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12章我看错你了

第12章我看错你了

        训练场上。

        新兵们挥汗如雨。

        厕所内。

        费图奋力挖坑,呸,是刷厕所。

        端着一盆土出来到掉,接上一盆水进去。

        看样子,费图似乎还乐在其中,喜欢上了刷厕所?

        “唰唰唰……”

        费图每一下刷的都很有力,先用水冲一遍,然后抹一些洗衣粉,在用牙刷刷。

        一遍以后,地板锃亮,反射出人影,都可以当镜子用了。

        然后转身,用铁锹挖开一块地板,把地板放到一边,开始迅速的挖着下面的泥土。

        还好有一把铁锹,不然费图也是无米之炊。

        ……

        帐篷里。

        成才捂着肚子爬起,拿出卫生纸,走出帐篷,向着厕所走去。

        路上,看到正在进行体能训练,挥汗如雨的战友们,成才的眼中闪过一抹艳羡。

        “还有两天,拆掉纱布,我也能训练了!”成才笑容满面的看了看,继续走向厕所。

        “谁在厕所?”

        远远的,成才就看到一个身影猫着腰钻了进去,带着疑惑,成才快步走了过去。

        训练场上,一个老兵忽然捂着肚子跑进了宿舍帐篷,带着卫生纸向着厕所跑去。

        “锵锵锵……”

        一声声铁器击打地面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什么情况?”

        成才疑惑的走了进去。

        一个背影,抱着铁锹,正在?

        “当啷~”一声

        费图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身体一僵,铁锹落地,慢慢的转身。

        成才:“……”

        费图:“……”

        成才:“……”

        费图:“……”

        成才僵笑着问道:“费哥,你这是?”

        “呵呵,我在刷厕所!”费图不动声色的用脚把地板慢慢的踢回去盖好,然后捡起了地上的铁锹。

        ‘我看到了,你在挖坑!’

        成才眨了眨眼。

        “走旁边。”

        费图指了指边上说道。

        “好!”成才笑着点头。

        费图拿着铁锹走到门口放好,这个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影正在跑向这边。

        “坏了,来的真不是时候!”

        费图心里一惊,急忙开始想办法。

        ……

        当老兵进了厕所的时候,发现成才拿着铁锹往外走。

        “班长好!”成才大声问好。

        “你好!”老兵捂着肚子继续前进?

        “班长……”成才开口就要提醒。

        “砰~”的一声。

        老兵一脚踩碎了一块地板,小腿直接掉进了小坑里,然后整个人直接栽倒在地。

        “啊……”

        老兵发出一声疼痛的惨叫。

        “班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旁边的隔间突然冲出费图的身影,一把将老兵扶了起来,关切的问道。

        “谁特么没事闲的把地板给挖空了?”老兵一边缓缓的站起,一边嘴里毫不留情的骂道。

        费图豁然转身,向着成才义正言辞的说道:“成才,我都跟你说了好几遍了,里面一定要垫上土,你不听,看到了没?班长栽成这样,你得负全责!”

        “你……”

        成才懵逼的一指费图,明明是你说自己闹肚子,蹿稀,更我要卫生纸,让我再跑一趟,然而,你现在?

        “你什么你!”费图迅速的开口,打断成才的话喊道:“我看错你了,就这么点活,要不是你,班长至于摔倒吗?你的良心不痛吗,干活没点眼力见儿,我告诉你了你还不听,不知道给班长道歉吗?”

        成才脸色白了一度,指着费图的手都开始颤抖了:“我……”

        费图神情愈加的悲愤:“还我呢?还不道歉?真等班长发飙收拾你一顿吗?老兵班长们虽说对我们这群没经历过世面的新兵,有着传帮带的优良传统和责任义乌,但是我们,新兵,更应该对班长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我跟你说,就你现在这样,简直是目中无人、令人发指、不听劝告、为非作歹……”

        费图把能想到的词全都给喷了出来,也不管合适不合适了,坚决不能让成才说话。

        “咳咳咳,好了,我没事了!”老兵回过神来,意外的看了一眼费图,这个小子,不仅体能素质变态,竟然还有这么强烈的正义感?

        不错,好兵,这绝对是个好兵。

        然而,成才此刻都该哭了,被费图连珠带炮的喷了一顿,整个人都是懵的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行了,你们也别呛呛了,该干嘛干嘛,我还得解手!”老兵挥了挥手,钻进了一个隔间里。

        “费图!”成才目呲欲裂。

        “嘘!”费图一把捂住成才的嘴,用力将成才拖出了厕所。

        来到外面,费图直接将成才顶到了墙上。

        “我跟你说,这次你助我逃过一劫,兄弟我铭记在心,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兄弟我下次一定鼎力相助!”费图极其诚恳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成才眼睛亮了,不就是被冤枉了一回吗?他觉得得到费图的友谊,小小冤枉到不足为虑了。

        “当然!”费图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那我先回去了!”成才点头,心里颇为满意。

        “嗯!”费图也让开了身体。

        然而,走了两步的成才,豁然回头:“等等!”

        还没露出笑容的脸庞一僵,费图问道:“咋了?”

        “纸给我,我还得上厕所!”成才傲娇的说道。

        “给!”费图麻利的把卫生纸塞给了成才。

        看到成才进了厕所,费图才松了口气。

        “好悬,渡过了一劫啊!”

        费图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坐在了角落里。

        活干完了,不能先回去,着什么急啊,怎么也得等开饭时间在过去,不能忙活完再去训练啊,那多傻啊~

        ……

        晚间。

        六班长潘启明,一连的老兵,二期士官。

        自己班的新兵,去厕所的时候掉坑里了,不是那个坑,是费图挖的地板下的坑。

        把脚给崴了,一走路就疼,看样子最近几天是不能参加训练了。

        然后,他和之前那位老兵打听到了,原来是成才干的。

        然后,潘启明气势汹汹的来到了五班。

        “伍六一!”还没到门口,潘启明的声音就远远的传来。

        “谁?大晚上叫什么呢?”伍六一一个翻身从床上弹起,快步走到门口,就看到了脸黑的潘启明。

        “伍六一,看你们班的新兵干的好事!”潘启明直接发飙,斥责伍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