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87章 王者荣耀

第287章 王者荣耀

        “呼~~”一团紫焰,把那王者的眉毛、胡须全燎没了。

        那王者一身衣袍似乎是件宝物,身体也能一受攻击,神通自发,进行防御。

        可是一个人神通再高,也练不到眉毛、胡须上,这一下胡须和头发被燎个精光,一张原本颇具威严的脸,顿时成了一颗酱紫色的卤蛋。

        那酱紫色自然是气的。

        “啊呀~”王者急退,眸中七彩光晕一闪,憬然叫道:“你不是乌鸡,你是鸑鷟。”

        月酌恢复了人形,一掌拍去,大喝道:“正是老夫,拍死你个卤蛋。”

        王者大怒:“混账东西,凭你也配。”

        这王者自然就是东夷王,白泽一族这一世的王者,他的名字就叫白泽。

        这个名字,只有每一代的白泽一族的王者可以继承。

        白泽挥起权杖就向月酌打去,做为一只神兽,他有他的特殊本领。

        那就是举凡妖、魔、鬼、怪所属,他都能一眼辨出其身份、来历,以及……弱点。

        不过,如果对方没有弱点呢?

        又或者,对方虽有弱点,但彼此实力差距太大呢?

        那就徒呼奈何了,就像王语嫣,纵然一眼就看得出他人的弱点,你让她出手试试。

        不过,月酌终究不是四灵纯血,也不是上古凶兽,他算是凤凰他们家族的庶子,要是想骂人,那就是婢养的。

        虽然目高于顶,可在上古神兽中,也不算名列前茅。

        而白泽呢,排名虽在鸑鷟之上,但他不是战斗型神兽,本身战斗力不是特别强,虽然与月酌相比也差不了太多,而且,他一眼就能看出月酌的弱点,但还是不能凌架于月酌之上。

        怕噪音、怕一些气味,那是禽类神兽共有的弱点,而月酌的弱点……白泽并非能够发现其他神兽的全部弱点,要说全部,甚至还包括修行上的短处、由于性格和精神状态造成的弱点,那些旁人是无法觉察的。

        白泽能发现的是对方即时表现出来的最大弱点,当然,如果你这个弱点是故意卖的破绽,但此刻表现出来的一样就是最弱的状态,一样会被白泽认为是弱点,那就成了陷阱。

        这也是上古凶兽中,白泽并不能排得上前列的原因。

        他的能力虽然奇特,却并不能逆天。

        而此刻白泽以七彩幻瞳一看,月酌的弱点却是……“攻他的屁股!啊不,攻他的后部!”

        此时手下已纷纷赶到,其中就包括之前兴冲冲赶回去报讯的敬霆云。

        幸好这些人中没有防御无敌的霸下。

        一见手下赶来,白泽立即点出了月酌的弱点。

        月酌以自身为武器,自身的紫焰就是他的刀和剑,他的身体受到毁损,自然就有弱点。

        此时白泽一看,月酌尾翼俱失,背后最弱,当即点出。

        敬霆云等人都知道东夷王最擅长的就是发现他人弱点,所以毫不迟疑,立即施展身法,专攻月酌背后。

        月酌气得哇哇大叫,可围攻之下本就狼狈,尾翼一失,身法的灵活和紫焰的威力都大为削弱,一时竟如狮困狼群,一时挣脱不得。

        陈玄丘一瞧这般模样,生怕月酌老儿气恼之下迁怒于他这个“拔毛者”,赶紧把那多余的一支鸑鷟尾羽藏进纳戒,然后双手一探,定神鞭、勾当剑双双在手,就向东夷王白泽攻去。

        白泽刚刚脱离了战团,一摸眉头,只有一抹眉毛烧光的黑灰,正气得脸色铁青。

        突然间,眩晕、虚弱、禁锢、迟缓、诅咒……一系列负面作用,灰作一道道黑色光环,砸在东夷王的头上。

        虽说这些作用因人而异,比如气血之旺如冲斗牛、肉敌防御举世无双的霸下,这些作用对他而言便如搔痒,无甚作用。

        但白泽不以肉身强悍见长,一时倒是被弄了个头晕眼花。

        接着,勾动剑到了。

        此剑犀利无比,无坚不揣,剑刃挥动,更有风雷助阵,不时引动天雷化作一团硕大的火球击下,不时牵引地火,一团岩浆从白泽脚下涌出,搞得白泽一时手忙脚乱。

        白泽一见那勾动剑,顿时眼都红了:“天雷地火剑?

        我儿白夜,就是死在你的手上?”

        陈玄丘不敢失了先机,一口剑一口鞭攻击不断,口中道:“什么天雷地火剑,令公子说了,这叫勾动剑,你听这多大气。”

        白泽一挥权杖,砸向陈玄丘,大喝道:“可是你杀了我儿?”

        陈玄丘道:“不是我,也是我,你就权当他是我。”

        白泽怒不可遏,尖叫道:“我要你死。”

        陈玄丘一面出手,一面大笑:“哎哟,瞧你相貌威猛,这嗓音怎么如此娘气儿。”

        白泽被那定神鞭不断施加负面作用也就罢了,还被陈玄丘言语攻击,气得发昏。

        但双方交手数合,白泽就发现不对了,立时又大叫道:“不对,你不是中州徐家的人,这不是中州徐家的功法神通。”

        陈玄丘大喝道:“放屁!老子就是中州徐家的人。

        看我琅当寒月鞭,看我琅当寒月剑!看我琅当寒月脚!”

        “放你娘的琅当寒月屁!”

        白泽见他睁着眼睛说瞎话,只气得头昏脑胀。

        白泽一族,不以武力见长。

        能啸聚这许多高手效力于他们,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能发现他人的弱点,有白泽的指点,对于这些高手的修行和进步大有裨益。

        但是,白泽能看的是妖魔鬼怪四系生灵,看不了人族,所以只能动手中摸索,无法一眼看出陈玄丘的弱点。

        月酌老人那边独自对战每一个都只比白泽弱一分的高手,自己又刚刚元气大伤,可是吃力的很。

        尤其是其中有个敬霆云,与他算是互为天敌。

        此时他尾翼尽失,甚至不敢化为原形,不然失了尾翼的他行动不够灵活,恐怕必胜鸟一族的绝技便能派上用场了。

        但月酌老人何等高傲,能让他低头的只有这个唯血统论的老顽固最为敬仰的朱雀,所以纵然落了下风,月酌也绝不肯示弱,咬着牙只管苦撑。

        一时间,本极厉害的月酌反而吃了亏,陈玄丘倒是打得有声有色。

        PS:下一章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