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青萍在线阅读 - 第273章 小明那张嘴啊

第273章 小明那张嘴啊

        无名自山坡上跃下,疾冲至道边立定,稽首一声喊,把马上五名骑士唬了一跳,这才察觉身边有人。

        五人急急一勒马,马身人立而起,仰首长嘶。

        为首一人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向无名一指,沉声喝道:“什么人?”

        无名彬彬有礼地道:“几位请了,不知此处是何人宅邸,可否见告。”

        为首一人惊疑地上下看了无名几眼,总觉得这个白白净净、身上拖了一把几乎比人都长的宝剑的少年有些不凡。

        他沉声道:“此地名曰丹元岭,这半山腰处,乃是此地大豪列家的宅邸。”

        无名欢欢喜喜地道:“原来如此,想来几位就是列家的人了。”

        那为首一人听了,仰天大笑:“列家的人?

        哈哈哈,我们可不是列家的人,我们是来列家找麻烦的人。”

        无名一愣:“列家的仇人?”

        那为首者咬牙切齿地道:“不错!我等五人,号称南山五虎。

        列家称雄东北,横行霸道,一向专横,我等五人,今日乃是要替天行道,诛灭列家。”

        旁边一人提马上前,轻蔑地瞟了无名一眼,道:“大哥与这等小辈说些什么,快快赶去列家,迟了恐来不及向那列鹰寻仇了。”

        无名心想,我来只是为了问清此地是为何地,山上是什么人家。

        问谁都是一样,既然列家要有麻烦,倒不必去凑热闹,不如就向他们问清楚算了。

        无名便赶紧道:“原来是南山五虎五位大英雄,久仰久仰。

        在下初到贵地,有一事不明。

        想这东夷,硝烟四起,战火不断。

        为何此地阡陌纵横,人烟繁蔗呢?

        却不知其中有何因由?”

        又一名大汉提马上前,豪气冲天地笑道:“小子,你是外乡人?

        这丹元府之所以一派安宁,自然是有赖我南山五虎庇佑。

        待我等诛灭列家,除去这为富不仁的一方大豪,丹元府将更加太平。

        你这外乡人速速避远些,我等道术神通,非同一般,一会儿动起手来,只怕这山都要被我们的大战削去一半,莫要无辜连累你的性命。”

        无名长揖道:“多谢五位壮士。”

        那人浓眉一展,朗声说道:“不必客气,速速下山去吧!你可传告四方,南山五虎,于今日,灭列家于丹元山上!”

        说罢,此人一拨马首,扬声喝道:“列鹰,南山太虎荼思漫来也!”

        说罢,荼思漫一抖缰绳,胯下骏马向那府邸大门便直冲过去。

        第二名骑士立即喝道:“南山次虎韦华龙来也,列鹰老儿受死!”

        说罢,他紧随荼思漫之后,也向山上冲去。

        “南山三虎庞皇,一爪一脚之仇,今日千刀万剐奉还!”

        “南山四虎杨基,来取尔等狗命。”

        “南山五虎涂书,随我四位大哥已至,列家上下,候死吧。”

        五匹骏马泼剌剌地沿着宽敞平坦的山道,冲向列府大门。

        此时陈玄丘一身秀士模样,娜扎头梳双鬏、一身青衣,形如一个小丫环,伴在身畔,施施然走到无名身旁。

        陈玄丘道:“无心呐,可问清楚了?”

        无名回身道:“师兄,我问清楚了,此地属于丹元府,此山名叫丹元山。

        山上那户人家姓列,家主叫列鹰,乃是此地一方大豪。”

        娜扎道:“那几个人,气势汹汹的,不像是列家人呐?”

        无名道:“不错,那五人号称南山五虎,老大荼思漫,老二韦华龙,老三庞皇,老四杨基,老五涂书。

        是来向列家寻仇的。”

        娜扎道:“寻仇?

        他们和列家有什么仇?”

        无名摇头道:“这却不知,不过,依我之见,这五人不是善类,当然,与之有仇的,却也未必就是善类。

        但从这东夷乱世之中,仍能护得一方成为乐土,我看这列家应该不错。”

        无名小小年纪,却最擅察颜观色。

        方才那几人中,老大荼思漫好名,变着法儿宣扬他们的名声,老二神情阴鸷,显然性情阴沉。

        老三一脸横肉,老四目光淫邪,老五目光飘忽,神情油滑,显然有些怯战畏勇,善于投机。

        无名都一一看在眼中,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话。

        这时,那五人已经快马冲到列府门前,为首一名骑士大喝一声,肩上长剑自行从鞘中飞出,向前激射,仿佛一道电光,“轰”地一声,就把那朱漆大门轰个粉碎。

        五名骑士片刻不曾受到耽误,五匹快马一冲而入,气势当真骇人。

        一瞧此人如此豪气无双地闯进列家,倒是让无名微微一惊。

        这举动,可不像他对那几个人的判断,莫非真看走眼了?

