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535章 我等你许多年

第535章 我等你许多年

        一见无数大妖目瞪口呆的样子,陈玄丘心中得意,便满面春风地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方才我与齐林兄攀谈了一番,那真是一见如故、一点灵犀、一来二去,一拍即合,最后一团和气啊,哈哈……”齐林一听,也开心大笑道:“是啊,不要再打了,我和玄丘贤弟一吐为快,如今已然是一丘之貉、一路货色啦,哈哈……”陈玄丘微微侧了侧头,小声地道:“哥,你读书少,别乱用成语。”

        齐林从善如流地道:“哦!”

        现在陈玄丘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不是陈玄丘嫌他老,叫他认大哥他都愿意。

        齐林抓了陈玄丘,立时飞回雷云山,到了山顶大阵。

        他也知道,想对付凤凰女不那么容易,所以在山顶布了个阵。

        只是这塔中贫瘠,没什么法宝,阵法并不算特别厉害,但是多少会有些作用。

        齐林把陈玄丘抛下,就全神致志等着凤凰女进他的陷阱。

        陈玄丘看他布置阵法,却是冷笑道:“难怪龙凤麒麟三族大战,你们麒麟族最先败北。

        论智商,龙凤麒麟,不及巫妖两族,而巫妖两族又不及人族。

        是啊,先天能力太强,又怎么会注意智商的发展呢?”

        齐林一听他贬低麒麟族,不禁勃然大怒,道:“我现在就掐死你!”

        陈玄丘夷然不惧,道:“你便掐死了我又如何?

        我死了,我族还有无数的人,可你们麒麟族呢?

        世上已不曾听说有麒麟出现了,你,大概已经是这世上最后一只麒麟,可惜啊,先天四大神兽的血脉后裔,龙族凤族九尾族,俱都子息昌盛,可是麒麟族,却要成为绝响了。

        后人只能从文字里,从壁画上,了解上古时候,曾经有过这么一支曾经很了不起的先天神族。”

        先天神族与后天神族最大的区别就是,先天神族不需要修行和咒语,就能直接调动五行元素,或者天地之力。

        而后天神族是通过修行之法来获得神通,通过某种中间体的媒介来调动运用天地之力或者五行元素。

        齐林一听陈玄丘这话,却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面上现出哀戚之色,半晌,幽幽问道:“世间已无麒麟族了么?”

        陈玄丘道:“没了,早就没了。

        龙族子孙昌盛,我九族一族虽然遁世藏了起来,但子嗣也不少。

        我娘、我舅舅,还离开族群,隐居人间呢,嫌族里挤。

        凤族也是时不时的现身于世,只有麒麟,早就绝了。

        再过些年,说不定世人都会忘了世上曾经有过麒麟这种先天神兽。”

        齐林听着,一颗颗珍珠般大小的泪珠噼呖啪啦地就滚落下来,地面上迅速积了一个小水洼,都快淹了他的脚面了。

        陈玄丘正色道:“你哭什么,上天把延续麒麟族的重任放在了你的肩上,你不思进攻,居然在这里学那妇人,眼泪汪汪的?”

        齐林饮泣道:“出不去!出不去啊!七层有只绝世大妖,我打不过他!”

        陈玄丘道:“你打不过他,可以和婵媛前辈联手啊,你们两个联手,还不是他的对手?”

        齐林摇头道:“没用的,我曾经求了他三百年,缠得他不胜其烦,所以放我进去了。

        我找不到可以离开的办法。”

        陈玄丘眼珠一转,道:“咳!这只因为……论武力呢,十个我捏在一块儿,都不是你的对手。

        可要论智力呢,十个你捏在一块儿,也不是我的对手。

        换我去,说不定就能有办法。”

        齐林抽抽答答地道:“要不是你先夸我武力比你强大许多,我先一把捏死了你。

        你们狐狸精,最会哄人。”

        陈玄丘干笑道:“这叫什么话,因为我们说的是对的,所以你们才会听嘛。

        就拿你来说,你一味追求婵媛前辈,何苦来哉。

        以前你独占第六层,是这伏妖塔中人人仰望的至尊,试想,只要你放出风去,多少人家会敲锣打鼓的给你送美人儿来?

        说不定现在这伏妖塔中,你早已子嗣众多,成千上万了,麒麟一族至少也不会在你天年已尽时从此灭绝啊。”

        齐林道:“那些小妖,身份卑微,血统低贱,怎么能配得上我?”

        陈玄丘道:“大林子啊,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

        女人总希望自己的男人比她更有本事些,可你是男人啊,难不成你还想仗着女人的势来作威作福?

        丢不丢人呐!你是麒麟族最后一只麒麟,你要承担起繁衍麒麟一族的责任啊!”

        齐林听了,不禁若有所思。

        陈玄丘又道:“这女子,就如鲜花,每一种鲜花,都有它不同的美丽。

        就算同一品种的,也是姹紫嫣红,各具风情,做为世上最后一只麒麟,如果你不想成为最后,你就该广纳姬妾,多生儿女,这才对得起列祖列宗啊,是不是?”

        齐林黯然道:“办不到的,除非同阶血脉结合,那就只有人族才能结合了。

        因为人间界是三界根本,人族也是三界根本,上可为仙,下可为鬼,为众生之基。

        这塔中比我血统低了太多的妖族,根本生不出我的子嗣来,不然的话,你以为我喜欢看婵媛的臭脸子?”

        陈玄丘一听,机会来了,赶紧说道:“那就出去啊!出了这伏妖塔,凤凰族和九尾族的不好找到,可龙族子嗣众多啊,你想找同级血统的,可以找个龙女做妻子嘛,再不然,人间界纳几房宠妾,只要你好好待她们,又有何不可?”

        齐林瞪起眼睛,粗声粗气地道:“我说过了,出不去!”

