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93章 贱骨头

第493章 贱骨头

        假陈玄丘旁边,那个帮腔的假黄耳惊奇地道:“咦?

        他们跟咱们撞衫啦!”

        假陈玄丘怪叫一声:“撞你大爷,跑啊!”

        假陈玄丘说罢,身子一转,嗖地一下,就从大厅中央一下子跳到了门外。

        十数丈的距离,他跳得又快又准,似乎只是微微一顿身子,人已到了门外,双腿微微一屈,嗖地一下又是几十丈的距离。

        他也不用跑的,就是这么一跳一跳,快逾惊马,顷刻间穿房越脊,已经逃出不知多远。

        大厅里,黄衫美人儿和假黄耳等人目瞪口呆,还未及有所动作,已经被丹若、黄耳等人团团围住。

        黄耳掏了掏耳朵,嘿嘿笑道:“好样儿的,你模仿大爷我,模仿的还很像啊。”

        他这样一说,那几个骗子如何还不明白这是碰上正主儿了?

        那个假黄耳双腿一软,卟嗵一声就跪下了,告饶道:“你……你就是黄耳大人?

        黄耳大人饶命啊,小的只是借您老的尊名讨口饭吃,大人高抬贵手哇!”

        假陈玄丘跑到城边,嗖地一下越上一架高塔,手搭凉蓬往城里头望去。

        远处,翡翠城异常庄严庞大的建筑隐隐映入眼帘,假陈玄丘松了口气,喃喃地道:“好可怕,居然碰上真妖屠王了,幸亏老子反应机敏。

        也不知道他们几个逃出来没有,反正我是打过招呼了,要是逃不掉也怨我不得。”

        假陈玄丘刚刚说罢,旁边“嗤”地一声轻笑,有人道:“抛下同伴独自逃生,这般不讲义气!”

        假陈玄丘吓了一跳,一扭头,就见陈玄丘正笑吟吟地站在旁边,这一下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假陈玄丘怪叫一声,“嗖”地一下又跳了起来,只是他这一纵,却不曾跳走,两条腿被陈玄丘拉住了。

        陈玄丘一扯他的足踝,就把假陈玄丘摔在了地上。

        假陈玄丘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向前一扑,陈玄丘没料到他这么禁摔,反应也如此之快,立时屈膝提腿,刚想一脚踢去,却不想假陈玄丘已经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卟嗵一声跪在地上。

        假陈玄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道:“陈大人饶命啊,小人只是借大人的威名赚口饭食,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啊。

        小人只是太穷了啊,小人都已经三天没吃肉了,小人还有三十三个孩子要养活,你要是杀了我,就是杀了三十三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啊……”陈玄丘吓了一跳:“你才多大,这么能生?”

        假陈玄丘哭丧着脸道:“小人名叫哈士蟆,本住在大雪山的林边,家中有林又有泉,生活乐无边……”假陈玄丘刚说到这里,抱着陈玄丘的双手突然向上一滑,一合,一记“冲天炮。

        好狠!陈玄丘吓了一跳,双足一点地,嗖地一下弹了起来。

        他的天狐魅影步较之这个哈士蟆的弹跳自然高明百倍,这一跳便避开了去。

        假陈玄丘也没想过真能击中他,立即转身再逃,陈玄丘真的怒了,这个浑帐东西,刚刚那一下要是打实了,岂不是要害自己变成个太监?

        陈玄丘俯身一冲,正拦在哈士蟆身前,拳如重锤,砰砰连击,打得哈士蟆连连后腿,陈玄丘突然一记鞭腿,用上了真武拳意,这一记鞭腿,凌厉一击,正抽中蛤士蟆的胸膛。

        哈士蟆惨叫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整个胸腔都被踢得塌陷下去,他的身子重重地撞在塔柱石上,卟嗵一声栽在地上,哇地又是一口鲜血,那鲜血中竟有内脏的碎片。

        陈玄丘也没想到这哈士蟆竟然这么不禁打,不禁呆了一呆,微生愧意,道:“你……你若不逃,我自然不会杀你。

        怎么还敢对我偷袭?”

        哈士蟆惨笑地道:“你……你妖屠王,凶……凶名在外。

        传说,与你交手,要么……胜,要么……死,我……怎敢不全力以赴?

