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15章再关禁闭(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要!)

第15章再关禁闭(求票!推荐票!月票!都要!)

        “住手!”

        当高城进入六班宿舍的时候,就看到了成才顶着纱布缠绕的脑袋往对方手里送。

        ……

        五班和六班被要求停训了。

        始作俑者,费图,被关禁闭了,同时,据说后面还会有团里的干部过来处理这件事情。

        毕竟。

        入伍都多少年了?

        高城等人还是第一次遇到两个班进行的群架事件。

        事情有些大,不能压,只能上班给团里了,至于团里打算怎么处理,高城委婉的表示,大事化小。

        剩下的,就听天由命了。

        本来,费图想再次混水摸鱼的,但是看到替自己背锅的成才,终于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将前后的事情挑明,承担了一切。

        然后。

        然后费图就又回到了这个之前关禁闭的小屋。

        “唉,又过上了猪一般的生活。”

        吴天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甚是悠哉。

        ……

        五班宿舍。

        “费哥仗义啊!”成才一边叹息一边揉着肚子,嗯,刚才干架被抽冷子踢了一脚。

        “要不,咱去求求情?”许三多到没什么事情,从小被老爹打惯了,练就了一声下意识的闪避动作,在这里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不能去,这次的事情太大了,这几天咱们也不要提起了!”成才摇了摇头,在干架之前,他就想到这一点了,但是并没有说出来,有些感情,只有一起经历了才能更深。

        就像他和许三多,同一个村子里长大的不少,但真能让成才掏心窝子对待的,还真没有几个。

        这一次,架打了,成才都已经坐好替费图顶锅的准备了!

        谁知,关键时刻,费图还是站了出来,成才知道,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这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同时,费图惊喜的发现,自己好像成了香饽饽。

        宿舍后窗户下面。

        几个身影在探头探脑的商量着什么。

        “说好了,我负责给他烟,你负责给他整点零食,你负责给他弄杂志……总之,分工明确,谁也不许越界,最后他给谁走,谁也不能有意见!”红三连的三期士官徐震向其他几位老兵说道。

        “行,没问题!”

        “谁越界谁退出!”

        “共同监督!”

        几个老兵认可的点了点头。

        随后,轻轻的敲了敲窗户。

        “扣扣扣……”

        “?”

        屋内的费图翻身而起,看到了窗户外面几个笑意盎然的脑袋。

        ……

        连部。

        “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看吧!”史今一副早就看透了费图的表情说道。

        “行了,我的大班长,大排长,我头够疼了,咱能不念叨了吗?”伍六一抱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伍六一是最悲剧的。

        打架没有参与到,惩罚他还跑不了,毕竟,谁让他是五班班长呢?谁让这次群架事件是五班挑起来的呢?

        “这小子,比你当年刺头多了!”高城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伍六一说道。

        “连长,你这是?”伍六一和史今搞不懂高城的想法。

        “既然如今都露馅儿了,那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不用给他安排公差了,就看看,他的体能极限到底在哪里!”高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对于怎么让费图选择去钢七连,他的心里有了些章程。

        “不怕别人抢了?”伍六一看着高城问道。

        “哼,有本事他们就抢,谁有咱们钢七连的底蕴深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高城自信十足的说道。

        史今和伍六一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好!”

        ……

        宿舍里

        “吸……呼……”

        费图正在吞云吐雾。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抽烟。

        一开始还忍不住的咳嗽,两根烟下去,那种感觉就回来了。

        在这里,费图真要好好的感谢一下那些老兵。

        这次禁闭关的舒服啊。

        一手拿烟,一手翻着一本杂志,时不时的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颗干果塞进嘴里,费图美滋滋。

        “费图!”

        就挺突然的,伍六一的吼声传来。

        ‘屮~’

        费图暗骂一声,连忙把烟给掐了,迅速起身来到了窗户前,看到了伍六一阴沉的脸色。

        “班长,您今天帅呆了~”费图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别跟我贫嘴,把烟交出来!”伍六一打开小闸门,手伸了进去!

        “烟?”

        “什么烟?”

        费图迷糊的问道。

        “我都看见了,你还敢不承认?”伍六一眼睛一瞪。

        “好吧!”费图无奈的把手伸进裤兜里,把烟拿了出来。

        “不到半盒了?哪来的?什么时候开始抽的?”伍六一看了看问道。

        “嗯,那个,来的时候塞在裤裆里了……”费图有些羞涩的说道。

        “……”伍六一瞅了瞅费图,摇了摇头:“火呢?”

        “给!”费图递上。

        伍六一把烟和火收完就走了。

        “特么,还好我技高一筹!”费图走到床边,将口袋里的几支烟掏了出来,摆在了床上。

        这是刚才给伍六一掏烟的时候,顺手留在口袋里的!

        “所以,我没火怎么把烟点着?”

        费图挠挠头,思忖着怎么点烟,摇摇头,看看屋里都有什么吧!

        费图的眼睛开始扫视屋内,木质桌子?钻木取火?

        有病啊!

        再看!

        衣橱柜,铁的!

        没办法。

        继续!

        窗户?镜子?取火?

        窗户下面还有个脑袋,那张脸,认识,还是伍六一,伍六一回来了?

        回来就……

        嘎~

        妈妈!!!

        伍六一。

        费图定睛看去,只见伍六一瞪着俩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费图床上的几支烟。

        大意了!

        费图苦着脸,拿起床上的烟,亦步亦趋的走到了窗户边上。

        伍六一面无表情的伸出手。

        费图一脸惋惜的递上。

        伍六一把烟揣了起来,然后不动声色的叮嘱道:“刚才忘说了,好好想想你这次的前因后果,下午,团里来人,会跟你了解这次事情的经过,记住,坦白从宽!”

        “是!”费图重重的点头。

        然后,伍六一走了。

        费图可怜巴巴的趴在窗户上,看着远去的伍六一,心里收到的伤害简直无法比喻了。

        你大爷的!

        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为什么还要溜回来再说一遍。

        我的烟啊~

        一盒烟啊~

        刚抽了三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