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541章 长路漫漫伴你闯

第541章 长路漫漫伴你闯

        无数大妖瞬间分开,让出一条道路。

        蛤士蟆神气活现,缓步向前。

        “嗵!嗵嗵!嗵嗵嗵嗵!迎接日月万里风,笑揖清风洗我狂……”陈玄丘看着蛤士蟆隆重出场的样子,都想为他高歌一曲,擂鼓助战了。

        真的……很拉风、很有气势。

        蛤士蟆走到那巨匣前边,回首向众人淡然一扫,纵身一跃……陈玄丘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生怕他立时冻成一只冰雕蛤蟆。

        “卟嗵!”

        蛤士蟆砸进了黄泉之中,只溅起极细小的一点水花,能打满分。

        片刻之后,蛤士蟆从黄泉中冒了出来,向大家招了招手。

        那巨匣之下,无数妖魔顿时欢呼呐喊起来。

        陈玄丘紧张地道:“你怎么样?”

        蛤士蟆不以为意地挥挥手,踩着水道:“没问题!哈哈哈,就算黄泉水,也冻不死我。

        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不怕冷啊,哈哈哈哈……”陈玄丘惊喜道:“太好了,那你快看看,那匣中可有东西。”

        蛤士蟆爽快地答应一声,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又过了片刻,蛤士蟆从黄泉中又冒了出来,抹一把脸上的水,大声道:“好深呐,我潜了好久还没见底,气儿……气儿不够用了。”

        陈玄丘一拍脑门儿,这才省起,那毕竟是顶天立地的一柱石匣,说是石匣,无异于一座陡峭的山峰。

        所以那石匣中的深度实际上……乌雅捻了捻胡须,温文尔雅地道:“陈大人,他就算成功潜下去,我看,也起不了作用。”

        陈玄丘道:“这是为何?”

        乌雅道:“大人你看,这石匣如此之大,里边的东西,会是小小的么?

        如果也如这口山一般高大的石匣一般大小的物事,蛤士蟆就算能潜下去,他拿得动么?”

        乌雅这么一说,众人顿时呆住。

        是啊,这么大的一口石匣,不可能放着一件小小的物事,蛤士蟆拿得动?

        蛤士蟆大概觉得有负众妖期望,老脸一红道:“我再试试。”

        蛤士蟆深吸一口气,屁股一撅,又潜了下去。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就见那黄泉水上下翻滚,浊浪滔滔,许久许久,都不见蛤士蟆出来。

        这么久了还没出来,不会真的有机会成功吧?

        众人心中顿时萌生了无限希望。

        突然,浊浪一翻,一道雪白的物事浮了出来。

        众人定晴一看,却是一只大象大小的大蛤蟆,雪白的肚皮朝天,浮出了水面。

        陈玄丘惊呼道:“老蛤!”

        陈玄丘纵身就要往上冲,却被鹿司歌一把拦住:“黄泉水凶险无比,主人不可冒险,我来!”

        鹿司歌拦住了陈玄丘,利用她的瞬闪天赋,就见鹅黄衫子一闪,鹿司歌已去而复返,将那只巨大的蛤蟆拖着腿子拽了回来。

        鱼不惑冲上前去,一肘打在那雪白的大肚皮上,蛤士蟆身子一翘,吐出一口黄水。

        鱼不惑再用力一压,蛤士蟆又吐出一口黄水。

        如是者十余次,蛤士蟆咳嗽着,终于醒了过来。

        一见四下围着许多人,蛤士蟆知道自己被救了,苦笑道:“太深了,我潜啊潜啊,眼看气儿都不够用了,这才想浮起来。

        结果还没等浮出水面,已经没气儿了,我就晕了。”

        陈玄丘安慰道:“你没事就好。”

        黄耳突发奇想,惊叫道:“你们看,蛤士蟆的嘴,能承载黄泉水,他把黄泉水带出来了。”

        众人这才省起蛤士蟆方才吐的黄水。

        黑犀莫名其妙地道:“那又怎么样?”

