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86章 破你天地牢笼

第286章 破你天地牢笼

        月酌蹲在地上,好奇地看着面前轻轻飘浮在空中的紫金色葫芦。

        以他的道行,能隐隐感觉到这只葫芦的不凡,至少不用动手他就知道,以他的神通,打不破这只葫芦,即便用他的凤凰紫焰焚烧三千年,也不能将这葫芦焚毁。

        也不知道研究了多久,月酌有些无聊了,便倚着那根石柱发呆。

        他知道这是“天地牢笼”,只能从外边打开,所以一点脾气都没有。

        陈玄丘为何钻进那只葫芦,又为何一个多时辰了还不出来,他不清楚。

        他也不抱希望。

        陈玄丘就算出来了,也是解不开这天地牢笼的,如果没人能够在外边帮他们打破阵眼,那就只好等着设阵人出现了。

        到时候少不了一场大战,还不如现在多多积攒力气。

        月酌打了个哈欠,正想眯上一觉,那葫芦喷出一团紫气,陈玄丘一下子冒了出来。

        “你去哪儿了?”

        月酌懒洋洋地问了一句。

        陈玄丘兴奋地道:“我去观阴阳衍化,我去看天地相合,我去见万物滋生,我已经窥到了一些大道规则的门径。”

        月酌呆呆地看着陈玄丘:“莫非你借酒浇愁,喝醉了么?”

        陈玄丘兴奋地道:“不,我已经找到了破解天地牢笼的办法。”

        月酌大笑:“这天地牢笼,是蕴含着天道规则的大阵,破不了的。”

        陈玄丘目光炯炯地道:“如果,我有蕴含大道规则的阵法,可以破解它呢?”

        月酌一呆:“大道规则?

        大道,自然在天道之上,可以破解天道规则。

        可……可……能领悟天道规则,已然是圣人。

        大道规则,谁人可以领悟?”

        陈玄丘笑吟吟地道:“大道三千,至大而玄奥的道理,以我的造诣自然是领悟不了的。

        不过,三千大道中,也有一些道法规则,虽是大道规则一级,但并不是多么深奥或者了得。

        咳!当然啦,尽管如此,它也不是我发现的,而是一位智者,此人号称是西方极乐天第一智者,有无量智慧、无量光明……”正带着女徒弟走在前往“地维秘境”的未来的大势至菩萨摩诃萨猛地打了个喷嚏,对茗儿道:“山中风大,阴气也重,要多加衣服,一旦着了凉,可就不易好啦。”

        月酌惊奇道:“什么大道规则?

        能破天地牢笼?”

        陈玄丘道:“什么大道规则,你让我说,我也说不明白。

        我会用,但并不太明白它的道理,此所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月酌道:“别他娘的拽了,你既然有破解之法,快快使来啊。”

        陈玄丘道:“好!”

        月酌瞪大眼睛看着,想瞧瞧这符合大道法则的阵法是什么模样,但等了半天,陈玄丘一动没动。

        月酌乜着陈玄丘道:“你倒是动啊,怕老夫偷学么?”

        陈玄丘摇摇头,道:“不是,我忽然想到,我得先需要宝物,筑一鼎炉为阵,寻常材料自然不行的。”

        月酌瞪着眼睛道:“你有什么天材地宝?”

        陈玄丘摇摇头:“前辈在大雍做了四百多年的供奉,身上……”“没有,老夫纵横四海,自己就是法宝,自己就是利器,何需什么宝贝?”

        两人又是大眼瞪小眼一番,月酌道:“你且翻翻身上,万一有什么可用之物呢。”

        陈玄丘没有宝鼎,所以筑炉鼎之阵需要上佳品质的宝物。

        他意念进入纳戒,仔细搜刮了一阵,哎,不能用的不能用,能用的都不舍得用,因为这种临时布阵所用的东西,会在阵成之时,亦随阵毁去的。

        列鹰送给他的那支羽毛,这可是信物,凭它可以让鹰神一族为他效命一次啊,不舍得。

        定神鞭,不舍得。

        勾动剑,不舍得。

        混元两仪唢呐,不舍得。

        至于紫金葫芦和吉祥碑,当然更不舍得。

        陈玄丘发现,自己好东西是不少,可一样也不能用做一次性消耗品。

        咦?

