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通感名侦探在线阅读 - 2、 凶手竟是我自己!

2、 凶手竟是我自己!

        严槿做事倒也比较严谨,向队长汇报之前,还对死者的身份进行核实了。

        两个方言来自于两个不同的时空,身份自然也不尽相同。

        她所在时空里面的方言,是一名私家侦探,收入十分可观,还买了房,和女朋友的感情也很稳定,比另一个方言生活滋润很多。

        这让方言有些酸,同样都是方言,凭什么他过的那么好?

        在严槿汇报调查时,方言一直在偷听。本以为严槿会受到队长的表扬,毕竟利用这种方法迅速获取死者的身份,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队长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信息,便把那张纸甩回到严槿的身上,面无表情的训斥着,“就这么点东西?死者的社会关系呢?活动轨迹呢?你来刑警队有一段时间了吧,这么基本的东西还搞不清楚?”

        他们的队长叫做王天宇,有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总是皱着眉头,像其他人欠他钱一样。

        严槿捡起掉在地上的那张纸,一声不吭,委屈的站在原地。

        “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查?”王天宇催促着,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周围的同事都对严槿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如果想要在刑警队待下去,只能尽快的适应这里的生活。

        王天宇虽然总摆着一张臭脸,但也是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对手下的队员严格,也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的成长起来,多挨他的骂,总比到外面挨骂好。

        “好的,王队,我马上去查。”严槿连忙应着,然后飞快的逃离此地。

        严槿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而是跑到了卫生间躲了起来,刚刚又被队长给骂了,心情不好时候,她喜欢一个人冷静一会。

        方言听到了她抽泣的声音,便安慰着说道:“好啦,不要哭了。这个王队真的太过分了!”

        或许是两人感官产生关联的缘故,方言的心情也是十分的低落,也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我本来以为我会成为一个好警察,但是自从我来到刑警队,总是被骂,我感觉自己太差了!”严槿哽咽着说道,当初她以笔试、面试均第一的优异成绩进入了刑警队,本来可以做一些轻松的工作,但是毅然决然的选择成为一名刑警。

        顶着巨大的压力,当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她一个人很难支撑下去。甚至,连诉苦都找不到人。

        “王天宇就是嫉妒而已,嫉妒你这么快就调查出来死者的身份信息,现在指不定偷着乐呢?”方言并不会太安慰女生,只能挑一些好听的话说。现在严槿就是被他们队长给打击到了,只要损他们的队长就可以了。

        严槿哭泣的声音小了很多,轻轻擦了擦眼泪,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我好了!”

        变脸好快,不知道她是真好了,还是在硬撑着。

        方言也不好继续深究,只能继续安慰着,现在全靠她给自己指一条发财的路呢,那3000块钱能不能拿到手,就看她能不能找到自己这个时空死者的身份信息了。

        严槿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妆容,利落的短发,未施粉黛却难掩脱俗的气质,与一身警服简直就是完美的搭配。眼睛因为刚刚哭过而有些发红,眼神却依旧有光,透露着坚强。

        看着镜子中的严槿,方言不仅有些恍然,喃喃自语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能穿上这件衣服。”

        “你变态啊,穿我衣服!”严槿意识到方言正在通过镜子看自己,连忙的离开镜子前。

        方言无语,连忙的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也想要当警察。”

        想着自己考了两年都没能考上,方言的语气上不免有些失落。

        “很简单的。”严槿笑了笑。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又是有手就行系列!

        方言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连忙催促着严槿说:“你快点帮我调查一下我这边死者的信息,在平行时空两起相同的命案,死者却不相同,说不定我这边的死者就是你那边的凶手。”

        “哦?按照你的逻辑,我这边的死者就是你那边的凶手?”

        方言怔了一下,为了让自己这边的命案和严槿那边的案件产生关联,她也乐意帮助自己调查,硬是把两起案件联系到一起,感情说了半天,凶手倒成了自己。

        “好了,不开玩笑。不过我刚刚也只是看了一眼凶手相貌,现在也有些记不清了。警方若是在电视台发布悬赏公告的话,在其他平台上可能也会发布,你去找找,让我再看一眼死者照片。”

        别说是严槿,就连方言也忘记死者的相貌,连忙上网搜索,通过中海市公安银州分局的官方账号上,寻找悬赏公告。

        最后,在短视频的官方账号上,找到那条悬赏公告,也得到了死者的照片。

        严槿仔细的看着方言那边死者的照片,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好在旁边的同事提醒,严槿才想起来,死者在他们这边是一个小偷,前几天就因为在公交车上盗窃被刑事拘留。

        男子本名刘广坤,42岁,南岗市人,之前就因为行窃背叛五年,出狱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在社会上晃荡了几个月后,习惯不劳而获的他又打起了“重操旧业”的主意,再次在公交车上行窃时,被民警当场抓获。

        方言在得到死者的信息后,思索片刻后,决定自己亲自去警局,除了提供线索外,他还有一些别的想法。

        刚刚他也看到了严谨整理的档案,上面也写了一些关于案件的调查进展。

        若是自己这头儿的警察对于命案还没有任何的进展,自己完全可以把严槿那边的线索说出来,即便是自己考不上公务员,当不了警察,或许也可以凭借着这个,在警局里面谋个辅警的工作。

        想到这里,方言在沙发上面翻了翻凌乱的衣服,挨个闻了闻,用这个方法来判断穿着的次数。最后,从一堆衣服之中,挑出了一件黑色的半袖,套在身上,出门。

        刚刚出门,方言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依旧是房东。

        这一次,方言果断又给挂断了。

        现在他手里面确实没有钱,但是很快就要有了,还是等到拿到奖金后,在联系房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