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92章 撞衫

第492章 撞衫

        翡翠河谷是伏妖塔第二层最富庶的地方。

        无论是在哪里,水源都是生物不可或缺的东西。

        最先定居的人,总是会选择水源便利的地方,由是,这是就渐渐发展、壮大起来,当其他地方也住满了人的时候,这个最初的定居点,就会成为这里的经济中心。

        翡翠城的繁华,与人间不太一样,相对来说,这里仍是粗线条的一种生活氛围。

        这里被称为翡翠城,但是连高大的城墙也没有,这里倒是像一处各个部落聚集交易的地方。

        但是这里的服务业、娱乐业也特别畸形的发达,这与妖魔种族的天性和享乐习性自然是分不开的。

        一处极为繁华的大酒楼,占地三亩,高三层的建筑,不像人家间建筑一样雕梁画栋,但也因为多了几分天然质朴的气息。

        鹿车停下,鹿司歌盈盈下车,立即站定,习惯地回手,做搀扶状。

        一路行来,她已经习惯了做一个侍女的心态,也许是因为鹿族修的是“辅之道”,所以特别容易进入状态,原本鹿家的家主,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身架说放下就能放下。

        陈玄丘也不似初时局促,坦然伸手,由她香香软软的小手扶着,迈步下了车子。

        鹿司歌柔声道:“大人,司歌打听过了,这家酒楼的饭菜味道极好,大人不妨先用些餐。

        大人的下榻之处,司歌已经提前叫人来置办下了,然后咱们就可以入住。”

        “甚好,司歌办事真是周到。”

        陈玄丘赞了一句,便领着众人向酒楼中走去。

        众随从及黄耳的八个兔女郎则由管事另行安排。

        这就是有一个既有钱又细心的随从的好处了,一路起食饮居,照顾的无微不至。

        如果没有鹿司歌,就其他那几位只知道张嘴的大爷,现在陈玄丘一行人只怕还在半道上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呢,时不时就因错过了宿头露宿荒野,那也便是家常便饭。

        大酒楼内,一楼主要是散客大厅,二三楼则是雅间居多。

        平日里,游历各处必来翡翠城见识一番的武者,周游四方互通有无的商贾,都会来这座“翡翠楼”一饱口福,这可是翡翠城标志性建筑之一,也只有这里,敢挂起翡翠楼的牌匾。

        如今因为几百年难得一逢的“布袋大会”,这里更是人满为患。

        能来翡翠城参赛或者观摩的,莫不是一方豪杰,财大气粗,所以二三楼的雅间要么已经有了客,要么就被人提前订下,很多没有思及这一条的客人,即便有钱,现在也只能在大厅就餐。

        鹿司歌自然是早就派人先行一步,提前打理好了一切,所以进来后便报出了所订的包厢,小二便领着众人穿过大厅准备上楼。

        这时,大厅中一处两张桌子拼成一个大桌的几位客人,已经酒足饭饱了。

        这一行人共七人,两女五男。

        居中位置的是一位白衣公子,眉清目秀,脸容精致,只是稍稍有些油滑狡狯的气息。

        坐在他旁边,一个身子都快揉进他身子的娇媚女子,身着鹅黄衫子,满脸春情,这里是大厅,瞧她那风情,简直把这里当成了私密的闺阁。

        那纤纤素手,正在白衣公子的胸前挑逗地摸着。

        对面,坐着一个稚气尚存的红衣少女,红衣少女身边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憨憨的黑衣大汉。

        旁边拼起的一张桌前,则坐着一个儒生打扮的老冬烘、一个不苟言谈的玄衣少年,以及一个土黄色葛袍,正拿牙签心满意足地剔着牙齿的一脸痞赖相的中年人。

        伙计站在一旁,笑吟吟地道:“几位客官,一共三块半灵石。”

        “呵呵,想不到这‘翡翠楼’的价格,居然如此高昂。”

        白衣公子轻轻推开挤在他怀里的鹅黄衫子少女,慢条斯理地道:“你们别是欺负我们外地人,高价宰客吧?”

        伙计脸色一变,愠怒地道:“客官,还请慎言。

        我们翡翠楼开了一百三十多年了,百年老字号,如果靠宰客,早就黄了,你可不能败坏我们老店的名声。

        你们点的都是山珍海味,价钱不菲的。

        小的没有算错,确实是三块半灵石的价格。

        白衣公子叹息一声,悠然地盯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淡淡地道:“那没办法了,本公子没带那么多钱啊,你说,怎么办呢?”

        伙计脸色一变,道:“怎么,几位客官这是要吃霸王餐?”

        身穿土黄色葛袍,正剔着牙的痞赖汉子“啪”地一拍桌子,怒道:“放屁,你看我们有头有脸的样子,像是吃霸王餐的么?

        明明是你们的价钱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伙计冷笑:“说到底,还是要吃白食啊?

        掌柜的,掌柜的,有人吃白食啊!”

        伙计一喊,立时就有一个掌柜闻声赶了过来,四下里也有不少食客向这边看来。

        白袍公子乜视着掌柜的,微笑道:“你,就是此间掌柜?”

        那掌柜的皮笑肉不笑地道:“老朽是这一层大厅的掌柜。”

        白袍公子点点头,道:“嗯!你们家这饭菜,太贵了。

        事先可没给我们算个清楚,现在,本公子可是拿不出这么多的饭钱,你看,怎么办呢?”

        掌柜的脸色难看,道:“公子,我们翡翠楼能在这翡翠河谷开上一百多年,却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若当真付不起饭钱,那老朽说不得,就要有所得罪了。”

        白袍公子哈哈一笑,道:“云家开的饭庄嘛,你们当代的东主是云中豹,没错吧?

