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43章 绝望草原

第443章 绝望草原

        十八个候选人,十八组战队,每组九人,一百多号人站在伏妖塔大门前,也是显得颇为拥挤。

        随着谈太师的一声令下,十八组战队义无反顾地,一拨拨地进入了伏妖塔。

        最终,不知道他们能有多少组战队能活着走出来,即便他们每一组都能打败对手,清剿所投入的区域,并且顺利返回,如果落后于前六支战队,也将就此失去继续第三关的资格。

        谁也没想到,一个人够不够资格竞选寺主,居然会有一关不是让候选者自己来展示他的能力,而是由他的门下弟子们来竞争。

        没有人看好陈玄丘,哪怕是第一关他已惊世骇俗。

        很多神官已经提前走过来,向陈玄丘表示了亲切的慰问。

        陈玄丘引得一位大天尊神念临凡之举,实在是让这些神官既无法理解,又无比羡慕,对他怀有敌意的人更少了。

        而且明知道他要损失惨重,自然也就显得悲悯而同情起来。

        对无害的弱者,人类一向如此。

        陈玄丘不忍心拒绝他们的好意,所以他很配合地做出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那六神无主的模样,让众神官们变得更加温和而善良,说话也更加小心,生怕伤害到他脆弱的心灵。

        春宫七十二姬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少女实在忍不住了,偷个空隙,冲上前去,对陈玄丘虎糟糟地说道:“总判大人,你不必担心。

        我们苦心训练,个个技艺不凡。

        再说,我们早就下定决心,要为总判大人出生入死了。

        纵然真的命丧伏妖塔,我们也甘之若饴!我司羽一直就是这么想的!总判大人若是不信,可以问问我们这些姐妹,每个人都像司羽一样想的。

        司羽,甘为总判大人赴死,那是司羽的荣光!”

        望着少女美丽的容颜、坚定的眼神儿,陈玄丘的眼睛湿润了。

        但他还没等说话,就有两个长腿细腰的少女冲上来,把那女孩儿架了回来:“你个小浪蹄子,跟着你七姐不学好儿。

        你故意的吧,就为了让总判大人记住你的名字是不是!心机婊!”

        陈玄丘有点凌乱。

        ……伏妖塔中,每一组人刚一踏过那道屏障,就被传送到一处不知名的所在。

        诸葛剑锋少祝精心选出的九位神官出现在一处寸草不生之地。

        这里的潭水是黑色的,岩石是猩红色,戈壁一般的沙砾地却是一片惨白。

        “生人的气息,这是生人的气息啊!好久没有见过生人了,哈哈哈哈……”九位神官正诧异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漆黑的潭水中跃出一个巨大的怪物。

        它有着庞大的体形,但庞大不代表肥胖,它的六条腿又细又长,顶着一个细长的身子,就像一只变异了的蜘蛛。

        它的两只前肢有着弯曲的钩子,仿佛两把巨大的镰刀,浑身煞气森森,透着无比寒冷的气息。

        那非人的嘴巴里发出沙哑尖细的笑声。

        “区区一只未化形的精怪也敢作恶!”

        一位神官腾身上前,一拍肩后的剑匣,剑匣啪地一声打开,九口飞剑依次飞出,击向巨大的蜘蛛怪。

        与此同时,两名神官跃到那位神官左右护法,后边六名神官同时结印、颂咒,开始准备借法杀敌:“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

        风雷火急如律令!”

        九口飞剑依次刺向那只蜘蛛精状,飞剑击在它坚硬的背壳上,发出火星,铿然声中,竟然不能击穿它的甲壳。

        御剑的神官双手掐着剑诀,意念一动,第二口飞剑就斩那蜘蛛怪细长的大腿。

        铿然一声,还是火花四冒,却未能斩断它的长腿。

        御剑神官神念再转,第三口飞剑已经刺向蜘蛛精怪圆鼓鼓的眼睛。

        这些说来话长,可实际上,九口飞剑却似衔尾而击,片刻间就刺在那精怪身上各处。

        第八口剑成功地射入了蜘蛛精的腹部,只留一个剑柄在外边,疼得那精怪大吼一声,屁股一翘的功夫,最后一口剑竟然掏肛,钻进了它的体内。

        蜘蛛精怪痛极,被剑气绞碎的内脏和着绿色的汁液,从口器中喷了出来,迎面三个神官来不及躲闪,被那又腥又臭的绿色体液溅了一身。

        而这时,后边六名神官合力颂念的神诀奏效了,一道紫金之光忽地在空中凝结成形,但那剑光只是一现,马上就化成了一道道萦绕往返的紫光。

        因为太快了,所以那穿梭往来的剑光就像是交织成了一片巨大的紫色花纹,以那蜘蛛精为中心。

        “噗噗噗噗……”无数道紫光闪过,最后紫光陡然消失。

        承受了无数道紫光攻击的蜘蛛怪,僵硬地站在原地。

        忽然,它的身子四分五裂,化成了大大小小的碎块,“哗啦”一下散落了一地,不管是内部的脏器,还是外部的硬壳,切口全都平平整整。

        无数的绿色体液和着它体内森寒的煞气喷射出来,化作了一股狂风。

        前边已经变成小绿人儿的三名神官急退,和后边的六名神官结阵自保。

        但那煞气一散,面前就只剩下一地的碎块了。

        “呵呵,这伏妖塔中的妖怪不过如此。”

        一名神官余悸方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首的神官肃然道:“不可大意。”

        先前那名神官不以为然地道:“这么大的一只怪物,总不可能只是这方小秘境中的一只小妖吧?

        你太谨慎了。”

        这个神官话音刚落,面前那片漆黑的潭水就像煮沸了一般骨噜噜地冒起了气泡。

        水面上,冒出了无数个圆溜溜的脑袋。

        “咦?

