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552章 宝塔出世

第552章 宝塔出世

        陈少保回来了!这个消息,在中京城迅速传扬开来,低迷的民心顿时振奋起来。

        连陈玄丘都不知道,他在大雍百姓心目中,现在拥有多么大的声望。

        能够天降米粮,这在百姓心中,那就是神。

        只是一些稻米?

        可百姓所求是什么?

        不过是有衣穿、有饭吃、有地方住。

        其中尤以一个吃食,最为重要        。

        而陈玄丘,曾用不可思议的办法替他们解决过。

        那么陈玄丘在他们心目中,就是最了不起的神通最为广大的人。

        尤其是这个年代,天下承平已久,百姓对神明的敬畏也渐趋没落,陈玄丘的声望就更加的甚嚣尘上了。

        陈玄丘没有与殷受做过多的交谈,只在书房私下里交谈了小半个时辰,便匆匆告辞了。

        殷受现在也忙,南疆乱局、西面战事,征兵、筹粮、遣将,各种的事情都需要他来决定。

        陈玄丘从王宫离开,便马上去了奉常寺。

        宁尘此时正在后山九碑林,与一众元老惊诧地看着那座伏妖宝塔。

        寺中有神官发现伏妖塔有异动,立即禀报了宁尘。

        西边战事吃紧,姬国国师姜飞熊更是网罗了许多江湖异人协助,谈太师、安知名及一些大神官已经去了西线,京城的奉常寺,此时由宁尘坐镇。

        “诸位,自那日陈玄丘跑进奉常寺,宝塔发生异变,进不去,出不来,已经有多日了,连太师也没有办法。

        而今,夏祭酒又发现宝塔发生异变,不知各位有什么看法?”

        大祭酒夏沥泉道:“不如用传下来的操纵之法试试。”

        宁尘略一思忖,颔首道:“也好。”

        这宝塔是奉常寺用来关押妖魔的所在,操纵之法几位大神官都是知道的。

        宁尘口中念念有词,向那宝塔一点,喝道:“开!”

        伏妖塔大门轰然洞开,门上仍是金光萦绕,众神官大喜:“伏妖塔恢复正常了。”

        夏沥泉喜孜孜地道:“我就说嘛,这伏妖宝塔,传承久远,怎么可能会出岔子,估摸着之前就是暂时出了点小问题,此等宝物,自能蕴养修复,就如镇魔宝塔伤损后,假以时日,自会复原一样。”

        “封!”

        随着宁尘一道令下,伏妖塔的大门轰然关闭。

        “起!”

        宁尘手指一挑,但刚一说完,又不禁哑然失笑。

        故老相传,这塔自祭炼成功至今,已不知拘押了多少妖魔,所以宝塔已不能当成随身之宝,而须镇压于此,也是借助奉常寺例代神官的虔诚意志而镇压之。

        除非是天界大能,以无上修为,才能让这宝塔大小随心,如臂使指。

        我怎么竟异想天开,还想着让它飞升而起了?

        不料,宁尘这念头刚刚一转,就听地面轰隆隆一阵响,那宝塔竟摇摇晃晃,拔地而起。

        这塔定在这里时,正是奉常寺初建之时,已经快五百年了,周围大树的根系都蔓延过来,缠绕于四周。

        这时那宝塔拔地而起,将诸般树根如一条条巨蟒般扯起,“崩崩崩崩……”尽数扯断。

        众神官仰望着那缓缓飞升于空的宝塔,激动地道:“起来了,它真飞起来了。”

        宁尘也是又惊又喜,就见那塔腾于空中,上边诸般盘剥噼啪落下,        竟尔变成一座金光灿烂的宝塔。

        这宝塔通体似黄金打造,烁烁金光,耀人二目。

        宁尘试探地道:“小!”

        那塔攸然缩小,犹如一个小小的龛,随着宁尘意念一动,攸然落向他的掌中。

        这一幕,真看呆了众多的神官。

        祭酒鬼弋翁呆看半晌,突然福至心灵,激动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定是国逢大难,我奉常寺久无寺主,这是天意使然,使我奉常三宝,皆能随身取用,以助降敌。

        宁亚祝竟然能驭动这伏妖塔,定是天意所属,当为我奉常之主!”

        其他许多大神官一听,立时也是群起响应。

        要知道,宁尘这人淡泊名利,性格又好,是个老好人儿。

        这样的人当了寺主,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尤其是,奉常寺之主空悬太久了,连奉常寺现在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如今,谈太师带着安亚祝去了西线战场,坐镇奉常寺的已经是宁尘一家独大。

        现在这神迹,又确实没有别的解释,这时还不抢个拥戴之功更待何时?

