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24章 神人

第424章 神人

        看到胯下骑着一只威风凛凛的蹈云青狮,脑后七彩光轮闪烁不定的徐乐天,谈太师也是矍然一惊。

        一时间,棋盘峰上空静寂的可怕,只有罡风呼啸顾及,所有的人都似被冻结了一般。

        凡人是不可能脑后生出光轮的,就连普通的仙人都不能。

        那光轮是道行到了极高的境界,可以直接调用天地元力,也就是可以瞬发道术的高手所拥有的象征。

        脑后生有七彩光轮者,便是在天界,也是仅次于大帝一等的仙人。

        人世界谁能有这般本领?

        可是,中州徐家的家主,什么时候已然飞升度劫,并且拥有了这般高明的修为了?

        而且,他竟然仍能留在人间?

        三界已分呐,就如油会浮在水上面,石头永远不能被水浮起来,他已飞升,究竟用了什么奇妙的秘法,竟能留在人间?

        一时间,就连天界在人间的最高代言人谈琰,都不由得骇然变色。

        宁家父子已经是面如土色,他们得罪的这是什么人呐?

        如果陈玄丘等人丧命当场……不!还是自信一点,去掉“如果”吧,陈玄丘等人一定不可能是拥有了仙人境界的徐乐天的对手,死是一定的,他们现在只需要考虑自己会怎么死。

        空中观战的人群清醒过来,迅速闪开了更远的距离,强抑着叩头礼拜的冲动。

        他们不知道这位已经成了神仙的徐家家主会施展出什么神通,只怕他举手投足之间,就会有天地之威,不离远些,实在没有不受牵连的把握。

        娜扎一声叱喝,现出了三头六臂的法相,乾坤圈、混天绫、火尖枪、凌波镜、听海螺、居然还有一张弓,如果让正到处寻找却不知其下落的陈唐关新任总兵看见,一定会大喊一声:那是我的乾坤弓!娜扎张开了乾坤弓,震天箭直指徐乐天,遥遥将他锁定。

        她的乾坤圈、凌波镜等各种法宝,也对紧紧握住,已然是全力戒备。

        半空中,铁羽巨鹰再度出现,在铁羽鹰背上,出现了一个妖艳魅惑的狐族少女。

        她穿着一双直到膝下的长筒靴,简单而优美的黑红搭配的短宫裙,及腰的少发,用一只红色金边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儿,一双尖尖的精灵般的耳朵,那双尖尖的耳朵上还有淡淡的白色绒毛。

        她的容颜极美,精致的仿佛是一个丹青技艺最高明的画师,倾其一生心血,才绘就出来的一位美丽少女,所以才能美到如此极致,不见一丝瑕疵。

        可是一眼望去,你会立即被她一双蓝色的竖瞳吸引住,仿佛那是两汪深不可见底的海。

        既妖艳又美丽的狐族少女头顶,悬着紫月亮一般的心月轮,一条白色的蜃蟒鞭也住现在她的手中。

        黑衣茗儿握紧了她的剑,美丽的唇抿成了一线。

        白衣茗儿双手一举,翠袖滑落,露出纤美的双腕上系着的一对金玲,随时准备发动“清音寂灭铃”的最后一击“寂灭天下”。

        恶来站在葫芦上,举起了他那巨大的斧,随时准备跳起来,给那脑后光轮闪烁的徐乐天一斧。

        所有人都没想过逃跑,明知道他们此时面对的敌人,强大到他们根本不可战胜,但依旧没有一个人逃走,连逃的想法,都不曾有。

        谈太师见一对宝贝女儿全都站到了陈玄丘身边,不由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虽然想到了女儿身上穿着的那件宝衣,拥有不可思议的防御力量,可还是担心会被这位已经成为仙人的徐门主所伤。

        他的身遭,一座倒扣的钟形金色光罩隐隐出现,同时,一口小小的核桃大小的黑色宝鼎出现在他的左手,一口造型奇古的利剑则握在了他的右手。

        他已打开了万众信仰所形成的金光罩,同时亮出了奉常寺的镇魔鼎和千机剑,哪怕面对的是上界的仙人,一旦女儿遇险,他也要全力出手!而无名,又不见了。

        蹈云青狮在空中停下了,距离陈玄丘还有十数丈距离,这只是青狮一纵的距离。

        面若冠玉、目似朗星、颌下三绺微髯的徐乐天,一派仙风道骨。

        他的眼中并没有杀气,只是安静地看着陈玄丘,轻轻一叹道:“年轻人,你的杀气,太重了。”

        陈玄丘平静地看着他,不卑不亢。

        徐乐天微微摇头,道:“我中州徐家,存世数百年,门下子弟,或有性情骄纵者,但要说作奸犯科,实无一人。

        就算奉常寺代天行罚,也从不曾与我徐家生过芥蒂,由此可见一斑。

        我徐家子弟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你要擒下我儿,今日又杀我多名子侄?”

