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37章 仙气飘飘

第437章 仙气飘飘

        “道术与神术,虽然一个是修于自身,一个是借法与天神,却都有一个弊病,那就是需要通过特殊的手势和咒语来沟通天地之力,或是沟通于上界天神。”

        汤唯目视着对面的陈玄丘,微笑道:“一旦与擅长体术者近战,这就是修习道术、神术者最大的弱点。

        那么,有没有办法在面对这一局面时不落下风?

        有几种办法。”

        对面的陈玄丘静静地听着,两人已切磋了几天,明日就是奉常寺寺主之选的大赛之期了。

        此时的陈玄丘,对玳九、夏沥泉等人所擅长的功法特点都已有了很多了解。

        按汤唯的说法,一旦离开奉常寺,这些人是远不及陈玄丘的,可是在奉常寺中,他们的神术有巨大的加成效果。

        但是,他能要求奉常寺换地方比赛么?

        大家都是奉常寺神官,加成效果对彼此都是一样的,会互相抵消掉。

        为什么要换地方?

        你说你适应不了奉常寺这个环境?

        那你还来争什么奉常寺主。

        所以,这个哑巴亏,他只能吃了。

        汤唯道:“解决的办法,一种是祭炼出一些贴身的法宝,由于已经把力量封印其中,可以瞬发,那么,就可以以法宝之力应对敌人,趁此间隙,诵咒行诀,动用道术或神术。”

        “第二种办法,是通过一些手段拉开足够的距离,或者通过步法、阵法,躲避或阻止敌人的第一轮进攻,趁此机会完成行法过程。”

        汤唯说着,已经迅速拉开了和陈玄丘的距离,瞬息千丈之远。

        此时道术和神术依旧可以伤及他,但是体术就很难达到这样的伤害距离了。

        任何一种功法,都有它的长处和短处,这就是利用体术的短处。

        汤唯的身形倏远倏近,接着就是步法与阵法运用的展示,汤唯道:“即便你有破阵之法,也一样需要时间。

        而这个时间,就抵消了你体术的优势。

        至于第三种办法……”汤唯突然停在了陈玄丘身前,微笑地道:“我刚刚在和你说这么多的时候,已经悄悄吟咏了一个大神道的法咒。

        神通越强大,所需要吟咏法咒的时间越长,至于结手印……”汤唯双手缓缓举起,他刚刚双手垂下时,衣袖便遮住了双手,此时双手赫然各捏一个法印。

        汤唯道:“手印,并不是一定要双手同时动作的,哪怕,它最后要合在一起。

        所以,如果一个擅长道术或神术的高手,面对你滔滔不绝的时候,不要听他浪费时间,立即动手!”

        汤唯说着,两个半手印就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琉璃七宝印。

        “律令!”

        汤唯口中吐出了咒语的最后两个字,右手后撤,如虎爪之扑,遥遥抓向陈玄丘。

        在他身后,一条巨大的土龙拔地而起,拖着长长的土柱,怒嗥一声,张牙舞爪地扑向陈玄丘。

        它的龙躯,由泥土、石头、山峰倒塌时掩埋其中支楞八翘的树木组成,飞扬的龙须是巨大,巨大的獠牙是岩石……只是这么巨量的泥土,就能把人砸碎、活埋,更何况此时它就如同一条有了生命的土龙?

        汤唯的左手此时如抖琵琶,陈玄丘的脚下如同陷入沼泽。

        他想跃起,可踏足处的一切都在垮塌、都在深陷,都在抵消他跃起的力量。

        那泥土的地面还在剧裂地抖动着,撕裂着,宛如一场十二级大地震。

        地面剧烈的波动,形成了一个区域的磁场,严重影响着陈玄丘,让他跃不起,闪不开,走不动,就连大脑对于方位的判断,都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这严重影响了他法术的施展、体术的动用。

        陈玄丘大骇,他果然上当了。

        汤唯精心准备了这么久的神术,给他上了深刻的一课,如果此刻对面的人真想置他于死地,他就算不死,也得身负重伤。

        幸好,汤唯是绝不可能伤害他的,陈玄丘勉强架起了双臂,但是由于脚下剧烈的波动和塌陷,他还要应付脚下向下和左右激荡的两种力量,根本没可能对准那凌空扑下的巨龙。

        汤唯的攻击并不花哨,但极其有效。

        “呜嗷~~~”巨龙一声长嗥,凝固在了空中,那泥土、石头、树木迅速凝实在一起,形成了龙的造型,却已失去了方才的活力。

        陈玄丘松了口气,发现脚下的震动也消失了,他一跃而起,站到了土龙头顶,汤唯正背负双手,站在土龙龙脊上,笑道:“我相信,这一下,你永世不忘了。”

        “轰~~”大地轰鸣着,陈玄丘苦笑道:“确实,这个教训,已经足够我记一辈子。

        你的神术,可以停下来了吧?”