        夏沥泉也是有野心做寺主的,而宁尘因为年纪大了,原本反而不曾竞争这寺主。

        这时一见,不由得又悔又恨,是我发现这宝塔发生异状的啊,如果我自己来试试,说不定也能驭使这宝塔,那这寺主不就是我的了么?

        可如今降伏宝塔就在宁尘手中,难不成上前去抢?

        况且,宁亚祝做为仅次于太师和寺主的大神官,道行本来就比他深,抢得过来么?

        宁尘也是来了兴致,将那宝塔望空再一抛,向前方一株参天大树喝道:“封!”

        宝塔旋于空中,放出一束金光,正将那树笼罩其下,瞬间连根拔起,摄入塔中。

        见此神威,众神官更无怀疑,本来就亲近宁尘的神官已然率先拜倒:“天命所归,宁亚祝当为我奉常太祝,一寺之主!”

        “我等见过太祝!”

        夏沥泉肠子都悔青了,却还得强颜欢笑,与众人一同参拜宁尘。

        陈玄丘堪堪赶到奉常寺,正看见如此一幕,转念一想,便明白了。

        这伏妖塔本身果然只是一件封禁他人的法宝,它的真正主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将它当成了一个连接七个空间的媒介,所以它也就只能神物自晦,扎根于此。

        而今,他已打开“天门“,将那七个空间与葫中世界结为一体,那七个空间与这伏妖塔,必然已经切断了联系,所以这宝塔,便如镇魔鼎、千机剑一般,可以随身携用了。

        只是,看宁尘手托宝塔的样子,怎么有点儿眼熟呢?

        等等……托塔天王李靖的黄金宝塔,是何人所赠来着?

        伏妖塔中拘押的,多是得罪了上界天庭的妖魔,只有鹿家,修的本是辅道,与世无争,是被陷害进入伏妖塔的。

        那鹿家的老祖,当初服侍的是谁来着?

        点灯人?

        无数的信息碎片,汇入陈玄丘的大脑,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却被陈玄丘硬生生断开了思索。

        如果真是他,以那人的修为,已经是神上之神,是为真神了,呼其名,说不定会有感应,真要被他感应到,于此时的自己来说,可不是人家的对手。

        “呃?

        陈总判,你怎么出来了?

        “宁尘看见陈玄丘,顿时大为惊讶。

        不只是他,众神官也是诧异不已,之前谈太师不知用了多少办法,都没办法把他弄出来,为此被他两个女儿折腾的好不狼狈,这怎么……陈玄丘目光一闪,微笑道:“哦!天下大乱,神物应运而出,我非妖魔,自然被这伏妖宝塔驱出。

        “宁尘惊讶地道:“陈总判,你这是何意?

        难不成老夫合该得此异宝?”

        陈玄丘苦笑道:“我不知道,在我的模糊记忆之中,托塔的似乎不姓宁。”

        陈玄丘这样一说,夏沥泉心中顿时又萌生了希望。

        陈玄丘是从塔里出来的,说不定说的话是有所依据的。

        这托塔的不姓宁,难不成是姓夏?

        只不过,他与陈玄丘交情本来就不好,又当着这么多人,实在不好意思暴露自己的觊觎之心,更不好意思向陈玄丘确认。

        宁尘听了,反而松了口气,微笑道:“原来如此,我就说呢,老夫年事已高,精力不济,哪有德望配任寺主之位。

        老夫只是暂摄奉常寺一应事务,这寺主,还是要等太师归来,与诸位大神官共同商定。”

        陈玄丘听了,对宁尘也不禁暗生敬意,奉常寺之主,那是何等荣光的地位。

        而且还能执掌奉常三宝,三宝在手,人世间罕逢对手,更有数千神官听候调遣,这么庞大的一股力量,可以横扫人间修真界了,就算天柱地维也要忌惮三分。

        可是,宁尘根本不放在心上,人家这位老人家,那才是真的活明白了。

        一位大神官急急问道:“请问陈总判,你既然出来了,旷子规、姜子明、刘子范等人可也出来了么?”

        陈玄丘一听名字里都带一个“子”字,便道:“这几位,可是你的弟子?”

