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89章 助拳者

第289章 助拳者

        山上,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陈玄丘这边,他对上的是善于发现妖魔一流的弱点,但自身战斗力并不算强大的白泽。

        陈玄丘的战斗力本来就爆表,他在葫中世界神交云雨,观万物滋生,于天地大道隐隐有所领悟。

        这领悟哪怕只有一分,对于他《无为经》的造诣便进步多多。

        神功道法,讲的便是对于它的领悟。

        所以,有人能顿悟,就能刹那间进境神速,一日千里。

        也有人悟性强悍,投个名师,只消几年十几年的功夫,便胜过许多苦修了几倍、几十倍时间的修士。

        时间于道法而言,并不是最关键的部分。

        否则众修士见了面,也不必打斗,只消各自报一下自己苦修的时间就行了。

        你面壁九年?

        我都闭关一千万年了。

        于是,修炼时间长者胜,那多省事。

        如今陈玄丘由于目睹一方世界万物滋生,而其肉身又已修练至将近冰肌玉骨髓如霜的至高境界,因而道法修为业已摸到了“灵寂”的门槛,也就是金丹境。

        金丹境是划分一个修士的重要关口,度过金丹境,才算是正式踏上了修仙之途,有资格经历雷劫,飞升上界。

        不然,最多只是一个人间修士,纵然会些道法神通,也不会让自己的生命发生质的变化。

        现在陈玄丘已经具备了从量变到质量的基础,只是还没有时间停下来细细进行参研,但是举手投足间,他对道法和武功的运用,威力较之从前,已经大不相同。

        因而,他与白泽这场打斗,可圈可点。

        反观月酌这边,敬霆云飞奔回去向东夷王白泽汇报的时候,就说了困住了凤凰一族的鸑鷟。

        所以,白泽只带了些人来,携了一件克制月酌的法宝。

        现在一番打斗,敬霆云等人虽然占了上风,却也无法打败月酌,便想动用这法宝,敬霆云窥个破绽,大喝一声:“网开一面。”

        正与月酌交手的众人飞身便退,敬霆云手一扬,一张大网便在空中抖出一个漂亮的圆形,仿佛一只大水母,向前月酌头顶罩了下去。

        这张网,还真用到了水母,它是用十八只深海水母海妖和十八头巨型乌贼海妖炼化而成,看似有形,实则无质,因此不怕月酌的紫焰神火焚烧。

        东夷王白泽派人不断逼迫列家,在这东海之滨设下“天地牢笼”,又在龙族配合下捕足了三十六头可怕的海妖,炼制出这面连朱雀也能捉住的网子。

        原本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拿下朱雀辞,从而挟制天下禽族为己所用。

        尤其是逼退护佑大雍的两大护国神兽。

        而如今,这一切都由月酌消受了。

        如果月酌知道他所遭受的一切,原本都是为了朱雀,想必还会感到荣耀无比。

        能替朱雀一族挡过一劫,他还会沾沾自喜一番。

        但此刻月酌不知其中缘由,一见那网子像一只活着的大水母似的罩下来,下部边缘还有一条条巨大的透明触手,仿佛乌贼的手爪,月酌想也不想,本能地便是一口紫焰神火喷了出去。

        神火透网而过,根本没造成什么后果。

        月酌吃了一惊,再想躲闪,却已来不及了。

        网子落下,只剩地面一隙,除非马上滚倒在地,一个懒驴打滚,或有机会逃出去。

        可……我堂堂鸑鷟神族,要用这么狼狈的方式逃开,整个凤凰一族,都要因为我的狼狈行为而蒙羞啊!我凤凰神鸟,可杀不可辱,月酌岂能成为我凤凰一族的大笑话?

        月酌的偶像包袱……贵族包袱……神气活现的鸟儿的包袱还挺重,宁可一死,不愿做出有辱鸟格的事儿来。

        眼见那以海妖乌贼和海妖水母炼制而成,怨气冲天、阴森可怖的一张大网罩下,突然,网子停下了。

        接着,网子开始上升,而且依旧包持张开的姿势,就像网子抛下的动作进行了倒放。

        咦?

