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77章 黄泉路上作伴

第377章 黄泉路上作伴

        大地震颤起来,仿佛有一头凶猛的地龙在翻身。

        空中有一道道的蓝色闪电扭曲着、炸裂着。

        厅中众人几乎站立不稳,一个个骇然惊呼。

        宁家后宅,老太爷宁尘飞身掠向前厅,快逾闪电。

        虽然那神力激荡已牢牢地控制在宁府大厅之内,但仍有丝丝神气逸散,宁尘就在后宅,自然感应得到,再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种力量。

        他是神官,每天与天界打交道,他清楚地感应到,那股逸散而来的力量虽然已经极微弱,却是很纯粹的神力。

        有神明下临凡间?

        宁尘不敢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神明直接现身人间界。

        宁家的大厅毁了,地面像活了似的扭曲撕裂开来,形成一条条尺余长的缝隙。

        所有人都惊慌地看着地面,感觉似乎下一刻,就会有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头上生着锋利而巨大的牛角的魔鬼,要从那地下裂隙中爬出来了。

        却不料面前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蓝色闪电,随后一道白影从那缝隙中一闪而出。

        那道白影刚一出现,一股无可抵御的铺天盖地的威压便扑面而来。

        在场众人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着他们的肉身,让他们动弹不得。

        莫大的威严,令所有人都跪伏于地。

        只有两个人,仍然稳稳地站在那里。

        一个是站在厅中的陈玄丘,一个是刚刚出现在大厅门口的宁尘。

        其他所有人,包括天不怕地不怕的恶来,都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并不是有什么沉重的力量压在他们肩上,而是心灵上产生的一种强大压力。

        只有常与上界神祗沟通的宁尘抗压能力强,还站在那里,但也远不及厅中的陈玄丘显得轻松。

        “啊!重新穿上这身久违的装束,还真是叫人感慨万千啊!”

        七爷大概骨子里有点女文青的范儿,情不自禁地又发感慨了。

        她的声音依旧慵懒、性感,穿着依旧是雪白合身的长袍,黑面白帮的皂靴,杏眼桃腮、肌肤如雪,尤其是一头银白色的标志长发,长发披在肩后,头上则戴着一顶造型别致的高帽子,上边写着四个小篆“一见生财”。

        宁尘吁了口气,原来是一尊阴神,这扮相应该是白无常无疑了。

        这个时代,三界初分,天庭的手还没有插到冥界,西方极乐天世界也在努力向冥界扩张,但也还不曾把手插进去。

        而此时的冥界也还没有出现十大冥王,阎王此时只有一个。

        所以,侍奉天界,以天界神祗在人间代言人身份自诩的奉常寺神官,和地府神官并没什么联系。

        宁尘拱了拱手,自报家门:“奉常寺右亚祝宁尘,见过七爷。

        不知七爷显真身法相,驾临寒舍,宁某有失远迎,恕罪。”

        七音染摆摆手,笑嘻嘻地道:“原来你是天界神仆啊,你忙你的,我不找你。”

        七音染把手中细细的银棒用手指灵巧地拨弄着,款款地走到陈玄丘身边,嫣然道:“小丘丘啊,你唤我到人间来,做什么?”

        宁尘、宁致远、宁光南等人听了尽皆大惊,哪怕先前就知道,也是此时才意识到,陈玄丘竟把一尊阴神唤到了人间。

        陈玄丘方才已经用神念和七音染急急取得了联系,所以七音染才穿上了这身早被她舍弃的冥界官服。

        此时她也清楚是陈玄丘有求于她,有什么目的,她还不知道,不过这可不影响她“趁火打劫。”

        当初进了陈玄丘这葫中世界,她和陈玄丘的身份地位便来了个大颠倒,心高气傲的七音染一直有些不甘心,本来人家在上边,现在却一直被他压在下边,翻身都难,怎么甘心?

