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16章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完成(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要)

第16章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完成(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要)

        下午。

        在费图百无聊赖中,团里安排的干部到了。

        李杰,上尉,团参谋处的一名参谋。

        这几天在团里,李杰竟听到费图的名字了。

        据说这个费图的体能素质极其强悍,然后各个连的连长都开始疯抢了。

        初次看到费图,李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嗯,虽然不是很帅,但也是一个精神小伙。

        “费图同志,请描述一下事件发生的前后过程!”李杰拿着笔和本在费图的面前正襟危坐,准备记笔录。

        笔录?

        费图无语的看了一眼李杰,就差给我铐上手铐了:“是这样的,昨天下午……”

        费图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有意的淡化了成才,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毕竟,成才是被他坑的。

        半个小时,完成了笔录,李杰留下了一句等处理结果就离开了。

        ……

        晚上。

        熄灯以后。

        宿舍窗里窗外,各有一个脑袋,两人正在吞云吐雾。

        “徐班长,我真后悔来当兵!”费图吐出一个烟圈,懒洋洋的说道。

        “嘿嘿,你那是还没体会到当兵的快乐!”徐震不置可否,听说伍六一没收了费图的烟和火以后,他又送货上门了。

        “有什么快乐的,整天就窝在一个地方,每天都面对着同样的脸,做着同样的事情,会腻歪的!”费图摇了摇头。

        “那说明你还没有真正知道什么叫当兵的人!”徐震笑了笑说道。

        “好吧,或许真是我认知不足吧!”费图挠了挠头,忽然问道:“徐班长,你当兵后悔吗?”

        “后悔!”徐震却是尤为坚定的给了费图一个意外的回答。

        “为啥?”费图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窗外,这个老兵似乎有故事。

        “因为当兵,我错过了一个人!”徐震的话里带着些许的伤感。

        “女的?”

        “嗯……”

        “漂亮不?”

        “嗯?”

        “……”

        “那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当兵不?”费图默默的继续之前的话题。

        “会啊!”徐震重重的点头。

        “这又是问啥?”费图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不是,你不应该是选择双宿双飞吗?

        “因为有些事啊,总要有人去完成。”徐震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定,说出的话更是振动了费图的心神。

        “……”费图呐呐无言。

        他没有徐震的那种精神,但是从徐震的语气中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军人气势。

        徐震走了。

        费图看着徐震的背影,仿佛是擎天之柱。

        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

        “屮~”

        躺在床上的费图失眠了。

        “我特么就混两年就退伍,跟我有个鸡儿的关系啊~”

        费图烦躁的翻来覆去。

        ……

        第二天一早。

        来送饭的伍六一看到了顶着熊猫眼的费图。

        “你这是一宿没睡?”

        伍六一疑惑的问道。

        费图面无表情的接过饭,没有搭理伍六一,直接吃饭。

        “呀?”伍六一更有兴趣了,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子好像是受到了刺激!

        “唉,说说,发生了啥事了?”伍六一趴在了窗台上。

        “吧唧吧唧……”费图吃饭吃出了声音。

        “受啥刺激了?”

        “吧唧吧唧……”

        伍六一无奈的摇头,转身靠在了阳台上。

        很快,吃饱了的费图把餐具往外一推,就转身爬到了床上。

        “啧啧啧……”

        伍六一啧啧的走了。

        上午。

        关于费图的处罚下来了。

        不轻不重,关禁闭、检讨书、道歉等等,处罚倒是不少,但没有影响前途的处罚。

        “又是难熬的七天啊!”

        费图躺在床上,一个星期的禁闭啊,但凡要是没有老兵偷摸着给他送东西来,依着他自己的脾气,早就想办法出去了。

        费图又过上了猪一般的生活。

        ……

        烈日炎炎之下。

        成才体会到了站军姿的味道。

        顶着太阳,留着汗水,看着对面窗户里挤眉弄眼的费图,成才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头上的伤好了,五班和六班也继续训练了。

        耽误了一个多星期的训练,成才错过了好几项训练,毫无意外的,伍六一开始带着他进行单练了。

        成才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伍六一,要想了解一个人,先从肢体动作开始。

        伍六一若有所思的看着前面在太阳底下站军姿的成才。

        成才这个家伙,还算是可以的,毕竟,比费图省心多了。

        并且,在日常的表现中,该说不说,成才在整个新兵连中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

        如果没有费图的话,这个小子,应该也是众人哄抢的对象吧!

        虽然不至于和费图这样夸张。

        下面,伍六一就准备摸一摸成才的体能底子了

        班里的另外六个家伙表现平平,没什么指望了,不对,不能说是平平无奇,还有个垫底的许三多。

        想到许三多,伍六一就头痛,这个和成才同村的家伙,和成才,不,和正常人一比,都感觉许三多要差上许多。

        如今,训练已经到了行进的队列训练了,许三多这个家伙又暴露了顺拐的问题,前面的还没处理好,又出新的。

        伍六一表示,自己心好累。

        “唉……”

        叹息一声,伍六一扭头,发现了对面窗户里面的费图。

        站起身,步伐较快的走了过去。

        看着窗户边,伍六一点了一颗烟:“想出来吗?”

        “不想!”费图翻了翻白眼。

        “我可以放你出来的!”伍六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别扯了,这是团里的命令,这次肯定是得待够一星期的!”费图压根就不相信伍六一的风凉话。

        “说说呗,你前天到底是怎么了?”伍六一还是很好奇费图之前的状态。

        “不想说!”费图摇头,不可能被感化的,当什么兵,回到地方去发财不香吗?

        “一根烟!”伍六一拿出了一根烟。

        “无聊!”费图转身就爬上了床。

        “这小子,怎么油盐不进的!”

        伍六一摇摇头,慢悠悠的走到了训练场上。

        “嗯,不错,继续保持!”

        看着成才满头大汗的样子,伍六一满意的点了点头。

        成才没有说话,目视前方,保持着军姿得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