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18章 以力破法

第418章 以力破法

        “噗!”

        一砖拍下去,郭威就桃花朵朵开了。

        郭门主怒吼一声,隔空一掌拍下,翻涌的巨浪拍向无名,浪头尚未拍下,一颗、两颗、三颗……一连七颗晶莹微蓝的水珠,已经袭向无名。

        无名手中板砖一扬,“啪”地一声,一颗水珠就打在金砖上。

        水滴未能砖穿,但无名身在水中,无处借力,整个身子“轰”地一声,从水中被倒撞出七八丈,将水浪击得分开,而他的身子,也在此时脱水而出,飞撞向岸上。

        此处岸上站的是妲己、黑白茗儿等人,但是所有人都未望他一眼,甚至没有伸手去接。

        当然,一颗炮弹般撞来的无名,他们一剑劈去倒是办得到,要接是接不住的。

        黑白茗儿甚至左右一闪,让开了一隙,于是无名就呼啸而过,“嗵”地一声,在山壁上砸出一个大坑,整个人都陷在其中。

        黑白茗儿和妲己都在看向湖上,湖上有陈玄丘。

        剩下六颗淡蓝色的水珠竟然转了向,追射向无名,可是陈玄丘已经挺身拦在了前面。

        兜鍪、面甲、护项、护肩、胸铠、护臂、护腕、腹甲、胫甲……一具乌沉沉的玄铁甲胄,陡然将陈玄丘全身笼罩起来,他握拳,带着骨刺一般的铁拳套迎面击向郭门主的面门。

        水涌莲华。

        一片巨浪卷向郭门主,却没有再落下来,它像是突然冻结了一般,附着在郭门主身上,形成了一套水做的盔甲。

        陈玄丘的铁拳,狠狠地打在那水做的盔甲上,撕裂、侵入,直捣腹心。

        郭门主的脚下,那水柱仍然连着他的身体,水做的盔甲被撕裂了,打碎了,立即有源源不断的水流补充上去,进行修复。

        那水做的盔甲是淡蓝色的,显然是对湖水进行了凝缩,并非普通的水源一样容易击穿。

        与此同时,郭门主也并未被动挨打,他双臂一振,整个湖面轰然一声,跃起成千上万颗水滴,每一颗水滴都在变化,不再是珠形,而是化作一枚枚锋利的柳叶飞刀。

        锐器形状,显然比珠状杀伤力更大,而郭门主之所以这么做,显然是针对着陈玄丘护得极其严密的盔甲。

        盔甲的眼睛处只有一隙,但就这一隙,如此细密无穷的水刀水箭,也未尝不可以射进去。

        两个茗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处,赤忠老总管微微抬起了头,四下里的“烛照”高手仿佛接收到了动手的讯号,纷纷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妲己头顶,一轮弯弯的紫月亮已经冉冉升起,闪烁着危险的光。

        她才不在乎什么江湖规矩,什么不死不休的两派决战,要杀她表哥,那她就杀人喽。

        “呜~~”仿佛是地狱的无数幽灵发出了惨烈的嗥叫,无数枚细小的,水做的飞刀,向陈玄丘周身激射而去。

        一枚两枚破空,发出的是尖啸声,可无数枚飞刀飞箭的尖啸声汇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凄厉的呜咽。

        陈玄丘也不怠慢,他想试试这套霸下之甲的防御极限,同时,他也想知道,对方的水莲甲胄抵御的极限。

        却不知,郭门主此时是在抽调身下大潭中的所有水源在抵抗他的攻击,而他们身下的这口深潭,深有百丈,人力有时穷,可如此巨量的潭水,何时才能耗尽?

        尤其是,它可是循环往复,可以重复利用的。

        陈玄丘不管,只要速度足够快,超过水源的补充速度,他就能郭门主的水莲之甲。

        更何况,郭门主这水莲之甲,加上四面八方激射的飞刀飞箭,不可能不消耗他的神念之力,只要耗尽他的神念之力,依旧是赢。

        陈玄丘要以力破道,真武拳意鼓荡全身,他的拳已经快到看不见。

        无数的水刀水箭也激射在他身上,在他和郭门主身周激荡起一片迷蒙的水雾,叫人看不清中间的两人。

        妲己已经迫不得已,出现了紫色的竖瞳,唯有如此,她才能看清水雾中二人激战的情形。

        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什么一方只要气势一泄,只要稍现疏忽,立时就能决出生死。

        在这样间不容发的时刻,来得及救援么?

        大内总管,“烛照”第一高手赤忠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先失手的是陈玄丘,他很可能真的回不去大内了。

        谈太师思量了一下,连他也是来不及救人的。

        更何况,双方是不死不休的决战,陈玄丘已经接了“不休贴”,他以什么理由出手?

        纵然他出手,且来得及救人,青萍隐仙宗的名声也毁了,陈玄丘会想要这样的结果?

        妲己的掌心都是汗,她的心月轮只凭心念一动,瞬息可至,可是也一样来不及救人的,除非提前出手,现在出手。

        但是,表哥会败么?

        万一,赢的是他呢?

        就在这时,突然天地之间,蒙上了一层血色。

        就只是一刹那,便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但是一股无形的威压,扑天盖地而来。

        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之感,仿佛笼罩了整个棋盘峰。

        谈太师身下的蒲团“噗”地一声,下沉了半尺。

        强大的无形力量,将下坠的拥有万钧之力的瀑布倒卷上来,轰然一声在半空炸开,一半水流倒卷回湖中,一半重新砸向悬崖之下,激起的水雾,让那空中的彩虹,变得更加清晰鲜艳了。

        宁致远、宁光南这些凡人立足不稳,一个个匍匐在地,那无形的威压,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

        谈太师、月酌等人凛然抬眼,望向天空。

        他们赫然发现,在那彩虹之上,竟然站着一个人。

        其实那人是站在虚空之中,负手而立。

        但是由于位置的巧合,从棋盘峰上看去,就似此人正站在彩虹桥上,俯视着棋盘峰上的众生。

        众人骇然,这人只是出现而已,并未刻意做势针对谁,怎么竟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玉衡勉强站立着,双腿瑟瑟发抖,那股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直到此时才消失。

        他骇然看向空中的彩虹桥,忽然发现那道人影有些眼熟,仔细再一看,不由失声叫道:“画师前辈?”

        朱玄一刚从东夷回来,他一个“凤凰游”,就是翱翔万里,可中京距东夷不足万里,陡然停下,才造成这种强烈的空间波动异象。

        不过,朱玄一却是浑不在意,他此去东夷,就是找月酌询问情况的。

        画璧,他不想去,他不愿面对朱雀辞。

        待他问到了想问的消息,这才赶回来。

        朱玄一立在空中,一双凤目向下威严地一扫,沉声问道:“陈玄丘呢,出来!”

        棋盘峰上所有的人都仰望着彩虹之上的他,一片静寂。

        朱玄一眉头一皱,淡淡问道:“不是今天陈玄丘要和那个谁决斗么,人呢?

        难道不在这里?”

        所有的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把目光投向湖上,投向陈玄丘和郭门主决斗之地。

        咦?

        人呢?

        众人都诧异起来,妲己、茗儿、恶来等人担心的正要惊呼起来,就见那深及百丈的潭水突然向上涌出一个浪花儿来,然后就见陈玄丘和郭门主跟两条翻了白的死鱼似的,从那水下翻了出来,飘在水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