        的确是一号人物。

        要不,这样吧。”

        白袍公子举起纤秀的双手,欣赏地打量着,道:“本公子有一双妙手,最擅烹饪之道。

        既然还不上账,不如本公子就留下,给你们翡翠楼做个厨子还债,如何?”

        掌柜的一听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原来足下是想在我们翡翠楼打个差使?

        不好意思,我们翡翠楼的大厨,个个都是精擅水陆大菜的名厨,足下怕是还没资格与他们为伍。

        如果你实在还不上钱的话……”掌柜的看了他身边鹅黄衫子的美人儿一眼,冷笑道:“我翡翠楼不仅为客人提供美食,还有美人儿。

        饱暖思淫欲嘛,我看你这女伴倒还有几分资色,那就留下,在我翡翠楼做些迎来送往的皮肉生意吧,一年之后,还她自由之身。”

        一旁店小二奚落道:“到时候,就怕这娇滴滴的小娘子要被玩成一朵残花了,实在可惜。”

        这两位也不是什么善类,你有钱时,他们就是普通的掌柜和伙计,此时一听对方要吃霸王餐,凶神恶煞之态便也显露出来。

        鹅黄衫子美人儿大怒,一拍桌子,娇叱道:“你们好大胆子,我们身上一时不方便,与你们好说好商量,你们竟敢如此辱我。

        这事儿只怕不能善罢甘休了。”

        店小二白眼一翻,道:“连三块半的灵石都付不出,不知姑娘你打算如何不肯善罢甘休啊?”

        白袍公子正色道:“司歌,乃是本公子的道侣,你们辱及她,就是羞辱我,掌柜的,现在你想罢休,我也不肯了。”

        白袍公子缓缓站起,其他几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杀气腾腾。

        一旁经过,隐隐觉得这几人的配置有些眼熟的陈玄丘停下看了片刻,鹿司歌等人便也跟着停了下来。

        这时一听那鹅黄衫子美人儿自称“司歌”,众人不由一奇,这女子名字与鹿司歌倒是仿佛。

        鱼不惑看看那鹅黄衫子美人儿,再看看鹿司歌,惊奇地道:“咦,鹿姑娘,你们两个撞衫了诶!”

        旁边丹若没好气地道:“才嘴吧你,你个铁憨憨,没发现咱们七个,跟他们七个全都撞衫了么?”

        丹若这一说,几人才发现,果然!那七个吃白食的,衣着款式、颜色恰恰对应他们七人。

        白衣公子瞪着掌柜的,神情冷肃:“你们竟敢侮辱我的女人,好!很好!叫云中豹来见我,这件事,本公子定要向他讨个公道!”

        掌柜的瞧他夷然不惧,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了,忍不住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白衣公子淡淡一笑,双手负到了背后,挺胸腆肚,昂然答道:“我,是一个厨子!”

        剔牙签的葛袍汉子傲然道:“他是我的师爷,掌柜的,有什么话,对我说。”

        掌柜的目光错动,突地恍然,吃惊地道:“厨……厨子?

        你是妖屠王陈玄丘?”

        鹅黄衫子美人儿笑靥如花:“陈大人,这里掌柜的居然听过您的名号呢?”

        站在看客堆里的陈玄丘差点儿没气晕过去,尼玛!我才刚进翡翠城,这都有了西贝货了?

        黄耳瞠目道:“嘿!跟我撞衫的这货居然也有师爷!”

        丹若没好气地道:“你是不是傻,人家冒充的就是你!”

        黄耳辩解道:“他没说卖血,我一时没想到。”

        鹿司歌站在陈玄丘身边,听见这一行七人吃白食的居然是冒充的他们,也不禁又好气又笑,不过,却又有种莫名的心花怒放。

        那个假陈玄丘说这鹅黄衫子的司歌姑娘是他的道侣、他的女人呢,难不成,在外人眼中,我竟是大人的……鹿司歌偷瞟了陈玄丘一眼,怦然心动。

        一听那人自认了身份,掌柜的脸色大变,连忙拱手道:“原来是妖屠王陈大人,失敬失敬。

        既然是妖屠王当然,这……这顿饭,竟当我翡翠楼相请便是了。”

        假陈玄丘淡淡一笑,斜睨着他,道:“你们竟敢羞辱我的女人,一顿饭就想打发了我去?

        呵呵,掌柜的,你们翡翠楼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没个三五百的灵石,这事咱解决不了!”

        陈玄丘可不想在伏妖塔留下一个吃白食还讹人的美名儿,眼见事已至此,陈玄丘便迈步走了上去:“三五百灵石?

        你的胃口,就这么小吗?

        依我看,至少也得三五万块灵石才行。”

        咦?

        还有人给我帮腔!白袍公子大喜,别的大人物不好冒充啊,全都是大势力出来的人,难免不会有人认识,只有那个刚刚声名雀起的妖屠王陈玄丘是横空出世。

        你看,冒充他,果然对了。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都有粉丝帮腔论人了。

        假陈玄丘眉开眼笑,赶紧看看是谁这么知情识趣,这一眼望去,白袍公子,丰神如玉。

        旁边伴着一个鹅黄衫子的少女,皓齿明眸、芳唇丰泽。

        旁边一个铁憨憨,右边一个葛黄袍子的痞赖汉子,嘴里还叨着一根牙签……假陈玄丘突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旁边,那个帮腔的假黄耳惊奇地道:“咦?

        他们跟咱们撞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