        陈玄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不有我呢么?

        要挖门盗洞啊,可不是本事大就一定能行的,一定要脑瓜灵活,上天让我进入伏妖塔,一定就是为了打开它。”

        齐林看了看陈玄丘,迟疑地道:“你真行?”

        陈玄丘道:“我不想回答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就明白地告诉你,一定行!”

        齐林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陈玄丘的头顶都快生出魔鬼的角来了,诱惑他道:“跟我走吧,我带你出塔,到时候,你也不用干别的,你就广纳姬妾,打造一个大大的后宫,做麒麟界的种马,不断地生生生!”

        齐林听得热血沸腾,握起了拳头:“对!我要做麒麟界的种马,打造一个大大的后宫,我要……生出一个民族!”

        陈玄丘翘起了大拇指:“有志向!那……跟我下山?”

        “走!”

        齐林比他还干脆,一把拉住了他,道:“我们下山!只要出得了这塔,我齐林就认你当兄弟。

        如果出不去,我就一口吃了你,除非你劝你岳母嫁给我!”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把着臂,并着肩,从雷云山上走下来了。

        山下众妖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个个张口结舌。

        陈玄丘没说他对齐林的诱惑之语,只简单交代了一下齐林也愿意加入他的队伍,伏妖塔一至六层,合力打破第七层云云。

        众大妖听了喜上眉梢,有火麒麟和金凤凰加入,只怕这塔真的能破了吧?

        婵媛对陈玄丘也不禁有些另眼相看了,毕竟能让那头麒麟心甘情愿跟他走,而且看起来还很听他的话,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其中道理的。

        不过转念再一想,她也就释然了。

        陈玄丘可是陈道韵之子。

        在她心中,陈道韵是无所不能的,唯一能与天抗衡的人。

        陈玄丘既然是陈道韵之子,怎么也该有他爹几分本事才对。

        龙生龙,凤生凤,道韵的儿子会打洞嘛。

        第七层,是整个伏妖塔最高的一层。

        但是,第七层大家上得最是顺利,几乎没有任何波折,大家就顺利地登上了第七层。

        这里果然如疏影所说,万里空旷,一片黄沙。

        极目尽头,似乎有一座高高的山,除了这座山,整个第七层真的是寸草不生,不见任何生命的迹象。

        要知道,就算真正的沙漠,其实里边也是有些地方有水源、有野草、有生物的。

        可这里,没有。

        陈玄丘看着这片毫无生命迹象的沙漠,心里却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葫中世界最初就是这样的?

        很多大妖一上来,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越是道行高的,越是感觉不自在。

        齐林扭头看了他们一眼,道:“这第七层很是古怪,道行越是低微,感觉越不明显。

        道行越高,似乎受到的压制也越重。

        不必运功抵抗,越是抵抗,那种感觉越是强烈。”

        齐林这么一说,本来活蹦乱跳的黄耳立即一捂肚子,往一只兔女郎身上一靠,愁眉苦脸地道:“哎呀,我说我怎么憋得透不过气儿来。

        我不行了,浑身骨头疼,一步也走不动了,你快……”他还没说完,就被陈玄丘一把揪了过去。

        陈玄丘道:“老黄,这儿你熟,你带路。”

        黄耳装模作样地道:“我喘不上气儿呀,我浑身难受……”陈玄丘道:“这三天不采血了,让你歇歇。”

        黄耳一听,立即龙马精神地伸出一只巴掌,道:“五天!”

        陈玄丘爽快地道:“成,五天就五天!”

        黄耳马上开心地道:“大家跟我走,这儿我熟!”

        说罢,便一马当先,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

        婵媛睨了陈道韵一眼,一想到他是苏青绾之子,心里就不舒服。

        但一想到他还是陈道韵的儿子,而且已经成了女儿的丈夫,那自然是不能让他遇到危险的。

        所以,一路行去,婵媛窥了个机会,便悄悄对陈玄丘耳提面命地道:“第七层不知道关着什么,总之,十分的厉害。

        你切切小心,与他打交道时,不可触怒于他。

        还在,站得与我近些,真有了危险,我也好出手救你。”

        陈玄丘听了大是感激,忙道:“谢谢岳母大人!”

        婵媛做母亲的感觉都几乎没有,听人唤自己岳母,更加的有些古怪,所以只是轻轻一哼,算是做了回答。

        这些人行动何等之快,远处那一座山,他们也不知走了多久,竟已到了眼前。

        到了近处他们才发现,那山,似乎是一座耸立的石匣或者石棺。

        它高有千丈,表面已经盘剥风化,所以真的如同一座石山了,但还隐约能看出来本来是一口石匣。

        在这座“石山”脚下,有一道院墙,将这座石山围了起来,有一座院门,正对着他们来时的路。

        在那院中极远处,又有一座石屋,小小的,孤零零的,与那石山一比,仿佛山脚下的一座土地庙。

        透过关闭的院门,只能看到那石屋的屋脊部位,亦是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见到那院门,齐林和婵媛这两大先天神族高手,也不禁露出些紧张之色。

        婵媛再度悄声叮嘱陈玄丘道:“跟在我左右,不要离开太远。”

        黄耳停下脚步,感慨地道:“自从我离开,这第七层就只剩下你一人了,你寂寞吗?

        这回,知道我的好了吧?”

        黄耳话音刚落,那紧闭的院门儿竟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布衣老者,步履蹒跚地从里边走了出来,跟没有骨头似的往门框上一靠,懒洋洋地道:“你们,谁是练过《造化不死经》的,过来!”

        ps:求点赞、月票!(明天带着猫,又要迁徙了,今天去洗个澡,晚上回来若收拾东西后有时间就提前码一章,不然明天就暂休一下,望诸友周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