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513章 假假真真假

第513章 假假真真假

        陈玄丘道:“好!我的确不想她死。

        我答应不会计较你对我的冒犯,你仍然不肯放开他,那么,你想要什么,说吧。”

        陈玄丘看着鹿鸣,唇角带着一丝讥诮。

        这个女人纠缠不清,她究竟想要什么呢?

        难不成会脑残地叫他自杀?

        鹿鸣激动地道:“你杀了我儿子,难不成说一句不再追究我,就结束了?”

        陈玄丘摊手道:“是你儿子先动的手。

        如果陈某技艺不精,现在我早就化为一具冰冷的死尸了。

        你欲杀人,为人所杀,天公地道。

        如果你有本事向我寻仇,也尽管使来,可问题是,你不是没那个本事么?

        “鹿司歌羞愧地道:“主人,都是司歌不好,才为其所趁。

        主人不必管我,只管出手便是!”

        鹿鸣脸色一厉,叱道:“小贱人!“她手指一紧,鹿司歌便脸庞胀红,“嗬嗬”地说不出话来。

        陈玄丘掸了掸衣服,如同扫去衣服上的灰尘般,显得轻松自如,根本没把鹿鸣放在眼中的意思。

        他慢慢向前走,淡淡地道:“我给你活的机会,但是,等我走到你面前三丈以内,你就没有机会了。

        你好好把握吧!”

        陈玄丘说着,踏出了第一步。

        鹿鸣手指微微一松,森冷的目光望向陈玄丘。

        第二步、第三步……陈玄丘虽然神态悠然,但是目光也渐趋森冷,冷冷地盯着鹿鸣。

        显然,他不是在虚言恫吓,他是真的要动手了。

        风家五子那是何等了得的人物,五人集功力于一人,结果陈玄丘屁事没有。

        现在只剩下成了废人的惜土和惜火,痴痴傻傻地坐在那里。

        兄弟五人,死了三个,两个成了废人,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一旦失去赖以傍身的本领,他们未来的日子有所凄惨可想而知。

        你能想像在李家也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大客卿,渐渐沦落为窑子里的大茶壶,或是站在某个饭馆子里头当小二么?

        也许,对他兄弟二人而言,和其他兄弟一起死了去,才是最好的结局。

        他们现在完全无法面对自己的未来,大脑一片空白。

        他们都不是陈玄丘的对手,鹿鸣这个傻女人,人家已经说过放过她,可她还夹缠不清,脑子秀逗了么?

        宝家也有人在现场,虽然宝家的选手已经死了,但是做为翡翠城的一大豪门,他们当然要关心今日的赛事。

        前来观看比赛的就是宝可鲨。

        虽然他的腿已经好了,但是仍然由两个人用步辇抬着。

        因为这段时间,他发现由人抬着步辇代替他走路,显得特别装逼。

        妖精界在浮华的作派上,还处于萌芽状态,远不如人类会摆排场。

        宝可鲨陡然发现这样出门,居然特别的有派,于是依旧如此。

        妖精界的大老爷们出门坐轿子,其雏形即始于今日。

        眼见陈玄丘一步步逼近鹿鸣,双手微抬,即将出手。

        宝可鲨轻轻叹了口气,用雪白的手帕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唾液,轻叹道:“虽说她对我并不好,终究是我的继母。

        我怎么忍心亲眼看着她死呢?”

        旁边一个家将赶紧问道:“大少爷可是要出手救人?”

        宝可鲨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那家将喜滋滋地抱拳道:“属下复姓东方,东方狍。

        “宝可鲨扭头吩咐管事道:“给他结算薪水,立刻赶出宝家,免得指不定什么时候给家里头招灾惹祸。”

        东方狍如五雷轰顶,悲痛地道:“大少爷,为什么呀!”

        宝可鲨一边挥着手,示意人抬他赶紧离开,一边淡淡回答:“因为你太蠢!”

        宝家的下人抬着宝可鲨一溜烟儿地去了。

        挤出围观人群后,宝可鲨微微思忖了一下,招了招手,管事立即凑到旁边。

        宝可鲨道:“你留下。

        一会儿,找时间去跟鹿表妹说句话。”

        管事垂手道:“是!”

        宝可鲨道:“你就说,大表哥恭喜表妹,得遇明主。”

        管事道:“是!”

        宝可鲨又道:“陈大人前程远大,但如今,尚不足以傲啸妖族,须得提防宵小。

        尤其是来自上边。”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陈玄丘今日显现了真身,注定只要能顺利发展下去,终于一日会站上妖族的巅峰。

        这,会让许多妖族中人对他敬仰万分,但是,也会让许多大妖,对其生出忌惮之意,未尝没有想法,想在陈玄丘成长起来之前弄死他。

        换而言之,从现在开始,陈玄丘就是一块唐僧肉了。

        有人会想着追随他,也会有人想吃了他。

        宝可鲨不说这句话,陈玄丘也未必想不到。

        就算陈玄丘想不到,修习辅道的鹿司歌也必然替他想到。

        但宝可鲨却还是要说这句话,一是买好,二是表明立场。

        管事又应了声是,见宝可鲨已没有别的交代,便目送他乘着步辇,渐渐远去。

        陈玄丘这边,只差一步,就已来到他所说的一丈之内。

        陈玄丘定住了脚步,看着鹿鸣,沉声道:“最后的机会!”

