件,就可能是同一名凶手的随即作案。”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方言问道。

        “凶手想要杀的目标,会不会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