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10章 破璧

第410章 破璧

        众人进了院子,就见一座小院,正面是照壁,左右各有一道门户,左边门户之内狭窄,右边门户之内宽敞许多。

        陈玄丘便先往左边走去,他和汤唯接触更多,所以对他的居处也更好奇。

        之前杂役已经说过,汤唯走的是苦修之路,所以这座简陋狭窄的庭院,必然是他的住处。

        这边果然极简,幽隘的小径尽头,是一座小小庭院,庭院中都种着方砖,极为平坦,庭院中一棵树木、一株花草都没有,一目了然。

        推开房门一看,不过是一间卧室,一处堂屋,里边也只有蒲团一张,卧榻一张,什么家具都没有,四壁空空如野。

        白衣茗儿钦佩地道:“汤师兄走的是奉常寺神官中罕有人走的修行之路,以苦行锤练意志。

        据说他的修行之法,还融合了西方极乐界的一些修行方式,我父亲很欣赏他,曾指点过他,因而他对我父亲以师尊相称。”

        陈玄丘点头道:“确实极简,一如其人。

        走吧,这儿什么都没有,且去看看玉少祝的住处。”

        众人折回来,再往玉少祝住处行去,这里路上铺着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小径两旁种值着四季常开的花草,贴墙的细竹叶子已经有些失去了颜色,但仍不失优雅。

        庭院之中,一块嶙峋怪石叠在墙角,砌了个小小精致的矮墙,有泉水汩汩而出,沿一道小溪蜿蜒不知去向。

        推开房门,正房、左右厢房,后边还有一个天井,过了天井,才是卧房,卧房又分书房、卧房和沐浴房。

        房中家具陈设,无不精美华丽,看着并不贵气逼人,却有一种极高雅的格调。

        陈玄丘笑道:“玉少祝显然走了一条不同的修行之路了。”

        黑衣茗儿皱了皱鼻子,道:“这等享受,也是一种修行么?”

        陈玄丘道:“若他这般享受,但意志却不为所动,那便也是一种修行。”

        黑衣茗儿听了,不禁若有所思。

        忽然,陈玄丘的目光落在书房墙上,那里有一副画,笔墨森森,冷峻之气扑面而来,虽然墨香流韵,但是与这书房整体格调却稍稍有些不符。

        陈玄丘一看到那画,眉头便是一皱,他隐隐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气息。

        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气息?

        我本不该见过这样一副画才对?

        白衣茗儿见陈玄丘望着壁上画作发呆,不禁笑道:“玄丘哥哥喜欢这副画?

        反正玉少祝早叛出奉常寺了,你要喜欢,把这副画拿回去挂啊。”

        黑衣茗儿却道:“玄丘大哥,你看这桌上文房四宝,无一不是价值连城之物,不如你来画一幅画啊。

        人家只知你在姬国时,露出于军事、政治、经济、农学的造诣,却还不曾见识过你的书法和绘画呢。”

        白衣茗儿拍手道:“好啊好啊,我也要看。”

        白衣茗儿说着,人已走到墙,看那壁上画作,墨迹淋漓,就像刚刚绘成一般,下意识地伸出一指纤纤玉指,向那画面上捺去。

        “诶!”

        白衣茗儿却没想到这一捺,竟然按了个空,身子向前一栽,急忙伸出另一只手去扶墙壁,结果在壁上一捺,整个人一下子跌进了画中去。

        陈玄丘等人大吃一惊,陈玄丘定睛再往那画上看去,那画中山水纵横,似有数百上千里面积,而其中一座山路上,隐隐有蚊萤大小一个小人儿,正在其中奔跑活动。

        陈玄丘目力惊人,定睛细看,见那衣着眉眼,不由吃惊道:“羲茗陷入画中去了。”

        这句话出口,陈玄丘便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里,便如东夷画璧一般,只是,比那画璧似乎更简单了些。”

        黑衣茗儿眼见胞妹陷入其中,又惊又怕,却没理会他在说什么,当即拔剑出鞘,向前一刺,喝道:“这是什么幻术魔法。”

        不料,这一剑刺出,既没破坏了那画,也没刺穿那墙,黑衣茗儿向前一栽,下一刻,那画中便多出一着黑衣、一着白衣两个少女的身影。

        恶来惊道:“这画会吃人,师父千万小心。”

        季胜从怀里摸出火石火绳,叫道:“管他什么妖法,不信它不怕烈火,师父,我一把火烧了它吧。”

        陈玄丘盯着那画,轻轻摇了摇头,道:“人在画中,幻也是真。

        你这一把火烧过去,那画中世界,便会有泼天的大火,里边的人,一个也活不了了。”

