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8章许三多和成才

第8章许三多和成才

        中午。

        正是阳光最为强烈,最热的时刻。

        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在训练场上,在阳光的照耀下。

        费图站着军姿,伍六一在树荫下。

        刚几分钟,费图就感觉到了一种难耐的滋味,好热~

        瞥一眼伍六一,费图暗自咬牙,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果然,还是草原五班最好。

        要不,装晕?装中暑?

        不行,太假,自己都不信。

        等我,你等我满头大汗的!

        那现在怎么办?

        我还是好热啊~

        一滴汗顺着脸颊滑落,痒痒的,好想挠一挠啊

        但是糟心的伍六一说过,站军姿的时候,不能动!

        这个站军姿,谁特么的发明的?

        还要在烈日下晒着,这哪是训练啊,纯粹就是找罪受。

        我祝你&*……()……%%¥*¥%……#¥……&*……

        脑门上开始渗出汗珠,费图的思想乱七八糟,想这想那,琢磨着这个时间,快一点过去。

        如果让费图在这中午干点其他的,他还不至于这样,毕竟是农村长大的小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也是常有的,但就这么傻乎乎的站着晒太阳,哪个农村老爷们会没事闲的这么做啊?

        都是找个阴凉的地方,组团一坐,吹个牛哔,打个牌下个棋什么的。

        ……

        帐篷里。

        成才从医务室回来了,嗯,拆线了,不过还裹着纱布,走到自己的床铺,直接躺了上去。。

        “成才,感觉怎么样了?”许三多看到成才,起身就到了成才的床铺边,关切的问道。

        离开家乡,来到部队,许三多面对成才的时候,才会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感受,就像还是在村子里一样。

        来到部队,在他看来,目前,只有成才和史今。

        “没什么事了,线都拆了,就是在包两天,让伤口愈合一下,不感染就没事了!”成才扭过头,看着许三多说到。

        要说,现在的成才才是最美的,看看其他几个新兵,怕把内务弄乱了,都是直接和衣躺在地上,看样子,宁可睡的不舒服,也不想把早上好不容易弄好的内务给破坏掉。

        也只有成才,暂时还没有出去训练,没有这方面的顾虑,该上床就上床。

        “没事就好!”许三多咂了咂嘴,然后不再说话。

        成才看了一眼训练场上的费图和伍六一,然后转首低声问着许三多:“三多,你觉得费图这个人怎么样?”

        “费图?他!说不好,毕竟,他关了几天的禁闭来着~”

        许三多摇了摇头。

        “你呀,就是不长点脑子!”成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说?”许三多挠了挠头,一脸的憨笑。

        “费图被关禁闭的原因你知道吧?”成才先是抛出了一个疑问。

        “知道啊,因为拔了那个槐树!”许三多点头。

        “对,就关禁闭这几天,班长一直亲自送饭,并且最后还是班长去求的情,把费图给放出来的,你想想,这里面可有不少门道!”成才看了其他人一眼,小声的在许三多旁边说到。

        “什么门道!”许三多很费解。

        “哎,你想想,什么情况下,你会给别人求情?还是刚认识几天的人?”成才引导的说到。

        许三多思考了一下,摇摇头:“我想不出来!”

        “你个瓜娃子,一定是费图在某些方面,得到了班长的认可,班长心里有他的位置,才这么上心的,你明白吗?”成才无奈的说到,这个许三多,这个脑子,真是,要不是两人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感情很深,他才没有兴趣这么开导许三多呢。

        “那什么方面?”许三多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问道。

        “我哪知道,不过,肯定是关禁闭之前发生的事情,三多,听我的,有机会和费图多接触接触,对你没有坏处!”成才翻了个白眼。

        “啊,他打了你,你不恨他?”许三多眨眨眼。

        “你什么时候看我和村子里的人打架,还记恨人家的!”成才没好气的说到,这倒不是说他自己自夸,村子里一起长大的,还有时候会干一架呢,部队里,他早打听好了,最亲的还是同年兵,以后的路还很长,光记恨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哦,也是!”许三多点点头。

        “这样,我现在还有些不方便,一会儿,你拿着暖壶,带着两个水杯,去训练场一趟,就说给他们送水的!”成才指点许三多。

        “他们能要吗?”许三多还没反应过来。

        “要不要不重要,要的是,你要有这个态度!”成才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额,好吧!”许三多知道成才不会坑自己,所以,迷糊的点了点头。

        ……

        费图现在,感觉自己好热,很热,非常热。

        额头上的汗水一直在不断的滑落,腿有些酸麻了,胳膊似乎有些不会用力了。

        站军姿,不只是给军人塑形,同样也是在考验毅力,烈日炎炎之下,能坚持多久,一方面是体力的问题,一方面就是毅力了。

        体力,费图有,站了半个小时了,依然不动如山,但是毅力。

        费图心里可是在疯狂的骂娘呢!

        这时候,费图看到帐篷的方向,探头探脑的走出来一个人影。

        是许三多,手里拿着暖壶和杯子。

        ‘这小子来干嘛?’

        百无聊赖的费图开始盯着许三多。

        就见许三多一路小跑,到了伍六一的面前,然后笑着说了什么,伍六一的脸部也柔和了一些,许三多给到了一杯水,伍六一喝了。

        许三多又指了指费图这边,但是伍六一黑着脸,赶走了许三多。

        许三多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费图,脸上带着歉意,回到帐篷去了。

        “所以,他是来送水的?伍六一自己喝了?不给我喝?”

        费图眼睛一转,似乎明白了,心里疯狂的吐槽:这个糟心的伍六一,我前世今生和你没仇吧,竟然这么折磨我?

        同时,不可否认的,不管许三多是出于什么目的,前来送水,费图的心里多少还是划过一道暖流,毕竟,还有人惦记着。

        就这样。

        费图在伍六一盯着的情况下,军姿站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被伍六一放回了帐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