        半空中,月酌的声音突然响起:“列府中有几道不同寻常的气息,当非常人。

        此处无人识得你身份,可扮作某一宗门游历四方的公子,前往列府一探究竟。”

        府中既然有月酌也不能忽略的气息,就说明此处有高人。

        人与人的交际圈子是不一样的,凤凰神族高高在上,能知道他们踪迹下落的,也绝非寻常人。

        所以,既然此地有高人,便可以结识一下,或可从其口中探听到有用的消息。

        陈玄丘一听就明白了月酌的意思,可是,扮作谁呢?

        陈玄丘心思一转,突地想起一个人来,便道:“从现在起,我叫徐震。

        四大修真世家之一的中州徐家公子,娜扎,你从现在开始,就叫小娜。”

        无名觉得甚是有趣,忙道:“我呢我呢。”

        陈玄丘道:“你就叫……小……小?”

        陈玄丘也觉得甚是惭愧,明明很熟悉的一张脸杵在那儿,怎么又把他名字忘了呢。

        “小小?”

        无名有些嫌弃:“太像女孩子啦,要不,我叫小明吧?”

        咝!小明?

        陈玄丘突然有种要拿起笔来准备答题的感觉:“好名字。”

        于是,“中州修真世家徐家的公子徐震,就领着小娜和小明,举步走向列府大门。

        陈玄丘一边走,一边漫声道:“前辈,你说的那几道强大气息,应该不是方才冲进去的那个什么南山五虎吧?”

        空中寂寂,并没有月酌的回答,看来,他可能是好奇于列府中几道强大气息的来历,先行潜去一探究竟了。

        无名接口道:“小师……公子,应该不是那五个人,不然他们出现的时候,前辈就该说话了。”

        娜扎突然想起件事儿来,道:“哎呀,他们说他们是来寻仇的。

        而这府中有几道强大的气息,那就是有高人喽?

        那他们几个,怕是要吃大亏吧?”

        无名幸灾乐祸地道:“‘怕是要’干嘛呀,我看就是要吃大亏。”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便随陈玄丘迈步进了那道碎碎的大门。

        刚刚走在门下,还没进院子,就听“呼”地一声响,一团黑影劈面飞来。

        陈玄丘不知道这么一大砣是个什么暗器,不敢硬接,急忙滑步一闪,同时一提娜扎,把她也带到了一边。

        没人管的苦孩子无名把身子一蹲,百忙中还不忘把他的长剑一扯,让开了地方,那团黑影贴着他的头顶呼地一下飞了出去。

        无名扭头一看,正是南山三虎庞皇,庞皇现在就跟撑爆了的膀胱似的,瘫在地上,已经成了一滩烂肉。

        接着,又是一道黑影从他头顶呼啸而过,砰地一声摔在地上,软塌塌的像是一条抽了筋的软皮蛇,正是南山二虎韦华龙。

        无名扭回头来一看,就见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儿,身穿褐色两截衣,一头白发梳个懒人髻,脚下一双芒鞋,一个老家人模样。

        老头儿身量倒是高大,符合东夷人氏身材相比中原人氏更加高大的特征。

        他左手提着南山四虎杨基,右手提着南山五虎涂书,这两只南山虎,现在就似被人捏住了脖子的小猫儿,一点儿都挣扎不起来了。

        老苍头一边走,一边愤愤然道:“就凭你们也想趁火打劫?

        你们也配!老夫就他娘上个茅房的功夫,就让你们几个浑账东西溜进来了,老爷知道了,一定会训斥我的。”

        老苍头说完,把二人往地上重重地一掼,喝道:“给老夫修大门,什么时候修成原样儿,咱们什么时候算完。”

        也不知道太虎同学去了哪里,现场就只剩下这四虎了,两死,两活。

        听口气,这两死两活四只虎,竟是这列家的看门老头儿的手笔。

        区区一个看门老头儿,居然就把牛皮吹破天的南山五虎片刻功夫打成这样。

        那还活着的两只虎吓得魂不附体,慌慌张张爬起来就打算修门。

        老苍头儿紧了紧刚才没系好的裤腰带,向陈玄丘一瞪眼:“你又是哪个?”

        陈玄丘刚想拱手微笑,突然想起徐震徐公子一贯的作派,马上把脸一板,双手往身后一背,一丝神念瞬间传入葫中世界:“给我个球,给我个球,快给我个球。”

        正在吃饺子的吉祥茫然地看着天空:“他在说啥?”

        白七爷翘着二郎腿道:“他说给他个球。”

        吉祥茫然道:“啥球?”

        白七爷眼神贼贼地瞟了吉祥的胸一眼,吉祥警惕地问:“你要干啥?”

        她现在已经学聪明了,七七眼神发贼的时候,就是要使坏了。

        七音染嘿嘿贼笑道:“没甚么,你这球,怕还不合格,要不……”七音染一抬手,从树上摄下一颗椰子:“拿这个试试?”

        陈玄丘只觉手中一沉,心中便有了底。

        陈玄丘把右手托着的“球”缓缓托起,鼻孔朝天,傲气凛然地道:“本公子徐震,来自中州徐家,要见你家主人列鹰,还不传他出来见我?”

        PS:龙套楼里起名字,是啥气质就给啥角色。

        起的好的,我会等有合适的好角色才用。

        起得随意的,便也死得随意,死得其所也,求点赞、月票。