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94章 再见朱雀辞

第294章 再见朱雀辞

        丹穴峰,只是山中鸟族才知道的一处所在。

        看其峰,直入云中。

        葱葱松柏,一片绿意。

        山间有溪,溪旁有岩。

        九曲溪水间,有一处石岩,赫色的岩石,上有赫红色的纹路,想是石中含铁,因而成形,那纹路,金钩铁划,颇有气势。

        然而,偶见飞鸟,径直奔着那石壁而去,却会发现,那石壁一阵波动,那鸟儿便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原来此处竟是一处结界。

        穿过这层结界,面前依旧是山,但与山外情景又大不相同,飞瀑流云,仙鹤飞翔,宛如人间仙境。

        山间有一条小径蜿蜒向上,待到高处,渐渐出现亭台楼阁。

        及至最高处,出现一座宽阔的殿前广场,一层层宽阔的台阶向上,便是十二根巨大的神柱。

        再往后,便是一座宏伟的大殿。

        殿上,众多鸟族毕集。

        最上首,一位皓发白须的白袍老者,站在一面香案前面,左右两端,分别跪坐一人。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一身红裳,明眸皓齿,丽色惊人,出落得极是美丽。

        看她娇俏模样,若再长大几分,还不知要是何等惊艳。

        而案几的另一端,却是一位白裳公子。

        明明是男人,却是凤眉入鬓,杏眼含情,与那丽容惊人的少女对坐,竟而丝毫不落下风,人间竟有这样男子,简直不可思议。

        陈玄丘若在此处,只怕要惊得目瞪口呆,因为那红裳少女,分明就是朱雀辞,而她对面的,却是失踪已久的妲己,一身男装的妲己。

        妲己此时其实也很慌,她没想过会走到这一步。

        她离开奉常寺,想着要逃离奉常寺的追查,哪儿最安全?

        此刻无疑只有西方的姬国和东方的东夷地带。

        西方更远,不如逃至东夷,那是奉常寺的势力插手不到的地方。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穿行于林中时,好死不死的会遇到一只鸩妖和一只鸨妖在那里幽会。

        鸨妖性淫,来者不拒,可是看她的模样,倒是没有半分淫邪之态,反倒有如一位清纯少女,娇俏纯情的模样。

        突然出现的妲己虽想隐藏,却还是被那鸩妖发现了,鸩妖情急之下竟然想要杀妲己灭口。

        妲己一身的神通,尤其是她的心月轮快逾闪电,无坚不摧,本来不怕那只鸩妖,但她不知道鸩妖的底细,结果中了对方的剧毒。

        就在鸩九将要对她下手灭口之际,竟尔发现了她身上的那枚刻着“价值连城”四字的玉佩。

        这鸩九是凤凰先王留给小女王的护法,算是鸟族王国的辅政大臣。

        这桩婚姻,他是知道的,就连朱雀辞知道母亲为自己许下了一门亲事,要自己在这里好生等待人家寻来,都是鸩九告诉她的。

        于是,待死之囚的苏妲己,马上就成了鸩九的座上客。

        鸩九可不敢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杀死小女王的未婚夫婿。

        妲己当然知道这块玉佩不是自己的,所以……和这位凤凰少女订有婚约的,应该就是陈玄丘吧。

        可是,妲己不敢不将错就错地应付下来,因为她怕被鸩妖杀人灭口。

        结果一步错,步步错。

        苏妲己本想暂且应付过去,再伺机开溜,谁料却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现在她更不敢说破自己的身份了,不然她会被整天赞美她们二人如何如何天生一对的众多鸟族高手,在恼羞成怒之下撕个粉碎。

        怎么办呢?

        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等定下了婚约,他们对我看守的就不这么紧了吧?

        或许那时候有机会遛掉。

        妲己心里想着,还不忘深情地凝视朱雀辞,看得小姑娘含羞低了头。

        做戏做全套嘛,先唬住了这个小姑娘,就有一线逃脱的希望。

        皓发白须的老者将两份婚书,笑眯眯地放到了朱雀辞和苏妲己的面前。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写得很有文才,这老头子就是一只老鸳鸯,由他出面主持订婚礼,更加吉庆一些。

        朱雀辞提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飞快地羞看了妲己一眼。

        这个未婚夫,看着比陈玄丘还要娘气些,朱雀辞实在不喜欢男人太脂粉气,当然,那李玄龟倒是不娘气,可那样蛮横霸道的货色,她更不喜欢。

        但,不管喜不喜欢,这是娘亲为她定下的丈夫,她就要谨守婚约,嫁给他、爱上他,做一个贤惠温良的小妻子。

        苏妲己硬着头皮在婚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化名:苏达。

        哎!羞耻啊!我千娇百媚、颠倒众生,心机出众,聪颖无双的九尾天狐,居然为了活命,冒充他人迎娶人家的新娘,说不出真不要混了!老鸳鸯高高兴兴地把她们两个的婚书交换了一下,朱雀辞复又在苏达的名字旁边签下自己的名字,妲己接过婚书,也硬着头皮把名字签在朱雀辞的名字旁边。

