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331章 饕餮的大寿

第331章 饕餮的大寿

        三日之后,地维主人大寿。

        几位上古神兽直到今日才纷纷赶到,夔牛老祖、獬豸老祖、犼逊老祖、腓腓老祖……俱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想不到依然有血脉遗世。

        “咦?

        重明老祖也来了,他老人家不是要闭关一千年么,怎么也出关了。”

        “是啊,他不是已经派了后人来么,怎么亲自到了。”

        “地维主人面子大啊。”

        众宾客议论纷纷。

        但是陈玄丘敏锐地察觉到,这些称祖的老妖,没有一个面露喜色。

        忽然一阵风云激荡,一个身高过丈、古铜色透着金色光泽的肌肤,光溜溜一颗大脑袋,两耳垂着硕大的金环,足以套下小儿手臂。

        上身赤裸,腰间系一匹布,赤着双足的大汉陡然出现。

        看他肌肉贲张的样子,只怕一拳就能打碎一座山。

        在场许多人都不认识他,就连许多几百几千年不曾出世的老妖都为之侧目,似乎不认识此人。

        此时,正与陈玄丘坐在一起,低声耳语,为这位化作石头几十万年,才刚刚重返人间的小哥哥介绍这些大妖来历,一见此人出现,不由得又惊又喜。

        李洛儿急忙趋身上前,拜道:“天柱峰弟子洛儿,见过恩师。”

        众宾客顿时一阵骚动,天柱秘境主人也来了?

        天下间两大秘境,一曰天柱,一曰地维,本该王不见王啊,他们居然相会了。

        陈玄丘一口酒喷了出去,天柱秘境主人?

        这……这人就是洛儿口中那位身材匀称、面容清矍的师父?

        巫族是不是对身材匀称、面容清矍的定义有什么误解?

        想到这里,陈玄丘心中又是一动,天柱地维,既属对立又属平衡。

        坐镇天柱者是巫族了不起的大人物,镇守地维者,则是妖族了不起的大人物。

        地维下边镇压着九日,那……天柱那边镇压着什么?

        陈玄丘刚想到这里,李洛儿欢天喜地的对那昂藏过丈的魅伟大汉耳语了几句,大汉一双如电的目光便向陈玄丘陡然投射过来。

        他撇下众大妖不理,大步向陈玄丘走来,刚刚走到陈玄丘面前,旁边嗖地窜出一道人影,很矮,仿佛一条狗。

        陈玄丘定晴一看,就见一个白袍人跪在那大汉脚下,额触着地,屁股高高撅起,颤声说道:“中州徐家,徐震,见过老祖宗。”

        “哦,徐家的人?

        你们跑来凑什么热闹,闲得蛋疼!”

        大汉一脚掀翻了徐震,走到陈玄丘面前。

        徐震坐在地上,抚摸着被大汉的大脚丫子触过的脸蛋,一脸的受宠若惊,看这样子,他能七天不洗脸。

        大汉双目如电,上下打量徐震几眼,微微露出欢喜身边,道:“嗯,看这体型,哈哈哈,像我们巫族的汉子。

        喂,你真是帝江后裔?”

        陈玄丘早有准备,今天他可是准备跑路的,怎么能不早做准备,那只紫金葫芦,早被他藏在远处,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被这大汉看得发毛,于是微微一笑,故作傲然道:“空间之学,谁能胜过我帝江一脉?

        前辈看仔细了。”

        陈玄丘话音刚落,身子嗖地一下就不见了。

        在场诸人,不论是修道的高人、盖世的大妖、太古遗存的凶神,包括眼前这位巫族高手,全都看着眼前一幕。

        陈玄丘用的不是隐身术,也不是遁术,更未腾云驾雾施展神通,人就嗖地一下不见了,若不是穿越空间之术,安能有此效果?

        三里地外,被摄进葫芦又迅速钻出葫芦的陈玄丘如恶狗抢食一般,飞快地向宴会大厅狂奔而来,幸亏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神宫大殿上,没人看见他的狼狈相。

        及至到了门口,陈玄丘平抑了一下呼吸,拂了拂吹乱的绿发,这才施施然走了进去。

        那大汉及众人正在发愣,就听一个声音悠然道:“前辈现在信了么?”

