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女帝家的小白脸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人皇墓穴(下)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人皇墓穴(下)

        没人知道云门后面有没有危险,不过女帝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一步踏入云门之后。

        任八千紧跟身后,却被人拽住衣领,李元竹收回白玉般的两根手指,似笑非笑的扫了任八千一眼,跟在女帝身后迈了进去。

        随后是林动。

        任八千又看了看左右,看没人跟自己抢了,才哼哼一声跟上去。

        他觉得自己被人歧视了。

        神轮了不起啊?

        弱逼没人权啊?

        带着这样的怨念,任八千先是回头吩咐一句,如果快到时间还没出来,其他人先退回谷外。之后才迈入云门之中,感觉自己似乎穿过了一层水幕,湿润的感觉包裹全身,脚下踏上实地,从白昼转入黑暗,让他陷入短暂的失明。

        不过没感觉到危险。

        女帝和李元竹、林动三人在前方不远的位置,他能感受到。

        随着渐渐适应昏暗的光线,周围的一切也都开始进入眼内。

        应该是在一个挖空的山腹中,几人正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前方是一座宽达两丈的石桥,没有护栏,石桥下方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出有多深,只能隐约听到流水声。

        石桥长达十丈,通向一块矗立在山腹中的巨大平台。

        平台下方便是一根岩石柱子,一直延伸到无底的黑暗之中。

        岩石柱的顶端开始朝着四周呈弧形扩散,如同顶着一个海碗。

        而光线则是来自平台四个角落上的火盆,熊熊燃烧的火焰不知道燃烧了多久,按照时间来看,起码有数千年,仍然没有熄灭。

        而最吸引人的,则是平台中间趴卧的一个巨大黑影。

        长四五丈,趴在那里高也有一丈,身体如同豺狼一般,浑身赤红,头部却是龙头,相貌怪异,双目紧闭,仿佛陷入沉睡。

        “是睚眦。”林动长吸一口气道。“据说帝灿座下有一只睚眦,应该便是它了。”

        任八千目光微动,睚眦?睚眦必报的那个睚眦?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

        传说中的生物?龙的第二子?

        传说中的生物出现在面前,让任八千有一种奇怪的疏离感。

        不过这个世界连麒麟和龙都有,之前在皇宫之下的墓穴中也见道腾蛇的尸体,这里出现一只龙子也不算惊人。

        毕竟这墓穴的主人是人皇。

        不过看这体型,可不是皇宫中那只水货麒麟能比的。

        同样是传说中的生物,祈水简直弱的让人发指,顶多相当于至尊天的实力,莫非是因为年纪太小?祈水大概五六十岁,也许还没成年?就像林巧乐一样。

        或者是因为在这片放逐之地,就连这些传说中的生物实力也会受到影响?

        “它还活着么?”任八千小声问道,怕惊醒了平台上那只睚眦。看样子,这东西应该就是第二关了?

        “已经死了,体内没有任何生机。”女帝说完,大步向前走去。

        听到已经死了,任八千长出一口气。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又这么庞大的体型,看样子战斗力就不会低。

        尤其还在这守着平台,战斗时不小心掉下去,那就麻烦了。

        松过一口气后又觉得有些可惜。

        帝灿让睚眦在这里守关,肯定不是为了把进来的人都吃掉,女帝长生天的实力说不定能通过。这只睚眦若是活着带出去,可是一大战力。

        不过在时间长河的洗刷下,传说中的睚眦如今也只是一具空壳。

        任八千走上前细细打量这只趴着也有一丈高的巨大生物,哪怕如今死了,也能感觉到其身上传来的狰狞和凶悍,主要是巨大的体型给人的压迫。

        然而从其脸上,却能看出一丝丝平和。

        守在这里不知道多久,至死也没等来人皇想要等到的后人,没有不甘,没有不舍,没有难忍的孤独,仿佛就是那么平静的在睡梦中追随主人而去。

        任八千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作为一个地球人,看到这种生物不想摸才奇怪。

        没像腾蛇那样化为飞灰,感觉像是摸在木石上一般,冰冷而坚硬。

        “走吧。”女帝在睚眦尸首前驻足片刻便踏上它身后的石桥。

        其他人并没有任八千那种充满了惋惜和奇异的感触,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种凶兽而已,最多它活着的时候比较强大,它的主人比较了不起。

        石桥末端是两扇高大的石门,石门上画着一幅像是地图一样的图案。

        “是安苏地的地图。”林动辨认一下后开口,随后补充道:“安苏地是帝灿掌管的地域。

        “我记得二百三十七方地域,人族掌握十个吧?帝灿只掌握安苏地一方地域?”任八千有些奇怪道,要知道人皇一共才五位。

        莫非帝灿是比较弱的人皇?

        “安苏地是人族的诞生之地,也是当时最为繁华之地。”林动解释道。

        “你不是掀了祖宗的棺材板才知道一点,现在怎么知道这么多?”任八千询问道,满心怀疑他是不是藏了不少东西。

        帝灿墓穴是他找到的,他还知道睚眦是帝灿座下的凶兽,甚至连安苏地也了解,而他没说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林动知道这么多东西,实在让人疑惑。

        林动沉默一下,用一种让人奇怪的淡定语气道:“我回去后把祖师棺材板全掀了。”

        这下就连李元竹都忍不住看他,眼中闪烁着惊异。

        “就算你祖师知道一点,也只有前两代祖师才会知道吧?”任八千愣了一下继续道。

        “这几千年来,可不是只有一处墓穴被发现,偶尔会有祖师有点发现,遗留下来。”林动淡然道。

        你门中祖师就是没事挖坟的?

        如今你连他们的坟都挖了?

        果然是挖人者,人恒挖之。

        任八千一脸的古怪,不知道该从哪吐槽比较好。

        槽点太多了。

        要是你祖师知道你这样,估计看到你第一眼就得把你掐死。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等人也好不到哪去。自己等人不就是在挖人皇墓穴么?

        任八千竖起一根大拇指,不再开口。

        前方的女帝推了两下石门没有推动,运足了全身力气,血气激荡,身后浮现出虚影,才缓缓推开石门。

        露出里面一片十几丈方圆的石室。

        一个穿着金属铠甲的大汉端坐在其中。

        女帝刚要迈步前行,突然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失声道:“体内有生机,帝灿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