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20章 人形兵器

第420章 人形兵器

        陈玄丘一头栽向深潭,瀑布已绝流,那水再要注满,纵然泉涌如柱,怕也需十数日功夫。

        此刻的潭底怪石嶙峋,如犬牙交错,真要摔个结实,只怕要粉身碎骨。

        陈玄丘还未落地,而郭门主却是一头撞在了紫金葫芦上,撞得七荤八素,昏头转向。

        陈玄丘被地面蒸腾的空气一冲,呼吸一窒,忍不住大呼:“前辈……”画师被这意外的一幕惊了一下,但眼见陈玄丘摔向地面,却是一动不动,淡淡地道:“你若死了,便没资格做她的丈夫。

        老夫只负责替她撑腰,你死不死,我却不管。”

        画师说着,负在身后的手已经微微舒展开五指。

        说归说,真要快把陈玄丘摔死时,他终究还是要出手的。

        因为从他在月酌那儿得来的消息判断,雀辞虽然回了画璧,未与陈玄丘同行,但二人显然两情相悦。

        他若见死不救,恐怕雀辞要恨他一辈子。

        虽然雀辞并不知道他和自己的真正关系,只当他是为禽族开辟了画璧世界,对禽族有大恩的一位前辈高人,但……画师实不想让雀辞一生怨尤于他。

        但就在此时,妲己却驭使身下的铁羽巨鹰振翅飞去,只一个盘旋,正好把陈玄丘抄起,将他稳稳地拉在巨鹰背上。

        陈玄丘定了定神,展颜道:“还是表妹对我好。”

        妲己绽颜一笑,笑靥如花。

        画师稳稳地定在空中,暗暗冷哼一声,伸开的手倏然握成了拳头。

        跟他爹一个德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风流成性,不够专一,还是摔死了好!这时,那无数水做的利剑飞刀,却是卷如一条长龙,跟着郭门主扑向紫金葫芦。

        郭门主见那葫芦虽是一件可大可小的法宝,但终究本体只是一只葫芦,必然被他一剑破开,削成个瓢。

        谁料想这葫芦竟是坚逾金刚,这一剑刺去,在那葫芦上连道印儿都没留下,他自己却是结结实实烀在了葫芦上。

        郭门主未及多想,已有三四口“水剑”奔袭而来。

        “噗噗噗……”锋利的水剑瞬间破防,洞穿他的身体,钉在葫芦上时被葫芦所阻,反激的力量对他的身体破坏更为严重。

        “呃……”郭门主怒目圆睁,他没想到自己携青云州郭氏精锐气势汹汹而来,更是在亲自出手之后,竟然以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死在自己的攻击之下。

        “杀!陈玄丘者!继位掌门!”

        郭门主声嘶力竭,只喊出这么一句,便被一柄水剑刺穿了咽喉。

        “噗噗噗噗噗噗……”一口口水剑接踵而至,紫金葫芦变成了砧板,郭门主就是那块砧板上的肉。

        砧板上的肉被剁上几千刀后,会是什么样儿?

        那是馅儿!地面上,白衣茗儿喉头一抽,险些吐出来,急忙娇躯一扭,扶住了黑衣茗儿的肩膀,背向空中,不敢再看空中散落的肉馅。

        妲己拉着陈玄丘,却是翩然落向地面。

        就在这时,郭家剩余的十多人一起动了,与他们一起飞起的,还有黑的白的红的蓝的各色的明珠。

        以珠形武器攻击,终究是郭家的独门绝技,用着最为顺手。

        那些颗珠子不但攻击凌厉,而且在空中碰撞之后,还能迅速改变攻击方位,简直防不胜防。

        妲己俏脸一变,她身下的铁制巨鹰陡然双翅一振,千百枚精铁打造的羽毛如同一口口利剑,激射出去。

        那鸟躯顿时秃了,可是往地面一落,却瞬间化身一头巨晰模样,大口一张,威慑地狂吼一声,自那泥泞不平的深深潭洞中奔掠如飞,向潭边爬了上来。

        郭家子弟手忙脚乱,幸好那箭羽虽然锋利无比,但激射而出后却改变不了攻击的方向,只有四五个郭家子弟冲得太快太急,或者道行有限,不曾避过,被那铁翅剑羽洞穿了肉身,鲜血横飞,剩下八九人尽皆避了开去。

        铁翅绕空一匝,铿铿然重新顺归那巨晰般的怪物本体,迅速再度化身威风凛凛的巨鹰,敛翅站在妲己身边,威风凛凛地瞪视着郭家众人。

        陈玄丘摸娑了一下自己指间的戒指,他很想知道自己所掌握的这枚弑神戒,究竟有什么强大而可怕的傀儡。

        但是,底牌自然揭开的越少越好,眼下在场的人太多,既非生死关头,依仗暴露的越少越好,却是不便炫耀了。

        陈玄丘还向空中看了一眼,那位画师,竟在这片刻间不见了踪影。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也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离开的。

        陈玄丘对这个人感觉很奇怪,他突兀地出现,就只是为了嘱咐……不,警告我那么几句话?

