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88章 意外收获

第288章 意外收获

        龙宫里边,娜扎身化三头六臂,持五件宝器,大杀四方。

        那些龙宫水族在她可远攻、可近战、可偷袭、可硬抗的诸般武器打击下,当真是挨着死,碰着亡。

        “凌波镜”一照,巨浪滔天,波涛翻涌,其间更有道道奇光,双目一旦照个正着,登时流泪不止,难以视物。

        “听海螺”这件宝物却是既可以听,也可以吹的。

        有此海螺,可倾听七海中特定的一些声音,虽身隔万里之遥,也能听见。

        而一旦吹起这只法宝海螺,却有音波攻击效果。

        “听海螺”的音波攻击,再配上“凌波镜”的兴风作浪,两者一配,就如炸开了一枚枚深海炸弹,一群群的水族兵将被炸晕过去,恢复了原形,肚皮翻白漂上海面。

        幸亏这里是深海,否则有渔人看见这许多的庞大海鲜涌上水面,怕是要过上一个丰收年了。

        东海龙王被打得抱头鼠窜,他好不容易才从巨浪翻涌中抢回了他的分水戟。

        只是“听海螺”落在娜扎手中,一时没办法通知四海龙族前来助战。

        眼见水晶宫也彻底毁了,敖光只能忍痛大叫:“莫与敌争一日之长短,大家各自散去,暂避锋芒。”

        众龙族一族,立时纵身逃向各处,抛下那些普通的水族兵将送死。

        不过,娜扎对这些普通的水族也没兴趣,她只记着要捣乱,乱子闹得越大越好,这样才方便找到阵眼,破坏“天地牢笼”,救出苏苏。

        眼见众龙逃走,娜扎飞起一枪,将一条化龙而走,随浪远遁的巨龙钉死在一根龙柱上。

        娜扎飞身过去,一把拔下火尖枪,那火尖枪的枪头可是有着与月酌紫焰相同的凤凰神火,所以甫一射中,那神火就已诛杀了这水中至上种族的元魂,因此枪一抽,那巨大的龙躯便软软滑在地上。

        旁边有水族看见,顿时唬得魂飞魄散,大叫道:“三太子死了,那强人杀了三太子。”

        娜扎才不管什么三太子六皇子的,踏在脚下的巨龙于她而言,就是一条大长虫。

        娜扎大叫道:“小爷已杀了一条大长虫,还不来战?”

        可惜,那些龙逃得太快,根本没看到她杀龙,更听不到她的大喊。

        娜扎见无人应战,心中好不懊恼。

        她把身形一晃,便收了三头六臂的神通,不然她总觉得怪怪的,样子不好看。

        收了三头六臂,眼见龙族逃个精光,水晶宫已经炸毁,水族更是逃得无影无踪,娜扎心中好不晦气。

        她举步欲走,心中忽然一动,自己此行,得了凌波镜和听海螺两件宝物,三头六臂时正合用,不好拿来送人,可是既入龙宫一趟,怎么也得给苏苏带件礼物回去才是。

        唔,貌似自己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还真没送过人家礼物。

        娜扎四下一扫,不见有看得上眼的宝贝,低头一看那条巨龙,顿时计上心来,龙是神兽之一,本身就浑身是宝,我要是送苏苏一条龙鞭……貌似苏苏是不会吃的吧?

        再说,我现在是女儿身,送他一条龙鞭,会不会怪怪的?

        龙鳞甲呢,苏苏是上大夫,轻易不会上战场的,带兵有什么好,跟我爹似的,话都不会好好说,一说话就瞪眼。

        嗯……娜扎有主意了,将火尖枪上火焰一收,使那锋利的枪尖一挑,划开巨龙的身体,将要脊背上最为粗壮的一条龙筋挑了出来。

        那龙筋拇指粗细,晶莹剔透。

        娜扎从龙颈处切断,纵是火尖枪在身,也费了很大力气,又发出些紫焰神火烧灼,这才切断龙筋,然后拔河一般,奋起浑身力量,把那龙筋抽了出来,就在海水中洗去血迹,揣进了自己的纳戒。

        这东西不管做条鞭子,还是当作腰带,关键时刻再当鞭子,都是很提气的。

        娜扎在天界还是未幻化的灵珠时,曾偶然听师祖门下聊天时说过:曾有一位本领神通不逊于师祖的圣人,将两条神龙炼化,制成了一柄剪形兵器,赐予其座下一个女弟子,那可是连神仙都能一剪两段的宝贝。

        苏苏若有一条龙筋制成的腰带,那多提范儿?