        老鸳鸯很高兴地把婚书拿过来,在中人的位置上,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再把两份婚书各付双方。

        老鸳鸯高兴地道:“女王与苏公子,如今就算正式定下了婚事,老朽会再择良辰,为女王和苏公子正式举办婚礼。

        愿两位一双两好,早生贵子,使我凤凰神族兴隆大统。”

        殿上,众鸟族高手欢呼雀跃,朱雀辞悄悄红了俏靥,但是人家一番好意,这等祝贺之辞也是常态,自然不好大发娇嗔。

        这时,大殿口儿一只猎鹰振翅飞来,入得大殿敛翅落下,化作人形,正是列家的族长列鹰。

        列鹰向上一抱拳,大声道:“女王,鸩九夫妇率人回来了,似乎还抓了些人回来,他们说是东夷王的人已攻破了他们的防线,领头的乃是霸下老儿。”

        殿上顿时一惊,霸下的防御神功,实在是太厉害了,也许只有成年的凤凰,才能降服他。

        可女王如今年幼,她诞生时先王就消失了,是靠鸩九等人护法长大,传达先王遗诏的。

        如今女王不足以对付霸下,其他人破不了霸下的防,如果一旦被他找来此处,该当如何是好?

        这里,可是东夷鸟族最后的一片乐土了。

        朱雀辞俏脸一沉,道:“多布几处疑阵,东夷王与大雍战事正紧,不会耗费太多时间在山里的。”

        列鹰领命退下。

        朱雀辞又转向苏妲己,道:“公子且先去歇息,我这厢先处理些公事。”

        苏妲己赶紧道:“好,你忙你的,我自四处走走。”

        朱雀辞道:“东夷王步步紧逼,在他退却之前,公子且莫到处走动。

        来人,带苏公子去后宫休息。”

        当下就有两个小宫女姗姗上前,苏妲己如同吃了个苦瓜,偏又不敢露出一丝异状,只好含笑点头,跟着两个小宫女去了。

        朱雀辞离开举行盛典的大殿,到了一处偏殿,吩咐带鸩九等人来见她。

        不消片刻,鸩九夫妇带着月酌、陈玄丘等人匆匆进来。

        他们在那大屋消除了误会,但月酌等人中的毒,哪怕有他们这对老毒物亲自解毒,一时半晌也难恢复。

        所以,唯一能对付霸下的月酌却无力出战。

        而山外丢了一拨巡察人员,已判断这一带有异,刚把江家的人护送回东夷的霸下便亲自带人赶了来。

        双方打斗一阵,只要你不能破他的防,你便强他十倍也是无用,更何况鸩九夫妇不以打斗见长,而是善于用毒。

        可霸下的气血太旺了,宛如一条江河,这毒对他也是无用,只好执行备用方案,利用地利之便,摆脱追兵,回到丹穴秘境。

        朱雀辞端坐在案后,可是一见陈玄丘等人被扶进来,顿时惊咦一声,一下子站了起来。

        朱雀辞先是面露惊喜,继而省悟到自己的身份,忙又矜持地敛了笑容,只道:“陈玄丘,你怎从极西之地来了这里?”

        陈玄丘一见朱雀辞,喜道:“雀辞姑娘,果然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鸩九夫妇对视一眼,心道:“果然,女王真的偷偷离开过,还在外边认识了此人。”

        月酌却是眼巴巴地只管看着朱雀辞,他虽自诩高贵,却还不如这东夷鸟雀,有机缘常常追随朱雀左右,此时见到,自然格外激动。

        一时间,月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竟不敢上前表明身份。

        陈玄丘把他如何从极西之地来了极东,简单地对朱雀辞说了一遍,朱雀辞听说他来东夷对付白泽,与自己正是同仇敌忾,心下欢喜不已。

        再听说他来了东夷之后,特意来寻找自己,心中更是开心。

        但朱雀辞转念一想,忽然想到一事,忙挥手布下一道屏障,不教旁人听见自己与陈玄丘的对话,这才对陈玄丘道:“能再见到你,我也很开心。

        如今东夷白泽,既是你们大雍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我倒愿意与你联手对付他。

        不过……”朱雀辞咬了咬下唇,轻轻地道:“那信之羽,你既已用过,便也没了旁的用处,便还给我吧。

        还有,你我二人在姬国时曾共住一室的事,也切勿对人提起。”

        朱雀辞抱歉地瞟了陈玄丘一眼,轻轻地道:“人家刚刚定了亲,我怕郎君知道了会心中不喜。”

        陈玄丘先前就已听鸩九说起女王大婚在即,心里酸溜溜的,毕竟迄今为止,也只有这丫头打动了他的心。

        此时一听朱雀辞向他当面提起莫要惹她夫君不快,而且以前她和自己说话时何等的骄矜,现在对她那未婚夫婿,却一副乖乖女形象,心里尤其的不是味道。

        陈玄丘便强笑道:“那……我只能恭喜雀辞姑娘了。

        却不知你那郎君是何方人氏,什么出身,竟然有幸能娶得到姑娘你?”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