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89章 最多一起死

第389章 最多一起死

        已经打烊的孟婆汤小店后院儿里,七音染正在院中闲坐。

        朱长老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还没有消息,七音染有些烦躁,考虑要不要去外边走走。

        她虽在地府任职很多年,但是冥界之庞大,纵然是她,也不曾走全过。

        而奈何桥畔至六道轮回处这座孟婆庄,更是他们心中的禁忌所在,普通的阴差或还来过这里,越是知道这里底细的人,越是不敢轻易涉足。

        就像天界有座兜率宫,人间有处五庄观,都是地位超然者所居之处,越是身份地位高的,越是不太会轻易涉足那里,免得起了冲突。

        陈玄丘正在房中打坐,自从结了金丹,他吐纳冥想就更勤了,以前只练体,倒不需要这么麻烦,如今性命双修,便要勤练不辍了。

        想到这里,七音染又打消了念头,他既在练功,还是守在这里吧,虽说高手练功收放自如,不至于太过沉溺,被人惊扰走火入魔,但终究这样更安全些。

        这样一想,七音染忽然有些难为情起来。

        自与陈玄丘接触下来,她的心境变化,自己何尝没数?

        难不成……我喜欢了他?

        他有那么好么?

        我要想嫁人,当初跟了冥王多好,做冥界之后,何其威风,干嘛要喜欢他,他有什么好的?

        不过,一见冥王我就想躲,可一看见他,我就想调戏他,这个……大概就是眼缘儿吧?

        和他在一起,真的蛮开心的,开心最重要,是吧?

        不过,吉祥知道了会怎么想?

        呃……她在葫中世界,来不了这一方天地,我……我是帮她看着陈玄丘啊。

        这么说的话,她应该会转嗔为喜吧?

        啐!八字还没一撇,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这和那些一看见美人儿,马上就连和人家两个人生的孩子起啥名字都已想好的色胚有什么区别?

        我七音染有那么色吗?

        说到生孩子,巫族也真是可怜。

        不过,也难怪他们,天庭那班人太阴损了。

        他们当初想涉足冥界,与大魔王谈判时,不就搞出了一份厚达十万八千页、小字细密如发丝,多达三十六亿六千六百六十六万字的契约么?

        北阴大魔王当时差点儿上当,幸亏他的侍者童子看了三千三百年,挑出大小陷阱不计其数,这才没有上当。

        大魔王也是有感于此,才委命他的侍者童子为冥王,替他管理这一方世界。

        巫族不论男女,皆性情直爽,不说粗心大意,也太过于耿直,不上当才怪。

        七音染刚想到这里,忽然脸色一变,感觉有人接近。

        七音染迅速弹身而起,向前一蹿,猛然一转身,魔法棒已握在手中。

        这时她才发现,不知何时,在她身后已经出现了一个人。

        这人是个慈眉善目的白发婆婆,手中拄着一根桑木拐,颤巍巍地站在那里。

        方才察觉的气息,也是这老婆婆有意逸出,否则,只怕一拐敲在她的头上时,她才能够惊觉。

        七音染暗暗惊心,谨慎地问道:“你是谁?”

        “这里是孟婆庄,老身自然是孟婆。”

        七音染吃了一惊,失声道:“后……”老婆婆眼中锐光一闪,嘿然笑道:“老身只是孟婆,若你叫出其他的身份,只怕不便离开了。”

        曾经的祖巫后土,成为如今的六道轮回,对她本人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

        那是战败者所受的惩罚,也是她献祭了自己,换来巫族一线生机的屈辱。

        世人眼中尊荣无限的后土娘娘,于她自己,却是背在身上的永远的战败者的屈辱。

        所以,她绝不愿意被人提起曾经的身份。

        就算是在冥后面前,她都不愿意以本相显现,只是那黄泉尽头太过森寒,森寒气息直摧神魂,她的孟婆法相一样撑不住,所以只能显现本相。

        至于那个小冥后,她有冥后法冠护体,所以道行神通虽然不如自己,却也能够支撑。

        七音染立即收声,恭恭敬敬地向老婆婆行了一礼,道:“晚辈七音染,见过孟婆前辈。”

        老婆婆看了看她,忽然露出了笑意,笑吟吟地道:“逃婚的那个白无常?”

