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51章 冰雪世界的爱情

第351章 冰雪世界的爱情

        小饕餮昱铭年纪还很小,吞噬过的生物自然也极少。

        被他吞噬且禁锢在异空间的生物,因为那些异空间有的酷寒无比,接近绝对零度,有的酷热无比,宛如太阳的表面,还有些空间没有一丝空气,所以所吞噬并禁锢的生物,有些当场就死亡了,甚至尸首都不复存在。

        这种情况下,能在异空间生存,还有闲心留字,而且在小昱铭尚很短暂的生命里,曾经有幸被吞噬的生物,那毫无疑问,只有朱雀辞。

        因此,这壁上的题字,本该只有朱雀辞。

        但是,饕餮做为一种太古神兽,他的腹内先天就拥有连接某些奇异空间的能力。

        因此,上一任地维主人和现在的小昱铭,甚而是世间其他饕餮,又或者是某些掌握有高深空间异能的大能,他们所联结的异空间,有时可能发生重叠。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会把放逐的生物,禁锢在同一个空间里。

        所以,陈玄丘通过小饕餮昱铭被放进这个空间,并不意味着现在或曾经,没有其他空间高手或者饕餮曾经吞噬过什么生灵,并且曾放逐到这个空间。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冰壁上的题字,可能来自于任何时代的任何人。

        因此,九阳吵吵嚷嚷着分析,有可能是什么神功秘笈、有可能是什么关系天地的大秘密时,陈玄丘深以为然。

        他把凤凰信之羽凑近了,脑海中不断闪现着西湖梅庄地下囚室里的“吸星大法”,然后他就看到冰壁上刻着:陈玄丘!陈玄丘!小丘丘!臭男人!九阳之一惊呼道:“这是一个精通卜算之学的高人!”

        九阳之二吁叹道:“咿~~呀!他居然算得出狐哥的名字,还知道狐哥有朝一日会出现在这里。”

        九阳之三急急催促道:“快看看,他还说什么了?”

        陈玄丘糗糗地道:“别看了,这就是雀辞刻下的字!”

        九阳不理他,那冰壁上确实没有字了,九阳心头火突然从凤凰信之羽中一跃而出,分成九朵火焰,分别飘向四面八方。

        陈玄丘面前顿时就黑了,他不辨东西南北,也不辨上下左右,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看着九朵火焰冉冉飞去,照亮了极远处一片片冰壁。

        原来这冰雪世界竟然这么庞大,方才火光一起,映得四下里一片通明,他还以为这里已巨大无比,可是此刻眼看着九朵火焰飞得远远的,相继点亮一座座水晶世界,可他面前却是一片漆黑。

        陈玄丘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大的极寒空间,他方才所见的冰壁并不是蔓延至整个冰雪世界,而只是这一方空间的一座冰山。

        这里有许多冰山,冰山之间并没有联系,所以九阳心头火各自飞去后,这里断了光源,便一片漆黑了。

        陈玄丘等了等,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上那片光滑的冰壁。

        这里酷寒无比,但凤凰信之羽即便已经失去凤凰神力,一触及这样的酷寒,仍能散发出温暖之意,包裹着陈玄丘的身躯,使他能禁受得住。

        他不知道血脉苏醒后,他有什么本事在这个空间里生存。

        九阳说过,四灵血脉,都是饕餮空间禁锢不住的。

        但他血脉尚未苏醒,他不知道自已会有什么能力在此生存。

        此刻来说,这凤凰信之羽无疑是救了他一命。

        陈玄丘的手指轻轻抚上那块冰壁,抚着那刻出的字迹。

        一个字、一个字……陈玄丘似乎能意会到朱雀辞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刻下的这些字。

        她独自一人困在这空寂的酷寒空间里,突然听到他在外面深情款款地诉说情话,哪怕她平时再傲娇、再矜持,再脸儿嫩,此时此刻,也会说不出的欢喜吧?

        陈玄丘想着,一向英姿飒爽、高高在上的朱雀女王,若是一脸娇羞地垂下头,咬住一绺汗湿的发丝,软绵绵的小拳拳轻轻捶着他的胸口,娇嗔地说一句:“臭男人……”陈玄丘心中一荡,忍不住露出一丝甜蜜的笑意。

        “呼~~”九团心头火突然同时出现在陈玄丘面前,火苗跳跃着,映红了他的脸。

        九阳之一说:“哗,你为什么笑得这么淫荡?”

        九阳之二说:“老三,你懂什么叫淫荡?

        我看这叫猥琐。”

        九阳之三说:“老四说的对,就跟你偷袭老五成功时笑得一模一样。”

        陈玄丘惊诧地道:“你们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九阳之四说:“凤凰信之羽在你手里啊,同属真火,性质相近,要激起它的共鸣,迅速接近,很容易的。”

        陈玄丘不懂,继续岔开话题道:“你们有什么发现么?”

        一朵火焰摇头,看起来就像是在摇摆,煞是可爱。

        九阳之五说:“我看到一句话,写的是‘这就是我娘给我找的男人。

        厚脸皮,啐!”

        陈玄丘退了退,道:“小心些,别燎了我的脸,兄弟我可是靠脸吃饭的。”

        九阳之六道:“我看到一句话,非常的凶狠!”

        九阳之七惊道:“你看到什么了?”

        九阳之六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九阳之八道:“果然凶狠,这是多大的仇恨啊,居然要发誓跟人家同归于尽。”

        陈玄丘没理这个半文盲,他的心中怦然一震,这不就是他与小饕餮演戏时的说辞么?

        想不到小朱雀不但听见了,还一笔一划地写在了冰壁上。

        她刻下这一行字时,心里一定甜蜜无比吧?

        这样一想,陈玄丘顿时心花怒放。

        冰山美人固然看着高贵,男人也很希望自已的女人能对别的所有男人不假辞色,冷若冰山。

        不过,若是对他也是冷若冰雪,那就寡淡无趣的很了。

        男人喜欢女神,但是一旦躺在同一张床上时,还是喜欢她像个神女。

        那才叫知情识趣,琴瑟合鸣。

        陈玄丘忙道:“你们还看到什么了?”

        九阳之不知老几说道:“我想你了!”

        又一个九阳之不知老几大声说道:“你若敢对别的女孩子也这么说,我就阉了你。”

        “阉了你,阉了你,阉了你……”陈玄丘惊道:“怎么这个空间还有回音?”

        剩下的三个不知道九阳之老几异口同声地答道:“我们看到的,都是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