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76章 前尘

第476章 前尘

        陈玄丘点点头道:“是啊,能被关进这伏妖塔的,又有几人没有一笔血债等着讨还呢?”

        鹿司歌道:“大人以为,最下边一层中,那些无知无识的妖兽,是本来就那么弱小,才被关进来的么?”

        陈玄丘微微一讶:“难道不是?”

        鹿司歌惨然道:“修行那么低微的妖兽,谁会抓它进来,镇压于伏妖塔中?

        它们的祖先,也曾辉煌过。

        第一层有一种蜘蛛妖兽,它们的祖先曾经是第四层的一代大妖王,你可以想象,那是何等了不起的存在。

        可是,为了争夺资源,他败了,而且重伤。

        后人不继,家族日渐衰败,然后就从第四层,降到第三层,再从第三层,降到第二层,也是时运不济,一直败落到……如今成了第一层里,连化形都难的小妖兽。”

        鹿司歌凄然一笑,道:“这,就是司歌腆颜登门,不顾廉耻,甘愿自为小星,做你的侍妾,只要你能登上第三层的原因。”

        陈玄丘想了想,又道:“与你鹿家有仇的那位点灯人,是什么人?”

        鹿司歌的眼神儿迷离了一下,更透着一丝柔美:“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又有了什么样的身份。

        曾经,我家老祖,是他的座骑、是他的弟子,也是他的……仙侣。”

        鹿司歌说到这里,凝视着陈玄丘:“可是,他有一次遭逢强敌,强敌祭出一件极厉害的法宝,他本可以避敌锋芒,但是为了杀死对手,他竟抛出我家先祖挡向对方法宝,结果,他偷袭依旧失败,而我家先祖,却被对方的法宝斩成两半。”

        鹿司歌眸中露出一丝恨意,道:“可逃走后,他却声称,是救援不及,我鹿氏先祖才为对方法宝所杀。

        他却不知,我那鹿氏先祖,刚刚悟得‘鹿鸣呦呦’心法,可以心灵传音,虽千万里,而告知全族。

        所以,他的无耻行径,我鹿氏一族,尽皆知晓。

        找个罪名,将我鹿氏一族拘入伏妖塔,就是他的手笔,只为掩盖他的丑行。”

        陈玄丘道:“他该斩尽杀绝,才好永远掩埋这件丑事的。”

        鹿司歌冷笑道:“这个人,一向道貌岸然,最喜欢说些冠冕堂皇的说教,但为人处事,却最是阴损。

        他明明本领高强,却常喜欢背后伤人。

        他满口的仁义道德,仿佛慈悲为怀,怎肯自坏名声?

        如今行径,正合他的做为。

        反正,在他看来,拘进伏妖塔,也就永远没有了出去的机会。

        更何况,他想杀光我族,也是做不到的。

        我族中人,亦有被其他大能收入门下的。

        把我们关起来,反而会让那些族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陈玄丘心中一动:“你说‘在他看来’?

        难不成,拘进伏妖塔,还是有机会出去的?”

        鹿司歌的眼睛亮了起来:“是的!有办法。”

        陈玄丘兴奋地道:“什么办法?”

        鹿司歌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我的家族,只住在第二层,实在不清楚上边的事情。

        不过,我鹿家确实得到过十分可靠的消息,天下法宝,皆有罩门,伏妖塔也不例外,是有出去的办法的,我们只是还没有找到那个办法。”

        鹿司歌说到这里,对陈玄丘认真地道:“我的秘密,已经告诉你了。

        我鹿氏一族是记恩的,也是记仇的。

        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鹿氏一族会倾尽所有全力帮你,但你若是负了我,我鹿氏一族也会千秋万世,必报此仇!”

        陈玄丘摸了摸鼻子,道:“我懂了。

        实不相瞒,我的目标,也不只是第三层。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继续往上走。”

        鹿司歌大喜:“你若有这样的本事,我鹿家自然还是竭命相助。

        要知道,我们鹿家最终的目标,也是上到第七层,找出出去的办法,报仇雪恨!”

        陈玄丘道:“可是,如果你做了我的小老婆……”看到鹿司歌有些怪异的眼神儿,陈玄丘干咳一声,讪然道:“外室,外室。

        还不是一样,这就好听些么?”

        鹿司歌微微露出愠怒的表情,但是旋即一叹,幽幽地道:“你说的也没错,你若升得上第三层,我……我也就是你的一个小老婆。

        你能偶尔下来,探望我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陈玄丘道:“可是,等我上了第四层呢?

        我看这每层之间,来往并不多,如果我一旦升到第四层,甚至第五层、第六层,第七层,那我恐怕很难再来到这里,对你鹿家,也就谈不上帮助了吧?

