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70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第470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陈玄丘想到了二号是个伪君子,却没想到一朝被揭破,马上就能变成真小人。

        但是当那腥臭的掌风及体时,陈玄丘也想明白了。

        这是生死局,当然容不得二号慢慢变化,假惺惺的不能得逞,自然另想办法。

        他一边大喊着向大王尤示好,一方面说是只为切磋,避免其他人太过针对他。

        最好挑动那四人与那三人先火拼一场,或者三人的一伙拉他入局,那么他最初的目标,也只能是陈玄丘了。

        陈玄丘身形向前一窜,整个人就带着一溜儿虚影,冲向那四人中间,口中大喝道:“来!咱们切磋一下。”

        陈玄丘当胸一拳,打向他面前之敌,那四人不约而同,有的出拳,有的亮出奇门兵刃,向他打来。

        陈玄丘大叫一声,返身就跑,那四人立即追杀过来。

        陈玄丘脚下步法玄奇缥缈,如风掠烟尘。

        在他血脉苏醒,拥有三尾之后,天狐血脉自带的一些技能便自发掌握了,此刻所用的正是妲己曾经使用过的天狐魅影步。

        陈玄丘曾见过两种飘忽而美丽的步法,一个是天狐魅影步,一个是“蝶舞天涯”。

        南子的蝶舞天涯,其实更适合大范围施展,而天狐魅影步却是范围越小,越容易施展。

        这舞台不过数十丈方圆,对这些化形期以上的人来说,实在不算很大,所以陈玄丘的天狐魅影步在这种地方,正好发挥最大的威力。

        二号两爪抓空,陈玄丘已经如一缕轻烟般掠过,二号双爪一分,向他拦来。

        陈玄丘身影一晃,二号面前,竟然齐刷刷出现了三个陈玄丘。

        三个陈玄丘都恍若实质,看不出丝毫破绽。

        二号只略一迟疑,一个陈玄丘已从他面前掠过,二号立即探爪一抓,另两个陈玄丘在他爪下破碎,竟是虚影。

        这时,那四位选手已一拥而至,陈玄丘的身影消失了,二号却还在,他们毫不犹豫,就向二号扑了过去。

        二号心中叫苦不迭,口中急道:“大家切磋,点到为止。”

        一面说着,他的身体已在四人猛烈的打击下迅速萎缩下去,仿佛已完全贴附于擂台,要被四人彻底撕碎了似。

        赛场四周,大家只看见四个选手疯了一般拳脚相加、刀枪并举,对着中间不断挣扎抵抗,却也不断萎缩塌陷下去的那道黑影发起猛烈进攻。

        但是旋即,一声瘆人的狼嗥声响起,极度萎缩下去的身影猛然暴起,一道道白色的弧光激射,四个进攻者猛然炸开似的四下飞散,其中一人落地时,右臂淋淋漓漓,鲜血直滴,竟已受伤了。

        再看二号,站在原地,随着那一声悠长的嗥叫,身体渐渐变高变大,浑身冒出灰青色的毛发,嘴巴变尖,双臂弯曲变长,竟尔变成了一只身高一丈七八的巨大狼人。

        巨大狼人身上也在沥着血,显然在刚才的攻击中也受了伤,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的威势,他仰天一声长嗥,就瞪着一双腥红的眼睛,扑向那四个攻击者。

        一时间,扑杀摆头,迅疾无比,仿佛一个身子,长出了三个满是獠牙的狼头。

        “狼影绝杀!散开!”

        一个选手认出了他的功法,脸色凝重地大喝一声,四人顿时飞散。

        巨大狼人狞笑一声,盯着那个受伤的选手扑了过去,一张口,一道风刃,已向那人的脖颈削去。

        那人大惊,急急一闪,避开风刃,那道风刃呼啸着卷向看台,“噗嗤”一声,把一个来不及躲闪的观众劈成了两半。

        旁边的看客并不惊恐,一见了血反而兴奋地大呼小叫起来。

        乌雅坐在席上连连摇头:“这赛比的,当个观众,比上台还危险。”

        一边说着,他一边比比划划的,面前便浮现出一面古铜色的大盾,将他的身子牢牢护住,只消一缩头,整个身子都能避于其下。

        “残肢嗜血!”

        那个受伤的选手被向他猛扑而来的狼人逼得连连后退,其他三人急急超前救助,但是狼人扑杀甚急,不等他们合围,已追着受伤的选手冲出好远,突然一扑而上,双爪搭住那人双肩,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断了那人的脖子。

        吸了血的狼人双爪高举,尖声嗥叫,显得更加不可一世。

        不过,能够化形成人的妖怪,很少恢复本相来决斗,因为本相状态下,固然战力激增,却也是涸泽而渔,同时也证明,这个人已经没有别的底牌。

        所以,其他三名选手不但不怕,反而被他激怒了,立时一拥而上,与他缠斗起来。

        大王尤一直懒懒地站在那里,眼看着这边激战,仍然一动不动。

        陈玄丘最怂,站在整个赛场边缘,只要一抬脚,他就能退出赛场,完全是一副随时可能退赛的窝囊废模样,引得许多观众嘘声连连,极为不耻。

        不过,许多妖族小姐姐见他长身玉立,容颜最为俊美可人,可是美目频闪,不够矜持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姐儿爱俏,她们才不管陈玄丘能不能打,只管为他喝彩不止。

        另外三人有些尴尬,如果此时向陈玄丘出手,未免显得欺软怕硬,可是参与狼人一战?

