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49章 狍鸮别

第349章 狍鸮别

        地维主人脸色一沉,道:“陈玄丘伪造身份,潜入我地维秘境,老夫自然不会饶过了他。

        小儿出手,亦是为了降伏陈玄丘,何来包庇之说?”

        老龙王道:“吞噬神功,是生是死,还不是在你一念之间?

        方才我东海之龙,便被你儿吞而复吐,安知你们不会寻个机会放出陈玄丘?”

        地维主人正色道:“老夫可以保证,若陈玄丘能脱困而出,绝非老夫故意纵放。”

        老龙王一听,鼻子都快气歪了。

        这老混蛋,连句场面话都不讲了,什么叫他若脱困与我无关?

        这不明摆着一定会放他出去么?

        朱雀辞和妲己等人自然也听明白了这句话,所以一时无人发动。

        此时狂猎突然双眉一振,大笑道:“地维主人,你要仗势欺人么?

        旁人怕你,狂某可不怕。

        来来来,方才打得还不过瘾,你我二人比过。”

        狂猎说着,便大步走向地维主人。

        李洛儿气极,顿足大呼道:“师父,陈玄丘本无意冒犯,我们天柱,何必替人强出头。”

        李洛儿说着,就想上前拉住师父,可刚走出两步,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一听那人神念传音,李洛儿顿时一惊,讶然看向地维主人,脚下却已停住。

        传话给她的人,竟然是地维主人。

        地维主人只传了一句话给她:“是老夫邀令师相助,莫要阻拦。”

        相助?

        相助什么?

        李洛儿目光望去,地维主人不着痕迹地向她微微一笑。

        因为她正站在狂猎身后,旁人纵然看见,也只以为是向着天柱峰主人狂猎淡淡一笑,没人意识到他是在向李洛儿微笑。

        地维主人也大步走了出来,畅然笑道:“天柱地维,并列世间。

        可惜你我二人,却从无一战。

        老夫也想知道,究竟是我妖族神通了得,还是你巫族本领高强。

        狂猎兄,请了。”

        “狍鸮兄,请!”

        狂猎说罢,劈掌如刀,硬生生撕裂空间,劈向地维主人头顶。

        祖巫一族,肉身最强,他们的肉身,就是最好的武器,一拳一脚,何异于神兵利器。

        这一掌削下,就是世上最凌厉的刀,就算是一块精铁,也能被狂猎一掌劈为两半。

        地维主人大笑一声,一拳打向狂猎胸口,这一拳击出,整个身体都连成了一线,仿佛掷向狂猎的一杆投枪。

        妖族大圣,肉身也是强悍无双,饕餮一族最可怕的自然是吞噬神功,但却并非只有这一技之长。

        “轰!”

        铁拳迎上了铁掌,一声巨震,气浪荡开,周围十数丈内,气浪如潮,激荡得众人立足不住,纷纷向后退却。

        只有老龙王敖光稳稳站在原地,可他的束发金冠也被这劲风吹了去,一头霜发激扬。

        天界的普遍实力是高于人间的,这是因为天界的实力下限远高于人间,只要能飞升天界的,已是人间佼佼者。

        哪怕是从小生长在天界的天人一族,从小所习的功法,也是远在人界众生之上,力量自然比人间强大。

        但是,人间并非没有可与天界高手一战之人,有些隐遁人间的高人,纵然到了天界,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不是普通的天界神人可以比拟的。

        比如东海龙王这个级别的高手。

        而天柱、地维两大人间秘境主人的实力,在天界也是不容小觑的大高手。

        人间传说,这两大人间秘境是禁神之地。

        也就是说,神祗临凡,也无法闯入这两大秘境。

        身为这两大秘境的主人,其本领神通,自然有其傲人之处。

        此时,只是一拳一掌之威,方圆十数丈内,能够立足的,竟然只有老龙王一人。

        霸下、朱雀等人自然也是不惧这拳风的,不过,他们本来就站得较远。

        这拳掌一击,二人同声大喝一声“好”,立时变招。

        方才这一击,是力量的较量。

        一击有了结果,狂猎双手同时攻出,一时间竟如长了十七八条胳膊,漫风罡风呼啸,无数只拳头,就像密集打铁的大锤,砸向地维主人。

        狍鸮围着狂猎,头顶、脸颊、脖颈、后背、小腹……一道人影攸进攸退,弹射如闪电。

        一时间,就似有几十个狍鸮,在绕着狂猎打转,从各个方向向他发起攻击,一道道拳意如长枪大戟,激射如潮。

        旁人眼中看来,二人出手便是这般模样。

        众人只看得眼花缭乱,猛然间,狂猎一记钵大的铁拳轰向狍鸮,拳上电光隐隐,雷声殷殷相伴,已然用上了雷祖之功。

        狍鸮双掌一开,地动山摇,面前竟然撕开一道空间口子。

        那空间仿佛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边缘仿佛尖锐的倒刺,无尽狂风被疯狂吸收进去,仿佛一张狰狞的大口,吞向狂猎的一拳。

        这世间擅用空间法术的不多,只要是空间法术,就沾了上乘道法的边。

        大雍城中那位孔九翎孔总兵,所用的五色神光就是一种天赋神通的空间异能。

        五道神光各用妙用,可以刷落他人法宝,甚至包括人身,实际上是把刷中的一切进行空间转移。

        而饕餮一族也是空间法术运用的高手,但其“吞噬”之术,可以吞噬的东西范围更广,而且放逐的也更远,实际上是禁锢。

        孔九翎是把刷中的法宝或对手转移到这一方大千世界的其他地方。

        而饕餮一族却有本事联通其他空间,直接把吞噬的一切封印到一个死寂空间,自然更加厉害。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饕餮一族到了至高境界,不需要动用他们腹内联通的其他空间,直接以双手就可以撕裂空间。

        空间之刃有多锋利?

