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1章费图

第1章费图

        “况且况且况且……”

        “呜呜呜……”

        坐在绿皮火车里,费图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大红花,一身橄榄绿的军装,感觉很别扭,毕竟,他是个男人来着,戴个红花成何体统?

        但是,他莫得选择,谁让老爹偷摸的给他报了名,参了军。

        抬起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畏缩着、不时抹一把眼泪的许三多,费图无语。

        如果不是来当兵,他完全想不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士兵突击的世界。

        前世无业游民,今生农村泥腿子,终于高中毕业成年了,虽然学习成绩不咋滴,没考上大学,但他完全相信自己可以靠着前世的见识,在这个世界混一个风生水起的。

        谁知,他那觉得他不行的老爹,直接给他报名参了军。

        “我不去,说什么也不去!”费图像只猴子一般爬上了屋顶,动作熟练的简直令人发指,要知道,他爬房的过程中,根本没借助任何梯子等助力,费图迎着风,低头向着院子里的老爹喊到。

        “你个兔崽子!”

        不想去?费老爹的赶驴皮鞭马上就要抽出来了。

        “我去!”当时的费图异常的的坚定。

        就这样,先是政审,完了体检,戴上大红花,走到了村口。

        “爹,伯伯,叔叔,大娘……我要去当兵了,我真舍不得你们啊!”看着父老乡亲,费图满脸不舍,样子十分乖巧。

        费老爹艰难开口:“儿砸,你娘走得早,你也是个好孩子,去当兵,去部队上闯荡几年,学一身本事,回来以后,政府给你分配工作,以后你就不愁吃穿了!”

        “好吧,老爹,你照顾好自己!”费图低声道。

        “嗯,去吧,你爹我就不去车站送你了!”费老爹拍了拍费图的肩膀说道。

        就这样,提着行礼,费图离开了村子,到了车站,坐上了前往军营的绿皮火车。

        可费图不知道,他前脚刚走。

        村子里就开始敲锣打鼓,鞭炮齐鸣,非常的热闹。

        “老费家的崽子终于走了,苍天有眼啊~”

        “这匪徒终于走了,可怜我家的树林,就因为这小子想要玩什么滑翔伞,地里的幼苗,一夜之间全都被他给拔了……”

        “哼,我家的猪圈,就因为靠近路边,说熏到他了,这小子带着村子里的几个小年轻连夜挖地洞,硬生生的把猪圈给挖塌了,要不是家里反应快,我那些猪都得活埋喽……”

        “谁说不是呢,并且这小子,跑的比兔子快,爬树比猴都溜,除了他老爹,谁拿他有办法啊……”

        “这下终于省心了,咱们村子恢复太平喽……”

        “费老爹,你这件事情办的地道,放心,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吱一声,大家绝不推脱!”

        “没错,没错,费老爹可是咱们村的表率,大家帮忙都是很乐意的!”

        “大家放心,经过部队的磨炼以后,我家那崽子回来以后肯定有个人样了,不会让大家这么操心累神了……”

        费老爹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儿子送进部队了,以后有饭碗,就不愁吃穿了。

        ……

        绿皮火车上的费图思绪万千,还在想着村子里那些可爱的父老乡亲,毕竟,这么多年,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早就有感情了。

        都说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可在费图的认知里,光荣?哪里光荣了?当几年兵,退伍回来,依旧啥都不是,依旧该干嘛干嘛。

        社会上这样的大头兵还少吗?

        并且,费图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部队里面要求可是很严格的,起床、吃饭、睡觉,都有严格的标准,这让一向懒散惯了,睡觉睡到自然醒的费图,如何能受得了?

        所以,光荣不光荣的先放一边。

        另外,听说兵姐姐身材很棒?

        等等,士兵突击里面有美女吗?

        费图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没有,怎么回忆都没有女人的身影。

        真要命。

        算了,就当体验两年的军旅生活了。

        等我,等我,等我。

        两年后,剑出鞘,社会必然跟着我狂舞。

        费图看着窗外,立下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flag。

        “况且况且况且……”

        “呜……”在一声汽笛长鸣后,绿皮火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到站了。

        在领头士官的带领下,费图拿着行礼,跟着众人下火车。

        等等,你说和许三多交流一翻?费图没有半点兴趣,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赶紧当完义务兵,回到社会上去过灯红酒绿的生活。

        然而,人流被堵住了。

        “那个兵,那个兵,你把手放下!你干什么呢你?你以为自己很幽默啊?你下来!”

        外面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费图站在出口处的人群里,发现高城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史今?

        两人的面貌没有任何的变化,和费图记忆力的一样。

        接着就是许三多被叫下火车,被高城一顿臭,史今在旁边打马虎眼。

        费图跟着人流下车,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装甲、坦克。

        不知道开着这玩意回村子里是一种什么体验?请问,可以弄一辆回家吗?

        ……

        “我跟你们说啊,到了这里,你们就是一个兵,知道当兵是干什么的吗?”

        高城在组织好的队伍面前,给众人喊话。

        “当兵,是为了报效祖国,是为了戍守国威,是为了国家的军事建设!”

        “而你们,今天来到这里,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

        高城在前面喋喋不休的讲着。

        新兵们目光灼热的看着讲话的新兵,心中的热血在沸腾着。

        这是洗脑吗?

        费图却是产生了不一样的想法,随即狠狠的摇了摇头,虽然说,不想当兵,但他觉得自己把军队想的黑暗了。

        然而。

        “那个兵,那个兵,就说你呢,对,就你,你摇头什么意思?”高城在讲话的时候,锐利的眼睛就盯上了摇头的费图。

        “???”

        新兵们疑惑的扭头看向被高城盯着的精神小伙。

        “我脖子痒痒!”费图看到点着自己的高城,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脖子。

        “……”

        高城盯了费图一下,这小子有意思,明明一脸嫌弃的样子,却在转眼间给了个合适的理由。

        并且,怎么看,身上都没有其他人那种到了陌生地方谨小慎微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