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61章 竟是一个女魔头?

第361章 竟是一个女魔头?

        谷中温泉生雾,叶肥花好。

        空气有些湿意,却不及南子眸中那水汪汪的湿,如花蕊上缀着的露水,晶莹玉润。

        流水潺潺,她的声音也似流水一般的悦耳:“我再问你一句,我比王舒窈如何?”

        陈玄丘一摊手:“感性告诉我,应该说你更好。

        但是咱们凭心而论,你确实不如她!”

        南子笑了,这一笑,如云开见月,丽色惊人。

        她腕上的水环蓬然一声炸开了,化作一团乳白色的迷雾,南子的身影还在雾中,影影绰绰。

        她只迈了两步,就从那雾中走出来,她的模样,已然发生了巨大变化。

        她头上戴了一顶小巧的异域风情的金冠,冠上缀着象牙的坠子。

        她眉心有一点红梅花瓣,惊艳无双。

        她身上披着七彩的璎珞,金丝短袄,红绡长裙,云肩合袖的天衣。

        那衣袍,都恰到好处地暴露出一痕如雪如玉的肌肤,性感逼人。

        可她娇媚的脸庞,偏生极其神圣庄严,极其肃净清纯,配着头上庄重的法冠,显得不可亵渎。

        两种风情完全相反的极致之美,同时在她身上呈现出来,却显得那般和谐。

        她精致的足踝上、纤秀的手腕上,优雅的颈项上,都有小小的金铃,随着她婀娜的举动,发出悦耳的声音。

        那悦耳的金铃声,配着她娇媚可人却又不容亵渎的容颜,那衣袍下随着走动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将声色诱惑,动静滋味,如泉水灌溉一个渴得嗓子冒烟的人,滋润着陈玄丘的心田。

        以陈玄丘的见识,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换了这样的装束,这是什么功夫?

        陈玄丘更不明白,她这一身装束从何而来,意味着什么。

        但是,陈玄丘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于是他大喝一声,一拳向前捣去。

        剑已收起,用剑刺去?

        陈玄丘本能地没有这么做,他感觉到的威胁,是一种要被征服的恐惧,而不是生命面临威胁。

        面对这样活色生香的一个美人儿,他也举不起剑来,更不要说南子对他有救命之恩,难以下手。

        陈玄丘眼看着南子仍媚意盎然地走来,这一拳狠狠打在了她的胸上,她竟不闪不避,犹自眉眼盈盈,含笑妩媚,不由得心中一惊,急急收力,撤回了五六分力道。

        亏得他仓促间收了力,否则就要一头栽出去,因为这一拳打到,眼前一花,形貌大改的南子已经换了一个方位,仍旧嫣然而行,款款而动,仿佛从来不曾移动过。

        陈玄丘大惊失色,再不收力,拳掌叱喝,贴身肉搏,以他的拳脚功夫,任何一个法师类高手,贴身近战,都要被他搞得手忙脚乱。

        可是南子却神色从容,倏左倏右,陈玄丘渐渐发觉,她不是以幻像或瞬闪一类的功夫在迷惑自已,而是真的在他拳头堪堪及身的刹那,险之又险地避开去。

        那种感觉,就像……就像他曾经看过的小说里所描述的—――凌波微步。

        那么,它还是利用对手的误判,避向相反的方向啊,所以才能料敌机先。

        陈玄丘心中一动,突然闭上眼睛。

        大概,也只有对着南子这个敌人,陈玄丘才敢这么做,大胆地关闭了重要的一识,而不担心对方会猝下毒手,取他性命。

        但是陈玄丘只一闭眼,却比中了一剑还要惊恐,登时骇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因为他几乎以为自已没有闭眼,他闭上双眼,依旧清楚地看到了南子的笑靥,笑得风情万种,走得百媚千娇。

        真见了鬼了!“这是什么功夫。”

        陈玄丘想着,竟尔叫出了口。

        “梦魇领域呀,你说它是真,它就是真,你说它是假,它也是假。”

        南子居然没有趁机发起攻击,而是停下来,向陈玄丘眨眨眼,说出了功法的名字。

        她的声音也变了,变得有些空灵,有些缥缈,仿佛一根羽毛,在轻轻撩拨着陈玄丘的心,让他痒痒的。

        梦魇领域?

        那是什么玩意儿,想来依旧不过是一种迷幻术法了,就如妲己曾经对我做过的那样。

        只是,这种心法竟然闭上眼睛,依旧受它影响,倒是别有神奇之处。

        陈玄丘想。

        此时若是东海老龙王这样的老怪物在,听到这句“梦魇领域”,只怕就要当场吓尿了。

        龙性本淫,如何抗拒得了诱惑无力的梦魇领域?

        就算天柱峰主人那样的高手,听了也得忌惮万分。

        因为,就算南子功力不够精深,控制不了他这样心志如铁的高手,可架不住“梦魇领域”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

        南子竟然会“梦魇领域”,她身后那个人,惹不起啊!不,他不是人,他是—――天魔!很多词汇,古今含义大不相同。

        比如魔,魔在太古时候,只是对某一类功法特殊的修行者的定义,并没有正邪或褒贬之意。

        比如北阴大帝,地府冥界的最高神明,也常被称为北阴大魔王,那可是天地间的一尊正大神祗。

        南子这“梦魇领域”,就传自一位大魔王,而且是魔王之首,天魔之王波旬。

        只是不知道这南子是这位大魔王的第几世传人,想来不会是他的亲传,否则,就算是天柱峰主人,也得退避三舍。

        对人而言,三界分为天地人三界。

        而对追求至高修行境界的修行者而言,三界则是指欲界、色界和无色界。

        其中欲界,便是六道所居。

        正如有阳就有阴,欲界之中除了天道,还有魔道。

        鸿钧合于天道,补全了天道,为圣贤仙神之首。

        它已无形无态,是为规则秩序。

        魔道也是一样,魔道也有规则秩序,而其最高者,是为“我执”,除了斩却三尸的六圣,已经不受“我执”控制,其余诸仙神,也依旧要受制于“我执”这道枷锁。

        而天道之下,有型有相的至高者为六圣。

        魔道之下,有型有相的至高者为六天魔。

        六圣隐隐然以老君为首,六天魔却是上下分明,就是以第六天魔王为最高。

        第六天魔王就是波旬。

        波旬的道行有多高?

        后来西方教立教宗,波旬大爷闲极无聊,还曾三番五次跑去戏弄,阻挠他修行,也未见西方二圣奈何得了他。

        天魔道当然不是刻意针对西方教的修士,只是西方教一脉善于抓住机会宣传自已,趁机碰瓷,宣扬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好像他们是专门的驱魔斗士似的。

        想不到,南子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天魔道传人。

        难怪她从不在人间显露这最强的本领与形象,以她尊贵世家之女的身份,岂会在人前以这副形象现身?

        裸露身形,呈现色相。

        可是,如今她既然已经以这副形象出现在了陈玄丘面前,岂非也就意味着,她今天一定会杀了陈玄丘?

        南子仍然眉眼含笑,但眸底深处,一抹杀机已然呈现。

        是陈玄丘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她,既然逼出了她的六欲天魔法相,那她就得要陈玄丘的命!陈玄丘的命是她救的,再拿回去,天经地义!年纪轻轻的陈玄丘,意志心境能高明到什么程度,岂能对付得了六欲天魔之法?

        那他,岂非就要死在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