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05章 错有错着

第405章 错有错着

        谈太师回到公署,才料理了几件公务,祭酒夏沥泉就叫人把他安排给陈玄丘的人员名单报来了。

        谈太师看了名单先是一愣,仔细一想,又不禁微笑起来,对夏沥泉的处置,乐见其成。

        谈太师可以说一半算是朝臣,一半算是神官。

        他的神官属性,使得他不愿意外人插手奉常寺的事务,哪怕奉常寺有什么不对,奉常寺也可以自己解决,谁会喜欢一个外人来指手划脚?

        本能地就会有所排斥,这是人之常情。

        谈太师正想把那名单放进抽屉,突然心中一动,便又把它袖了起来。

        衙门关了门,谈太师骑马回府,稍事休息,便到了晚餐时间,黑白茗儿提前端坐桌前,等候父亲,虽然是分餐制,但二人一左一右,和父亲的餐桌靠的都挺近。

        谈太师用了点餐食,便从袖中取出一份名单,在灯下看了起来。

        白衣茗儿娇嗔道:“阿爹,这么晚了也不歇着,还要处理公事啊。”

        谈太师叹息道:“这是奉常寺中事,在公衙上不便处理,只好拿回来看了。”

        黑衣茗儿一听是奉常寺中事,顿时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父亲,奉常寺……有什么事啊?”

        谈太师道:“哦,也没什么。

        陈玄丘已经荣膺本寺总判了么,为父还是很愿意扶持他一把的。

        离开奉常寺时,曾嘱咐他可以从奉常寺神官中选择一百零八人做他的下属,听他调度。”

        白衣茗儿一听,欢喜地道:“爹爹做的对,玄丘哥哥多不容易呀,他也是为大王分忧嘛,爹爹要多帮助他才是。”

        谈太师道:“哎,年纪大了,眼力不行了,月茗啊,你帮为父念念这名单。”

        谈太师把名单递给黑衣茗儿,黑衣茗儿便展开名单念了起来。

        那上边有该员所属原来的地方,姓名,年龄,黑衣茗儿先念的是那些少年名单,这还好些,待到了后边,尽是些十六、七八的少女,黑衣茗儿越念脸色便越难看。

        谈太师一边用膳,一边听着,见她迟疑,故意道:“念呐!念完了?”

        白衣茗儿期期艾艾地道:“阿爹,你……你怎么派了这么多女神官听他使唤啊?”

        谈太师笑道:“哎,为父何曾替他指派什么。

        为父可是有言在先,奉常寺中中低阶神官,但凡可以调动的,听凭他选拔。

        呵呵,你莫不是觉得这些神官太年轻?

        陈玄丘自己年岁也不大么,他自然不愿意调拨年岁大的神官到他麾下,无妨,无妨。”

        谈太师摆摆手,道:“月茗啊,继续念啊。”

        黑衣茗儿板着脸道:“不用念了,后边还有三四十个,全都是出身春宫乐府,全都是十六七岁,全都是能歌善舞的姑娘。”

        谈太师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故作淡定,微微蹙眉,疑惑道:“乐府那些姑娘,习的都是礼乐,歌舞技艺固然出色,可是并不会神术本领啊,她们调去总判府,能做什么?

        这位年轻人的想法,真是叫人猜不透啊。”

        用完了餐,谈太师拿餐巾拭了拭唇角,双手往身后一背,悠悠然走开了。

        那一纸名单,就被他遗忘在了桌子上。

        黑衣茗儿冷哼一声,道:“这个家伙,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啊!他调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女神官到他麾下做什么?

        那些女子根本不懂神术。”

        白衣茗儿道:“姐姐,咱们去问他。”

        黑衣茗儿瞪了她一眼,道:“你问什么?

        你又以什么身分问他?”

        白衣茗儿一愣,迟疑地道:“这个……”黑衣茗儿银牙一咬,道:“明儿咱们去他的总判府看个究竟,他要是跟那些神女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白衣茗儿道:“怎么样?”

        黑衣茗儿道:“咱们就去找妲己,让她给大王上一本,参他。”

        白衣茗儿一听,顿时苦起脸儿来。

        黑衣茗儿瞪了她一眼,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他不学好,你还心疼他呢?”

        白衣茗儿苦着脸道:“不是,我是觉得,大王和他一个鼻孔出气,只怕不会惩罚他。”

        黑衣茗儿想了想,道:“也是。

        不管了,咱们先一探究竟,再想想如何是好!”

        ……次日一早,陈玄丘就起了。

        他提着剑走进后院儿,就见满院子莺莺燕燕、群雌粥粥,很多还未梳妆,身着小衣、秀发披肩,杏眼朦胧,捧着盆儿,那春睡方起的风情……这还练个鸟剑!陈玄丘灰溜溜地去了前院儿,打算走几趟拳,就见一群半大小子也在院中洗漱,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还有泼水撩水的,这还练个鸟拳。

        陈玄丘没精打彩地回了大殿中坐下,想练习一会观想吐纳,结果一阵串堂风过,飘入鼻端的便是胭脂水粉、女儿香气,风儿一停了,便有后院的娇声莺语、前院的嘻嘻哈哈,这还练个鸟气!这样子不行啊!不但干不了扳倒奉常寺的大事,还会被人看我笑话呀!陈玄丘蹙眉思想,突然心中一动:说起来,这奉常寺也是可怜人,被上界天神出卖了还不自知,还在忠心耿耿为天庭卖力。

        我要扳倒奉常寺,是为了解除天庭镇压人间之力,并不是以杀光奉常寺中人为目的。

        这些少年年岁还小,那些女子学的只是礼乐,不算奉常寺的重要神官,而我又确实需要人手,不如,我把他们真正收入门下,教他们些真本事,成为我的得力臂助。

        想到这里,陈玄丘精神大振,立即唤道:“恶来、季胜!”

        恶来和季胜应声出现,并肩而立,拱手道:“师尊。”

        陈玄丘道:“为师要入定一段时间。

        恶来去前院,季胜去后院,通知天罡地煞诸弟子,半个时辰之后,齐聚殿前,为师要训话!”

        恶来和季胜拱手道:“谨遵师命!”

        “诶,回来!”

        陈玄丘望着他们,诧异地道:“你们梳洗怎么这么快,几时起的?”

        恶来抹了抹脸儿,弹飞了一块眼屎,愕然道:“师尊说梳洗什么?”

        陈玄丘摆手道:“没事了,去吧。”

        恶来和季胜刚走,陈玄丘闭上双目,意识一沉,已经进入葫中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