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401章 症结所在

第401章 症结所在

        徐伯夷被一路拖进了奉常神宫,亏得这里地面平坦,所以只有过一道道门槛和上一道道台阶的时候,他的脑袋才会磕一下,因此磕得不算特别严重。

        当他昏迷着被拖进神宫的时候,他的头就像是现出了佛三十二相之最后一相—――顶成肉髻,堪与佛祖媲美。

        因为一路拖了人进来,陈玄丘更是气沉丹田,在神宫大门外发表了一番慷慨陈辞,所以吸引了许多神官追来观看。

        陈玄丘在人堆里一眼就看到了那位曾经接待过他的奉常祭酒夏沥泉。

        陈玄丘也不理他,只是笑道:“诸位大神官还没回来吧,那么本总判便专断了……”夏祭酒立即越众而出,向上长长一揖,高声道:“陈总判,我奉常寺两位亚祝,安亚祝负责外务,宁亚祝负责内务,举凡宣判制裁,皆当由宁亚祝负责。”

        陈玄丘摸了摸鼻子,故作沉吟地道:“当初陈某在西方姬国,曾见少祝汤唯,大杀四方,貌似并未先回寺中请示啊。”

        夏祭酒脸色一僵,道:“这……当时汤少祝远在姬国,自可便宜从事,而今,宁亚祝却就在神宫啊!”

        陈玄丘颔首道:“有道理!宁亚祝,请……”宁亚祝心中有气,若是一年前,就算中州徐家又如何,奉常寺岂会惧之?

        可是如今王青阳一伙、玉衡和汤唯一伙,相继叛出了奉常寺,奉常寺的中坚力量折损了三分之二。

        奉常寺在天下各地有360座奉常院,何尝不是形同一个中央帝国,统治着360路诸侯?

        内部不能出岔子啊,弹压内部也需要力量!更何况如今天下动荡,而大王因王青阳叛逆之举,对奉常寺也有诸多不满,原本配合最为默契的两股力量,一为王权、一为神权,居然出现了嫌隙。

        如此种种,才使得奉常寺现在气焰大为收敛,这个时候,他来主持对中州徐家子弟的审判?

        而且,理由好牵强啊!地府冥神,不是奉常寺侍奉的神祗,就算真的冒犯了阴神,那也是郭竹。

        徐伯夷只是声称要和郭竹同进同退,可毕竟还什么都没做,郭竹就死了。

        这要如何治徐伯夷的罪?

        这不明摆着是奉常寺想对诸修真门派、世家作威作福么?

        可是,如果不理会此事,也有一层顾忌。

        如果当时出现的就是天上的神祗,奉常寺不理会很牵强地被扯上关系的徐伯夷,他们所侍奉的神祗也不会介意。

        可恰恰因为那是阴神,这事情就很敏感了。

        阴神不需要人间香火,但阴神作为神祗,也是好面子的。

        就连圣人,万物不牵于碍,却也依旧舍不了一张面皮,陈玄丘把这事扯到了渎神上,如果置之不理,冥界诸神会怎么想?

        那可是大家最终的归宿啊。

        这种事,宁尘岂敢一人作主?

        眼见众神官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宁尘略一沉吟,便老辣地使出了推手神功,清咳一声,肃然道:“兹事体大,不可轻断,且……先把徐伯夷关押起来,候太师与诸位大神官回来,再共议此事。”

        陈玄丘微笑不语,想拖?

        拖呗,中州徐家、青云州郭家,想必是不会等着各位大神官回来的。

        陈玄丘马上道:“宁亚祝老成持重,本判深以为然。

        那就这么办吧,夏祭酒,这人就交给你了,且把他关起来,等各位大神官回来,再共议此事。

        恶来、季胜,各位姑娘,走走走,且去看看本判的公房,很漂亮的,恢宏大气,比大王的御书房也不遑稍让。”

        陈玄丘很干脆地领着他的人走开了,浩大神宫中,只留下一地鸡毛。

        陈玄丘刚带着茗儿、妲己等人逛完自己署理公务的地方,谈太师就驾临奉常寺了。

        “爹!”

