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11章 坐看风云起

第411章 坐看风云起

        陈玄丘在玉少祝和汤少祝的旧居逛了一圈儿,只是毁去了一副画,并未发现因为这副画,竟然引来了神秘莫测、几无人知的“画师”,这位曾经驰骋三界的大高手。

        陈玄丘当天下午就决定返回自己的宅邸,他发现,纵然是对宁尘家里有很大的帮助,仍旧不能使他顺利融入奉常寺。

        但是奉常寺寺主一职,因为他提议的以武论断,已经成为当下奉常寺最热的话题,大家也顾不上来针对他,所以就连他随手编出的牵强理由,以遮掩春宫七十二姬、羽少三十六士奇异消失的情况,大家都未起疑。

        陈玄丘只要他们乱下去,能给自己制造机会就心满意足了,此时离开奉常寺还有远避漩涡的好处,所以,他潇潇洒洒地走掉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给奉常寺留下了一地鸡毛。

        陈府里,陈玄丘赴东夷这段时间,当初毁掉的主宅已经在后院重新建造好了。

        不过陈玄丘只浏览了一下,就习惯性地去了妲己和娜扎联手打造的那处童话树林。

        树上的木屋、地下的秘室、河上的蚌房……不得不说,那种充满童心和想象力的所在,才叫人更加难忘。

        地下狐窟的入口仍旧掩着藤萝,微微有些枯黄,陈玄丘正要拨开藤萝,钻进那地下房屋去看看,一只莹白如玉的柔荑从里边伸出来,一拨藤萝,螓首一抬,澄澈如水的一双眸子,正看见陈玄丘。

        二人同时一呆,陈玄丘道:“你怎么在这里?”

        妲己道:“这是我辛辛苦苦盖的房子呀。”

        “你辛苦?

        我记得是娜扎召来的黄巾力士嘛。”

        “那……那也是我一手设计的。”

        陈玄丘笑起来,道:“放心吧,我这陈府,你还不是想来就来啊表妹,自家人嘛。”

        妲己也笑起来,满意地道:“这还差不多。”

        她弯腰从地下密室入口走出来,想了一想,轻轻叹一口气,幽幽地道:“表哥,咱们这亲戚,还真的少的可怜呢。

        我看别人家,都是一个一个的家族,可咱们,也就你、我还有我娘三个人了。”

        陈玄丘安慰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只要你我不死,我们一定会子孙绵延,无穷无尽的。”

        妲己瞪着陈玄丘,陈玄丘想了想,忽然发觉有点不对,忙又解释道:“我是说,我和你,不是我跟你。”

        妲己瞪着眼睛道:“有什么区别?”

        陈玄丘懵了:“呃……和,就是我们一起,向着一个目标,共同努力。

        跟,就是我和你。”

        “嗯?”

        “……”妲己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瞪了陈玄丘一眼,满脸红晕地道:“要不是早熟知了你的为人,我一定以为你是在有意调戏我。

        真是的,有时候你这人呐,那一张利口,滴水不漏,有时候说话却是傻傻的。”

        陈玄丘却是松了口气,笑道:“这不是因为……咱们自家人,我不必有丝毫防备么。”

        “嗯……”妲己听得很受用,陈玄丘是孤儿,她从小到大的生活,又何尝不是,所以简简单单一句至间,所以不装不骗不设防的话,对他们彼此来说,都觉得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事情。

        妲己沉默了片刻,突然扬眸,剪剪秋水凝睇着陈玄丘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儿?”

        陈玄丘道:“舍不得你设计的这栋小屋?”

        妲己摇摇头,道:“你跟我来。”

        她转身就想钻回地下秘室,忽一迟疑,又站住,左右顾盼一番,看到了那只巨大的海蚌,喜道:“走,咱们去那儿,更隐秘些。”

        妲己一个燕子三抄水,轻盈地落在湖水边的大石上,伸手一拍那蚌上机关。

        这蚌如何不从里边锁起,就可以用外边的开关打开,这一掌拍下,那蚌壳便缓缓打开,妲己便钻了进去。

        陈玄丘一弯腰跟在后边,前边妲己身子一停,正弯腰蹲行的陈玄丘险些把鼻子撞在她盈圆翘挺的臀上。

        大概真的是碰触到了,陈玄丘的鼻子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解感,好似柔软到了极点,却又似拥有极佳的弹性,你可以轻易把它变成任何形状,它也能迅速弹回最初的形状。

        妲己好像并没感觉到这种碰撞,反正她在柔软的兽皮上坐下时来,夜明珠照着蚌壳反射出七彩的流光,映得她的脸色也变幻不定,也无法看出她脸红了没有。

        陈玄丘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到这么隐秘的所在来谈?”

        “嗯……我……我有一件事,有些难以启齿,可是……我也只能跟我说……”陈玄丘看着妲己的样子,好奇心大胜,忍不住道:“你说,你尽管说。”

        妲己身后,没有铺着兽皮的地方,一块晶莹如玉,和周围的蚌壳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出曾经切割过的一块蚌壳忽然打开了一道缝,娜扎小脸红扑扑地从里边探出头来。

        娜扎一抬头,就看见妲己的倩倩俪影,和她那句“有些难以启齿,可是……我也只能跟我说……”娜扎吃了一惊        ,小狐狸要说什么?