        那大神官摇头道:“他们是我师兄玳少祝的弟子,玳少祝已经随太师前往西方了,我只是见总判安然归来,所以代问一下各位师侄的情况。”

        陈玄丘听了,便做出一副沉痛的表情,道:“先前伏妖塔发生异动,便是因为感应到人间大劫将起,塔内亦生震荡,被拘押的众妖魔意图闯出伏妖塔为祸人家。

        旷师侄他们修为还浅,如何敌得过这些大妖,他们已经……”那位大神官听了,不禁生出戚戚然的模样儿来。

        夏沥泉忍不住道:“陈总叛既能无恙,那些大妖又如何了?”

        陈玄丘正色道:“伏妖塔原本只是镇压,发觉众妖魔意图闯出宝塔,宝塔发威,封锁内外,一应邪魔外道,俱被塔内神火,烧个干净,尸骨无存。

        只因感应到我是人族,又有奉常神官身份,才幸免于难,不曾被天火一并烧去。”

        夏沥泉一听,这伏妖塔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果然不愧为奉常三宝之首,以前自己还觉得未免声名不相配,该是千机剑第一,镇魔鼎第二,这伏妖塔应该排在末尾。

        如今看来,这伏妖塔才是三宝之首,而且威力远大于千机剑和镇魔鼎啊。

        夏沥泉心中一片炽热,对这伏妖塔,更起了觊觎之心。

        陈玄丘对宁亚祝道:“宁亚祝如今代摄奉常寺主之权?

        那真是太好了。

        大王要兴兵讨代南疆不法,已然决定任命李镜为平南大将军,不日起行。

        南疆那地方瘴疫横行,巫盅遍地,非得有几位大神官同行扫荡邪祟不可,这件事还需宁亚祝早早安排。”

        夏沥泉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一动,生怕别人抢了先,马上抢前一步,拱手道:“宁亚祝!”

        宁亚祝既然剖白心声,无意于太祝这位,这位刚刚还跟着拜倒,称他为太祝的夏祭酒马上从善如流,改回了称呼。

        夏沥泉道:“宁亚祝,谈太师与安亚祝、玳少祝等去了西方。

        这南方之乱,夏某身为八大祭酒之首,愿主动请缨,随同李镜大将军南下。”

        宁尘略一沉吟,颔首道:“也好!“确实,谈太师带走了不少精锐,夏沥泉虽然未必是剩下的人里最强的,但也是相当出色了。

        派他随李镜去南方,自然也使得。

        夏沥泉喜上眉梢,便瞟一眼宁亚祝手中那只小小的金塔,故作淡然地道:“谈太师出战西方,携走了千机剑和镇魔鼎,属下前往南方,唯恐弱了我奉常寺威风,毕竟那位新近崛起的大巫神有些什么本领,我等也不清楚。

        不知亚祝可肯赐下伏妖宝塔?”

        宁尘自己对伏妖塔没有野心,便也没有多想,欣然道:“正当此时,宝塔恢复了全部的神通,可见,这宝塔出世,为的就是南疆之战。

        你且拿去,切不可弱了我奉常寺的威风!”

        夏沥泉激动的手都抖了,赶紧伸出双手,隆而重之地接过宝塔。

        我有伏妖塔在手,再在南疆立一份大功回来,到时候这寺主之位还跑得了么?

        嘿嘿,奉常三宝都是我的!我将是人间第一人,我无敌了!陈玄丘道:“此间既已事了,那我这就走了,实不相瞒……”陈玄丘苦笑道:“我甫一出来,便先去了趟王宫,接着马不停蹄又奔这儿来,要是再三一趟,我都三过家门而不入了。”

        陈玄丘刚说到这儿,就听远处一阵吵嚷。

        “大小姐、二小姐,使不得,使不得呀。”

        “什么使得使不得,我爹现在不在京城,所以我们就敢挡我了是不是?

        再不让开,我认得你们,我的白虎庚金剑气可不认得你们。

        “陈玄丘一听便知道,这是大茗小茗来了。

        许久不见,陈玄丘也是心中欢喜,急忙循声望去,就见谈羲茗、谈月茗杀气腾腾,在他们后边跟着浩浩荡荡一只队伍,差不多有三百多人,一个个的扛着锹啊镐啊,拿着斧啊凿的。

        这是要干嘛?

        陈玄丘眉头一跳,这对小姐妹儿不会是突发奇想,弄来一帮农民工,要一锹一镐、一砖一瓦地拆了这伏妖塔吧?

        ps:惊了,这一章又是两章的量,今天相当于四章了,莫非最近天天喝这调血糖的中药汤子,居然喝得神功大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