        天下间再没有什么坚固的东西,能够抗拒空间之刃的切割。

        因为它是把你用两个空间来进行切离,无坚不摧。

        狂猎大吼一声,拳上电光更盛,一道殷雷包裹在拳头上,电光缭绕,噼啪作响,殷雷滚滚,随拳而进。

        甫一接触那个撒开的空间,电光殷雷便同时发作,发出的爆炸之力不亚于一颗核弹。

        如此巨大的能量,尽数被那撕裂的空间吸收。

        那撕裂的空间迅速坍塌,化作一个黑洞,疯狂吸收着周围的一切。

        狂猎这一拳没有被空间之力切碎,二人同时被一股巨力摄向中间,二人凶睛对视,四拳同出,“轰”地一击,又各自撞开。

        二人之间的异相顿时消失,四下里无数的围观者刚刚被一拳震开,这时又被黑洞摄回。

        这一进一退,颇感狼狈。

        众人心中更是惊骇,老天爷!只是他二人交手的余波,就叫我们趋进趋退,控制不得,如果他就是直接对我们出手,我们如何是他对手?

        狂猎和狍鸮似乎越打越是兴奋,二人的拳头都用上了各自擅长的神通,狂猎每一拳,都附着以雷电之力,电蛇闪烁,雷声旦旦。

        狍鸮每一拳,都附着以一个小型的撕裂空间,若非是狂猎强悍的肉身附着以雷电之力,换作旁人,只怕不管是兵器还是拳头,都不是一合之敌。

        因为,只一靠近,就要被那空间撕碎了。

        噼里啪啦,仿佛地裂山崩,一个个空间诞生,一个个空间破碎。

        一道道雷霆爆炸,一道道雷霆湮灭。

        四下里就仿佛置身大海深处,无数道潜流汹涌澎湃,旁观众人只能一退再退,根本无法靠近。

        小饕餮看着父亲大展神威,激动得一对小拳头挥舞不休,只看得眉飞色舞。

        但他却未注意到,地维主人已是天人五衰,寿元将尽,如此动用神功,不顾消耗地施展,他的头发胡须正在变得越来越白,脸上的皱纹也越来越盛。

        老龙王此时也在原地站不住了,不得不飞身退后,拉开距离,所以也未发现狍鸮身上正发生着的变化。

        突然,狍鸮涌身狂进,双拳各自撕裂空间,嘴巴大张,又现一个空间,三个空间裂缝撕向狂猎。

        狂猎似也知道这是狍鸮的竭力一击,他大吼一声,双拳一振,整个身躯都裹在一团电光之中,笔直地投向狍鸮。

        空间之力可怕,但祖巫一脉,向来死战,不会怯战后退。

        “轰~~~”一声巨响,巨大的气浪伴随着无尽的光芒向四下里推去,所有的人,包括霸下、月酌和朱雀,这一次也无法立足稳当,纷纷倒飞出去百丈之远。

        一直站得很近的老龙王就是狂风之下的一片羽毛,呼地一声就被掀得不见了踪影。

        无尽的爆炸之力,无尽的强光,让狂猎和狍鸮立足处变成了一朵刺目的巨大的光团,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仿佛那就是核弹爆炸的中心。

        “拜托了!”

        “我会的!”

        素昧平生的两个人,第一次相见,便是决死一战,但是,似乎那可以托付的人,却可以是他。

        一份玉决,就这样递到了狂猎手上,英雄相惜,这是一种默契。

        强光逝去,气浪稍歇,原地翻腾而起的蘑菇云冉冉腾空。

        众人再向原地望去,那片山头已被削平,狂猎倒地远处地上,狂喷鲜血。

        再看狍鸮,稳稳地立在原地,皓发如雪,霸气无双。

        天柱输了?

        众人心中一惊。

        可这个念头刚刚生出,狍鸮已然退了三步,稳稳坐倒,高声笑道:“饕餮一族,为战而生。

        可惜老夫一生隐没林泉,至死方有一战,痛快,遗憾!”

        昱铭看到父亲赢了,雀跃地跑到他的身边,拉住他的手,欢呼道:“爹爹好厉害啊,宝宝回去钓鱼给你褒汤。”

        狍鸮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慈祥地摩了摩昱铭的头顶,轻声道:“宝宝啊,爹爹喜欢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阿爹……其实一直不喜欢喝鱼汤。”

        说完这句话,他的手软软地向下一滑,虽仍面带微笑,却已气绝身亡。

        “阿爹?

        爹爹啊……”小饕餮大惊失色,摇了摇父亲的身子,狍鸮的身子便软倒在地。

        小饕餮顿时放声大哭起来:“宝宝再也不钓鱼了,宝宝不叫爹爹喝鱼汤了。

        宝宝陪爹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你起来啊,你快起来啊……”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