        娜扎眼珠一转,悄悄缩回头去,头上的盖子也悄悄放下,只留了一道缝。

        陈玄丘迅速意识到了什么,脸颊微烫,故作雍容风度地微笑道:“无妨,你我之间,尽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天下,已经没人比你我血缘更近的么。”

        娜扎很受鼓励,用力点点头,吞吞吐吐地道:“表哥啊,你说,有这么一个女人吧,她喜欢了一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呢,他注定了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而且这女人身份也很特别,她……反正挺不适合嫁给那个男人的,你说……如果是你,你会鼓励那个女人,嫁给那个男人么?”

        陈玄丘一脸深沉,沉吟地道:“是否只有一个伴侣,这个入境随俗吧,南疆地方,以女子称尊,那女王通常都有男妃无数呢,普通家庭也是母亲和母舅当家,因为男人经常换的,是吧?

        我看最重要的还是和对方在一起是否由衷地快乐。”

        陈玄丘面上淡定,心中已是乐开了花,哎呀呀!前世只有一个小丽,我都苦追而不得呢,今世这桃花运,啧啧啧,就是看中这副皮囊么?

        这些肤浅的女人,哈哈哈……妲己瞪圆了眼睛,道:“所以,她嫁过人,生过孩子,都无妨么?”

        “呃?”

        陈玄丘一愣。

        妲己松了口气,幽幽地道:“我觉得我娘真是不容易呢,她是凡人,匆匆数十年岁月,这一辈子就结束了,她从十八岁被幽禁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吃了太多苦,我也希望她能拥有自己的幸福。

        我就是一直觉得,心里有些不自在,而且,她要是给我生个同母异父的弟弟,那感觉就更是怪怪的,所以,总是委决不定。

        而且,我还怕那臭男人只是一时爱极了她,万一没两年就冷落了她,会叫她难过……”陈玄丘眼睛越瞪越大,试探地道:“令堂……嗯,那个……她怎么想?”

        妲己道:“她应该是顾忌我的感受吧?

        我能看得出,她对小受受真的动了心,可是怕我不高兴,所以一直对殷受不肯假以辞色。”

        陈玄丘眼前一黑,殷受?

        姨母?

        殷受喜欢了苏夫人?

        哦!也对,那厮一直喜欢成熟的女子,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怎么能把姨母交给他保护呢?

        妲己欢喜地道:“既然你也这么想,我总算能拿定主意了。

        那我回去后暗示她一下,叫她安心吧。”

        妲己叹了口气,微笑道:“她还有多少年青春岁月啊,若能及时抓住,不负时光,我也安心了。”

        “卟嗵!”

        二人身下,突然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把妲己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变色道:“什么声音?”

        陈玄丘目光一闪,突然窜过去,伸手一抓,掌心一摄,就把地上那块盖板一下子抓了起来。

        “嗨!你们好啊……”娜扎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干笑道:“那个,我来看看,咳!不知道这儿的藕长得怎么样了,想挖一些回去,孝敬我娘,你们要不要吃,我多挖一些啊?”

        陈玄丘忽然想到当初为娜扎塑身时,从莲蓬上滚落下去的那截藕,心中一阵恶寒,便也干笑两声道:“那个,我藕过敏,所以,我不吃藕。

        以前不吃,现在不吃,以后也不吃。”

        陈玄丘和妲己这对表兄妹都有狐族血统,都是形貌极美,天性慧黠。

        所以,陈玄丘根本没有蠢到问娜扎听到了什么,妲己自然也不会问。

        而娜扎也很识趣地回避了这个话题。

        娜扎从下边沿着她亲手挖掘的泥土的梯子爬了上来,一屁股坐在妲己身边,傻笑道:“苏苏啊,我还以为你以后就搬去奉常寺住了呢,怎么又回来了?”

        陈玄丘道:“我的目的……下边没别人了吧?”

        娜扎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就我一个。”

        陈玄丘松了口气,道:“我的目的,只有一个。

        把三百六十座奉常院同时捣毁,这里边存在着两个大麻烦。

        一个是,每座奉常院都有高手坐阵,如何解决?

        而且是同时解决。

        因为,一旦不能同时解决掉,被天界察知,及时插手,那就前功尽弃了。”

        陈玄丘的大计划,有几个人是没有瞒着的,朱雀辞是一个,已经收入紫金葫芦世界的诸人,而其他人中,也只有妲己和娜扎了。

        因为妲己与他同病相怜,同为受迫害的天狐一族,无需瞒她。

        而娜扎本就是天界派下来的,现已背判天界,也不用瞒她。

        陈玄丘道:“这第二,就是如何善后。

        因为奉常寺一旦倒了,天庭还是会知道。

        到时候,那些上界的仙人们会做何反应,我能如何应对,我现在也还没有想好。

        所以,奉常寺现在决定通过比武较量,决定寺主人选,要乱上一阵子的,我趁机暗中调查奉常寺的底细就行了,倒不必急迫有所作为。

        同时……”蚌壳之外,隐隐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喊声:“上大夫?

        上大夫?

        陈老爷,你有没有在树屋里啊,有一伙姓郭的,跑到咱们府上来了,喊打喊杀的,你快来吧。”

        陈玄丘顿了一顿,道:“同时,郭家和徐家这两大修真世家,不可能不出手,有他们牵制着,也方便我行事。”

        陈玄丘微微一笑,一下子站了起来,淡定地道:“走!”

        陈玄丘转身就走,那蚌壳是有孤度的,刚走出两步,“砰”地一声,巧巧的就是他之前想“穿墙”进入画璧之中磕肿了的地方,疼得陈玄丘“哎哟”一声,捂着脑壳,又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