        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骗口……饭吃……”哈士蟆说道这里,缓缓萎顿在地,终于气绝,他的两只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仿佛有万般的不舍、不甘。

        陈玄丘也没想到竟会一脚就踢死了他,心中不无悔意,坦白来说,他只是在面对不可和解的敌人时,才会杀伐决断,绝不心慈手软,平素日并没有那么大的杀心。

        如今这只哈士蟆也不过就是小偷小摸之过,实在没有必死之罪。

        陈玄丘摇摇头,叹息道:“自下山来,你是我唯一不想杀而错手杀掉的人,抱歉了。”

        陈玄丘转身就走,纵身一跃,身形已在十数丈开外,从那塔顶,掠到了一处房屋之上。

        塔顶,那明明已经惨死,断了气的哈士蟆,竟尔双眼一睁,坐了起来。

        “他奶奶的,真是晦气!眼看就要敲诈成功了,结果居然碰上了真的妖屠王。”

        哈士蟆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摸出一方小手帕,擦着嘴角的血。

        忽然间,一阵衣袂破风之声,陈玄丘竟又掠了回来。

        哈士蟆吓了一跳,身子一滑,脑袋一歪,舌头一吐,又“死”了过去。

        陈玄丘稳稳地落地塔顶,叹息一声,道:“留你尸身在此,殊为不妥。

        罢了,我借真火,焚你残躯,来世……投个好人家吧。”

        陈玄丘说着,将一团九阳心头火从纳戒中取了出来。

        这九阳心头火乃是太阳真火,十分了得。

        不过,自从陈玄丘进了伏妖塔,貌似和外界完全隔绝了消息,被镇压在地维秘境之下的九个小太阳,无法通过心头火向他传递讯息,倒是不能再聒躁了。

        现在,藏在陈玄丘纳戒中的九团真火,就是最纯粹的九团太阳真火罢了。

        陈玄丘说着,用真元包裹着那团真火,就往哈士蟆身上抛去。

        “我去,杀人焚尸啊你!”

        哈士蟆一个“懒驴打滚”,在那危险之极的太阳真火即将袭体的刹那逃开了去,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心有余悸地看了眼那团落在地上,正在融化着坚硬岩石的真火,惊恐地道:“这是什么东西,传说中的三昧真火么?”

        陈玄丘错愕地道:“你竟然没死?”

        哈士蟆一呆,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方才他装死,已经听见了陈玄丘说的话,知道此人确实没有多为难自己的意思,因此敌意也就没那么重了,被他一问,不免有些尴尬。

        陈玄丘马上收了太阳真火,盯着哈士蟆,道:“你刚刚的死亡之状,不像伪装。

        究竟怎么回事?”

        哈士蟆脸上有些尴尬,讪讪地道:“小人……最擅长的就是装死……”陈玄丘:……一瞧陈玄丘那古怪的神气,哈士蟆似乎感觉自尊心受辱了,忍不住道:“你不要小看了我,你们装死,总有迹可寻。

        我装死,那便如真的死”陈玄丘想到他刚刚吐血吐出内脏碎块的事儿,对他的话倒是不太怀疑了,忍不住道:“你除了会装死,还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

        哈士蟆努力地想了想,挺起胸膛道:“我禁冻,大雪寒冬的穿单衣也冻不死,多冷我都不怕。

        我不怕饿,就算大半年不给我吃东西,我也能活蹦乱跳的,喝西北风都能活着。

        我还不怕揍,就算打我个肠穿肚烂,我也不会死。”

        陈玄丘瞠目道:“贱骨头的毛病,貌似你都有?”

        哈士蟆用力点了点头:“对!”

        陈玄丘摸索着下巴,看着哈士蟆,看得哈士蟆直发毛,忍不住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做人很有原则的,就算我再穷,有些底线,我也不会触及的。”

        陈玄丘没理会他在胡说什么,而是问道:“你真有三十三个孩子要养?”

        哈士蟆露出些尴尬之色,道:“是!不过,不是我儿子,而是我兄弟。

        我那死鬼老爹,就给我留下这么一份遗产,三十三个还未完全化形、特别能吃的兄弟。

        要不然,我也不会干这坑蒙拐骗的勾当。”

        陈玄丘的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我给你指条阳关道,保证可以解决你兄弟们的吃饭问题,不知你可愿意跟我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