        他的头只微微一摇,脑后的七色光轮便荡漾出无穷量之光,散发出一股无比精纯的精神威压。

        远远避开的观战者们都感应到了,更不要说他的当面之敌。

        虽然还未交手,但妲己、娜扎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迫的她们喘不上气儿来。

        她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但是徐乐天的神晕光轮太强大了,那能量,根本不是以他们的道行可以抵抗的。

        虽然他们不怕一死,但是每个人眼中都不禁露出了一丝绝望。

        原来,度天劫、经神雷淬体后,合道圆满之躯,居然是这般的强大,这怎么打?

        今天根本没有悬念,只要徐乐天出手,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当场了。

        陈玄丘平静地道:“徐家不曾为祸?

        我不清楚。

        单从他明知郭氏之女意图害人杀人,还要仗势包庇,你徐氏门风,就可见一斑了。

        徐伯夷,是因渎神之罪而被我拿下的,至于方才死去的徐家子弟,呵呵,且不说相打无好手,你徐家上下扮成观战者猝然出手,又哪里看得出光明磊落了?”

        徐乐天脸色一沉。

        陈玄丘道:“郭家早已徒具虚名,不及你徐家强大,但是郭家行事,至少光明磊落的多。

        徐门主,你徐家行径,我瞧不起。”

        远远围观的众人都把钦佩的目光投向了陈玄丘,敢和已成仙人之体的徐门主这么说话,这个人纵然死了,一身铮铮铁骨,也足以令人钦佩了。

        徐乐天脸色微沉地道:“老夫令徐家子弟暗中出手,本是为了不伤性命,尽快将你拿下,奉常寺代天巡狩,守护人间秩序,老夫不想令他们为难而已。”

        众人刚刚听陈玄丘说起徐家偷袭的鬼祟举止,本来也觉得有些诡异,此时听他一说,方才明白。

        不错,他已成仙人之躯,虽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留在了人间,没有飞升天界,但显然是不想再涉人间恩怨了。

        而徐家其他人却没有他这么高明的本领。

        徐乐天已经成神,而奉常寺却是天庭在人间的常设机构,他不想让奉常寺为难,所以使用非常手段,便也有情可愿了。

        徐乐天轻轻一叹,道:“想不到,你和你的朋友,居然法宝迭出,害死了他们,这是老夫的过失。

        结果,最终却还是要老夫出手。

        罢了,我为仙人,岂能以上界之术,抹杀下界之人。

        你这孩子,杀心太重,我带你去,囚禁在中州嵩云峰上悔过。

        谈琰……”徐乐天看向身上隐隐一层钟形金色光罩,一手镇魔鼎、一手千机剑的谈太师:“老夫就是神,渎了什么神,叫他自来与我说话!你回去,速速放了我的儿子。

        老夫不想难为你奉常寺。”

        徐乐天望向谈琰,谈琰只觉被他脑后神光一照,自己笼罩于身的金光罩竟有隐隐破碎之感,不由大骇,对徐乐天的仙人身份再无怀疑。

        虽然谈太师不明白三界已分,修成神人的徐乐天为何还滞留人间,但是做为修习神术,为神人代言的奉常寺第一大神官,他能够拒绝么?

        谈琰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恭声道:“谈琰遵法旨!”

        徐乐天又转向陈玄丘,轻轻一甩手,自其袖中便飞出一道金黄色的长索,灵蛇一般缠向陈玄丘,淡淡地道:“跟我去吧,什么时候消弥了你心中的嗜杀之念,老夫什么时候便放……”“表妹!”

        陈玄丘突然唤了一声,妲己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念一动,心月轮攸忽似只一闪,实则已在空中来回闪烁了十余遭,将那一条金色长索斩成几十段,摔落到地面上去。

        徐乐天眉头微微一皱,不怒自威:“老夫自修成仙道以来,从未再在人间引起一则生灭之因果,陈玄丘,不要逼老夫出手。

        否则,山岳举手可平,而你,则要尸骨无存了!”

        陈玄丘微笑道:“徐门主胯下所骑何物?”

        徐乐天微微一愕,道:“蹈云青狮,怎么?”

        陈玄丘道:“蹈云青狮可食素否?”

        徐乐天又是一愣。

        陈玄丘一声冷笑,弹身冲出,在空中滴溜溜一串筋斗,冷笑声接踵而至:“陈某面前,你装的什么大眼灯!”

        待扑至徐乐天面前,已然一身玄铁甲胄,宛如魔神的陈玄丘狠狠一拳,便向徐乐天面门打去,口中大喝道:“冒充神明,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