        毕竟,鞭长莫及。”

        鹿司歌呆住了。

        她当然想离开伏妖塔,但她从未想过她的有生之年,能够离开。

        她原想的是,抓住一只潜力股,用她的美色和家族全部的财力扶持,助他登上第三层。

        如此,他就能利用在上界的威慑力,大为改善鹿家的处境。

        那么鹿家度过难关,不断休养生息下去,有朝一日多出几个杰出的高手,未必不能举家迁往第三层。

        然后,继续发展、继续壮大,目标再向着第四层……鹿家是打算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为整个家族树立一个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实现的目标。

        可陈玄丘,竟然……不需要第七层,他只要能一鼓作气,升上第四层,这就已经完全超脱鹿家的计划之外了啊?

        看到鹿司歌这样柔婉可人的小美女,突然愣在那里的呆萌模样,陈玄丘忍不住笑了。

        当他听说鹿家有“鹿鸣呦呦”心法,不论远隔千万里之遥,都能瞬间传递到每一个鹿家子弟心中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鹿家对他有着多么重大的作用。

        陈玄丘循循善诱地道:“所以,我有一个更好的合作建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鹿司歌定了定神,柔柔地道:“你说。”

        陈玄丘道:“布袋大会最后的胜出者,可以带八个人进入上界,是么?”

        鹿司歌道:“不错!”

        陈玄丘微笑道:“那么,你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追随者,随我一起进入上界?

        你看,我们一共才六个人,还有三个名额呢。”

        鹿司歌呆住了,她之所以一登门就提出献出己身,倾尽家财,一方面是出于她的思维定式,总觉得要建立亲密的两性关系,关系才能更加的稳固。

        另一方面,无论哪一个参赛者,只要是奔着最后的胜出去的,全都是提前就约好了助拳者,不可能等进入决赛时,再临时寻找助拳者。

        因为这牵涉到太多利益了。

        所以,她此时登门,正常来说,她已经没有机会成为那八人之一了。

        可此时陈玄丘突然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陈玄丘道:“你们鹿家帮助我,只要我能晋入第三层,你就是我的追随者,可以随我一起上去。

        到时,如果我无法更进一步,你也可以留在第三层,呵护你在第二层的族人。

        如果我能继续往上走,那么,你何如跟我一起上去。

        你们鹿家,世世代代都要出去,没准儿,这个机会,就会在你身上实现呢?”

        陈玄后看着,看着鹿司歌白晰的脸蛋儿慢慢潮红一片,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鼻翅翕动,说不出的激动。

        鹿司歌紧握双拳,鼻息咻咻,激动良久,小脸却忽然唰地一下又白了。

        她看了陈玄丘一眼,讷讷地道:“我……我鹿族不擅长战斗,只有化为鹿形态时,对乘坐其上的战斗者有助益作用。”

        说到这里,鹿司歌恨恨地道:“点灯人一定是知道我鹿族这一特点,必为其他各族觊觎,所以才做作慈悲地没有灭口,而是把我族关入伏妖塔,他想借刀杀人!如今看来,他是真的要成功了。”

        说到这里,鹿司歌气火攻心,眸中忍不住漾出了晶莹的泪水,瞧来楚楚可怜。

        当心中的希望之火被点燃,她现在是真怕陈玄丘会嫌她没用,抛弃她。

        陈玄丘道:“无妨,你看我身边那几个家伙,一个憨憨傻傻的鱼不惑,一个整天板着个臭脸,本事不大、脾气不小的丹若姑娘,还有一个只会装模作样扮斯文的乌雅,一只除了吹牛逼还是吹牛逼的黄狗,还有一个什么用也指不上的人族旷子规,谁能打呀?

        我不怕再多你一个。”

        说着,陈玄丘瞧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

        “哎哟,别碰。”

        鹿司歌赶紧一歪脑袋,但又生怕陈玄丘不悦,忙又羞红着脸,轻抚着额头的鹿角解释:“这小鹿角,只是装饰。

        一碰就歪了。”

        陈玄丘忍不住想笑:“好,我不摸你,怎么样,我的条件,你可答应?”

        “答应答应!”

        鹿司歌喜极,一下子跳了起来回答。

        然后看见陈玄丘有些有趣的眼神儿,嫩脸儿一红,翩然拜倒:“大人若真能带我鹿族出了伏妖塔……不!哪怕是带着人家只登上第三层,大恩大德,鹿司歌没齿不忘,愿结草衔环以报!”

        陈玄丘笑了笑,双眼微微向上一挑,道:“哪有什么哪怕是。

        第七层,我是一定要上的!这伏妖塔,我是一定要出的!老天爷让我进来,就是为了……让我走出去的!”

        鹿司歌看着陈玄丘俊美的容颜,豪气干云的气概,不由得为之心折。

        她现在只希望陈玄丘不是个说大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