        貌似有趁火打劫之嫌。

        难道向大王尤挑战?

        三人向大王尤这边看了一眼,大王尤正悠闲地剔指甲,只斜睨了他们一眼。

        三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立即打消了攻击大王尤的念头,放弃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小包袱,连手向陈玄丘出手了。

        “铜墙铁壁!”

        三人中的四号反手掷出了披风,披风迎风化作一张弧形甲盾,陈玄丘一见三人攻来,心念一动,心月轮已应声发出,正砍在他的弧形甲盾之上。

        那盾就像一圈圈灰白相见的骨质甲盾,竟然挡住了心月轮的锋利一击。

        心月轮一滑,擦着那盾甲飞去,显然那盾甲不仅极其坚硬,而且有着卸力的效果。

        陈玄丘心念一动,这仿佛是圈起身子能抗子弹的犰狳啊,难不成这是一只犰狳精?

        物理攻击你能硬抗,那灵魂攻击又如何?

        陈玄丘手一扬,一连串红蓝相间的圆圆便向甲盾后面的四号套去,而他脚下天狐魅影步发动,已然避开另两个人的攻击。

        四号见两个伙伴攻了过去,刚刚撤了甲盾,重又化作披风披在身上,才向前冲出三步,一道道蓝红相间的光圈已经迎面罩了下来,跟套圈圈儿似的,全都套在了他的头上消失不见。

        四号只觉头晕眼花,胸中欲呕,一股极其难受的意味让他脑子欲炸,喉头一甜,竟尔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四号怒不可遏,强提一口真气,三人逼近陈玄丘,陈玄丘左冲右突,满场乱跑,根本不与他们近战,只是趁其不备,偶尔用心月轮攻击一下,或者用“狐心噬火”对他们进行灵魂打击。

        三人有甲盾防着心月轮,对于“狐心噬火”灵魂攻击有了防备,也不会轻易中招,只是恼火于陈玄丘滑不溜丢,实在很难堵住他决死一战。

        陈玄丘满场乱飞,有时候还大胆地从谁也不理,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场中央的大王尤身边跑过去。

        与四号合攻的三号和五号恼火不已,三号叫道:“此人只会偷袭,身法厉害,不擅近战,想办法困住他。”

        四号和五号同时答应一声,四号的弧形甲盾被他驭使着,不断拦截陈玄丘去处,五号手里则多了一张网子,看样子是想找机会把陈玄丘一把网住。

        陈玄丘攸而东、攸尔西,只管溜之大吉,就是不肯硬战,惹得许多观众嘘声大起。

        “陈怕死,下去吧!”

        “陈丢人,滚球!”

        “布袋大会是选谁最能逃么?

        快滚蛋吧!”

        陈玄丘还没说话,他的女粉丝们就为他打抱不平起来。

        “心应弦,手应鼓。

        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

        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

        高堂满地红氍毹,试舞一曲天下无。

        丘郎,雄起!”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言低身锵玉佩,举袖拂罗衣。

        对檐疑燕起,映雪似花飞。

        美哉,丘郎!”

        “俺也一样!”

        此时,围攻四号狼人的那三个人终于耗尽了他的力量,在两人合力挟攻之下,第三人终于有时间念念有词,憋出了一个大招,双手一举,一道天火凭空而生。

        这一道天火一出,整个赛场都觉得一阵炽热扑面而来,只怕这道火扑在遍体鳞伤的狼人身上,立时就能把他焚成灰烬。

        就在这时,那人突然狞笑一声,身子一转,一道天火泼剌剌沸水一般,泼向一直傲立场中,不言不动,如观小丑的大王尤。

        而围攻陈玄丘的三人,竟也突然发难,那只凌空罩向陈玄丘的弧形甲盾也陡然扩大了数倍,凌空压向大王龙。

        先是一道天火,接着一只孤形甲盾仿佛一口倒扣的大锅,接着就是五号抖手抛出了他一直不曾离手的网子,罩向倒扣大锅似的甲盾。

        看起来,他们竟似要用“锅子”罩住天火,用巨网定住锅子,炮制出一锅烤海鲜出来。

        原来,狼人四号和陈玄丘,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的目标。

        那四个人和那三个人看以两伙,竟是早就商量好了,做这一场戏,只为对付大王尤。

        恶级第三层的诱惑还是太大了,哪怕希望渺茫,他们还是不惜一战。

        不过,晋级者最多三人,为何竟有七人联手?

        想来,其中就有四人,是将来的助拳者了。

        谁说助拳者不能上台,规则之内,你能利用好,那是你的本事。

        考台官上,佘银环笑靥如花,那个小懂事的小子要受教训。

        收了人家的好处,事情也给安排了,一举两得。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