        凤凰的信之羽。

        陈玄丘突然发现,赶紧把它取了出来。

        这毕竟是凤凰神鸟的羽毛,而且是信之羽,上边有道纹文字的,虽然上次施展“凤凰游”耗尽了其上的力量,但它的材料绝对珍贵无比。

        陈玄丘欣然道:“晚辈搜遍了,就只找到这么一……”“不可以!”

        月酌跟刨了他家祖坟似的尖叫一声,一把从陈玄丘手中抢过信之羽,捧在胸前,一副要跟陈玄丘拼老命的样子:“这是凤凰神羽,凤凰信之羽啊,你居然要用它布阵,要把它毁去?

        你杀了老夫都不可以毁去凤凰神羽,你敢伤损凤凰神羽,老夫跟你拼啦。”

        陈玄丘摊手道:“前辈,你这么激动干嘛,它也没别的作用了不是?

        咱们眼下脱困最为重要啊。

        它能助咱们脱困,不就是帮了咱们的大忙,发挥了它的作用么?”

        “不行!凤凰神羽,何等尊贵,岂能任你如此糟贱。”

        月酌怒不可遏,这个混账东西,这是我们的小公主给你的定情信物啊,你居然想拿来当柴烧了?

        月酌突然眼睛一亮:“等等,你说……凤凰神羽可以筑阵?

        那老夫的羽翼也可以用了?”

        陈玄丘一呆,道:“对喔,那自然是可以用的。”

        月酌大喜,道:“拔我的,拔我的,反正绝对不许毁了凤凰神羽。”

        陈玄丘道:“我正想说,这凤凰神羽固然可用,但是,只有一片,也筑不成炉鼎,不过前辈如果肯奉献羽毛,那就成了。”

        月酌一听,赶紧把凤凰神羽双手奉还,再三叮嘱道:“以后切切不可再生出将凤凰神羽用作他途的念头了,你要好生保管,想用凤凰信之羽筑鼎,大逆不道啊简直。”

        月酌往袖中一探,手再伸出时,其上已有一片黑得发亮的羽毛:“你看这样如何?”

        陈玄丘收好了凤凰信之羽,接过紫的发黑的羽毛一看,蹙眉摇头:“不行,材质不够,不等炉鼎筑成,就要毁了。”

        月酌喃喃自语道:“是了是了,老夫自然比不得朱雀王族。

        看来只有老夫尾翼上那鸑鷟之羽,才能使用。

        只是……失了鸑鷟之羽,老夫的神通要大打折扣,或需再有一百年,才能长出尾翼。”

        犹豫半晌,月酌心疼地一咬牙:“罢了罢了,待布阵人来,只怕就来不及了。”

        月酌长叹一声,把袖一招,一团紫焰闪过,月酌已在原地消失,地上站着一只通体乌黑,神骏异常的灵鸟,在其尾部,有九条尾羽,每条尾羽虽然都是乌黑色,却极漂亮。

        那尾羽黑的发亮,上边有紫、金、红等各种颜色随着角度的微微变幻而变幻,每一枚尾羽都有凤眼般一颗圆纹,极是漂亮不凡。

        那只黑鸟把头微微一歪,似乎不忍去看的样子,忍疼道:“陈玄丘,你看老夫这尾羽可用否?”

