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77章 无视他的存在?

第277章 无视他的存在?

        白夜拔出的,仿佛是一团火。

        旁边的人都看呆了,刚刚看时,那明明是一口剑,一团火怎么可能装在剑鞘里,而且一直燃烧着。

        那团火是剑形的,漂亮的火焰沿着笔直的剑身跳跃着,似乎因为脱离了剑鞘得以释放而在欢呼着。

        白夜脸上的笑容更加邪恶了:“听说过天雷勾动地火吗?”

        坐在地上吐血的列鹰惊道:“这叫天雷地火剑?”

        白夜道:“不!此剑名曰‘勾动’。”

        列鹰:……白夜横剑当胸,傲然道:“此剑乃世间神兵,剑长三尺三寸,净重六斤六两。

        上可勾……”陈玄丘大叫一声:“并肩子上啊!”

        说着,就把紫金葫芦变成三尺长短,向着白夜当胸扔去。

        陈玄丘左手一扬,手中就突兀地出现一方丈余长的石碑,抓着石碑基座的一角,就向白夜当头砸去。

        右手嗖地一下,定神鞭就亮了出来。

        背后的白七爷被陈玄丘“言出法随”一喝,立即现出身形,腾身上前,手中魔术棒变成一根长棒,大喝一声,向白夜面门捣去。

        棒和棍不一样,有人说短者为棒,长者为棍,其实不然。

        主要是形式的区别。

        棍就是一根匀称笔直的棍子,而棒附加有各种加强杀伤的零件儿。

        比如狼牙棒、金箍棒。

        白七爷这根棒也是一样,最前头银光闪闪的一截,黑一道白一道的,不但砸起人来更狠,最重要的是,它一晃起来,呼啦啦漫天都是光影,居然有惑目的效果。

        娜扎差点儿没反应过来,这怎么抽冷子就并肩上了?

        你还一招不曾打过,怎知就不能打过他?

        这就开始拉人助拳,苏苏你不嫌丢人么?

        陈玄丘不嫌丢人,他被敬霆云吓住了,本能地觉得,这个白夜应该更厉害。

        就不谈白夜的穿着和站位比敬霆云高,还有刚刚拔出的天雷地火……哦!拔出的“勾动”剑,气势无比强在。

        但就说出手顺序吧,一般而言,后出手的也应该是比先出手的人地位更高、本事更大才对。

        这是常识!娜扎虽然暗暗吐槽着,但是苏苏都发话了,当然要帮忙。

        火尖枪应声而动,乾坤圈甩到了空中,浑天绫缠向白夜的双腿,一时间也是法宝尽出。

        白夜大惊失色,这人还要不要脸?

        四下众人也是大惊,但要冲上前来救人,却已来不及了。

        白夜急忙驭剑,剑锋上烈火熊熊,雷电隐隐,雷交火加,猛然轰向陈玄丘。

        雷火球正碰上陈玄丘的紫金葫芦,两下里一撞,“轰”地一声巨响。

        紫金葫芦弹回陈玄天腰间,那团雷火也在空中炸散,仿佛烟花,甚是瑰丽。

        七音染正抢身上前,手中哭丧棒敲向白夜的面门。

        白夜一摇头,一支羊角陡然从额头冒出,“咩~”地一声嘶吼,那棒准准地敲在羊角上。

        羊角上闪起一团白光,竟然抵住了哭丧棒传来的勾魂冥界之力,七音染的棒子扬起,身上跟敦煌神女似的薄衫受不住力,“啪”地一声炸的粉碎。

        那羊角发出的神力,她禁受得住,可她身上这件薄衫,是她用葫中世界的丝麻制成的,丝麻如何抗不住七音染本能地泄去白夜劲道时,这等神力的逸散。

        七音染尖叫一声,哭丧棒也扔了,返身就冲向陈玄丘。

        众人还什么都没看清呢,就瞧见“啪”地一声脆响,漫天的布片纷飞,仿佛那烟火中纷飞的蝴蝶。

        再看七音染,已经在电光石火之间,扯下陈玄丘的腰带,拉开他的袍襟,把自己整个儿缩在其中。

        七音染一手环着陈玄丘的脖子,一手背到身后,拉住了陈玄丘的两扇衣襟,只在袍外露出一条白生生的膀子。

        地上居然看不见七音染的双腿,敢情这位姑娘把一双大长腿盘在了陈玄丘的腰间。

        陈玄丘左手举着石碑,右手握着定神鞭,面前只看到七音染已经红到了耳根子的俏靥,其他的啥也看不见。

        陈玄丘还感到胸口顶着软绵绵的两大团,差点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一股香馥馥的甜美气息从二人身体间隙飘上来,沁入鼻端,煞是好闻。