        鹿鸣鼻息咻咻,突然嘶声道:“杀不了你,我就杀了她,拉一个垫背,死而无憾!哈哈哈……”鹿鸣说着,五指一锁,就想捏碎鹿司歌的咽喉。

        陈玄丘大喝一声,纵身扑了过去。

        他身形刚动,身后一道紫色的光影一闪,已后发先至,斩向鹿鸣扼住鹿司歌的右手。

        不料,陈玄丘这一纵身扑出,鹿鸣周围的地面突然一阵波动,一大片透明的物质突然从地面扬起,迅速恢复成实质,竟是平摊在地上的一只软体动物,它的八支巨大触手从地面倒卷起来,迎向了陈玄丘。

        鹿鸣目中露出一丝诡异之色,突然把手中的鹿司歌向前一推,迎向那道紫色的光影。

        陈玄丘同一时间中了埋伏,还要分心控制心月轮移开,否则鹿司歌就要被他的心月轮斩为两半,香消玉殒。

        变生肘腋,陈玄丘再分心二用,动作必然迟缓,将被那八道触手死死缠住。

        就见陈玄丘根本没再理会斩向鹿司歌的一轮,另一轮紫色的光影倏然从他脑后闪了出来,它自转着,因为旋转的速度太快,仿佛一轮紫日,陡然升空,迎向那八道倒卷而来的触手。

        而陈玄丘则一拳打向闪身掠开的鹿鸣。

        鹿司歌被撞向空中,已经来不及闪避,她深知陈玄丘那心月轮的厉害,眼见那紫色光影向着自己面门激射而来,仓惶之间,她只来得及歪了歪头,避过了面门。

        她是个女孩儿家,就算要死,也不想死的太难看。

        陈玄丘一道紫色光影射向鹿司歌,一道紫色光影迎向头顶倒卷下来的八只触手,而他自己则一颗出了膛的炮弹一般,疾射向已然力竭,发不出再一次瞬闪异能的鹿鸣。

        就在他旧力已尽,两轮利器尽皆出手,已经无法变招的时候,鹿鸣突然怪笑一声,张开双臂抱向陈玄丘。

        “砰!”

        陈玄丘一拳打在鹿鸣的胸膛上,真是毫无怜香惜玉之情,那等饱满、丰盈、优美的酥胸,竟然被他一拳打爆了,胸膛整个儿塌进去,陈玄丘的拳头也陷了进去。

        鹿鸣竟然没闪,否则稍有卸力,也不至于会出现这样的后果。

        她中了这一拳,竟然没有失去行动能力。

        鹿鸣一把抱住了陈玄丘,接着双腿也似没了骨头似的,倏然缠上了陈玄丘的身体。

        她双手双脚锁住陈玄丘,怪笑着嘴巴大张。

        被陈玄丘一拳打爆内脏后,她这一笑,血浆便从嘴中汨汨而出。

        随着那血浆涌出,一只染了血的小章鱼突然从她口中弹出,扑向陈玄丘的面门。

        与此同时,人群中一个老妪突然脸色一厉,八只巨大的触手突然从她老弱的身躯中弹出,撑爆了衣衫,缠向陈玄丘的双腿、双臂和脖颈。

        空中倒卷下来的那八只触手在触及紫色光影的时候,就泡沫一般碎掉了。

        那,竟然是假的。

        可是,陈玄丘那道紫色光影竟也同时消失不见了,它,竟然也是假的。

        鹿司歌吃鹿鸣一撞,就摔向空中,身子被撞得酥麻,想瞬闪也来不及了。

        紫色的光影闪电般射至,一下子射中了她的脖颈。

        鹿司歌下意识地把眼一闭,身子猛地一震,落地了。

        这应该是我被斩断的头颅滚落在地面了吧?

        鹿司歌惨然地想,下意识地睁眼一看……高度不对!低头再一看,身子还完整地长在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鹿司歌一脸茫然,黄耳、乌雅他们在一旁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方才他们也以为鹿司歌死定了,心中着实不忍。

        虽然知道陈玄丘自身难保,已顾不及她,可还是觉得有些惨。

        却不想那道紫光掠过,竟然透体而入,鹿司歌安然落地,毫发无伤。

        众人也不禁看呆了。

        假的!陈玄丘释出的两道心月轮,全他娘的是假的。

        鹿鸣在脚下埋伏,一俟陈玄丘侵入,立时发动的八只触手,也是假的!人和人之间,还能真诚一点儿吗?

        被鹿鸣像一只八爪鱼儿般死死扭缠住手脚,一只真的小八爪鱼从她口中弹射而出,罩向面门的陈玄丘,头顶倏然出现一面巨大的s状的直升机翼,嗡嗡地旋转起来。

        可是,正糊向他面门的那只小八爪鱼,他又该如何解决?

        那只小八爪鱼,本来是想直接用触肢击毁陈玄丘的双眼,但是这时两道前肢却是探向了陈玄丘的鼻孔,另外四只触手探向他的嘴巴。

        很显然,在发现陈玄丘竟是九尾天狐之身后,北海巨妖也起了觊觎之身。

        她现在不想杀了陈玄丘了,而是想把他控制住,据为己有,变成自己的一具“身外化身。”

        贪图“唐僧肉”的第一个大妖,出现了!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