        陈玄丘轻轻一摸,喜道:“可用,可用,材质极好。”

        那黑鸟一跺爪儿,道:“你拔吧,老夫……不忍下手。”

        陈玄丘道:“好!为了破阵,老前辈,得罪了。”

        陈玄后说着,毫不客气,伸手就把那只玄鸟的尾翼拔下一根。

        玄鸟痛哼一声,翅膀微微一炸,强行忍住。

        陈玄丘道:“长痛不如短疼,老前辈,且忍耐。”

        陈玄丘不再迟疑,嗖嗖嗖双手齐出,将九根尾翼尽数拔下,开始布阵。

        他布的,正是“大势至彼岸无相真如无我天地洪炉法。”

        摩诃萨竟然感悟到了大道规则,从而悟出了这道法门,这是连他师尊两位圣人都不曾领悟的法则。

        可是,在三千大道中,这似乎是最没用的一种法则,摩诃萨悟到了,却也没什么用处,最后只用在了他的炼丹炉上,将此大道规则用来“清洗”炉膛,可以洗化炉中一切杂质。

        茗儿把这门功法传给了陈玄后,陈玄丘对炼丹兴趣不大,一直不曾用过。

        而今日,他体验乾坤融合,天地交集,万物丛生,感应无为而有为,从无到有,万物生灭之理,体会更深。

        忽然间,陈玄丘就想到了如何活学活用这大道规则衍生的“天地洪炉法。”

        这是连发现这一规则的摩诃萨也不会的。

        陈玄丘将八枚鸑鷟尾翼按照一定的方法摆好,口中念念有词,突然捏一个手诀,沉声喝道:“起!”

        八枚玄鸟黑羽缓缓升起,在他的神念力量催动下相互勾连、结合,衍化,竟尔渐渐化作一只乌黑的小鼎,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起来。

        它每旋转一圈,那羽翼就淡了一分,宝鼎就凝实了一分。

        至此,陈玄丘终于松了口气,举袖拭了拭额头的汗水,对旁边那只黑色玄鸟道:“等鼎炼成,就可以施术了,它现在正在炼化前辈的神羽,抛离杂质。”

        常言道,落了翅的凤凰不如鸡。

        此刻的玄鸟哪还有刚才的威风,尾巴上九根长羽被拔去,那模样惨不忍睹。

        它瞪着一双绿豆眼,看着陈玄丘手中拿着的一根尾羽,道:“你只用八根,为什么要拔我九根?”

        “呃?

        啊!”

        陈玄丘呆了一呆,忸怩地道:“我……没想那么多,就核计八根都拔了,只留一根,殊为不美……所以自然而然,想都没想……”黑色玄鸟瞪着陈玄丘,正想破口大骂,陈玄丘眼睛一亮,叫道:“成了!”

        黑色玄鸟扭头看去,就见空中那只滴溜溜旋转的黑鼎玄色闪亮,神光氤氲,陡然沉落下去,正罩向那根无论如何也不能破坏掉的矮石柱。

        那根石柱被这黑鼎一罩,就像雪狮子遇火,瞬间融化、坍塌、汽化,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内部绝不可破的“天地牢宠”,在“大势至彼岸无相真如无我天地洪炉法”之下,顿时破了。

        陈玄丘大喜跃起,道:“果然成了。”

        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的破空声起,一人身穿王袍,头戴王冠,手提一根造型怪异的权杖从天而降。

        在其身后远处空中,还有七八道黑点远远飞来,看来是速度远不及此人,所以落在了后面。

        这人根本不相信有人能破得了天地牢笼,因而见一个丰神如玉的少年站在那儿,脚边还站着一只乌鸡,有些莫名其妙,便按落云头,降在他们身边,沉声喝道:“兀那少年,快快滚开,不然,老夫把你和那乌鸡一起烤了。”

        地上那只乌鸡一听,呼地一下张开翅膀,纵身就扑向那王冠老者,口中喷出一道火焰:“你才乌鸡,你全家都是乌鸡!老夫先烤了你个二五眼!”

        PS:明天回家后再码明天的,要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