        陈玄丘说完,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那根手指登时没入画中,宛如插入水里陈玄丘想了想,继续向前伸手,一条手臂都进入了画中。

        恶来紧张地道:“师父小心,千万不要也进去了。”

        陈玄丘有过潜入画璧世界的经验,却不太害怕,说道:“无妨,茗儿身在其中,我得去看看。

        你们记住,如果我出不来,你们立即去找谈太师禀明一切,他若知道女儿身陷其中,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出来。”

        说罢,陈玄丘深吸一口气,猛然向那画中一蹿。

        “砰~~”陈玄丘一头就磕在了墙上,因为全无防备,也未运功抵抗,额头肿起一个大包,晕头转向,疼得他捂着额头蹲在了地上。

        “咦?

        这画怎么不施妖法了,难道只能装成个人?”

        恶来见弟弟扶起了师父,扭头看看那画,不信邪地一拳打了出去。

        结果那一拳就像打在空气中,恶来站立不稳,身子向前一栽,画中登时又多了一道人影。

        陈玄丘和季胜目瞪口呆,他们在外边看的清楚,可里边的三人哪怕都在同一座山上,显然彼此并未发现别人,就见三个小人在那画中山上跑来跑去,似乎在焦急呼喊、找人。

        陈玄丘奇道:“为什么他们能进去?

        我不能?”

        季胜道:“师父啊,我看你刚刚一头撞在那画上时,画上突然泛起一片清光。”

        陈玄丘道:“竟有此事?

        我再试试。”

        陈玄丘伸出一只手,手立即没入了画中世界,他再伸一只手,那只手也没入了画中世界,他把脑袋小心翼翼地向前探去,面前顿时一片树木萧萧,高木林立,他已置身一片原始森林。

        显然,他已进入画中世界。

        陈玄丘沉吟了一下,突然向前一蹿,就觉一股大力涌来,要把他反弹出去。

        陈玄丘惊咦一声,立即脚下稳稳站住,然后奋力向前挣去。

        他奋力想钻入画中,而那画中世界却有一股力量在排斥他的进入。

        季胜站在书房中,就见师父半个身子没入画中,半截下身拼命地蹬着地面想要钻进去。

        而那画上一片青光蒙蒙,师父腰带却有一抹紫红色的光,似乎是发自他那小葫芦挂饰。

        两股力量相互对抗着,忽然“嗤啦”一声,陈玄丘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而那壁上画作被紫金色的光撕了个粉碎,黑白茗儿和恶来也随之出现,摔落在陈玄丘身边。

        白衣茗儿惊道:“玄丘哥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我好像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陈玄丘看着满地的纸张碎屑,隐隐然有些明白了,那画中世界不比东夷鸟族所居的那片画璧世界,这个空间承受不住藏了一个世界的紫金葫芦,所以排斥他的进入。

        而他的强行进入,让那画作承受不住,所以粉碎了。

        ……南疆之南,离火之山。

        最高峰上,土壤呈红色,常有地火炎炎,酷热无比。

        是以百兽飞禽莫有愿靠近者。

        但是就在这样的山顶,却有一间凿壁而成的石室,一个中年人,正在石室中绘画不休。

        石室中有许多石制的画板,地上还有采自山上矿石提炼的颜料,那中年人不修边幅,头发蓬乱,手上、脸上都似有洗不掉的颜色。

        他鼻梁高挺,目光深邃,其实仔细看极是俊逸,可惜全被那邋遢的外边遮掩了。

        他正痴迷地作画,忽然惊咦了一声,停下笔道:“竟有人破了我的‘画中世界’?”

        看他模样,并不着恼,倒是有些好奇。

        突然,他脸色一变,道:“不好!既有人能毁我画中世界,那东夷画璧难不成也有了危险。”

        他急急掐指卜算一番,松了口气,道:“雀辞无恙。”

        中年人似乎极为痴迷于作画,大概真正让他牵挂的就只有雀辞一人了。

        他又举起画板,蘸了些颜料,开始绘画起来,但是笔下显然没有了方才那种无牵无碍、心无旁鹜的感觉。

        他的笔越来越沉重,终于再度搁下,自言自语道:“不成,不成,你答应过会照顾好她的。

        如今既有人能毁去画璧,难说不会有伤害到她的力量啊。

        我遗世的画作不多,这是哪一副,是谁毁了去?”

        中年人把笔扔进了颜料桶,捏着下巴,却没注意到手上五颜六色的颜料也抹在了他的脸颊和胡须上,显得更邋遢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

        中年人终于站了起来,走出石室。

        赫红色的丹丘山峰之上,他眺望着大雍中京方向,忽然纵身一跃,身划一道红光,仿佛一颗流星一股,攸然而去。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