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11章我就是个工具人

第11章我就是个工具人

        不久。

        新兵连的老兵们就得到了一个消息,都是自家连队连长亲自传达的命令:只要能把费图拉倒连队,回去以后,特批休假一周。

        老兵表示,休假不休假的不重要,弄一个好兵才是最重要的。

        然后。

        伍六一就发现,自己的班里忽然成了香饽饽,接二连三的就有老兵晃悠过来。

        “我说你们不好好的看着自己的新兵,老往我这里跑干啥?”伍六一黑着脸,为自己之前的冲动表示懊恼。

        “嘿嘿,六一,明人不说暗话,当然是看上费图那小子了!”徐震笑着说道,训练这一方面,这些老兵油子可是很清楚,基本的队列训练,就是靠时间沉淀的。

        但是体能这方面,真是有差异性,身体素质好的,你能明显感受到他在不断训练中的前进。

        而费图,就是那种还没训练就让人知道,此子体能素质恐怖如斯?

        毕竟,他们这些老兵,即便是体能巅峰时期,也做不到费图那样,不到1分钟,做完100个俯卧撑。

        这是多么恐怖的体能啊,他们知道的,最高师级单位的比武,俯卧撑也没有这边变态的啊。

        都特么1秒两个了,如果只是二三十个俯卧撑,他们咬咬牙,或许能做这么快,但100个,告辞,真做不到。

        “就算是献殷勤,也不能耽误训练吧!”伍六一撇了撇嘴。

        “现在活动一下,一会儿就该进行体能训练了,正好,我们在看看费图其他的方面!”徐震微笑着,偷摸着打量费图,越看越顺眼,这就应该是我红三连的人啊!

        “徐班长,咱大小也是个三期了,能矜持点吗?”伍六一瞪着眼睛说到。

        徐震一个挺身:“费图跟我走,这脸,不要也罢!”

        “……”伍六一默默的扭头,不在搭理徐震,人老奸马老滑,老兵油子不要脸,才是最恶心的!

        费图等人在原地活动着身体,训练了半天的原地队列训练,很想跑跑撒撒欢。

        转眼间。

        时间到了下午五点。

        “嘟嘟嘟~~~”

        “停!”

        听到哨声,各班的班长迅速高喊,新兵们连忙立正站好,老兵们面向吹哨的史今立正站好,等待命令。

        史今吹完哨子,向着众人高声喊道:“集合!”

        “一班,跑步~走!”

        “二班,跑步~走!”

        “三班,跑步~走!”

        “……”

        老兵们带着新兵跑到了史今的面前,全连集合到了一起。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史今迅速整理队伍,然后转体向着已经到场的高城敬礼报告:“连长同志,新兵连操课完毕,请指示,值班员,史今!”

        高城回礼:“讲评带回!”

        “是~”

        两人再次互相敬礼,史今转体面向新兵队伍。

        “稍息~讲评!稍息!”

        史今敬礼,开始讲评:“通过今天的训练,发现了我们同志们在训练中的优点和和不足,下面简单的说一下。”

        “好的方面:第一个:组训人员认真教学,能够及时发现新兵同志存在的问题,并及时给予纠正……”

        “第二个:新兵同志训练刻苦,不喊累,能吃苦,充分发扬了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优良传统……”

        “……”

        费图听得迷迷糊糊的,先不说别的,这长篇大论说来就来,脑瓜子怎么长的?

        最后,费图就听到了史今的一句:“各班带回!”

        “嚯~”

        费图精神一振。

        “一班,向右~转,齐步~走!”

        “二班,向右~转,齐步~走!”

        “三班,向右~转,齐步~走!”

        各班在老兵的带领下,都回到了宿舍,

        伍六一站在门口,扫了众人一眼,然后突然说道:“两分钟,更换体能训练服!”

        “是~”

        新兵们迅速行动了起来。

        但是。

        “费图!”

        一声熟悉的呼唤传来。

        “到!”费图脸色一变,又是史今,你大爷,我跟你没仇吧,这刚要去撒欢,你又来了?

        史今走到门口,严肃的说道:“出公差!”

        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

        ‘明白了,我就是个工具人’

        停下了脱军装的动作,费图无奈的走了出来。

        “带上脸盆、洗衣粉和牙刷!”

        史今看了一眼往外走的费图。

        “是!”

        不拔草了?这个好,早特么的拔够了!

        费图麻利的拿出自己的脸盆、洗衣粉和牙刷,跟着史今走出了帐篷。

        然后。

        “???”

        费图疑惑的看着史今,来厕所干什么?

        史今给出了回答:“把整个厕所都刷一遍!”

        “刷一遍,用啥?这个?”费图懵逼的举起了手中的牙刷。

        “对,边边角角都得刷到!”史今肯定的说道。

        “我不干!”费图怒气冲冲的吼道。

        特么,让我拔草就算了,竟然还让我刷厕所?

        刷厕所也就算了,竟然还让我用牙刷?

        那特么能刷到猴年马月去啊!

        “哦,那你回去吧!”史今眨了眨眼,似乎预料到了现在的场面。

        “……真的!”费图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对啊,这套路不对。

        “真的!”史今认真的点头。

        “不会关我禁闭?”费图有些迟疑的问道。

        史今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小子关禁闭关出后遗症来了,缓缓的摇头说道:“不会!”

        “这么好?”费图感觉不靠谱,为什么感觉这时候的史今。

        “嗯!”史今郑重点头。

        “好吧!”费图点点头,看了看史今,又看了看厕所,权衡了一番,一咬牙,端着脸盆,钻进了厕所里。

        “???”史今疑惑的看着费图,你不是不干嘛?

        费图心里骂骂咧咧:谁知道你们后面有什么套等着我呢?

        不就是刷厕所吗?哥们认了,刷就刷,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当一个工具人吗?

        哼~

        费图开始接水,刷厕所。

        史今看了一眼,就离开了,他还有别的事情呢,可没时间在这里盯着费图。

        然而,史今似乎遗忘了之前费图拔草的后果。

        厕所里,倒是很亮堂,地面和墙壁都是镶的地板。

        门口戳着一把铁锹。

        看看地板,看看铁锹。

        费图开始刷起了厕所,不时的走到门口想外面观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