        所以她才怂恿吉祥造陈玄丘的反,未尝没有想给自己出气的想法。

        如今造反大业才刚刚计划完毕,还没开始执行,陈玄丘忽然唤她出来,看这样子,分明是有求于她,她还不摆摆架子?

        陈玄丘暗暗瞪了七音染一眼,面上却是恭恭敬敬,欠身道:“七爷在上,人界陈玄丘,恭请七爷临凡,是有一事相求。”

        陈玄丘说着,走到郭文秀面前,道:“二少夫人,你,是被大少夫人故意绊倒,以致流了孩子?”

        虽然看到有阴神出现,但郭文秀毕竟也是修真世家出身,经多见广,她咬牙道:“是!”

        陈玄丘又转向玉娥,道:“大少夫人,你说是二少夫人自己跌倒,陷害于你?”

        玉娥沉声道:“是!”

        陈玄丘微笑道:“好!这事儿,我断不了,在场没有外人,物证更是谈不上,你们各执一词,谁能断个明白?

        只能依常理判断。

        而依常理的话……”陈玄丘道:“就算我是士师,我也会判你有罪。”

        玉娥惨然一笑,道:“我明白,所以……我才懒得辩驳。”

        陈玄丘双手向七音染一指,像打了亢奋剂似的:“可是,现在有了白七爷,那就不一样了!阳间查不明白的事,咱们可以去阴间查!这件事,可还是有一位目击者的,那就是你那逝去的孩儿……”“哗!”

        陈玄丘说到这里,众人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哗然,这种解开真相的办法,他们实在是想也不敢想。

        谁能想过,有人能直接与冥界沟通,还请出一尊阴神来?

        陈玄丘说到这里,迅速看了众人一眼,就见郭文秀一脸的惊愕,玉娥半信半疑,宁光南满脸喜色,一旁的麻碴儿却微微有些慌乱。

        陈玄丘一边观察着众人神色,一边用神念急急与七音染沟通。

        “七音姐姐,你可以把郭文秀的孩子魂魄唤上来,与他们对质吗?”

        “我……我唤个屁啊,冥界人手很短缺的好么,再说我都逃了多久了,我哪知道那孩子现在何处,我找不到他呀。”

        “啊?

        你堂堂鬼帅白七爷,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这是小事儿吗?

        这比帮你打架难多了好么?

        要不我就亲自回阴间去找。”

        “好啊好啊。”

        “我可是逃婚逃出来的,我要是回去,一旦被冥王发现……罢了,谁叫我不能违抗你的命令呢。

        死就死吧。”

        “不至于啊……那大不了,我陪你去啊,实在不行,我带你逃命。”

        “这你说的啊,那我就去。

        不过,如果我们能抢在那孩子再次投胎前找到他,也未必能把他带回阳间,隔了几天了,肉身又未完全成形,他的魂魄回不来,一来就散了,我也护不住他。”

        “那我把他们几个也带去?

        当场问个清楚明白。”

        “成!不过,他们是阳魂,受不了冥府的阴风,这不要紧,我抽了他们的魂魄,藏在我的法器之中,需要他们出来见证真相的时候,唤出来,只捱片刻还能支撑。”

        两人计议已定,陈玄丘便道:“大少夫人,二少夫人,二少爷。

        白七爷愿意帮我们找到那个流产的孩子,自他口中问出真相。

        你们三人,由我和白七爷带入冥府,去寻那孩子,如何?

        有二少爷在,相信不会再出现各执一辞的情况。”

        要带人下地府?

