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67章 人家的家长

第367章 人家的家长

        陈玄丘把父亲陈道韵与母亲苏青绾的事情从头到尾,对殷受说了一遍。

        而连贯着他父母双亲发现的,自然是天道对人间的大阴谋。

        殷受这个“天之子”只听得脸儿一会儿红了、一会儿白了,一会儿绿了,一会儿铁青,一会儿又黑了,跟一条变色龙似的。

        陈玄丘全说完了,才对殷受道:“你的祖先,曾被天界选中,做为清洗前朝的执行人。

        但是现在,大雍王朝已经快要没了利用价值,天界要重施故伎,而这一次,他们选中的执行人,显然就是姬侯。”

        殷受颤声道:“天庭既然自古至今,一直就在这么干。

        那么多王朝都无法逃过这一劫,我大雍,能逃得过么?”

        陈玄丘道:“自古至今,从没有哪一个王朝发现过这个大秘密,而现在,有人发现了。

        再说,既然横竖都是一死,为什么不试一试?

        试一试,或许还有活路。

        就算依旧没有活路……”陈玄丘仰首望天,冷冷地道:“至少,我们拼过!我们,没认过命!”

        殷受道:“那……是不是我们只要把姬国灭了就行了?

        我们可以主动发兵啊,发兵啊,立刻灭了姬国。”

        陈玄丘摇头道:“姬国不比东夷,东夷本来就是上天用来给姬国创造机会的,但却并不想让东夷抢了姬国的风头。

        你信不信,如果我喊来所有具有大神通的朋友,一起攻往姬国,姬国马上就会出现无数的高手,与我们为敌?”

        殷受瞠目道:“姬国哪来的那么多高手?”

        陈玄丘道:“如果有需要,你以为……”陈玄丘再次看向天上:“你以为他们不会想法设法派人来么?

        那上边的啊,多是一些既要脸皮,又不要脸皮的人。

        他们要脸,要奉承,要奉迎,要人把他们高高地供在上边当神仙,所以他们不想给任何人一种他们掺和了人间搏奕的印象。

        他们不要脸,所以他们策划一切,左右一切,当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向走去时,他们就下绊子、使阴招,背后捅刀子,或者拉偏架。

        最后,美其名曰:民心所向,气运所归。”

        陈玄丘叹了口气,道:“因为,他们毕竟不是人,他们已经不是人。

        那天上住着的,不是人啊!”

        陈玄丘不是在骂人,他说的是一句很痛心的话,殷受懂。

        但殷受还是有些迟疑:“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决定,先对奉常寺下手。

        奉常寺,也是天庭的弃子,不是么?”

        陈玄丘道:“是,但我们无法把他们都说服过来,我也不敢去说服,他们的祷告,可是能直达天庭的。

        只要有一个人我试图说服而失败,结果会如何?

        我的父亲已经失败了,我想,他固然拉到了很多相信他的兄弟,但也一定有人背叛他。

        所以,他才会失败。

        如果我也这么做,天庭会马上知道我们想干什么,我们会立刻完蛋。

        你不要忘了,那些虔诚的奉常寺中人,很多是从小入寺,他们所听的一直是替天行道,他们的祈祷,能直接沟通上界,我能一番话就让你毫不怀疑地相信我,我能让他们这么相信我吗?”

        殷受道:“可,奉常寺下属分院,分别在各地与各国,寡人现在,不确信能号令诸国,同时捣毁奉常寺。

        同时,有奉常寺在,诸国中有些有不臣之心的,还能隐忍不动,失去奉常寺弹压,只怕……”殷受看了陈玄丘一眼,道:“只怕,我们完蛋的更快。”

        陈玄丘道:“姬国很快就起兵了,但是只要我们不动用凡人界几乎不能承受的力量,那些既要脸又不要脸的天人,就不会轻易插手。

        而奉常寺这边,暂时固然有用,可就像一只手,它已经溃烂了,但你要是想用,现在也能用它拿刀。

        可你若是不尽快把它割掉,早晚,你的一条手臂都没了,然后就是全身。”

        陈玄丘凝视着殷受道:“我知道,凶险很大。

        所以我刚才就说过,这个病,有可能治不好,反而加速死亡,也许两年就死了,但总有一线生机。

        你是愿意再捱个十年八年,一定死,还是愿意搏一搏,你自己选!”

        殷受听了,顿时纠结起来。

        要对付奉常寺吗?

        哎呀,谈太师现在掌着奉常寺呢,他是我的大忠臣啊,难道我要对他开刀?

        对谈太师说明情况呢?

        不行,太危险了,正如陈大哥所说的。

        再说,捣毁所有的奉常院,包括奉常寺,谈太师出面,也一样说了不算啊,那些神官会跟他拼命的。

        我要自己干掉奉常寺?

        可姬国行将造反,我先自毁大将,这不合适吧?

        可陈大哥说的也对,天柱地维,必然镇压着了不起的大人物,如果我把他们都放出来……九日啊,九日当空,神仙也要被烤死吧,还怕对付不了他们?

        不对啊,如果他们这么厉害,怎么会被人抓起来呢,如果我率先挑起事端……我将是殷家的千古罪人呐!陈玄丘看了半天,就见殷受的眉头越拧越高,跟一块榨菜疙瘩似的。

        陈玄丘突然想起殷受的选择困难症了。

        糟了,我怎么把这事忘了?

        让他做决定?

        我先回家吃个晚饭,明天走一走朋友,再去深山访访道,找个洞府闭关个百八十年,他可能都没有决定,他能纠结到死。

        想到这里,陈玄丘慨然道:“受受,你信不信得过大哥?”

        这一次,殷受没犹疑,挺胸道:“信得过啊!”

        陈玄丘又道:“你说大哥会不会害你?”

        “不会啊!”

        “那我替你决定好了,你只管按我说的做,怎么样?”

        殷受如释重负,欣然道:“好,这就好办了,你来决定吧!”

        陈玄丘:…………苏夫人和妲己母女相见,一时有说不完的话儿,眼见天色将晚,陈玄丘决定今晚就让妲己住在自己宫里,自己先回府邸。

        殷受毫无意见,自从把这难决之事交给陈玄丘,他就一身轻松,没他事了,他很开心,他现在就想着晚上送点什么好吃的东西来,自己该如何表现,起码要表现的稳重一些、慈祥一些……他在考虑要不要把眉毛描白一些。

        陈玄丘看着他那魂不守舍的样儿,有些难以置信,这可是比谋国更严重的事儿啊,是要对付上天啊!他把这事甩给我,然后他就没事了?

        再也不放在心上了?

        他这……他也太佛系了吧!不管如何,天子这一关过了,他就好执行下一步计划了。

        原本陈玄丘可是预料了种种困难,就连殷受相不相信他透露的这个大秘密,他都准备了十三种方案,准备到时有地放矢,结果全没用上。

        所以,虽然前程茫茫,压力巨大,至少此刻的陈玄丘一身清爽。

        一身清爽的陈玄丘高高兴兴地回了府邸,刚一掀帘儿下了牛车,就有一人猛冲过来,一把揪住了陈玄丘的衣襟。

        咦?

        妲己不是进宫了么?

        这是谁想嗅我?

        因为那人靠的太近,陈玄丘没看清楚,他仰了仰身子,才看见是李镜。

        李总兵鼻孔翕孔,似乎在喷着火焰,双眼瞪得铜铃一般,一声咆哮,便喷了他一脸的唾沫星子:“妖孽!我儿子呢,我儿子呢?

        我家小三儿呢?

        你用了什么妖法,怎么就阉了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