        娜扎美滋滋地收起龙筋,却又犯起了愁。

        东海龙宫的人都跑光了,无法继续捣乱,却也不知阵眼有没有找到,是否已经予以破坏,那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娜扎思来想去,一时也没个好主意,便想不如回那“天地牢笼阵”前等着,除此也是别无去处了。

        想到这里,娜扎一纵身,穿出水面,在海上四下一看,窥准了方向,便向那海边大山群中飞去。

        海水之下,无名越沉越深,沿着深深的海沟,行至极深处。

        此处海水极寒,压力更是大到让他透不过气来,纵有辟水术也能感觉到那千米海下的巨大压力。

        可是,隐隐记起前世些许记忆的他,倒还能够承受。

        毕竟曾经受过的苦,要比现在的压力还要大上千百倍。

        此时光线亦已透不进来,漆黑如墨,无名以功法在辟水圈子之内燃起一线光来,照耀范围也只丈余。

        忽然,前方突然有金光隐隐闪烁。

        无名心中一喜,立时加快了脚步。

        他先是看到了一副巨大的骨架,那是一头巨鲸。

        巨鲸已死,沉入深海,如今只剩下一副惨白的骨架,还未被海水侵蚀化为乌有。

        那巨鲸的肋骨岔子,都粗大得仿佛房梁一般。

        无名就从那肋骨之间穿过,踏着巨大的鲸鱼脊梁,一直走到尽头处,就见一处阵台正设在那里。

        阵台以深海乌金石制成,上边密雕各种花纹、符箓、咒语,而其后是一条缓缓的海底山脉,慢慢向上,延伸向远方,它的尽头,显然就是布了“天地牢笼阵”的那山。

        这座阵台就是解开这大阵的阵眼。

        无名还不知道陈玄丘以前所未有的神奇办法,破开了“天地牢笼阵”,他的双眼落在了那阵台上。

        阵台上,有一块金砖,闪烁的金光,就是由它发出来的。

        无名涌身上前,伸手就想拿下那金砖,却发现那金砖好似与阵台铸在了一起,根本拿不起来。

        无名拔出他的雷电之鞭,又是撬又是砍的,那金砖却纹丝不动。

        无名皱了皱眉,一块金砖,怎么会如此怪异?

        应该是有专门的开启之法才对。

        无名绕着那阵台转了一圈,上边的花纹和符箓十分繁复,虽然看在眼中,却不明其所以,无名便在阵台前盘膝坐下,细细琢磨起来。

        就在这时,无名突然心有所感,深海的水流似有涌动,无名立时灭了自己燃起的火苗,遁身在一片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一只身材扁平,两道长须,眼睛长在一面的怪鱼游了过来,游至那阵台前方时,突然一变,成了一个大饼子脸的道人。

        这道人乃是东夷王座下的朴道人,最擅水性。

        东夷王去往山中,自然需要派人来此打开阵眼,他派出的就是这朴道人。

        刚才无名燃起的火光与金光其实是有所不同的,但他的易忽略体质太厉害了,这朴道人根本不曾发现区别。

        这时,朴道人落在阵台前,口中念念有词一番,然后伸手向前一招,那块无名用尽办法也拿不起来的金砖便从那阵台上飞起,飘向朴道人手中。

        无名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见这道人来开启阵眼,马上就判断出,此人定是东夷王的人。

        他既来打开阵眼,说明东夷王已经到了山中,正打算抓获困在阵中的小师兄。

        既是敌人,无名如何还会客气,他站在那朴道人背后,高高举起了他的闪电之鞭,狠狠一鞭就向朴道人后脑劈去。

        他这一鞭快要劈中朴道人了,朴道人才感觉到水流涌动,似有不妥。

        但他再想闪避已是不能,那闪电之鞭劈在他的后脑,“噗”地一声,就砸碎了他的脑袋。

        朴道人立时变回了一条身体扁平的大乌鱼,在水中翻起了白肚皮。

        无名的鞭势却未停下,他生怕一击不死,这一击既是偷袭,所以丝毫没有留力,狠狠一鞭劈下,先劈死了那朴道人,接着便劈中了那飘来的金砖,直至此时,他鞭上的雷电之力方才发作。

        “滋~~~”仿佛几十条巨大的深海电鳗同时放电,水中电光四射,幸亏这里是深海,连水族都不宜居,不然怕又要有许多水族遭殃。

        那金砖被雷电之鞭劈中,又被强烈的电力劈中,电光中金光一闪,竟有一道小小金光从那金砖中钻了出来,纵身想要逃逸。

        无名惊咦一声,就觉那道金光似乎有一只金蝉大小,金光之灿烂,似乎仍在那块金砖之上,立即探手一抓。

        那道小小金光似乎很是惧怕雷电,正闪避着一条条粗大的雷电想要逃走,冷不防一只小手抓来,堪堪把它抓在手中。

        无名借着电光的照耀一看,被他抓在掌心的竟是一枚圆形方式的金钱,那金钱还长有一对小小的翅膀,瞧来特别的可爱。

        无名甚觉有趣,他毕竟是孩子心性,瞧见这样一枚怪钱,似有生命一般,登时爱煞了它,把它当成了一只小宠物。

        无名见它虽然振翅欲飞,似乎也没什么力量,都无力挣扎出他的掌心。

        无名急于去救师兄,也来不及降服这个可爱的小宝贝,就暂时收在百宝囊中,牢牢地系紧了口儿。

        他还记得那块金砖坚硬无比,质地沉重。

        无名比他师兄还要穷酸,除了一口雷电之鞭,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便把那块金砖收起,一并收好。

        然后,无名便沿着那条海中的隐形山脉,向着陆地方向,飞快地赶去。

        PS: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