        不论敌我,均是一怔,仔细再看,才发现那张网子的内层,似乎有一层半透明的膜,粉红色的膜。

        这时,不远处一声大喝:“呔,谁敢对我饭碗的饭碗的老师无礼。”

        众人闻声扭头,就见一人,昂藏七尺,大眼浓眉,却穿着一身粉红色的鱼鳞甲胄,肩后背着一枚鱼鳞状的盾牌,腰下挎着一根骨刺状的长刀,手里捧着一本鱼鳞状的玉册,雄纠纠气昂昂,威风不可一世。

        正是鱼不惑。

        鱼不惑在济州江家睡了三天三夜,再醒来时,发现功力大有精进。

        他的意念之力消耗过甚,但也刺激了他的念力神通更进一步。

        西方极乐界的人修行,本就最注重精神力的修炼,鱼不惑在那灵泉池中,常听二圣讲道或者切磋,学到的功法就是西方一脉,因而念力的提升,就意味着他功法神通全面的提升。

        这货现如今较之当初强大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只是撞坏的脑子还没修复,还是要靠记事本儿来记事情。

        他苏醒后听江家的人说,他的饭碗抛下他先往东方去了,鱼不惑心中一急,立即一条直线地追了来,要不是巧之又巧在这里遇见,只怕他要一条筋地一头扎进东海里去。

        眼见月酌遇险,鱼不惑急急一翻他的记事本儿,上边有这月酌的画像,旁边标的注释非常有逻辑:我的饭碗的饭碗的老师。

        他的饭碗是陈玄丘,陈玄丘的饭碗是殷受,殷受的老师是月酌。

        既然是自己人,鱼不惑当然出手相助,一个鱼泡泡抛出去,正顶住那张网子。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响,一股莫大的威严猛然降下。

        幸亏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虽然心灵上猛然感觉到一股威压之力,心念一动,立时抵御,却也抗住了。

        不像陈玄丘当初第一次感觉到这股威压,整个人被那威压镇压在地上,爬都不爬不起来。

        却是陈玄丘一边与白泽交手,一边关心着月酌这边的动静,眼见月酌遇险,心念一动,请出了曾经的白无常,如今葫中世界的冥神之祖七音染。

        七音染这身衣服,要是跟鱼不惑换换,其实正合适。

        鱼不惑昂藏七尺,浓眉大眼的汉子,却是一身粉红。

        而七音染一个身娇体软的妹子,却穿的很素,一身白裳。

        不过,她那白裳,却已不是当初那件白袍。

        领口袖口,均有充满神秘道韵的金色纹饰,她的头上也不再是“一见发财”的高帽子,而是一顶小巧美丽的西方式王冠。

        那根魔法棒也变成了一根上缀宝石的权杖。

        这不是她自己制作的衣帽,而是成为一方世界冥神之祖后,自然衍化形成的。

        只不过,此时袍子下摆向上系着,露出一双纤秀优美的小腿,还有一双纤秾合度,曼妙天成的玉足,脚上还有晶莹的水珠。

        她和鱼不惑的动作倒有些相似同,两人都是手中捧着一本册子。

        鱼不惑捧的是记事本,七音染捧的却是一本冥书,是葫中世界自然衍生的一本宝书。

        葫中世界现在万物滋生,正在迅速进化,并开始产生有灵智的生物。

        天地感应,随着生老病死的出现,将有亡魂出现,七音染可以派上用场了。

        因而,天地规则便赐予了七音染一套冥界王袍,又将她的哭丧棒改造成了王者权杖,同时赐予她一本冥书。

        凭借此书,她所记载其上的一切,都将成为冥将律法,形成冥界的运转规则。

        七音染正在泡脚,一边泡脚一边研究这本冥书,结果就被陈玄丘召唤出来了。

        七音染很生气,虽然这次出来不像上次那么窘迫,但陈玄丘总是不打招呼,对她招之即来的,万一她正方便着,那多丢人?

        因此七音染甫一出现,就怒气冲冲地向着陈玄丘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