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520章 暗香疏影偏浮动

第520章 暗香疏影偏浮动

        面对蛤士蟆,空中八人有些进退维谷。

        玄天门最厉害的就是莫可抵御的寒气,可问题是,冰蛤这种东西最喜欢吸收寒气。

        地面上那只眼睛乌黑还会反光的怪异冰蛤站在那儿,他们赖以横行的能力就受到了控制。

        据说玄天门的祖师当年在人间界时,也曾开宗立派,门规第一条,就是一旦听说有雪海出没冰蛤的消息,务必不惜一切也要将之铲除。

        谁曾想,这伏妖塔中竟然有一只,而且还修炼成了人形,那岂不是更难对付?

        可是,大话都放出去了,此时被冰蛤一吓,就退缩的话,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这让一向横行无忌的玄天门以后怎么见人?

        地面上,各方妖怪也是面面相觑,万没想到,玄天门这么强横的宗门居然也有对手。

        其中有人认得蛤士蟆,那个只会坑蒙拐骗的家伙,居然是玄天门的克星?

        顿时就有人蠢蠢欲动起来,想把蛤士蟆聘为自己宗门的客卿,有他在,岂不是就不用怕玄天门了?

        只可惜蛤士蟆一副蛤蟆镜遮住了大半边脸,向他努力挤眉弄眼了半天,他仍是一副酷酷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有没有反应。

        这时候,陈玄丘却忽然低头,看向了地面。

        空中虽然没有太阳,但是光却有射来的方向,因此地面上也有影子,只是比较淡罢了。

        陈玄丘此时突然低头,看向的就是地上的影子。

        影子里,藏身其中的暗香微微一惊,他们阴影门最强大的就是隐身功法。

        一个阴字诀,一个影字诀,每一代只传两人,相辅相承。

        她和疏影是阴影门这一代的传人,据师父说,比之当年天资还要聪颖,她们运用此功,就算功夫比师父还高的人,只要她们不动杀意,也能尾随很久不被察觉。

        怎么,此人居然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只是无意地一看吧?

        他不可能发现我们。”

        疏影傍在暗香旁边,用神念交流着。

        暗香道:“你是不是用了胭脂水粉,散出了味道?

        “疏影撇嘴道:“我的影字诀,什么隐瞒不住?

        我还怀疑你放屁了,被他嗅到呢。

        “暗香气极:“臭丫头,看我回去收拾你。

        “疏影向她扮个鬼脸儿,笑道:“咱们阴影门虽是阴字在前,每一代可都是平起平坐。

        你凭啥管我?

        “暗香道:“就凭老娘大你一个月零七天。

        “疏影道:“大那么点算个屁呀,有本事你大我一千年,我叫你干奶奶。

        哎哟!“疏影刚说完,便惊叫一声,跳跃开来,只差分毫,她就要被陈玄丘一脚踩中自己的脸蛋儿。

        谁会追着自己的影子踩?

        谁会被自己的影子吓得踉跄奔逃,哇哇大哭?

        正在学步、还不甚懂人事儿的小孩子嘛。

        陈玄丘此时就在干着这种小孩子才会干的事。

        他在踩自己的影子,他还在踩其他人的影子,甚至石影、树影……陈玄丘一路踩过去,不停地用他的脚跺着自己的影子、剁着别人的影子,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突然,陈玄丘纵身一跳,反手做了一个防御反击的动作,可他背后没有人,只有他自己的影子。

        鹿司歌最是关心陈玄丘,忍不住叫道:“主人,出什么事了?

        “陈玄丘大声道:“大家小心影子,有东西藏在里边!“阴影门在五层塔上也是一个神秘诡异的宗门,每代只收两个弟子,就足以保证它的神秘性了。

        就算在第五层,也有不少不知道他们的人,更不要说这是第三层。

        众人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大意,马上做好了防备。

        空中,那八名正不知该如何进退的玄天门弟子却是大喜,其中一人喜孜孜地扯开喉咙,大声说道:“原来是阴影门的前辈到了!既然是阴影门的前辈高人行事,我等玄天门弟子自然不敢打扰。

        “说罢,他把手一摆,八名本来与空中列阵备守一方的弟子马上聚合到一起,退到一边儿。

        但他们仍然站在空中,这里没有影子,更安全些。

        阴影门?

        众人本来还半信半疑,玄天门的人这一开口,简直就是坐实了陈玄丘所言。

        众人立时如临大敌,纷纷取出兵器,横眉立目地看着……自己和他人的影子。

        “玄天门的这群呆瓜!“藏身暗处的那位前辈高人很是无语,另外一个声音道:“玄天门欺软怕硬,一向如此,不必理会他们。

        我很好奇啊,那只天狐,是怎么发现暗香疏影的?

        ““听说,女儿家有体香……““那是胭脂水粉腌入味儿了!再说了,咱们阴影门的功法,什么气味掩不住?