        李洛儿一扭头,欢喜地道:“帝子大哥。”

        就见陈玄丘负着双手,顶着一头绿意盎然的头发,正微笑走来。

        大汉哈哈大笑,道:“果然是我祖巫后裔。”

        他大步上前,一拳打在陈玄丘胸口,陈玄丘亏得肉身已练到冰肌玉骨血如髓的至高境界,又被霸下之血沐浴过身子,现在肉身之强大,的确不逊于只修练体术的祖巫一脉,站在那儿,纹丝没动。

        大汉一见,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激动地道:“好!好!我祖巫一脉,人才凋零,帝江一脉,原以为早绝了血脉,如今能见帝江一脉后人,老夫……老夫……”这明明看起来只有三旬上下,正是最精壮时候的大汉,居然自称老夫,说到心情激荡处,目中蕴起了晶莹的泪光。

        陈玄丘见他真情流露的模样,心中既感动又有些不安,戏弄了人家的感情,来日一旦发现自己不是帝江后裔……管它呢,我可是先冒充的帝江后裔,后遇见的洛儿,不算欺骗。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因为昱铭喜欢,宠子狂魔地维主人已经把这首歌定成必奏曲目了,这不,老寿星一出场,欢快的乐曲声就响遍了全场。

        众人转目看去,就见地维主人穿着一袭喜庆之极的袍子,手中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在众多神宫下属的伴同下,从后面走了出来。

        夔牛、獬豸、犼逊、腓腓等上古老妖纷纷上前相见。

        李洛儿趋前悄悄说了几句什么,地维主人讶然的目光便向那昂藏过丈的大汉望来,赶紧放开儿子的手,迎上两步,拱手道:“吾与狂猎老弟闻名久矣,惜乎一东一西,不得相见,想不到今日竟能蒙天柱主人前来贺寿,受宠若惊。”

        天柱主人狂猎转向地维主人,深深一望,暗暗喟叹一声,果然天人五衰,大限将到了。

        狂猎心中涌起一抹兔死狐悲的感伤,向他拱了拱手,道:“狍鸮兄大寿,弟祝兄长……”狂猎语气一顿,才道:“天随人愿,子孙绵长。”

        今天是地维主人的大寿,但是他却未说一句祝福长寿的话,一般人并未多想,在场几位久不露面的大妖却是悄悄互相递了个眼色:看来,这天柱主人也是因为感应到地维主人的大限将至,所以才赶来相送了。

        地维主人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借你吉言呐。

        来来来,各位且请入座。”

        地维主人吩咐人把一众宾客各自请入座位,像狂猎、腓腓等身份地位的自然坐在最上首。

        陈玄丘和李洛儿原本是宾客之首,这时自然要顺序降位,离主席远了些。

        陈玄丘倒是松了口气,他这绿巨人形象,看在这群妖魔鬼怪眼中不以为奇,他自己可是不自在的很。

        众人纷纷落座,老寿星坐在上首,昱铭小大人儿似的偎在他身边,冲着陈玄丘挤眉弄眼,手里比比划划,陈玄丘看了半天,感觉这小子是在说:“喂,你从红皮卤蛋变成绿毛龟了耶。”

        老寿星已在上首坐定,各方宾客便纷纷奉上礼物,由礼宾一一接收了。

        这些大神通者送上的礼物岂能差了?

        哪一样都听得陈玄丘怦然心动,恨不得把这宝物给偷偷抢了,不过看看小昱铭,陈玄丘又打消了这念头。

        盗亦有道啊。

        众人献礼,地维主人客套一番,宾主再度落座,就在此时,只听“当”地一声磬响,声音悠远绵长。

        厅中众人听了,心神都是陡然一阵宁静,生起无限静好的喜悦之感。

        地维主人、天柱主人,夔牛、獬豸、犼逊等几位绝世大妖心有所感,同时抬头向外望去。

        夔牛微惊道:“是谁来了?”

        地维主人对礼宾道:“快快相请。”

        然后他才转向众巨妖,微微一笑,道:“是极乐天的一位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