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43章 金丹成

第343章 金丹成

        一尾金鲤,横空化龙。

        天地造化,电蛇狂舞。

        电闪雷鸣尚未停歇,适时突有暴雨落下。

        甘霖连成一条条线,扯天漫地。

        正在痛苦蜕变的那条金龙被这甘霖一浇,似乎痛苦大为缓解,衍化的过程又加快了。

        陈玄丘眼看着这一切,不由得若有所悟。

        在葫中世界,他与吉祥神交,阴阳和合,万物衍生,这是从无到有。

        在东海之滨,白泽王所设大阵中,他以天地烘炉净化一切,这是从有到无。

        在中京地窟之中,他观摩诃萨莲花化身,为娜扎塑体,这是生命再造,有无互转。

        今日看鱼不惑鱼龙之变,这是生命进化,从有到有。

        所有的一切,无不暗合大道之理,一幕幕回想心头,陈玄丘结合《无为经》中心法,突然顿悟。

        他服下霸下内丹,又经龙血沐浴,还经太阳真火烘烤,复又吸收了扶桑之叶的生命之力,这种种机缘,都是最好的天材地宝,直至方才才彻底吸收。

        而他的肉身已经完美无瑕,无垢无缺,此时吸收的所有能量俱都通过周身百脉,汇聚到下丹田。

        如同千百条洪流同时聚向一条大河,大河迅速注满。

        下丹田注满,便是中丹田,中丹田注满,便是上丹田。

        三元合一,气态真元开始液化,液化之态盈满丹田,更开始固化。

        陈玄丘身在空中,脚下踏着紫金葫芦,突然跌足而坐,双目合拢。

        朱雀辞第一时间发现陈玄丘有异,立即掠身近前,惊道:“你受伤了?”

        “玄丘哥哥,你怎么了?”

        妲己一见,飞得比朱雀辞还快,跐溜一下,就从她身边滑了过去,伸手就要扶陈玄丘。

        一根亮晶晶的魔法棒一下子抵在了她双峰之间,七音染没好气地瞪着妲己:“你是个什么妖怪?”

        妲己怒道:“谁是妖怪,你才是妖怪,本姑娘天狐血脉,比你高贵百倍。”

        七音染撇嘴道:“蜜蜂屁股螳螂腰,还说你不是个妖?”

        妲己媚笑道:“本姑娘长得就是妖啊,玄丘哥哥喜欢,怎么样?”

        趁着二人拌嘴,朱雀辞已掠到陈玄丘身边,打算扶他起来。

        七音染乜了她一眼道:“别碰他,不然走火入魔,有你哭的。”

        朱雀辞双手都要扶到陈玄丘手臂了,一下子硬生生停住:“你说什么?”

        七音染倒掠回来,站到了另一角,做出对外戒备之态,压低了声音道:“玄丘弟弟似乎要有所突破了。”

        妲己袅娜上前,正好与她二人呈品字形把陈玄丘护在中间。

        妲己上下打量一番,内罕地道:“他要突破了?

        我怎么看不出来?”

        七音染不屑道:“你们两个天生神脉,进境都无需修炼的,能看明白什么?”

        妲己瞪起俏眼道:“知道本姑娘是先天神脉,还敢对我这么无礼?”

        七音染嘻嘻一笑,差点儿脱口说出“天老爷都对本姑娘言听计从呢,你算老几。”

        幸好她也知道葫中世界尚未成熟,不可透露这个秘密,因而硬生生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陈玄丘对外界已一无所知,他神神相照,呼吸长归,一吐一纳,一来一往,神气打成一片。

        陈玄丘若有所得,便任其混混沌沌,观想生命之有,观想生命之变,观想生命之再造,恍恍惚惚,如入于无何有之乡,突然间灵昧一动,太极开基。

        只此一念,阴阳化合,丹田之内,真元自成漩涡。

        天地有此一觉而生万物,人有此一觉而结金丹。

        但此一觉只如电光石火,当前则是,转眼即非,所争只在毫厘之间。

        而他,抓住了这一刹那,捕到了这一动念。

        于是丹核自生,内元自附,一颗金丹,在其丹田渐渐成形。

        此时,就连妲己和朱雀辞也看出有问题了。

        陈玄丘端坐紫金葫芦之上,周身一道道神光隐隐烁烁,宝相庄严之极。

        不好!七音染刚想布下一道屏障,遮掩陈玄丘丹成产生的奇异之象,这奇象已经引起了满天巨龙的注意。

        一双双猩红的巨龙之眼向他投射过来。

        有一头巨龙用沉雷一般的声音低沉地喝道:“此子正在凝结金丹。”

        “杀了他!”

        另一头巨龙怀着刻骨的仇恨,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声,众巨龙立时向陈玄丘猛扑过来。

        见此模样,朱雀辞手持勾动剑,七音染手持哭丧棒,妲己手持蜃龙鞭,把陈玄丘团团护在中间,与众巨龙交起手来。

        他们这一交手,其他人立时也再度动手,月酌、娜扎等和一条条巨龙也厮打起来。

        只有霸下距陈玄丘不远不近,双目炯炯,却没有即时冲过去。

        方才鱼不惑服下真龙之血,将要化龙,陈玄丘特意用神念叮嘱了他,务必守护好鱼不惑。

        天知道在鱼不惑蜕化演变之中,全无防手之力的时候,会不会有人突然对他下毒手。

        因此,眼见陈玄丘一时不至于蹈入生死危机,霸下便只在一旁守护,随时待动。

        霸下的本领,众巨龙都领教过他的,他既不出手,众龙求之不得,自然不会主动向他挑战。

        朱雀辞一剑刺出,天雷勾动地火,不料迎面的巨龙料敌机先,在她剑势一动时,已然飞掠而去,划着一道弧形,仿佛强弓射出的一枚箭矢,攻向她侧翼。

        可是,一条雾气茫茫的蜃蟒鞭已经抽向他攻去的位置,巨龙被迫再退,而天空中虚悬的心月轮已经闪电般击至,击中它的龙躯,数片蒲扇大的龙鳞被击飞,疼得它一声惨嗥。

        “不用帮我,本姑娘应付得来。”

        朱雀辞正眼儿都不往她曾经的新郎倌儿那瞟一眼,板着俏脸说了一句。

        本来,她对妲己态度还是不错的,冷是冷了点,也没这么冷,可是在小饕餮肚子里听了几天陈玄丘的情话,再听朱雀辞喊玄丘哥哥,就怎么看她都不顺眼了。

        妲己“嗤”了一声,道:“我怕伤了玄丘哥哥罢了,若只是你,我才不管。

        咦?

        你这剑,是玄丘哥哥的?”

        朱雀辞淡淡地道:“他见我没有兵器,特意送给我的。”

        妲己顿时如同灌了一缸的山西老陈醋:“我这鞭子用得忒不给力,玄丘哥哥,我要你送我把剑。”

        “你们两个都别贱了,正是关键时候,且莫为人所趁。”

        还是七音染最靠谱。

        原来看着也是很不靠谱的一个冥府阴神,跟这对醋海生波的小姑娘一比,咦?

        竟然成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