        白衣茗儿一见父亲,马上甜甜地叫了一声,跑上去攀住了他的手臂。

        谈太师一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满脸怒气立时烟消云散,慈祥地摸摸她的头,佯嗔道:“不好好在家里待着,到这儿做什么?”

        “玄丘哥哥新官上任,人家来给他壮一壮行色啊。”

        白衣茗儿很直接,听得谈太师笑容一窒。

        黑衣茗儿走上前来,唤了一声“爹!”

        黑衣茗儿较之白衣茗儿,显得性格有些叛逆,谈太师也不好说重了她,摇了摇头,只能无奈地一叹。

        怒气不能冲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发,那就只能奔着陈玄丘去了。

        谈太师横了陈玄丘一眼,喝道:“陈玄丘,你干的好事!”

        陈玄丘上前拱手道:“属下巡缉总判陈玄丘,见过太师!太师谬赞了,属下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当不得太师夸奖。”

        谈太师的脸色黑了一下,强抑怒气道:“老夫听夏祭酒讲,你把中州徐家的少主抓了来?

        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嗯?”

        陈玄丘正色道:“属下不曾查证过,想来,他往昔纵有不法,也自有人间衙门惩判,我奉常寺不该插手其间。

        属下亲眼所见的,这徐伯夷只有一桩大罪,协同青云州郭竹,冒犯神祗!我奉常寺中人,乃维护神律神威之所在,安能置若罔闻?”

        谈太师顿时一窒,又绕回来了。

        其实这事一点也不复杂,甚而十分的牵强。

        但是,问题就出在冥府阴神这个概念上。

        奉常寺承不承认冥界阴神也是神?

        如果冥界阴神也是神,那么奉常寺的神律要不要也该去维护他们的尊严?

        事情一旦牵扯到宗教、信仰,那就相当的复杂,为了一点点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牵扯出弥天大战,也不是不可能。

        奉常寺承不承认冥界阴神是神?

        谈太师不需要与任何人商量,就可以做出回答:是!必须是!那么,冥界阴神受到了亵渎,还有一位据说位阶不弱于无常的阴神亲口留下了神谕,让陈玄丘替他找回脸面,惩治不恭,奉常寺要不要照办?

        把人送出去,要陈玄丘以个人名义惩治徐伯夷?

        那是不是在向全天下宣告,奉常寺怕了中州徐家?

        那是不是说,奉常寺拒绝承认大雍天子任命的巡缉总判官?

        冥界阴神会怎么看待奉常寺?

        这些神官百年之后,可都要归地府管辖的。

        不把人送出去,严惩徐伯夷,那么天界众神会怎么看?

        风雨飘摇之中的奉常寺会不会因此招来无数的强敌?

        谈太师左想右想,竟然也拿不出一个妥当的方案。

        谈太师的手在颤抖,他想一把掐死陈玄丘。

        就在这时,夏祭酒匆匆跑了来,大呼道:“太师,太师,安亚祝从西方回来了!”

        “嗯?”

        谈太师转过身去,看着夏祭酒。

        夏祭酒欢天喜地道:“诸葛少祝也告假结束,回到寺里了。”

        就在这时,只听“当”地一声清音,悠悠然传遍全寺。

        夏祭酒抚须道:“啊,玳少祝也出关了。”

        陈玄丘微笑道:“呵呵,这可真巧!”

        谈太师狠狠瞪了陈玄丘一眼,把大袖一拂,道:“召集祭酒以上的大神官,神宫议事!”

        谈太师举步就走,到了院门口陡然一停,冷冷地道:“陈总判,一起来吧!”

        黑白茗儿见父亲语气严厉,有些不安地看着陈玄丘:“玄丘哥哥……”陈玄丘轻拍了一步白衣茗儿的手臂,对黑衣茗儿也歉然望了一眼:实在对不住了,不怪令尊语气不逊。

        我此番打入奉常寺,的的确确就是挖奉常寺的墙角来了。

        我,是要做奉常寺的掘墓人啊!陈玄丘在心底叹了口气,追在谈太师身后,向着奉常大神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