        汤唯脸上的神气很古怪:“我的神术……已经停了!”

        “什么?”

        陈玄丘愣了一愣,目光向下一落,就见地面隆隆,声势虽然比方才汤唯唤出的土龙一击还要巨大,但是却不至于把他颠得晕三倒四。

        因为,脚下是整个地面在上升。

        曾经的棋盘峰被傀儡巨人和五化巫一战彻底毁去,崩塌成一个圆圆的土丘,可现在,它正在冉冉上升,从地面隆起。

        “这是怎么回事?”

        陈玄丘眉头一蹙,全神戒备起来,汤唯也不例外,他以神术所化的土龙重归于土石后异常坚固,居然没有在这轰隆隆的上升中破碎。

        那泥土就顶着这座栩栩如生的土龙上升,上升,不断地上升,比原来的棋盘峰还要高。

        突然,汤唯目光一闪,霍然道:“我明白了?”

        陈玄丘稳着双脚,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汤唯道:“当初,那五个化巫者在力量即将耗尽时,被深埋在下面。

        他们已失去巫人之力,自然死在了下面,但是他们以化巫之术聚集来的土之巫力,却没有来得及重新散归于天地之间。”

        陈玄丘道:“所以呢?”

        汤唯道:“方才我以神术,激荡土之力,唤醒了这些土之巫力,它们全部作用于这一片土地,所以导致此处发生了剧变。”

        陈玄丘恍然道:“原来如此。”

        那山峰越升越高,比原来的棋盘峰还高出百丈,这才慢慢停下。

        陈玄丘和汤唯刚刚松了口气,就见那造型奇特的山峰之巅,在汤唯以神术所化的巨龙之前,一道粗如牛腰的水柱带着牛吼之声喷薄而出,直冲上天。

        这棋盘山上原本有一眼泉,才有了山上那直泻千尺的瀑布。

        棋盘山塌陷时,这眼泉也被堵死了,而在这土层发生巨变的时候,它又重新活过来了。

        水柱带着泥土喷薄而起,足足数十丈高,然后渐渐落下来,在地面凹陷处开始形成积水,然后向前前低矮处蜿蜒淌去。

        看来用不了多久,这山上将再度出现一道瀑布,比原来的还要壮丽百倍。

        陈玄丘本来就觉得毁了中京城旁一处风景名胜有些歉意,此时不由得喜上眉梢。

        汤唯神色一动,道:“不好,这么大的动静儿,很快就会有人来查看究竟了,我们快走。”

        陈玄丘笑道:“你自管去,你现在见不得光,我却不怕的。”

        汤唯点一点头,迅速地离去。

        大约三柱香的时间之后,负责大雍卫戍的军中将领,大雍附近的修行宗门,大内“烛照”的供奉高手,纷纷因为此地的异动赶了来。

        他们看到,不久前被毁去的棋盘峰,以一副更壮观、更瑰丽,宛如通天之柱的形象矗立在那儿。

        山势奇特,山形壮美,一道瀑布,随着那起伏的山势,拉出一道跌宕起伏的匹练,轻柔地搭在山间,不如当初的壮大,却比当初的瀑布多了几分柔美,仙气飘飘。

        但是,这还不是最奇特的地方。

        最奇特处在于,就在那爆布泻下之处,凌空一块巨石,作巨龙张口之状,从下边看去,仿佛那仙气飘飘的瀑布就是从那龙口中吐出来的。

        这等自然景观,简直鬼斧神工。

        然后,他们就发现,在那巨龙的头顶,龙角中间,站着一个人,白衣如雪,背后负剑,宛如仙人临凡。

        那位烛照高手认得那人,不由惊叫道:“陈少保?

        你……你怎在此?”

        陈玄丘以定神鞭扮成剑的样子掩于腕后,站在巨龙之上,瀑布的水汽形成的彩虹就挂在他的头顶,淡淡地道:“没什么,棋盘峰原是中京一处胜景,无端毁去,殊为可惜。

        陈某对此,做了点改动,你们看,还满意么?”

        一个宗门首领骇然道:“这……这奇山,竟是陈少保施法所为?

        天呐,搬山造海,这简直是神人之能啊。”

        陈玄丘淡淡一笑,道:“谬赞了,小技而已。”

        他突然纵身而起,从那高高的石壁上飞身掠下,一根细长而洁白的巨笔抱在了他的怀中,那是被他变形了的吉祥碑。

        吉祥碑的碑尖在石壁上刷刷地掠过,刻下的石屑飞溅四落,待陈玄丘落下地面,收了吉祥碑,众人再往那陡峭如境的瀑旁石上看去,就见“玄丘峰”三个大字,赫然在上!陈玄丘端详着那字,丑是丑了点儿,不过……这一造势,明日之争,我就更出风头了吧?”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