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17章和许三多比谁更废(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要)

第17章和许三多比谁更废(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要)

        第二天。

        伍六一给费图送来了好东西。

        内务、队列、纪律条令,三小本,但是很厚。

        “都要背?”费图傻眼的看着三个小红本本。

        “当然!”伍六一指着三大条令说道:“怕你没意思,特意给你找的好玩意,背好了,对你以后也有好处!”

        “……”

        费图无奈的拿起内务条令,随手翻了一页。

        第八十三条军人头发应当整洁……不得蓄留怪异发型……不得蓄胡须,鬓角发际不得超过耳廓内线的二分之一……帽墙下发长不得超过1.5厘米……

        第八十四条军人服役期间不得文身……不得留长指甲和染指甲……不得围非制式围巾……不得戴非制式手套……不得在外露的腰带上系挂钥匙和饰物等……不得戴耳环、项链、领饰、戒指、手镯(链、串)、装饰性头饰等首饰……除工作需要和眼疾外,不得戴有色眼镜。

        ……

        有病吧!这么细致?

        费图看着内容,眨了眨眼,再次感受到了军队的威严。

        就说头发和着装,各方面写的明明白白。

        这不许,那不许的,果然,还是得去草原五班才能混日子。

        费图神游天外。

        他不打算背了,一来没那个脑子,二来,表现好了的话,还能分到草原五班吗?

        不能!

        表现越好越抢眼,分到了好的连队,天天训练啥的。

        不行!

        受不了!

        所以,还是得表现的差一些。

        而且还要比许三多表现更差。

        费图开始回想这些天许三多的表现,看来,要和他比谁更废了!

        毕竟,按照原来的剧情,许三多是“成功”的被分配到了草原五班。

        ……

        成才的领悟力很强悍。

        许三多就显得木讷了许多。

        这是费图在关禁闭之时的发现。

        成才只是被伍六一单练了三天,伍六一的单练对象就换成了许三多。

        费图能够看出,许三多的停止间的队列已经有模有样了,除了向后转还不时的趔趄一下。

        至于行进间的队列,许三多这个家伙顺拐。

        费图第一次看到原来顺拐的动作是那么的可乐。

        直到费图从禁闭室走出,许三多还在被单练。

        然后。

        费图也加入了加练的队伍。

        因为,之前的队列他没有熟悉,然后又因为禁闭,错过了不少的训练。

        不过,怎么训练,费图的心里已经有了谱,学好不容易,学废还难吗?

        “向右看~齐!”

        “费图,作为排头,向右看齐的时候,你不需要摆头……”

        “敬礼~”

        “费图,敬礼的时候,大拇指不要翘起来,手掌下扣,不要外翻……”

        “齐步走~”

        “你俩顺拐的样子很别致啊……”

        从稍息立正跨立到停止间转法,到敬礼礼毕,到脱帽戴帽,到蹲下起立,再到踏步、齐步、跑步。

        费图几乎每一个动作都需要伍六一上前纠正一番。

        伍六一头疼,很头疼。

        班里有一个许三多够要他命的了,还来个费图?

        本来,伍六一还以为费图是装的,但在一次出其不意的问费图哪边是左、哪边是右的时候,看到这么简单的事情,费图都要停顿一下才能反应过来的时候,伍六一就放弃了。

        怎么办?

        没办法!

        摊上这两个活宝,伍六一也是真醉了。

        ……

        下午。

        开始进行新的训练。

        正步!

        “正步走,是最能体现军人精神的步伐,踢腿如风、落地砸坑,是对正步最好的诠释!”

        “正步,也是行进间队列中,最考验体力的步伐!”

        “正步,主要用于阅兵分列式和其他一些重要的礼节性场合。”

        “……”

        伍六一在前方喋喋不休的讲着。

        费图等人双手按着腰上作训腰带的腰带扣,踢着一只脚,悬空待着。

        队伍的两边分别放着一个马扎,马扎之间是一条背包绳,费图等人的脚悬在背包绳之上。

        “腿绷直,脚尖下压!”

        伍六一看到谁的腿和脚变样的时候,都会高声提醒一番。

        “累吗?”伍六一转动着眼睛,看着新兵们问道。

        “不累!”其他人高声回到,费图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什么来。

        “好,既然不累,那就再站一分钟换腿!”伍六一看着满头大汗,摇摇欲坠的新兵们,脸上露出了笑容。

        “……”

        新兵们心情复杂,硬撑着,努力的站好。

        “60!”

        “59!”

        “58!”

        “……”

        有新兵开始用微弱的声音给大家倒计时!

        “别数了,越数越难熬!”

        “度秒如年啊,谁来救救我……”

        伍六一无视着新兵们的面部表情,聚精会神的盯着众人的腿和脚,一旦谁的腿弯了或者抬起脚尖,伍六一提醒的声音总会适时的想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伍六一感觉差不多了,抬起头,看着新兵们问道:“累吗?”

        “累!”

        这一次,新兵们说出了实话,同时,心里升起了希望,这一次,他们没有倔强的说不累。

        然而。

        “那就再坚持一分钟,胜利属于你们!”

        一句话,直接将新兵们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我&*=:;%%。www”》“www.$”*=()’

        新兵们的脸色变得寒冷了起来,心里大骂,特么伍六一就不按套路出牌。

        然而。

        没有新兵去挑战伍六一的底线,就连费图也沉默不语的继续坚持着。

        原因,自然是费图的身体没有向其他新兵一样,都开始打起摆子来了。

        “站直点~”

        “腿不要弯,绷直~”

        “脚尖下压~”

        “……”

        伍六一如出一辙的要求着众人将动作做到标准。

        费图盯着伍六一黑黝黝的脸庞,心里暗道:“别的不说,这训练倒是一套一套的!”

        许三多的身体已经七扭八拐了,只剩下腿还在硬生生的坚持着。

        费图眼角的余光看到了。

        所以,我现在装作体力不支,是不是有些来不及了?

        就在费图琢磨怎么假装的时候。

        “停!”

        一句天籁之音,在其他新兵耳中想起。

        “呼……”

        众人放下腿,松了口气,弯腰伸手,双手迅速的揉着大腿。

        “哎呀呀……我的大腿呀……”

        费图发出了惊呼,装作有气无力的扶住了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