        朱七十三死了诶?”

        “死得真是齐齐整整。”

        “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朱七十三、朱八十四近来有血光之灾,他们不听。

        本蛛铁口直断,以后再给你们算命,要涨价啦。”

        “放屁!我朱八十四这不还是活得好好的?”

        随着一声大吼,一只和方才死去的蜘蛛怪一般大小的蜘蛛怪跃出了水面,踩着水飞快地向岸上扑来:“你们这些生人,为何杀我兄弟?

        纳命来!”

        “快跑啊,风筝战术!”

        为首的神官一抹满脸的绿汁,撒腿就跑,后边八名神官紧跟着他,跟受了惊的兔子似的。

        这么多的水蜘蛛,这他娘的怎么打呀,还是先跑远些,憋个大招再说。

        ……陈玄丘派出的九名神官一过伏妖塔那道门,便出现在一轮紫月之下。

        紫月之下的地面,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地,草地上生长着奇异的野草和野花。

        九人迅速向四下里一看,聚在一起商议起来。

        常颂道:“我们三兄弟是男人,就由我们三个打前锋吧。”

        七音染的三大弟子齐齐点头:“嗯嗯嗯嗯……”其中云斐道:“你们主攻,我们垫后,曲鸢她们三个打配合,怎么样?”

        敖鸾弟子徐婉儿冷哼一声道:“荒谬,你们是男人,就该你们打前锋?

        再说了,你们是男人吗?

        总判大人才是。

        你们只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了。”

        敖鸾弟子曲鸢道:“就是。

        我们龙母一脉,最擅长攻,理应由我们打头阵。”

        七音染弟子无瑕笑眯眯地道:“无所谓啦,不管你们谁主攻,反正我们冥神一脉垫后。”

        七音染弟子云斐和妙小容连忙点头:“嗯嗯嗯嗯……”这一来,就成了霸下的三名男弟子和龙母敖鸾的三名女弟子之争了。

        霁雪道:“霸下老头儿最擅长防御,你们三个,有什么厉害的妖怪,你们就负责卫护我们全队安全就好了呀,斩妖除魔的事儿,我们三个来就好。”

        付乙绰道:“我们的老师确实是防御无双,可防御无双,不代表我们不擅长进攻啊。

        难道你们没听说过,防守是最好的进攻?”

        徐婉儿道:“胡说八道,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我们龙母一脉,战法凶猛,一往无前,你们做我们的肉盾,我们负责杀敌,这不正是最好的配合?”

        柳一程道:“你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那你还要我们防守什么,女人也要讲道理啊。”

        “女人什么时候不讲道理了?”

        “女人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嘿,小屁孩儿,来来来,要不咱们先打过一场,我叫你明白明白什么叫道理。”

        “我怕你啊,以前又不是没打过,你是我的对手?”

        “我怎么就不是你的对手?

        你个公鸭嗓儿。”

        “你打架就打架,不要羞辱别人,我正变声儿呢,可不就是公鸭嗓儿。”

        “你也承认你是公鸭嗓子儿吧?

        来来来,小鸭子,让本姑娘教训教训你。”

        “龙母一脉,怎么这么蛮不讲理!云斐姑娘,你们给评平这个理儿。”

        云斐、无瑕、妙小容三个冥神七音染的亲传弟子笑眯眯地摇头:“我们就负责垫后,不掺和,你们赶紧决出个主次来,我们要抢着第一个出关呢。”

        曲鸢是个火爆脾气:“出个屁关啊,这儿是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就没见一个妖魔鬼怪。

        不决定谁说了算,咱们往哪边搜都定不下来,难不成各自为政?”

        她刚说到这儿,就听一阵桀桀怪笑,草原上,升起了一团团淡绿色的雾团,渐渐化作一只只没有双腿,飘浮在空中的一只只幽灵。

        一只幽灵挥舞着惨绿色的融化了的形状的手臂,桀桀怪笑道:“这些年来,走上绝望草原的人,无不胆战心惊,如丧考妣,还是头一回看见有人在这里争吵不休,实在有趣。”

        另一只幽灵冷凄凄地道:“难道你没看见他们的袍服,他们是奉常神官。

        这些天界的走狗,我们就是被他们抓进来的。

        不要杀的太快,我要抓活的,慢慢消遣他们……一千年!”

        霸下弟子付乙绰“呛啷”一声拔剑出鞘,俊眉一挑,道:“你们策应,我们三兄弟上!”

        曲鸢往他身前一拦,那高挑的身子直接把他全身都挡住了:“我们上,你们三个小屁孩儿为我们掠阵。”

        就在这时,七音染的三名弟子一声欢呼冲了上去。

        云斐一边挥洒出灰蒙蒙的幽冥死气收割那些惨绿色的幽灵,一边欢天喜地的大叫:“哇!好补啊!这是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无瑕双手张开,灰蒙蒙的幽冥死气仿佛是套在双手上的十根尖利的指甲,毫不示弱地抓捕着那些幽灵,塞进腰间一个皮口袋,大声喝道:“放屁!谁抢到算谁的。”

        云斐气极:“你就傻吧你,你看妙小容那个小浪蹄子……”就见妙小容跑到无数的幽灵中间,一簇簇绿火当中,她双脚站立,不丁不八。

        她纤腰扭出九十度角,双手如抱满月,猛然小蛮腰一扭,双手向外一抛,一张由幽冥死气化成的大网就撒了出去。

        好美的一个圆儿,向那无数朵惨绿的幽灵罩了下去。

        妙小容开始收网了,俏美的脸上带着丰收的喜悦。

        常颂、曲鸢等人看呆了,说好的垫后呢?

        PS:诚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