        陈玄丘一开始听他口吻,还以为他是雀辞的亲近长辈。

        现在看来,长辈是长辈,呵护雀辞也是真心的,但是对他这位准姑爷,貌似根本没放在心上,竟连生死之际,也不屑出手。

        陈玄丘刚想到这里,身后观战人群中,突然跃起三道人影,同时跃起,同时扑向陈玄丘。

        三道掌力一吐,三朵腥红色、令人望而神怯的碗口大的奇花绽然开放,相互环绕旋着,卷向陈玄丘。

        怦然心动,诛心之花!有人高声惊叫,这是中州徐家的绝学!徐家竟然早就来了,却一直隐忍不发,坐视有丧子之痛的郭门主率让郭家子弟打死打活,却在此时,猝然出手。

        “小心!”

        几道声音同声响起。

        天边,两道人影正飞速驰来。

        一个是骑白虎的无名,另一个却是被娘亲困在家里逼她学女红,扎了一手的针眼,趁着母亲不注意才逃出来的娜扎。

        娜扎一见不妙,随手一扬,一只明晃晃的凌波镜,就向陈玄丘身前掷来,而无名的金砖,更是后发先至,裹挟着无穷的力道,破空之声凛厉无匹。

        “徐家的人在!郭家先坏了决战的规矩!”

        大内总管赤公公的脸上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右手一抬,向下狠狠一劈,混在观战人群中的众“烛照”高手纷纷出手。

        一场混战,旋即爆发。

        陈玄丘惊觉有异,迅速转身。

        此时,妲己驭使着心月轮,驱动着傀儡巨鹰,正与迎面扑来的郭家七八名子弟死战,根本没有发现身后陡生变故。

        大湮灭掌、剑丸、诛心之花,诸般杀招,一股脑儿地向着陈玄丘攻击过来,徐家隐忍很久,显然一直在等这么个机会,他们想一举干掉陈玄丘。

        一道炽白色的光芒在陈玄丘身前一闪而过,一朵诛心之花被那道炽白的光芒一扫而过,顿时削成了两半,仿佛失去了本源的火焰,迅速湮灭。

        那是黑衣茗儿的白虎庚金剑气。

        第一道炽白的光刚刚掠过天际,第二道就到了,将一个正疯狂地冲向陈玄丘的剑客连人带剑削成了两半。

        旁人都是依仗宝剑之威,可黑衣茗儿手中的剑,却只是激发剑气的一件工具,真正犀利无比、无坚不摧的,却是她的白虎庚金剑气。

        “叮铃铃铃……”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陈玄丘身前荡漾出一片青蒙蒙的光影。

        茗儿的“清音寂灭铃”施展出了“刹那光华”,在陈玄丘身前布下一面光镜,两朵诛心之花投入那光镜,就似一滴水融入了一片湖,无声无息。

        但是承受了这两朵诛心之花,清音寂灭铃用音波组成的“刹那光华镜”也瞬间破裂,散灭于空中。

        陈玄丘的勾动剑已经送给了他一见投缘的女徒弟龟灵,不过,习惯了大开大阖战法的他,本就不喜欢那柄轻灵的剑。

        尤其是每一挥动,都要勾动天雷地火,那对敌人固然产生巨大威胁,却也阻碍了他的行动。

        这对喜欢大打出手,且以练体术自傲的陈玄丘来说,打得甚不爽利。

        可勾动剑送了人,他手中便缺了一件趁手的兵器。

        如果频繁动用镇压葫中世界的吉祥碑,以前还好说,现在葫中世界已经有了万千生灵,吉祥碑被频繁调动,于葫中世界的众生灵并不利。

        所以,此时此刻,陈玄丘直接调出了他的霸下玄甲,一身黑甲状似魔神的陈玄丘鬼魅般一闪,便扑进了迎面冲来的徐家众杀手群中。

        很多人会因为他的修行人身份而忘记,他,本身就是一件人形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