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72章徐震到草原五班

第72章徐震到草原五班

        红三连连部。

        一片沉默。

        张寒冰、何红涛、秦羽、乔林、孙超、王玉龙都没有开口。

        半晌。

        张寒冰看着窗外,有些茫然的说道:“他为什么不早说这个原因呢?”

        何红涛接过话说道:“我曾经还劝过你,说要等事情尘埃落定了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现在好了,草原五班白折腾了吧!”

        在新兵连的时候,何红涛就劝过张寒冰,因为在各个连队在费图面前亮相之后,费图没有选择钢七连,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毕竟,所有的新兵都知道了,702团最好的连队就是钢七连,稍有想法的新兵就都想去钢七连,但是费图依然坚持选择草原。

        何红涛就察觉到了费图有些不简单的想法。

        现在,果然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但是何红涛却是笑不起来,毕竟,他还是红三连的指导员呢。

        “哎,这次也是我冲动了,不过,这个费图还不能放弃!”张寒冰忽然扭头看向众人,严肃的说道。

        “人家就是摆明了混两年回家!”秦羽嘀咕到。

        张寒冰正义凛然的说道:“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名同志!”

        “……”秦羽张了张嘴。

        “去把徐震叫过来!”张寒冰吩咐道。

        “是!”孙超起身,去叫徐震。

        不一会儿。

        “报告!”

        徐震到了连部。

        “进来!”

        此时,连部里只剩下了张寒冰、何红涛二人。

        “是!”徐震走到了张寒冰的面前。

        “老徐,我这里有个任务交给你……”

        ……

        草原五班。

        老马、老魏、薛琳、李梦、许三多搬进了新宿舍。

        “谢谢!”

        费图收到了四人的感谢。

        嗯,许三多没谢,毕竟,许三多继续养猪的罪魁祸首就是费图。

        “吭哧~吭哧~吭哧~”

        许三多在清理着猪圈。

        费图坐在旁边的墙垛上。

        “三呆子,现在的生活多好,睡觉睡到自然醒……”费图悠闲的说道。

        “……”许三多不吭声,默默的清理着猪圈。

        “哎,你怎么又整这出?”费图扭头,看着许三多问道。

        “我不能训练了!”许三多的情绪很低落。

        “训练有什么好的?”费图很是不服。

        “有意义!”许三多低沉的说道。

        “……有你大爷的意义!”费图一翻身就跳下了墙垛,他忽然想起来,跟这个玩意儿交流好,根本不是他能做好的事情。

        ……

        宿舍里。

        费图瞪着眼睛,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拿着大包小包的徐震,整个人都懵了:“不是,徐班长,你怎么来了?”

        “哼,沾了你的光,我也到这里享清福了!”徐震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意思?”费图追问道。

        “能什么意思啊!当初是我给连长传递的情报,现在,你这样了,我也沾瓜落了!”徐震一边铺床一边说道。

        他的床铺就放在了费图床铺的旁边。

        “啥玩意?”费图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激动的说道:“这可是部队啊,竟然还有连坐?”

        “你都说了是部队了,你不也闹出来了这种事情?”徐震翻了一个白眼!

        “不是,这是我的选择,不能牵连你啊!”费图急了。

        “说什么都没用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徐震铺好床铺,一翻身躺在了床上,翘起二郎腿,脸色露出了舒爽的表情:“终于过上不用操心的日子了!”

        “……”费图。

        我觉得你是在内涵我!

        “不行,我去找连长!”费图气愤的说道。

        “哦,去吧!”徐震不以为意的说道。

        “嗯!”

        费图重重的点头,直接转身出了宿舍。

        “……”徐震的嘴角撇了撇。

        “嗖~”

        费图跑了回来,扒在门框上,不好意思的笑问道:“徐班长,怎么去?”

        “不知道!”徐震不痛不痒的说道。

        “那……三连的驻地在哪里?”费图挠了挠头问道。

        “不知道!”徐震摇头。

        “……我是帮你啊!”费图皱着脸走进了宿舍。

        “不用,你就老实的待着就行了!”徐震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你这样全是因为啊,我怎么过意的去!”费图拿着马扎,坐到了徐震的床边。

        “你别在闹出别的事情,就算对的起我了!”徐震翻身,撑起胳膊,手掌拖住脑袋,看着费图认真的说道。

        “你跟连长说说,就说我想训练了,把你调回去吧,别耽误了你!”费图建议道。

        徐震的眼珠子动了动: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不过,徐震却是翻着白眼说道:“你以为部队是你家啊,朝令夕改,连长还怎么带兵啊!”

        “那这是事出有因啊,都是因为我才造成了现在这样啊!”费图据理力争。

        “你真想让我回去?”徐震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是啊!”费图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在新兵连和徐震的对话,他可以自己放弃,可以自己过上咸鱼般的生活,但是,牵连别人,他还真过意不去。

        “我过来的时候,连长到是跟我说了回去的可能!”徐震在床上坐起。

        “什么条件?”费图瞬间明白了徐震的意思。

        “把草原五班的名声打出去!”徐震认真的说道。

        “草原五班?”费图疑惑,不对劲啊,按说张寒冰看重的是自己啊,为什么要把草原五班的名声打出去?

        费图感觉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了。

        “没错,不过,我看了看,没戏!”徐震又倒在了床上。

        “不是,徐班长,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费图挠挠脸,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