        这种事情,闻所未闻,宁致远不禁把目光投向了父亲。

        他父亲是奉常寺的高阶大神官,经多见广,此事只能由他来决定了。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宁尘,宁尘这才知道陈玄丘此来是为了此事。

        一看恶来和季胜两兄弟,再想到他们的父亲蜚蠊一向站在陈玄丘一边,宁尘已经他今天是为长孙媳妇玉娥出头来了。

        他前两日在奉常寺,听说孙媳妇儿摔了一跤,动了胎气,急急就赶回来了,结果却痛闻孩子已经流产,两个孙媳各执一辞,他也断不了这桩公案,循着常理,也只能认为是长孙媳妇所为。

        这几天想到自己第一个亲孙儿就这样失去了,宁尘心情不好,在后宅中也是郁郁。

        如今陈玄丘神通广大,居然可以带人下地府查案,他自然认得出,这白袍美少女,的的确确就是一尊冥府神祗,所以并不怀疑其中有诈。

        宁尘想了想,便断然道:“好,老夫依了你,陈上大夫若能为我宁家搞清楚这桩公案,宁某承你这份人情。”

        陈玄丘大喜,由白无常带路,去阴间找一个小鬼儿,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若能由此攻克宁尘,自己在水泼不进的奉常寺便也打开了一个缺口,一举两得啊。

        陈玄丘微笑着看向宁光南三人,道:“如何?

        三位肯么?

        你们放心,不论谁是谁非,我都会把你们安全带回来。

        这事儿,终究还是要由宁家长辈处断。”

        玉娥挑眉道:“有何不敢?

        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拍门。”

        郭文秀道:“麻碴儿。”

        麻管事赶紧捂着肿胀的脸庞上前一步,郭文秀道:“我随陈上大夫和冥府阴神前往地下界,去见一见我那苦命的孩儿。”

        说到这里,她举袖拭了拭泪,哽咽地道:“我魂魄离体时,你自看顾好我的肉身。

        我去去就回,顶多一两日功夫,莫要出了差迟。”

        麻管事恭声道:“奴婢省得,大小姐放心。”

        陈玄丘又看向宁光南,宁二公子毫不犹豫地道:“我跟你去!”

        白七爷颔首道:“好,好的很!”

        她伸出那根银亮亮的魔法棒,在宁光南额头轻轻一点,就见一道小小的半透明人影儿从他额头漂了出来,一掌大小,五官身形,与其本体宛然一致。

        那魔法棒头产生了一股吸力,一下子将他摄入其中。

        七音染依次施为,玉娥和郭文秀并不反抗,二人被魔法棒点中额头时,都不由自主向旁边站立的对方乜视了一眼,满怀仇恨。

        七音染做完了这一切,对陈玄丘笑嘻嘻地道:“小丘丘,走吧,黄泉路上,你要与我作伴喔。”

        陈玄丘呆呆地问道:“你不用点我一下么?”

        七音染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没了肉身,还剩几分本领,怎么帮我打架?

        走啦,跟紧点,空间裂缝只能稳定片刻,迟了被它撕碎了你,可不怨我。”

        说着,七音染双手往空中一撕,空间顿时一阵扭曲,一道蓝色闪电状的扭曲光线闪现,被她渐渐撕开一道口子。

        七音染纵身就往那道缝隙跃去,陈玄丘一看急了,空间裂隙一旦合拢,那就是世间最可怕的切割兵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坚硬到不被它切断。

        所以,他也赶紧纵身一跳。

        在场众人,包括宁尘这位大神官,从未见过撕裂空间穿梭往来的本领,这是除了巫族帝江一脉、妖族饕餮一脉天赋空间异能外,只有神明才能拥有的力量。

        是以一个个看着这被白七爷纤纤双手撕开的空间裂缝,满怀敬畏。

        接着,他们就看见白七音往空间裂隙中一钻,紧跟着一道人影闪至。

        然后,白七爷和陈玄丘就脸贴脸儿地卡在了那道空间裂缝处。

        “浑蛋啊,你要害死我啊。”

        “快点挤啊,要死人啦。”

        “我动不了啊,怎么挤啊!”

        “动不了你还推我?

        你抱紧我腰啊,来来来,出气,收腹……”“卟嗵!”

        也不知道两个人摔在了什么地方,二人一起摔进去了,空间裂缝合拢,锋利无匹地切断了七音染的一片袍襟,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宁尘看着这一切,忽然有点担心了,这个……他们……怎么感觉不太靠谱呢……PS:这两天开会,要少更点,这章3700,皮薄馅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