        七音染道:“正是晚辈。”

        她知道眼前这人是后土娘娘,与天帝平起平坐,距圣人之半步之遥,哪敢怠慢。

        老婆婆点点头,道:“做冥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有什么不好?”

        她忽地白眉一皱,道:“为了房中那个男人?”

        七音染吱唔道:“不……不是,晚辈逃婚时,还不认识他。

        不不不,不是不认识,是没有喜欢他。”

        这句话说完,七音染刷地一下,俏脸通红。

        这言外之意,不就是说她现在喜欢了那个男人么?

        孟婆倒也没有打趣调侃她的意思,只是嘿嘿一笑,道:“你要找蒲儿?”

        七音染这才知道孟婆所为何来,面对这样一尊神祗,她实在生不起一丝诳骗的念头,便恭恭敬敬地道:“是!蒲儿原是晚辈的侍女,晚辈逃婚时,为了帮晚辈拖延时间,蒲儿冒名替我上了花轿,我担心……她会触怒冥王,遭了不测。”

        “有情有义,好!”

        孟婆的眼中露出一丝欣赏,微笑着点点头:“房中这男子呢?

        可是因为对你有情有义,所以陪你入地府?”

        七音染在女孩子们面前,就是一副污妖王、女司机的模样儿。

        而在男人们面前,她曾为一方阴神,不管是本领还是地位都极高,也是气场十足。

        可如今面对着一位没有丝毫神威外泄,也不曾以本相示人的老婆婆,却是乖巧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脸蛋儿憋得跟初次下蛋的小母鸡儿似的,讪讪答道:“不……不是,蒲儿生前,曾受他照顾,视如亲妹。

        所以得知蒲儿在阴曹受苦,他才……”“呵呵,这么说,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啊。”

        孟婆笑了一声,突然笑容一敛,道:“若他不是有备而来,那他随身带着无数真金,又是何道理?”

        七音染一呆,道:“这个……晚辈也不晓得。”

        孟婆颤巍巍转身,道:“好,老身去问问他。”

        七音染赶紧举步上前,孟婆忽然停身,老眼一乜,扫了七音染一眼。

        七音染如遭雷击,赶紧站住。

        孟婆淡淡地道:“老身很欣赏你,所以,你最好乖乖站在那里,不要动。

        不然,老身很想试试,把一尊阴神丢进黄泉源头,看看她的肉身和灵魂,会不会一起破碎。”

        孟婆此时的样子毫无威胁感,她也没有透出一丝神威,但就是这样一句语气平缓的话,却让七音染遍体生寒。

        世人只知后土娘娘,却忽略了她曾经只叫后土。

        那是十二祖巫中的十一妹。

        十二祖巫是什么?

        那是十二尊战神!蚩尤、刑天这等脾气暴躁、杀人如麻的大巫,在他们面前都要乖得像个三孙子似的。

        他们如此敬畏,可不仅仅是因为十二祖巫的辈份高,你的长辈不严厉,只能从小宠溺惯坏了你,会叫你心生敬畏么?

        眼前这位老婆婆,可是曾经与妖族天庭大战,击杀过不知多少天庭巨妖的一尊女战神啊。

        七音染毫不怀疑孟婆的话,她知道孟婆不是在恫吓她,孟婆根本不需要恐吓她,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罢了。

        于是,七音染就像中了定身法儿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眼睁睁地着着孟婆拄着拐,颤颤巍巍走进房去。

        她没担心过孟婆会对陈玄丘不利,彼此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如果孟婆有心对他不利,她又能做什么呢?

        这位老婆婆只需伸出一根小指,就能像摁死一只蚂蚁,把她从三界抹杀。

        她最多,也就和陈玄丘,一起死。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