        可现在陈玄丘哪有功夫体味香艳,他正交手呢,可别给白夜得了机会,趁机一剑刺来,把他俩给串成糖葫芦儿啊。

        所以,陈玄丘反应极快,立即丢出石碑,镇压在前方,自己则飞身后退,连怀中七音染羞不可抑的大叫“送我回去呀”都没听见。

        娜扎一枪刺向白夜咽喉,白夜狼狈后退,举剑一挡,枪尖的紫焰与剑上的红火一碰,如油烹火,“轰”地一声,炸开一团烈焰。

        娜扎和白夜被火焰气浪一撞,各自踉跄了一步。

        那浑天绫儿因为二人这一退,堪堪从白夜腿前扫过,让他逃过了一动。

        但那抛到空中的乾坤圈儿却是明晃晃地砸了下来。

        白夜一声尖叫,身体疾退,剑尖在乾坤圈上准确地一点。

        “当”地一声响,一股大力传来,白夜虎口震裂,手中的“勾动”剑“叮啷”一声掉在地上。

        那乾坤圈儿被反震之力激上半空,滴溜溜地凌空乱转,一道道银色光华,就似水银泻地一般流淌出来。

        白夜本就在疾退,剑尖在乾坤圈上这一点,竟把他的虎口震裂,宝剑落地,那是多大的力道?

        受这一震,白夜倒退的身形变成弹飞出去,速度更快了。

        白夜弹飞于空,犹自愤怒地尖叫:“给我杀了他们,夺回我的勾动剑!”

        “噗!”

        白夜的尖叫嘎然而止,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慢慢低下头,看了看胸口透出的一截剑尖。

        不对,这不是剑,剑尖不会这么钝!这是……一口铁鞭?

        黑黝黝的,卖相一点也不好。

        仿佛是感应到了白夜的心中想法,那黑黝黝的鞭梢儿突然不服气地闪过一道道小蛇似的电弧。

        垂死的白夜立即像搭错了线的木偶似的,不受控制地胡乱抽搐舞动起来。

        所有的人都呆呆地看着用诡异的动作抽搐舞动的白夜,随着他的舞动,内脏创口不可避免地撕裂的更大,一股股鲜血汨汨而出,仿佛喷泉似的。

        然后,电光消失了,白夜向前一截,缓慢地、卟嗵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人们才看到,白夜身后有一个人。

        因为他太矮小,所以白夜站着时,把他完完全全地挡住了。

        那是一个半大孩子,生得白白净净、眉清目秀。

        他双手握着一口黑黝黝的偶尔会闪烁出电弧的铁鞭,看他的双腿步姿,他应该是双手握鞭,正要冲上前战斗的姿势。

        所以……这是白夜疾退时,自己撞上了他的铁鞭?

        所有的人,都呆呆地看着他。

        列家的人在急急思考,白夜死了,东夷王绝不会善罢甘休。

        原本还有转寰余地,这回只怕不死不休了,接下来列家该如何是好?

        跟东夷王决裂是一定的了,可……列家的基业就在这儿,列家的人能逃到哪儿去?

        白夜的部下则在想,我们本是小王子的随从,现在我们安然无恙,小王子却死了,我们该怎么办?

        东夷王会不会迁怒于我们?

        要不,我们去投奔白天王子或者白雪公主以求庇护?”

        无名感到有点难为情,你看大家拼的那么辛苦,却让我轻轻松松捡了个漏儿,这多不好意思?

        可是,他发现明明他就站在那里,但所有的人都在望着躺在他脚下的白夜,呆呆地发愣,根本没人理他。

        无名挠了挠头,便拖着滴血的铁鞭,讪讪地走向陈玄丘。

        无名看到地上有一口火焰翻滚的剑,还有一根银光闪闪的棒,晓得不是凡物,便顺手都捡起了,走到陈玄丘身边。

        无名很不好意思,忸怩地道:“小师兄,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他退的太快了,我没来得及躲开。”

        陈玄丘叹气道:“无常啊,你做的很好,师兄不怪你。”

        无名松了口气,这才好奇地看了眼偎在陈玄丘怀里的白七爷。

        白七爷露着一条白生生的臂膀,和一侧圆润粉嫩的肩头,脸蛋儿像煮熟了的虾子似的七音染。

        七音染被无名那澄澈无邪的目光一看,登时羞不可抑。

        她忍不住一歪脑袋,张开一口小白牙,就在陈玄丘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大发娇嗔道:“还不送我回去!你想死吗!”

        PS:爽不?

        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