        老夫就是蹲在一个人头顶上屙屎,不想叫他知道,他也不知道。

        “他们二人却不知,陈玄丘之所以能察觉暗香和疏影两人的行迹,却正因为他们阴影门的功法里掺杂了迷惑人的神识和五官的妖术。

        因为,陈玄丘自从成了那道鸿蒙紫气的寄体,便不受世间一切惑神法术和药物的影响。

        所以,只要是这方面的力量,反而会被他察觉。

        如果暗香和疏影不是天资聪颖,道行高深,而是刚刚入门十年左右的时候,还没有这么高深的修为,不曾修练出惑人神志、封人六识的本领,而只是最基本的附影术,那陈玄丘反而不会察觉了。

        所有的妖人无论敌我,包括空中站在一角的八个玄天门弟子,全在看着陈玄丘“表演“。

        陈玄丘一道道掌力勇猛无匹地劈打在地面上,一脚脚踢踹扫趟在一片片阴影上,时不时还会因为身后或身边的一道影子,嗖地一下跳开,仿佛猿猴一般灵巧。

        看他此时的样子,要说是抽筋了可能都轻了,有点跳大神的神韵。

        空中,一个玄天门弟子惊疑不定地道:“看他的样子,似乎发现了阴影门前辈的踪迹?

        ““怎么可能,师尊说过,别看阴影门只在第五层住着,可是如果他们愿意,那就算上了第七层,也不会有什么强者找他们的麻烦。

        ““不错,因为同咱们玄天门一样,阴影门也有一门最神奇的功法。

        影子无处不在,他们却能附影而行,就算最高明最强大的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提功戒备着无处不在的各种影子,而一旦有所疏忽,就会被阴影门弟子刺杀。

        ““是的,这正是比他们弱的不敢招惹他们,比他们强的也同样深怀忌惮,不敢得罪阴影门的原因。

        一旦得罪了他们,那威胁真是如影随形,不死不休。

        就算不被他们杀死,也被他们逼疯了。

        ““是啊,我听说,曾经有个六层楼的大妖,得罪阴影门得罪的狠了。

        每天无时无刻不在防犯,如此防范了整整一年,最终疯了,把自己的眼睛挖掉了!““不会吧?

        眼睛挖掉了有用吗?

        影子还是在啊,又不是他看不见就行了。

        ““确实挖掉了。

        因为他能活足一年,是因为他哪儿也去不了,他把自己关在一个密室里,不留一点光,使那里边不产生一点影子。

        如此呆了一年,憋不住气疯了,说眼睛留着也没有……”暗香和疏影此时却很狼狈,阴影门的附影大法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了阴影门凭借这门功法就能独步天下。

        所以,阴影门其他的一切本领,都是依托附影大法而发挥的各种攻击本领。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阴影大法居然有被人看破的时候,在这个人面前,她们简直无所遁形,一直在被他追着打,哪有功夫施展必杀技?

        “哎哟!“暗香尖叫一声,被陈玄丘一脚踢中了屁股,整个身子都从影子里跌了出来。

        陈玄丘只看到一道青色的影子狼狈地从影子里跃出来,还没看清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那道青色的影子就迅疾地向前一扑,连滚带爬地撞进另一片影子。

        他刚扑过去,若有若无的感觉就告诉他,那个人又钻进了另一道影子。

        陈玄丘刚想追过去,忽然背后又生感应,疏影再度对他发动了一击。

        陈玄丘一脚踢中暗香,作势要抓住她,却暗暗留了三分力道,目的就是为了引身后另一道“影子“出来。

        此时感应到杀气袭来,陈玄丘身子一矮,滴溜溜陀螺般一转,如果李牧鸢在这儿,一定会毛骨悚然,因为这正是废了他的那一招,以“天狐魅影步“驱动的必胜鸟敬霆云的身法绝技。

        不过,接下来陈玄丘却没有用撞碎李牧鸢肩胛的那一招,因为他只是感应到了,却看不到,无法精准地判断他的打击部位。

        所以,把钱五德拧成麻花的阴阳手再度双炉,陈玄丘知道此时自己在那人背后,所以双手向前一探,一圈一绕,一推一拽,就要把那人拧成麻花儿。

        “手下留人!“虚空中一声大喝,声若雷霆,阴影门两位师尊大惊失色,万没想到自家无往而不得的阴影大法不但被人看破,居然还这么快就让自己的弟子陷入了危机。

        两位师尊立即投影随形,扑向陈玄丘。

        而暗香动作更快,眼见疏影中计,尖叫一声就从一片阴影里扑了出来,手中提着两枚弯刀,奈何这时陈玄丘却在疏影背后,她立即就向陈玄丘身后的影子投去,但是陈玄丘的动作却已不等人。

        陈玄丘使的是阴阳手,左手呈抱日式,向前一抱,便觉软盈盈的一团正握在手中,心中立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但是这电光石火之间,右手已经来不及停下,右手一个揽月式向前一揽,却是手中一空,身子下意识地向前一倾,直接紧紧贴附在了怀中的疏影身上。

        因为,怀中人的腰太细了,陈玄丘判断有误,所以站立不稳,直接贴了上去。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