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真的要杀博陵崔氏嫡子?

        李千里踱着碎步,始终觉得有些不妥。

        他紧皱着眉头:“献策,本侯想匡扶李唐,必须依靠根植于地方的门阀世族,不能杀博陵崔氏子弟。”

        柳献策直视着他,声如洪钟道:

        “主公,你想学优柔寡断的刘景升么?”

        李千里脸色瞬间阴沉,一言不发。

        汉末刘表刘景升,占荆楚之地,却无进取之心,最终沦为诸侯争霸的踏脚石。

        “主公…”柳献策也意识到说话口吻有些重,缓和语气道:

        “他从砚山深处走来,此人必有蹊跷啊,万一看到兵器库呢?”

        “咱们势力暂且薄弱,还要积蓄力量,所以兵器库的消息泄露不得啊!”

        李千里沉默了几息,轻轻颔首:

        “本侯心里有数,为了匡扶李唐的大业,只能让崔贤侄牺牲了。”

        “主公英明!”柳献策表情露出喜意。

        李千里目光看了他一眼,“晚宴后再动手,让崔贤侄吃顿饱饭好上路。”

        “好。”

        柳献策赞同这个人性化的提议。

        这时候,侍卫带着一个穿着淡青色皂隶服小吏进来。

        小吏恭声道:“启禀刺史,囚徒杨再思途径襄阳,刺史府需要接待么?”

        “杨再思?”李千里摆了摆手,沉声道:“都要流放岭南了,他也配本侯接见他?”

        自神都发配岭南会途径襄阳,按官场不成文规矩,宰相被流放,刺史一般都会去探望一下。

        因为保不齐他哪天就起复了,也算结个善缘。

        “主公,还是款待一下,毕竟他也曾是宰执。”旁边的柳献策又有不同意见。

        “哦?”

        一直被手下拂面子,李千里怒上心头。

        柳献策稍微提点一下:“此人是拥唐旧臣。”

        “你去安排!”

        李千里表情渐渐变化,丢下这句话便拂袖离去。

        崔鸠紧随其后。

        内堂中。

        砰!

        李千里一拳砸在案几上,冷声道:“此人愈加不知尊卑。”

        “一个穷酸书生,天天教本王做事!”

        崔鸠垂首不语。

        昔年扬州徐敬业造反,柳献策便是匡扶府军师之一,最后造反失败,乱战中宋献策逃得一命。

        凭借积累的声望,竟收拢了五百个败将带在身边。

        五百多人窝藏在汉江做水贼,专门做打劫的勾当,几年来队伍越发扩大,如今已有四千多贼人。

        而且都是孔武有力的壮丁!

        正因如此,侯爷才会极度依赖他,甚至被他钳制。

        造反第一步就是控制襄阳城,在没有兵权的情况下,四千个水贼尤为重要。

        李千里平复失控的情绪,淡声道:“崔鸠,晚宴结束后,你处理掉崔长卿。”

        “遵命!”

        ……

        膳厅。

        丝竹雅乐,声声入耳。

        厅内有数十个歌女在翩跹起舞。

        “多谢款待,等老夫起复那天,一定不会忘记侯爷今日之举。”

        一个消瘦老头醺醺然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李千里还没说话。

        一旁的柳献策举杯笑道:“岭南属于荒蛮化外之地,瘴气瘟疫,毒蛇猛兽夺人性命,杨相要注意身子啊。”

        杨再思呷了口酒,略显憔悴的说:

        “在神皇司能留一命已是万幸,岭南环境再可怕也比不过诏狱。”

        顿了顿,眼神又变得怨毒,恨声道:

        “张巨蟒倒行逆施,丧尽天良,所作所为,真是人神共愤呐!”

        “此人恶祸积满,老夫倒要看他还能横行到几时!”

        “老夫昨日紫袍金鱼袋,今日囚衣镣铐戴……”

        柳献策举手制止了他,嘿然冷笑一声,道:“杨相不用说了,张巨蟒已是将死之人!”

        “真的?”

        杨再思眼睛发直,丢下酒樽狂喜道。

        这一刻,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似乎完全舒展开来。

        “你听我慢慢道来……”

        宋献策在杨再思身边坐下,两人附耳低语,发出肆意的笑容。

        上首的李千里眉宇间怒气隐隐,脸色难看至极。

        他喝着闷酒,只好用眼睛打量着厅内婀娜多姿的舞女。

        还别说,真有一个女子格外引人注目。

        二十岁左右,精致的五官、细腻的肌肤,唯一的缺点就是身量偏矮。

        李千里拈起细瓷酒杯,载歌载舞地走到堂上,与舞女们对舞起来。

        他居高临下端详着舞女,柔声问道:“你是府上豢养的歌女?叫什么名字?”

        舞姬诧然停下,抬头望着他,怯声开口:“是,奴叫思媚。”

        思媚?

        果然媚!

        一直在外面猎艳,却不知府上竟有如此尤物。

        李千里已经打定主意,待会就要将此女收入房中。

        …

        廊院里。

        张易之前方走着,四个侍卫分列左右,其中崔鸠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身上。

        “呵呵…这就是李刺史的待客之道么?”张易之转头嗤笑道。

        崔鸠身体紧绷,过了一会,轻声开口:“别误会,某是给崔公子带路。”

        张易之眯了眯眼,宽袖里剪刀紧贴着手臂的皮肤,摩挲出一阵冰冷的寒意。

        这是客房里唯一的利刃。

        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李千里,有人从山林深处走出,不管是谁,张易之都要将其灭口以防万一。

        所以通过换位,张易之嗅到了危险,他不允许自己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唯一的活路便是擒贼先擒王!

        待会只要贴近李千里,立刻挟持他逃离。

        崔鸠引着张易之转入膳厅门口,淡淡道:“某进去禀报侯爷。”

        膳厅内歌舞升平,堂下还有几个侍卫逡巡着。

        “主公,崔长卿来了。”崔鸠走向舞姬中间的李千里,禀道。

        李千里点头:“请他进来。”

        说完迈步走向宴席,笑呵呵道:“杨相,某还有个客人…”

        杨再思虽然酒醉,心志却清醒得很,“那老夫回避一下。”

        朝柳献策略施一礼,举步走出膳厅。

        门前。

        他骤然止步,望着面前那道修长的身影,这个面孔,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杨再思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了?”

        看着他颤抖的背影,李千里跟柳献策面面相觑。

        莫非是喝醉了?

        “张……”

        杨再思眸中泛起一抹血色的阴翳,戟指着张易之。

        张易之陡然变色。

        “张巨蟒!”

        杨再思怒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