        黄耳喜滋滋地道:“叫他继续喝啊,喝一口吐一口,总有一天,这黄泉水会被挪光的。”

        众人乍一听,果然有道理。

        抬头看看那“山”,只觉这说的不是人话。

        一只蛤蟆,就算大如猛犸巨象,他要喝干三峡大坝,这得他娘的多少年?

        突然,一个怯怯的声音道:“陈大人,我可不可以试试?”

        陈玄丘扭头一看,竟然是丹若。

        丹若一见众人都向她看来,脸顿时红了。

        虽说在第一层的时候,她也是一方妖王,可那是第一层啊,在第二层她就不够看了,所以一直上到第七层,她一直就是个打酱油的,存在感仅高于旷子规。

        那位仁兄才是真正的混吃等死,任嘛不干,因为他是奉常寺的人,只会借法行功,若叫大妖们看出他是向天借法,这些被奉常寺关起来的大妖还不生撕了他。

        所以,在第一层也颇为大胆的丹若,此时面对这么多了不起的大妖王的注视,便有些局促起来,手还下意识地捏住了衣襟扭着。

        丹若道:“我……我就是看着,对那黄泉水有些特别的感觉。

        我本来就是水族,或许……所以我想试试。”

        鱼不惑惊道:“不好试啊,你没看到么,北海巨妖都碎成渣了,你这小身子骨,如何抵抗得了黄泉水的寒冷。

        再说,蛤士蟆喝过黄泉水的,咱不要喝他的口水啊。”

        蛤士蟆听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

        丹若见鱼不惑竟关心自己安危,不禁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

        她瞟了鱼不惑一眼,道:“我会小心的,我就是想试试,而且,我也不是想喝黄泉水。”

        陈玄丘想了想,鼓励道:“要出这塔,我想,以一人之力,便再如何强大,也办不到。

        这可能就是伏妖塔自古以来不曾有一人出去的原因。

        它一定要集众人之力才行。

        你试吧,我为你护法。”

        丹若得了鼓励,不禁甜甜一笑,小步地走向前去。

        无数大妖都抻长了脖子,跟一群鸭子似的追随着她的身影。

        丹若走到石匣边,又忐忑地回头看了一眼。

        陈玄丘向她鼓励地点点头,鱼不惑则一脸紧张。

        见鱼不惑如此在意,丹若心中一甜,重新扭过头来,看了看面前的浊浪滔滔,那种亲切的感觉愈加强烈了。

        “我家世代相传,说是我家是故意生事,主动被关进伏妖塔的,就因为我家的机缘在这伏妖塔上第七层。

        可惜,我家最多冲到第三层,便就此止步了。

        天长日久,灵气不足,修为下降,后世子孙愈发不堪,终至败落到第一层。

        如我这般,尚能萌发灵智,记住家训。

        如果不是之前突有一道灵气出现,使我一层几位大妖得益,进入化形期,我将永世为鱼。

        而我若再有子孙后裔,可能将退化到无知无识的真正野兽了。

        机缘!机缘究竟在哪?

        这第七层遍地黄沙,只有这黄泉水,与我水族沾着些关系。

        如果说有机缘,那只能是它了。

        哪怕是死,我也要试上一试。

        “想到这里,丹若抿了拒嘴唇,向那黄泉浊浪,毅然伸出手去。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伸手,她就是感觉,她应该这么做。

        陈玄丘的脑后,一道紫色的心月轮无声而现,只要丹若稍生异样,他以心念驱动的心月轮就要就要迅速掠至,切断丹若的手指,甚至手腕。

        鱼不惑紧张地把手塞进了嘴巴。

        丹若的手伸了出去,快要触及那黄泉水时,这才微微一顿。

        毕竟,北海巨妖也是水族,而且是水中的霸主,可那死法,实在恐怖。

        这心理建设,还是需要做一做的。

        但是,丹若的柔荑这时已经贴近了水面,浊浪滔滔,翻滚不休,突然,有一滴黄泉,从水面跃起,滴若在丹若的指尖儿上。

        丹若微微一惊,还未及缩手,那一直奔流不息的黄泉水便骚动起来。

        陈玄丘瞪大眼睛看着,就见那黄泉,如他看过的电影《毒液》中那异星生命附体于寄主时一样,迅速蔓延上来,笼罩向丹若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